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如此奢靡!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如此奢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就在贾环与李光地话江南时,神京西城金光门处,一大队车马,缓缓驶出。

    当头一面秦字大旗,迎风招展。

    为两骑,正是武威公秦家父子。

    秦梁看了看天色,道:“今日大晴,往前二百里,有一驿站,到了驿站,便可落脚。

    不要贪着赶路,夜里只能在荒外过夜。”

    秦风闻言,一一应下,道:“爹,您和娘回去吧。

    这一路都是咱家经营多年的熟地,没半点难处,儿子都熟悉的很。”

    秦梁回头看了眼身后不远处的马车,摇头道:“再往前送送吧,你娘这会儿子,怕是不会回去的。”

    秦风无奈,只好让秦梁夫妇再往前送了阵。

    一直到了从官道上可以看到滔滔渭水时,便看到了川流不息的贾家车马行车马,来往于码头处。

    只是没现贾环的身影。

    秦风对秦梁笑道:“环哥儿这小子倒是洒脱,说不来送,就真不来送。

    不过他也待不了多久,明儿就要出京了,与儿子同为天涯沦落人。

    他可真能折腾……”

    秦梁闻言,看了眼渭水码头处停靠的那座大大的楼船,抽了抽嘴角。

    他不忍打击秦风的自信心,不愿说出他和贾环真不是同为天涯沦落人,那只船,别有玄机……

    不过不用他说,秦风自己就已经现了不同处……

    他用手在眉前搭起凉棚,眺望着码头上那艘大船,忽地“咦”了声,道:“爹,环哥儿那艘船,怎地……怎地这般奇怪?”

    能不奇怪么?

    这个时代的楼船,通常都是甲板上起朱楼,也就这样了。

    再奢华的楼船,也是里面装饰的奢靡,金碧辉煌。

    可码头上停靠的那艘竖着贾家宁字旗的楼船,模样却出奇的奇怪。

    虽然只有三层,不似寻常奢华楼船,有五六层,可……

    这艘楼船的每一层,居然都有一块露出的甲板。

    这叫什么船?

    “行了,环哥儿就喜欢弄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等你回京后,再来看吧。”

    秦梁说道。

    只是即将分别,秦梁对这唯一嫡子要宽容许多,没有厉声要求,也就给秦风留下了余地。

    秦风也不是省油的灯,鼓起勇气道:“爹,让儿子去瞧瞧吧,环哥儿最会弄这些,定是有趣的!”

    秦梁还想拒绝,身后马车里就传来张氏的声音,道:“老爷,就让风儿去看看吧。别让他带着挂念去西域……”

    秦梁无奈,只好点了点头。

    一大队车马,就往码头上驶去。

    “好家伙!真不小呢!”

    靠近码头后,秦风看到那庞然大船,惊叹道。

    不过又撇撇嘴道:“我的马队也不小!”

    贾家守在码头上的负责人是乌远,他自然认识秦家父子,上前抱拳行礼。

    秦梁点点头,秦风则亲切的唤了声“远叔”!

    乌远闻言,面上带些笑容,道:“世子怎地来此?”

    秦风忙道:“远叔还是叫我风哥儿吧,世子之言听着别扭。”

    乌远也不强求,呵呵笑着点点头。

    秦风道:“远叔,这船定是环哥儿出的主意改的吧?怎这般古怪?”

    乌远道:“是公子让人改的,将五层楼船改成了三层,但实际高度并未变化多少。

    所以每层楼都比原先高出不少,也长出不少。

    环哥儿让人把二三层长出来的部分,做成了甲板,给内眷们使用。”

    秦风咧咧嘴,对秦梁道:“爹,环哥儿真能摆货!咱们上去瞧瞧?”

    秦梁皱眉道:“你不上路了?”

    秦风闻言一滞,点点头,道:“那走吧,爹,您和娘也别送了……”

    张氏这会儿子心跟刀割似得,哪里舍得独子远行,忙乞求道:“老爷,就让风儿去船上看看吧。他最担心环哥儿,昨儿都没睡好……”

    秦梁看到张氏红了的眼圈,虽明知是借口,还是点了点头,道:“去转转吧,下来后,就启程。”

    秦风见张氏就要落泪,忙道:“娘,咱们一起上去吧!环哥儿一准给拾掇的极好,咱们去瞧瞧这臭小子都怎么摆弄的!”

    张氏巴不得和秦风一刻不分开,只是看向秦梁,道:“不好吧……”

    秦梁叹息一声,道:“一起去看看吧,环哥儿……收拾的极好。”

    乌远自不会拦下他们,秦梁张氏为贾环的义父义母,待贾环如若己出,这些他都是知道的。

    便命人暂时挡住了往船上运送货物行礼的仆役们,请秦家三人登船。

    本来应该是白荷作为女主人前来陪客参观,可白荷一早就被贾环派人接回了贾府。

    便只能由乌远暂陪……

    一行人走过通道,上了底层甲板后,秦家三人就怔住了。

    一股浓香扑鼻!

    香味不是来自旁处,正是来自甲板的地板。

    都是富贵人家出身,自然不会眼拙。

    张氏怔怔的看着甲板,道:“这是……香楠吧?”

