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她是谁?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她是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翌日清晨,天将明。

    贾环携赢杏儿、林黛玉、史湘云、薛宝钗、薛宝琴、白荷、董明月、公孙羽、小吉祥并贾迎春、贾惜春等人,齐跪于荣国府上房,荣庆堂。

    与贾母、薛姨妈等人作别。

    到底是要久别,又是那么些人一起离去,气氛悲伤。

    不说贾母等女眷,连贾宝玉,也哭成了泪人。

    若非贾政在堂,怕是他都要拼命撒泼跟了去……

    千叮咛,万嘱咐之后,终要一别。

    等从荣庆堂出来,个个都红了眼。

    一顶顶软轿,又送了一干人去了东路院,赵姨娘处。

    又是一阵泪别。

    等从东路院出来后,个个都红了脸……

    因为赵姨娘再三交待,等二三年回来后,她要最少看到十个孙子……

    众人亚历山大。

    拜别完后,王熙凤、李纨、贾探春带着一众嬷嬷丫鬟,将众人一直送到二门垂花门前,方作罢。

    众人再次泪别……

    尤其是林史薛、贾迎春和贾惜春五人,与贾探春哭成了泪人。

    王熙凤则叮嘱贾环,万莫望了前事……

    不过这个时候,除了赢杏儿似笑非笑的看了贾环一眼外,其她人都没有注意到。

    贾环千劝万劝数回后,队伍才再次启程。

    离了二门儿,诸女便弃了软轿。

    一长溜的八宝簪缨华贵马车,停在二门前,由数十位健妇看停。

    各自的丫鬟纷纷上前,将脚凳放平稳后,扶着各自的姑娘上了车。

    赢杏儿的车驾特殊些,她乘着的,是当年太上皇御赐的由八马牵拉的凤辇。

    若是还在都中,为了不引起宫里那人的注意和忌惮,她自然不会如此高调。

    但既然已经决定出京,离开大秦的权力中心。

    她也不必再忌讳什么……

    这架凤辇去了江南后,对贾环也有益处。

    只逼格就能镇压整个江南渣渣……

    ……

    算上放置贴身包袱的马车,一行足足有二十架豪华马车,缓缓驶出荣国府。

    出了正门后,贾环与送至此的贾政、贾琏等人作别。

    “爹,您在都中该怎么过日子,就怎么过日子。不必因为儿子不在京,就担忧什么。”

    临别前,贾环对贾政温言说道。

    贾政叹息了声,道:“为父旬日里并不喜出门应酬,在家里自有自在,不相干的。”

    贾环点点头笑道:“偶尔出去喝点花酒也是可以的……”

    “你!”

    贾政正满心不忍离别苦,却听到这孽畜说出这样的话来,登时大恼,看着贾环贼眉鼠眼的模样,心里一软,厉喝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道:“都这个时候了,还满口胡言。

    此次你下江南,不同以往,还带了那么些家眷。

    当记得谨言慎行,不要招灾惹祸。

    你自己不害怕,也需为她们想想……”

    看着苦口婆心,一脑门子为熊孩子担忧的贾政,贾环笑着上前,在贾政惊讶不习惯中抱住了他,道:“爹,您放心,儿子长大了,会照顾好自己,更会保护好家人的。

    儿子不在的时候,您和娘也要保重好身子。

    有事千万别瞒着,记得写信给儿子。”

    贾政叹息一声,反手拍了拍贾环的后背,道:“放心家里吧,都会好好的。”

    贾环这才松手,笑着跪下又给贾政叩了首后,起身对贾琏道:“看好家。”

    贾琏忙道:“三弟尽放心,我一定守好家,等三弟回来。”

    贾环眼神略过垂头丧气的贾宝玉,又看向贾兰、贾菌哥俩,道:“在家听祖父的话,等明年春天,我派人来接你们,下江南长长见识。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记住了吗?”

    贾兰贾菌哥俩闻言,这下可高兴坏了,脑袋点的跟小鸡吃米似得,齐齐给贾环跪下行礼道:“侄儿记下了,三叔保重。”

    一应嘱托都完毕后,贾环不再啰嗦。

    从亲兵手中接过马缰,翻身上马,最后看了眼贾政诸人,又看了看诸人身后堂皇朱门,一扬马鞭,沉声喝道:“出发!!”

    ……

    渭水滔滔。

    本是环绕神京长安八水码头中,最繁忙的码头。

    从昨日起,却已经开始戒严。

    最好的泊船位置,被三艘大船霸占。

    其余船只想靠岸,只能去寻边边角角的位置上岸。

    到了今日清晨,贾家亲兵更是霸道的,连边角位置都不许停船。

    贾家三船方圆三里内,不许进船。

    民怨沸腾……

    其实也不怪贾家太霸道,这个时代的船只制动水平有限。

    许多船只装货又太多,严重超重。

    到了码头处,往往不能及时停船。

    哪天码头上,没有三两出撞船落水的事发生?

    再加上一些土孙进京,在地方上横行霸道惯了,都是横着走路横着开船的。

    在渭水河上也是横行霸道,仗着船大撞翻前面挡道小船的事简直数不胜数。

    为了防止发生这种晦气事,贾环便下令以霸道制霸道。

    至于随后被无数官员御史上书弹劾成筛子的后果,贾环鸟都不鸟。

    有种你们将老子弹劾回京,那才算你们真能为!

    所以,当贾家数十架马车开至渭水码头时,入目处,就是一片空旷宽敞的景色。

    妥妥的vip通道!

