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硕鼠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硕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出了林黛玉的屋子,往左边走十数步,就到了第二户,正是史湘云的屋子。

    史湘云此刻同样满脸的幸福,怔怔的看着墙壁上那副“结婚照”。

    看到贾环进来后,第一次没有横眉冷对,还主动倚靠了过来。

    “喜欢吗?”

    贾环抱住她后,柔声问道。

    史湘云点点头,感动道:“这是我收到过最好的礼……”

    “喔喔!”

    贾环意见极大:“这就是最好的?

    那我每天晚上一个时辰的猛男服侍时间,难道不是最好的……哎哟!”

    话没说完,被史湘云一个肘击,顿时老实了,乖乖的抱着史湘云,一起看着结婚照。

    看了会儿,史湘云道:“环哥儿,怎地把船拾掇的这般好?我都舍不得下船了……”

    贾环笑道:“咱可不是就在船上待个十来天再不用了,去了江南,并不会在金陵一处一直待着,而是江南六省都要去,也都住一阵。

    如此,这艘船就会时常要用了。”

    史湘云仰头看着贾环,道:“我们也要四处逛吗?”

    贾环笑道:“那是自然,夫唱妇随嘛!女儿街会开遍每一处大城,也将是银行的重要附属产业之一。

    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史湘云眼睛一亮,道:“有事做就好!”

    贾环嘴角浮起一抹邪魅,道:“就算没这事,难道你就不准备跟了?不时常在一起,咱们怎么生孩子?”

    史湘云羞恼的啐了口,道:“一大早就不想好事,没个正行儿!”

    大眼睛里,到底浮起了层媚意。

    不过,忽又问答:“环哥儿,今儿我怎么瞧着,多出了个香菱?

    方才人多,我就没问你。”

    眼神狐疑的看着贾环。

    贾环干咳了声,小声道:“那不是香菱,那是秦氏……原蓉哥儿媳妇。”

    史湘云闻言一怔,道:“她……她不是死了吗?”

    贾环干笑道:“那是假死脱身之计……”

    然后就见史湘云脸色阴沉了下来,用屁股想,都能想出贾环做的什么勾当。

    眼见性格火烈的史湘云要发怒,贾环忙先把翠缕支了出去,然后将秦可卿的身世,一五一十的说给了史湘云听。

    甚至,连当初为了保住秦可卿,不惜做掉贾赦等人都一同道了出来。

    史湘云整个人都傻了……

    “云儿,不是我辣手无情。秦氏的身份,注定不可能瞒过所有人。真要让人知道了天家贵女,被贾珍贾蓉父子乱了人伦的去糟践,那贾家就是有再大的祖荫,都保不住。

    一个遗腹孤女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天家的脸面。”

    贾环认真解释道。

    史湘云喃喃道:“那你……救了她就是,为何还要……还要……”

    贾环道:“之所以让她假死脱身,就是不想让她陷入无穷的算计和阴谋中。索性干脆一死百了,至于为何……咳咳。

    云儿,秦氏不过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真要同大嫂子那般守一辈子,太残忍了。

    大嫂子尚且有个兰哥儿,秦氏却只她自己……

    我也是心地太善良,所以才……”

    “你给我滚!滚远点!”

    史湘云没好气的臭骂这个不要脸的。

    她又往墙壁上看了眼,叹息了声,自嘲一笑后,道:“已经这般了,还能怎样?

    怪道老太太昨晚上总是叮嘱我,不许使小性儿,不许太刚强,男人哪有不偷腥馋嘴的……

    还是老太太了解你……”

    贾环见她大眼睛里水光闪烁,忙将她抱紧,道:“谁说不许你使小性?我就许!

    不刚强的史湘云,那还是我的云儿吗?

    你只管保持自己的性子,不用为我改变。

    你放心,就算你打我骂我,我也会宠你一辈子,不,我要宠你十辈子一百辈子!

    咱们生生世世盖一床被子……

    你忘了,你是我最先想要娶的女人。

    现在也是!”

    史湘云眼中到底落下泪来,反手紧紧抱着贾环,哽咽道:“我从来没忘过……环儿,你要永远对我好!”

    “这是当然!你是我的云宝贝!”

    贾环肉麻没底线的说道,又在史湘云额头亲了亲。

    史湘云被这不要脸的肉麻给干败了,无语的抬头看向贾环,哄人也有点底线好不好……

    不过还没来得及嗔怪,就被贾环堵住了口……

    “哇!!”

    “哇哇!!”

    “救命哇!”

    两人正在甜蜜,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的叫声。

    听到是小吉祥的声音,尽管明知不可能出现什么坏事,贾环还是撒腿就往外跑,史湘云紧跟其后。

    跑出房间,到了船楼门口处,就见其他房间的人也都出来了,然后众人一起听到了“哗”的一声落水声。

    贾环已经反应过来到底出了什么事,哭笑不得的与众人走了出来。

    往泳池方向一看,果不其然,小吉祥正在泳池里扑腾着,看到贾环等人围观过来,嘿嘿一笑……

    “小……吉……祥!”

    许是因为被坏了好事,所以史湘云火气最大,咬牙切齿道。

    林黛玉则蹲在泳池边,奚笑道:“小吉祥,你真真是淘出圈儿了你!这样凉的天儿,你也敢往里跳,不怕染了风寒?”

    小吉祥一挺小胸脯,道:“不怕!我每日里都用凉水洗澡哩!”

    林黛玉侧目觑视着她,道:“你当我在赞你?”

