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烟消云散……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烟消云散……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从神京出发,顺着渭水南下,经过数条相连的水域后,再入长江,便可直至金陵。

    即使贾家福船经过改造后,船速大大提升,白荷设计的主动变向风帆,能最高效的利用风的力量,但整个行程,也足有近二十天之久。

    当然,这是因为贾环为了安全考虑,命令夜间不许升帆高速行船的缘故。

    否则日夜兼行,实际上十天就足够了。

    若是贾环自己,他自然会这般选择。

    可带着一船家眷时,他却绝不会冒一丝风险……

    漫长的旅程,最怕的就是期间的枯燥等待和无所事事。

    但因为有贾环和小吉祥在,再加上白荷时不时送上来一些小玩意儿,就使得旅程不再枯燥。

    在一个园子里关了十数年的众人,此刻也看不够外面的风景人情。

    这其中,白荷送来的“千里眼”功不可没。

    而另一个功不可没的,就是赢杏儿。

    看到沿岸各地的风土人情,众人不是只过眼瘾,还会问问这里到底是哪里,有何古迹名人。

    贾环懂个锤子……

    倒是赢杏儿,拢着贾家一众姊妹,不时指点江山,讲古说今。

    那处是李太白放鹰之台,这处是杜工部濯笔之湖。

    此处为杜十娘沉船之河,彼处是董小宛嬉戏之亭。

    因为登高望远视野最佳,三层自然比二层甲板更开阔些。

    许是赢杏儿忙完了她的活计,也许是她想和贾家这些丫头处好关系。

    前夜里她将小吉祥提溜上去顽笑了场后,又邀请众人都上三楼聊天。

    赢杏儿什么人物,帝王之学里,有专门培养讲话技巧的学问。

    可使得与之交谈的人,如沐春风,不自觉的就想亲近。

    再加上她的学识当真博古通今,大秦的各处山河,尽在心中。

    那副自信的姿态,赢杏儿又是男装打扮,看的贾环都心生嫉妒,每每带着小吉祥捣乱,然后被众人合伙镇压。

    从三层甬道上,将这主仆俩一起丢进二楼的泳池……

    如此,倒也有趣。

    不过,也有赢杏儿束手无策的难处,终让贾环报了一箭之仇!

    随着河流不断南下,入了鄂豫皖三省交界之处,也是今年洪涝最重之地。

    甫一进入,立刻就能感觉到,好似换了人间……

    两岸犹可见被洪峰肆虐的凄惨痕迹,巨木横倒在地,土坯散乱,枯萎的杂草林立。

    一副凄慌之景。

    再加上不时有些面色麻木,身形佝偻的百姓身影,如游魂般在四处慢慢的游荡,还有些人,则在河边烧着纸,大哭不已,似在祭拜因洪涝过世的亲人……

    一幕幕,都让船上的人心中沉重。

    船上的奢华,口中的珍馐佳肴,甘酒美酿,一时间都有些难以下咽。

    连赢杏儿在仰头将一杯蜜桃酒咽下后,都感叹一声:“真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贾环哭笑不得道:“杏儿,你这简直是……鳄鱼的眼泪!”

    赢杏儿眉尖一挑,道:“什么意思?”

    贾环哈哈笑道:“你就是朱门里的一员,还是最高大的朱门里的一员!你们也都是,却在这里发这些感慨,岂不是有趣?”

    “哼!”

    这地图炮一开,就不止赢杏儿不满了,林黛玉等人也都不满起来。

    贾环见犯了众怒,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光发这些悲春伤秋的感慨,是没用的。能帮助这些人,才是了不起的!”

    见他一副“你们快来求我”的嘚瑟表情,众人偏不随他的愿。

    林黛玉对赢杏儿道:“杏儿姐姐,你是女孩子里最了不得的巾帼英雄,比一万个须眉男儿都厉害!

    咱们偏不听环儿的,你说,我们该怎么帮帮那些人?”

    赢杏儿好笑的看了眼贾环后,又有些无奈的对林黛玉道:“朝堂上衮衮诸公都没法子,历朝历代的名相贤臣对此也都束手无策,我又能有什么好法子?

    最难之处,就是没银子。

    灾民太多,朝廷没多少银子,倾尽全力,也只能做到让他们勉强不饿死,这已经是极限了……”

    “哈!哈!哈!”

    贾环夸张的仰头大笑三声,哼哼道:“看到没?你们杏儿姐姐再怎么了不得,也是头发长见识短,关键时刻就束手无策了!

    还得靠我!”

    这话,也就贾环敢说。

    “偏不!”

    林黛玉听他说什么头发长见识短就气恼,不服道,一时却又想不出什么好法子。

    贾迎春心地最善良,柔和道:“咱们可不可以凑些梯己银子,都送给那些人?左右咱们也使不着……瞧着他们怪可怜的,身上的衣裳都破破烂烂的,想来也没什么嚼用,咱们送些银子,哪怕能买些米过了冬也好。”

    因贾环的关系,赢杏儿对贾迎春格外有一分敬意,笑道:“姐姐心思是好的,只是怕起不到什么大用,杯水车薪。

    几省灾民加起来,有数百万之巨。

    就算能拿出一百万两银子出来,一人都分不到几钱,买不了几斤米。”

    贾迎春闻言惭愧,忙道:“我胡乱说的,当不得真,我哪里能知道这些……”

    赢杏儿笑道:“不相干,有这份心就是菩萨。”

    贾迎春闻言,又高兴的笑了起来,却见赢杏儿给她使眼色,往贾环处比划。

    贾迎春想了想才反应过来,眼睛一亮,忙对贾环道:“环弟,你有何好法子,就说出来吧。能帮到那些可怜人,也是你的功德哩!”