    其他两艘船,是从旁处租借来的客船。

    装载着贾家数百亲兵、城南庄子的工匠及其家人,以及部分干粗活的宁国
帝少的独宠娇妻吧
家丁和仆婢。

    贾环改造的那艘贾家游船,乘坐的则是贾家诸人,青隼人员,及十数船娘,和乌远。

    除却将会始终坐镇在船舱内的乌远外,整艘船上,就只有贾环一个男丁。

    也因此,当一架架马车直接从通道上了一层甲板后,根本不用拉帷帐,或是让人避讳。

    诸女就可以直接从马车上下来。

    赢杏儿当首下车,在凤辇上她就将早上穿的宫妆大裳换下,换了身轻便的士子常服。

    明亮动人的眼睛,加上似笑非笑不羁的面容,白衣胜雪,看起来竟比贾环还出众。

    等赢杏儿下车后,就有船娘指引着驾车健妇,将车马开进船舱。

    有专门的停车位,还有喂马的马厩。

    着实让许多人大开眼界。

    赢杏儿下车后,贾家诸女也纷纷在婢女的服侍下,从车上下来。

    几乎从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们,何曾见过这等开阔的大河?

    滔滔渭水,远处更是千帆林立,壮观非常。

    当然,她们不知道的是,远处之所以密密麻麻停泊着无数船只,都是为了给她们让路。

    “哇!”

    “哇!!”

    小吉祥带着香菱从马车上下来,踩到甲板上后,就开始惊呼不断。

    连翻了两个凌空跟头后,拉着香菱跑到船边,又一阵惊呼:“好大的河啊!”

    其她人并一干丫鬟们,也都惊奇不已,一时间都忘了背井离乡之愁……

    即使是薛宝钗薛宝琴姊妹,还有林黛玉,都从这条河上乘船往返过。

    可那会儿子,她们乘的都是客船。

    封的严严实实的上船,然后待在客房里不得出门。

    即使偶尔打开窗户看看,也没什么好视野。

    还要防备被旁人看了去,匆匆关窗。

    哪像现在,在自己家的船上,满船只有船舱深处有一个外男外,就只有贾环在。

    忽然间,天空广阔,她们才发现,世界竟如此之大!

    “上二层,上二层!一楼是给嬷嬷、丫鬟和船娘们休息用的,咱们上二层!

    立个规矩,除了近身丫鬟外,其她人就不要往上去了。

    上面位置不宽敞。”

    贾环见众人四处惊叹,笑道。

    见有嬷嬷提着包袱就想往上面去,又加了后面一句。

    那个自作主张想往上走的嬷嬷,出自公主府。

    听到贾环的话后,顿时止住了脚步,看向赢杏儿。

    赢杏儿微微颔首。

    那嬷嬷虽不甘心,却也只能将包袱交给一个眉心处纹了朵梅花的年轻女昭容。

    林黛玉等人都是懂事的,早就听贾环说过,家里仆婢嬷嬷中有旁处的眼线,此刻顿时收了顽心,纷纷使了眼色,一起结伴往二楼上去。

    “呀!天哪!!”

    此时正是旭日初升时,似从大河尽头升起的骄阳,将一缕缕阳光洒在甲板上。

    好似在甲板上铺了一层金丝……

    朦胧的白雾如云烟般笼在甲板上,再加上淡淡的清香,更添了几分韵意。

    众女被这美景吸引望神,唯有赢杏儿抽了抽嘴角,看着贾环无语道:“你从哪弄来那么些金丝楠木?竟用这种木料当甲板?”

    贾环撇撇嘴,骄傲道:“虽然蜀中和南边儿的都被前明那些王八羔子砍完了,但安南还有啊,暹罗也有!

    派两条兵船过去,多少没有?

    怎么样,喜欢吧?”

    赢杏儿咯咯笑道:“你真能摆!宫里要是知道你这般奢靡,八成又要惦记你。

    你还清空了整片码头,连船都不让停。

    我的驸马爷,你就等好吧。

    这会儿子宫里那位,一准头疼的看着弹劾你的奏章在骂你!”

    贾环得意的哈哈大笑道:“那又如何?”

    赢杏儿觑眼看着他,哼了声,道:“是不能如何,不过环郎,方才我怎么发现了两个香菱?

    跟着小吉祥的那个是香菱,还有一个,她是谁?”

    贾环闻言,“嘎”的一声止住笑,眨了眨眼,看着赢杏儿,正想解释些什么,赢杏儿又噗嗤一声笑道:“罢了,你和我解释什么?

    也不知怎地生了一张甜嘴,连我吃斋念佛多年的母妃,都被你哄的差点破了佛心。

    一再叮嘱我,好生同你过,要三从四德,不能好妒,不能摆公主的谱……”

    说着,赢杏儿面容却渐渐有些黯淡。

    她这般聪慧之人,又岂能不明白她母妃的心意?

    忠顺王妃这般嘱托,自然不是真的为了贾环,而是为了她这个独女。

    如今太上皇大行,皇太后也行将就木,忠顺王更是被圈在皇陵。

    没人给她这个天家贵女当靠山了。

    王妃,只想她能过的好些……

    贾环上前拉住赢杏儿的手,道:“为何不劝咱妈跟咱们一起走?”

    赢杏儿被他的厚颜无耻气乐了,道:“我能随你走就不错了,母妃要是也一起,天家颜面何存?

    让人知道了,只会说那位连弟妹都容不得,要斩尽杀绝……

    罢了,我并无事,你不用陪我。

    我的卧房在哪里?

    这次走的匆忙,许多关系都乱了套。

    我要去整理一下,到了江南,你好用。”

    ……

    ps:第一更。

    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我依旧在勤勤恳恳的码字。

    其实是想出去玩一天的,但想了想,不码字,出去玩都玩不痛快,心里放不下,老惦记着……

    罢了,还是先好好收尾,完本后做个体检,然后再出去好好撒欢!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