    小吉祥
一品唐侯sodu
小手往脸上一拨拉,抹了把水,讨好的嘿嘿一笑。

    贾环这才笑道:“等水晒热些再顽嘛,这会儿那么凉,你也没换泳衣,快上来吧。”

    小吉祥有些依依不舍的犹豫,衣服已经湿了,她还想再多耍一会儿……

    贾环见之好笑,又心疼水太冷,就道:“一会儿让人烧些热水,倒进去,水温些你再进去耍。”

    小吉祥这才笑的满脸桃花开,喜滋滋的让香菱拉她一把,翻身上了甲板。

    “不许这般进屋子,地毯都踩湿了!”

    见小吉祥乐呵呵的就想回屋换衣裳,被史湘云喝住。

    小吉祥闻言一怔,苦哈哈的看向贾环。

    贾环道:“让香菱去取干净衣裳,旁边有个小换衣间,专门准备的,你去里面换吧。”

    小吉祥闻言,又喜滋滋笑了起来,还对史湘云挑了挑眉头。

    史湘云冷笑对之……

    林黛玉在一旁笑弯了腰,幸灾乐祸道:“小吉祥,你就继续作死吧。

    一会儿等你换了干净衣裳,看你云姐姐怎么拾掇你!”

    小吉祥一双本来眉飞凤舞的毛毛虫眉,登时耷拉了下来……

    众人一阵大笑。

    正这时,董明月布置完青隼布局后从一层上来,对贾环道:“环郎,都安置妥当了,可以开船了么?”

    贾环看了看天色,点头笑道:“准备好了就出发!”

    董明月闻言,站在二层甲板顶端,对下面打了个手势。

    身姿飒爽,赏心悦目。

    然后没一会儿,众人就感觉到脚下甲板一震,缓缓驶离码头……

    “开船啦!!”

    小吉祥以极快的速度换好了衣裳后跑出来,看着驶动的船舶,满面欢喜!

    双手合在嘴边,欢声喊道。

    林黛玉对史湘云笑道:“瞧这咋咋呼呼的烦人丫头,就该狠狠的罚她!”

    史湘云没好气的白了眼,道:“那位护的跟护眼珠子似得,谁能罚她?

    连老太太都没辙……

    不过,愈发惯的没样子了!”

    对于那般甜蜜的亲密被打断,史湘云显然怒气未消。

    而林黛玉眼神则有些莫测,笑的嘴巴合不拢的看着史湘云,显然猜出了些缘由。

    就在林黛玉准备再撩拾撩拾史湘云时,却见三层甲板顶端站出一人,正是一身士子服的赢杏儿。

    赢杏儿气度从来大气非凡,此刻站在三层甲板上,居高临下,负手而立。

    明亮的大眼睛看着蹦蹦跳跳欢喜的小吉祥,嘴角弯起一抹有点冷弧度,淡淡道:“小吉祥,你声音再大一点,本宫就送你去河里游个痛快,如何?”

    “嘎!”

    今日出来放风,有些嗨过头的小吉祥,笑声戛然而止,双手捂住嘴巴,怕怕的看着高高在上的赢杏儿,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似得。

    赢杏儿瞟了她一眼后,又看向贾环,似笑非笑道:“你也别心疼,不替你管教管教你这个心尖儿尖儿些,早晚给你惹出麻烦来。”

    贾环干笑了声,毫不犹豫的出卖了贴身小丫鬟,道:“心疼啥,杏儿喜欢,随便调理!”

    赢杏儿信他才见鬼,哼哼了声,也不与他一般见识。

    又和林黛玉贾迎春等人微微颔首示意后,转身回去了。

    她的卧房在三楼,整层楼都是。

    三楼背侧有楼梯直通一层甲板,日后,她可以在三楼会见宾客……

    等赢杏儿的身影消失后,林黛玉看着垂头丧气的小吉祥,“噗嗤”一声笑出来,娇声笑道:“小吉祥,你也有怕的人?

    你方才怎么不和杏儿姐姐挑挑你那眉毛?

    你这不是欺软怕硬吗?

    这可不算好汉行径呢!”

    薛宝琴、贾惜春等人在一旁喷笑出来。

    小吉祥垂头道:“好太太,可不兴幸灾乐祸……”

    然后又对贾环怏怏不乐道:“三爷,我以后不能在船上耍子了么?”

    贾环笑道:“当然不是,只要不似你方才那般,把整艘船上的人都惊动出来就好。

    而且,你杏儿姐姐正在处理一些公事,等忙完这一会儿,就随你闹腾吧。”

    小吉祥闻言,这才又高兴起来,不过她也聪明,摸了把脑门,道:“今儿也不知怎地了,是兴的有些过了……

    许是可能刚离了府,心里太难过,才会大声喊叫吧,唉……”

    “噗!”

    薛宝琴实在忍不住了,伸手在小吉祥脸上捏了把,道:“我怎么从你脸上看不出有一丝难过的地方?我看你是太欢喜了吧!离开家到外面疯,就这般痛快?”

    小吉祥正色道:“不,我可不是因为可以在外面疯才痛快,而且,三爷在的地方就是家,我也没离了家!”

    林黛玉等人无不为她的面皮所折服,大笑不已。正想好生欺负欺负她,却忽地纷纷一怔,转头看去。

    从已经渐行渐远的码头,模模糊糊的传来一阵歌声,歌曰: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岁贯女,莫我肯德。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女,莫我肯劳。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

    不知多少白衣士子,齐聚渭河码头,对着贾家船只,大声放歌。

    诗经,硕鼠!

    ……

    ps:第一更,在外面看的能给个订阅吗?来点动力。

    最无奈的是群里都有一群哥们儿在外面看,想想也是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