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对峙……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对峙……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难怪……”

    贾环喃喃道。

    “难怪什么?”

    董明月在一旁奇问道。

    贾环缓缓摇头,先对韩大道:“大哥,你带人下去吧。准备张罗的事也多……”

    韩大应了声后,带人出了园子。

    贾环方对董明月道:“难怪今日赢祥没有怎么留意二姐,想来,他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

    董明月闻言面色一滞,眼睛闪烁了下,道:“环郎,他至少还能活二三十年。半步天象的强大,远迈寻常武宗。

    他若没有受伤,静心潜修,他能再活一百年!”

    贾环知道董明月的意思,他摆摆手道:“这些都不用说了,我不是没劝过姐姐。

    可她……好似真的没这种想法。

    月儿,我们不能强迫姐姐,对么?”

    董明月闻言叹息了声,她对温柔可亲的贾迎春印象也极好。

    因为疼爱贾环,所以贾迎春连对她这个没说过几句话的弟妹都关心的不得了。

    甚至还亲手给她缝制了身极好看的衣裳。

    将心比心,董明月也希望贾迎春能过的好……

    只是……

    董明月点点头,道:“好吧,环郎说的对,一切都要看二姐姐自己的意思。

    环郎进去吧,我还有些事没收尾完毕。

    暗哨还得再布防下去,这种事不能再生了……”

    贾环笑着抚了抚她的头,道:“哪里在乎这一会儿?跟我一起进去吧,一家人一起吃顿晚宴。”

    董明月还不大习惯这种大家子生活,有些忐忑道:“不……不用了吧?青隼那边……那边还有许多事!”

    贾环呵呵笑道:“再把你撂一边,岳丈就该教我怎么做一个好女婿了。”

    他牵起董明月白玉般的手,道:“月儿,你是我的妻子,她们是我的家人,也就是你的家人。

    你总不能一直与她们不相会,对不对?”

    董明月红着脸,轻轻点点头,又噘嘴道:“为什么白荷可以在外边?”

    整个贾家,她只和白荷比……

    贾环头疼道:“因为城南庄子有些东西太过重要,只有白荷……”

    “哼!”

    董明月不满的哼了声,道:“青隼也极重要的!”

    贾环觑眼道:“那要不我现在派人,去城外将荷儿也接回来?”

    董明月见好就收,抿嘴笑道:“那还是算了吧,那妮子在长辈面前太能装,她若回来,老太太一准更喜欢她……”

    贾环哈哈一笑,也只有这种时候,董明月才会有这种小儿女之姿。

    他牵着董明月的手,两人往大观楼里走去。

    董明月犹自不满道:“她就会花心思哄家里人高兴,不是弄镜子照影儿,就是做个鱼缸养鱼儿……”

    贾环笑道:“你不用那些东西吗?”

    董明月没好气白了他一眼,甩了甩手,道:“凭什么不用?我还专门派了白鸪带着四个顶级高手暗中保护她。

    真要遇到危险,白鸪她们是要用命护着她的。

    我也会……

    不然,不定你怎么生气呢!

    还不兴我收她一个礼?”

    贾环哈哈一笑,道:“白荷给我写了封信,说专门给你准备了件礼物,保证你会喜欢到抱着睡觉,我觉得也是。”

    “什么礼物?”

    “明儿你就知道喽!”

    “哼!”

    ……

    “哎呀,明月也来了!快快入座,就等你了!”

    见贾环带着董明月进来后,王熙凤眼尖,最先现后高声笑着迎了过来。

    董明月有些生涩的笑了笑,贾环对她低声道:“明日让人将留下来的暗卫,都介绍与二嫂认识。家里若有急事拿不定主意,可先来寻二嫂。她也是不让须眉的巾帼英雄。”

    王熙凤走到近前后闻言,知道贾环是在堵漏子,丹凤眼有些妩媚的看了他一眼后,上前拉起董明月的手,笑道:“我算什么巾帼英雄?咱们家明月才是真真的巾帼英雄!

    我都听环兄弟说过,明月不惧万里,数次就他性命。

    说起来,明月是咱家真正的功臣呢!

    快随我入座去!”

    董明月闻言,看向贾环,贾环笑道:“先给老太太和老爷请安。”

    董明月点点头,随王熙凤走进正堂中间的桌席前,屈膝福下,对满面笑容的贾母道:“明月请老太太安,请老爷安。”

    “好好好!快起来吧!”

    贾母一迭声的笑着叫起,将董明月招到身边后握着手,上下打量了几遍,直看的董明月羞红了脸,俏脸上隐隐有细汗浮现。

    这比让她对战一半步天象都有压力。

    “老祖宗,看看就行了,再这样看下去,其他孙媳妇吃醋了啊!”

    贾环笑着解围道,其她人捧场一笑。

    贾母却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佯怒道:“之前我就喊你喊了明月来,一家人吃饭,独缺她一个,算什么?没你这般心狠的!”