    贾环先对贾迎春笑着点点头,然后觑着眼看向林黛玉等人,道:“这会儿子,想起老爷我来了?”


不二大道帖吧


    “呸!”

    一阵啐笑声。

    赢杏儿笑意盈盈道:“老爷您英明神武,惊才艳艳,妹妹们只是不愿将轻易小事拿来麻烦你罢了。

    如今知道了这不是小事,自然要麻烦大老爷您出面,给支点高招才是!”

    赢杏儿在宫里生活了十来年,在太上皇和皇太后跟前不知说过多少奉承话,哄起人来,信手拈来。

    贾母就是这般被她哄的爱到心里……

    贾环闻言,也笑的合不拢嘴,道:“都听听,都听听,以后都学着点!拍马屁,这般拍才算清新脱俗,充满仙气!尤其是云儿你……”

    史湘云黑着脸道:“再不说,咱们再把你丢进水里去!”

    “噗!”

    连赢杏儿都绷不住笑了起来。

    她是见惯了勾心斗角的,像贾家这般和谐赤诚的内宅,着实让她感到轻松有趣。

    贾环也不在乎,恍若史湘云说的是别人一般,呵呵笑道:“今儿大老爷我就给你们上一堂课,教教你们,什么才是这世上最伟大的事业!”

    林黛玉嘲笑道:“是您环儿大老爷的事业吗?”

    贾环正色点点头,道:“也差不多吧!”

    众人大笑,其她人还想说什么,赢杏儿却摆手道:“且让他先说,我倒是想听听,历朝历代都解决不了的难事,他能说出什么花来。”

    贾环横了赢杏儿一眼,给了她一个深意的眼神,让赢杏儿脸上微微一红后,他才得意一笑,道:“其实很简单,根本不需要咱们出银出米,也不需要哪个施舍粥米,他们自己就能救自己!”

    林黛玉等人迷糊,赢杏儿却反应奇快,一挑修眉,道:“环郎所言的,可是以工代赈之法?”

    贾环闻言一怔,道:“你知道?”

    赢杏儿没好气白了他一眼,有些失望道:“这虽也算一策,可算不得什么妙法。

    自前宋时,开封府就常召集流民修筑河堤,以工代赈。

    但前宋时是因为朝廷不缺银子,所以有钱赈济,修筑河堤。

    前明时就不行了,朝廷穷的叮当响,官员的俸禄都发不出,哪有银子去修河堤?

    大秦如今的情况,比前明好不了多少……”

    贾环“啧”了声,笑道:“杏儿,你的格局还是小了些。

    朝廷的以工代赈,说白了其实还是赈济。”

    “那你的意思是……”

    赢杏儿秀眉皱起,道:“民间富贾士绅,修桥铺路是好事,可要敢聚集流民谋事……

    那是抄家灭族的罪过,谁敢?”

    贾环摆手道:“不是聚集流民谋事,是鼓励商贾招工。

    尤其是咱们这样的大商贾,产业将布局大秦各省。

    工厂作坊建起后,需要海量的工人!

    甚至建工厂,就需要大量劳动力。

    这些失地百姓付出劳动,来换取相迎的工钱。

    以劳动得来的银子,赡养老人,抚育孩子。

    不靠哪个赈济,也不靠哪个施舍。

    岂不是更好?”

    赢杏儿明亮之极的大眼睛闪烁着光泽,紧紧看着贾环道:“环郎,那可是上百万的灾民啊!

    朝廷从安南和暹罗等国运回来那么多米粮,也只够勉强维持着局势。

    你能建出那么些作坊来解决?”

    贾环傲然一笑,道:“若只是建个钱庄,建几个小作坊,还需我堂堂国侯携家南下,周转诸省,奔波万里?

    笑话!

    你们等着瞧吧,最多三年!

    三年后,这大河两岸,大秦诸省,一定都立满了作坊工厂。

    凡是愿意付出劳动,来养家糊口的百姓,一定都能有个美好的生活!

    现在这些苦难的百姓,会凭着他们自己的努力劳动,改变他们的生活和命运。

    不需要谁的施舍和赈济。

    这,才是我不惜举家南下,奔波筹谋的事业!

    儒家那些读书人总是吹嘘,他们读书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口号喊的响亮,从前宋起就喊,可喊了他娘的几百年,结果王朝却总是更替不休,还被异族奴役过百年之久。

    实际证明,他们就是喊喊口号吹吹牛皮罢了。

    真正伟大的人,绝不是耍嘴皮子的人,更不是靠着皓首穷经钻故纸堆,考上科举后,整日里风花雪月的人。

    真正伟大的人,是劳动的人。

    因为只有劳动,才能改变世间,改变人生!

    不说别的,只说白荷发明出来的那些东西,哪一样不神奇,哪一样不能改变世界?

    当然,最伟大的人,还是发动群众去劳动的人,那就是我!!

    百年之后,青史之上,必有贾三郎一席之地!

    我就是最伟大的!

    我才是最牛逼的……”

    本来围绕着激情澎湃的贾环,一双双美眸中都充满了崇拜和敬仰,熠熠生辉。

    可听到最后,崇拜的眼神就都渐渐变成了古怪……

    “噗嗤!”

    赢杏儿忍不住笑出声,打断了贾环的自我吹嘘,道:“环郎,从劳动改变人生往后,你其实都不用说的。

    简直毁了你这番好话……”

    贾环黑了脸,沉声道:“后面才是重点!”

    “哈哈哈!”

    赢杏儿与贾家众姊妹无不掩口大笑,当然,赢杏儿没有掩口……

    之前因为两岸的萧瑟凄凉,而心生的凄慌之情,在这种又有趣又自豪的笑声中,烟消云散!

    贾环不愿让外面世界的沉重,加在心爱的家人身上一分一毫。

    他自己就能扛的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