    乌远在一旁垂着眼帘答道:“夫人所言极是,底层甲板的木料,皆是出自安南的
不灭道主小说5200
香楠木。

    这一层甲板,多是水手和亲兵所处之地,所以木料用的一般……”

    这下,连秦梁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道:“这还是一般的?”

    他也只是隐隐听说,贾环这艘船极有名堂,好似很奢华的样子。

    但他没想到竟奢华到这个地步。

    一层甲板上到处摆放的箱笼,不好参观。

    秦梁道:“去上面看看吧。”

    因为原本五层高的船楼,改成了三层,使得层高变高了许多。

    站在一层甲板往上看,根本看不到二层的模样。

    乌远闻言,犹豫了下,还是领着秦家三口子从外侧楼梯,上了二楼。

    “这……”

    “这这……”

    秦家三口上了二楼甲板后,全都目瞪口呆。

    怪道乌远说一层的香楠木普通,只供水手和亲兵们用。

    和二楼相比,一层的香楠木的确成了极普通的木头。

    因为二楼甲板的木板,竟全用的是金丝楠木!!

    只从视觉效果上,就过一层甲板十万八千里!

    “老天爷!”

    张氏也是见过阵仗的,可看着偌大的地面上,铺的全是如丝绸般光滑细腻,在日光照射下,绽放着丝丝金光的金丝楠地板,她只觉得一阵眩晕!

    秦梁眼中瞳孔也是缩了缩,好生看了看这金丝楠地板后,目光又落在不远处的“大坑”里。

    他奇道:“好端端的甲板上,掏出个大坑作甚?”

    不用乌远回答,秦风就面带似哭似笑的表情,道:“爹,那……那不是大坑,那是游泳池!

    里面放满了水,就可以在里面游泳。

    老早前就听环哥儿说想要做这个,可他家里老祖宗不许他在屋里搞,怕坏了风水,才没做成。

    没想到……没想到……

    让他给恁到船上来顽了!”

    张氏听秦风说的激动,上前看了看,又惊呼一声,道:“老爷来看,这……这莫不是都是黄花梨木?”

    秦梁闻言走过去,看了看这劳什子游泳池的木板,屈指轻轻叩了叩后,哼了声,道:“油润通透,光滑如玉,正是黄花梨的料子。”

    秦风无语抬头望天,却看到一个甬道似的结构从三楼甲板处拐到泳池上方二尺处,他奇道:“远叔,那是做什么的?”

    乌远也无语,似都有些羞愧,道:“公子说……可以从上面滑下来,耍……”

    秦风心里顿时又受到了八万点暴击,转头往船楼处走,不想再看这伤心地……

    却在门口处站下了,一张脸咬牙切齿!

    回过头,对乌远道:“远叔,这里面全铺着波斯羊绒地毯?!”

    乌远惭愧的点点头……

    秦风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方才他居然还想,他的马队和贾环这艘船差不多。

    站在楼船上,眺望码头上他散着腾腾骚.气的牛马和骆驼,秦风顿觉生无可恋……

    “咦?”

    张氏又惊奇了声,侧着头往甲板后面看去,她竟看到了些许炊烟,嗅到了淡淡的香味。

    乌远解释道:“这是我家公子提前使人在煲汤,煲的是燕窝雪莲梨膏珍珠汤。

    此汤需要提前一天准备,都是给内宅的夫人用的,说是……能养颜美白……”

    乌远堂堂一个武宗,解说这些,心里真的充满了羞耻……

    秦风忽然咬牙道:“远叔,让人送一瓮过来,给我娘打包带走!”

    乌远闻言一怔,张氏忙道:“风儿,娘知道你的孝心,可你不好抢你弟妹的东西送娘吧?”

    秦风气恼道:“我不管!就要送给娘吃,否则儿子怕到不了西域,就得气炸了!!

    要不是西域不通船,儿子这会儿子就把他这劳什子船给开走喽!!”

    难得见懂事知礼的儿子孩子气,张氏忍不住好笑,道:“好,娘今日就同风儿一起做回强盗,抢了环哥儿的汤回家吃!”

    乌远闻言,只好去使人将还没煲完整的汤灌了一瓮,抱了出来。

    还要再引着他们去三楼,不过秦风听说三楼都是卧房,就算了,笑道:“不能再看了,再看下去,怕是心智都要动摇了。

    远叔,等见了环哥儿,别忘了同他说一声。

    等三年后我回京,要一艘和这一模一样的船!

    差一点,都不行!”

    乌远笑着应下后,秦风转身,给秦梁和张氏跪下,道:“爹,娘,您二老就送到这吧。

    儿子先走了,您二老在这船上再逛逛。

    本是好事,不必拖的伤感。

    爹,娘,您二老多保重,儿子去也!”

    说罢,凌空一翻,就从二楼甲板处,翻了下去。

    在张氏惊呼声中,稳稳落在一层甲板上。

    冲张氏大笑着挥挥手后,再一跳,便重新落在码头上。

    牵过亲兵递来的马缰,翻身上马,“驾”的一声,便带着散着腾腾骚.气的车马队伍,远行了……

    张氏看了看自家儿子的队伍,再看看脚下这座奢靡到乎想象的座驾,眼泪当场落了下来,哽咽道:“老爷……”

    ……

    ps:这章写的有些欢快,第三更,大家请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