    董明月慌忙道:“不是的老太太,环郎也有唤我,只是青隼……家里许多人手要安排,时间太急,我才……”

    话没说完,贾母却已经变了脸色。

    说到底,贾母还是这个时代最正统内宅妇人,也是最正统的婆婆。

    对爷们儿行事,她可睁一眼闭一眼,哪怕方才贾环和贾琏兄弟俩都不要脸的直言平康坊和秦淮河画舫之事。

    她都可装作没听到……

    以她数十年的生活经验看来,爷们儿哪有不偷腥的?

    算不得大事。

    但对女儿家行事,却要求颇严。

    因为事关名节家风!

    尤其是儿媳妇和孙媳妇。

    连王夫人那等有心机的人,在贾母跟前也得懂事守礼。

    背地里怎样,谁都管不着。

    但明面上,一定不能坏了礼数和规矩。

    而董明月,却连连坏了规矩。

    她对贾环,可以称“我们爷”,可以称“老爷”,甚至可以亲昵些直接称“爷”。

    哪怕僭越些,称个环哥儿,都比那句“环郎”强……

    “环郎”,是大妇的亲昵称法。

    戏文里,杨贵妃就唤李隆基为“三郎”。

    而赢杏儿,也是称贾环为“环郎”,肉麻些,也可以称“三郎”。

    但董明月不行。

    这还是其一,更大的错误,便是她说,贾环唤她一起和贾母及家人会宴,她却因为旁的不正经事给拒绝了。

    没错,内宅妇人,除了女红和相夫教子孝顺舅姑外,其他的事一律是不正经的事。

    而因为这样的事,耽搁了给长辈请安,就是不孝!

    贾母容得其他,却容不得坏了规矩体面,容不得不孝之人。

    哪怕看在贾环的面子上,她没有当场作,却还是沉下了脸面来。

    这一忽然变脸,却唬的董明月面色煞白,不知哪里出了岔子,不安的看向贾环……

    其他人也都悄悄屏住了呼吸,神色不宁的看着事态变化……

    换做其他人家,此刻老太太已经可以惩戒不安分的孙妇了。

    贾环轻叹一声,道:“老祖宗,明月自幼生于江湖,长于江湖,不是咱们这样的人家的千金闺秀……”

    “但她现在是贾家妇!”

    贾母沉声道:“怎能坏了规矩礼数和孝道!”


陨神记无弹窗


    贾环看了眼面色愈煞白的董明月,看着她微微颤抖的肩头,心疼的眉头皱起,声量微高道:“什么规矩?什么礼数?

    明月数次不惜以身犯险,救我于危难间。

    上次为了替我弥补天大的漏子,更是连续十数日不眠不休,往返于都中和西域,数万里之遥,差点没熬过去!

    她救了我,也救了整个贾家。

    这样的好孙媳,还要她守什么规矩,什么礼数?”

    “环哥儿,有话好好同老太太说,你跟哪个在喊?”

    贾政沉下脸训斥道。

    这一幕,着实骇人!

    贾环面色一滞,回头看向贾母,看她绷紧的脸上隐隐白,心中一叹,跪地道:“老祖宗……咱们家情况特殊,孙儿的情况也特殊。

    孙儿是庶子出身,没什么强力的母族护持,家中也没什么得力的兄弟相助。

    孤身一人,东拼西杀!

    能走到今日,全靠几个红颜知己,倾心相助。

    若无明月,孙儿骨头都不知道埋了几回了……

    除了明月如此外,白荷亦是如此。

    到现在,白荷还在城外码头上,替孙儿安排周旋。

    她为了替孙儿挣家业,双手上的皮都烫坏了几层……

    这才让孙儿有了足够的家底,去做别的大事,也让家人能过上富庶无忧的生活。

    她已经极不易了,难道还要责怪她,不能及时的晨昏定省,不能每日给老祖宗您站规矩?”

    贾母气的抖,道:“这叫什么话,这叫什么话?

    我多咱说要责怪她们没给我站规矩?我几时要你们来给我站规矩?”

    贾环“诶”了声,无奈道:“老祖宗,孙儿不是这个意思……

    孙儿是说,明月很不容易,她人极好,老祖宗您大人大量,就不要太过苛责于她……”

    贾母喘息了几声后,冷哼道:“我什么时候说要苛责明月?

    她这般能干,比凤姐儿还能干,我喜欢还来不及,为何要苛责她?”

    “嗯?”

    众人傻眼儿了,贾环也傻眼儿了,道:“老祖宗,那您方才……”

    贾母再冷哼一声,拉着董明月的手拍了拍,道:“方才我是不知道,你竟这般待你媳妇!

    多好的姑娘,你就让人家做那些事?

    我听着都不落忍!

    从西域到长安,老天爷,多远的路,你让人十来天就跑个回来,还不眠不休!

    真真好狠的心!

    环哥儿,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有能为的,今儿我才知道,闹了半天你就是个吃软饭的!

    全靠你几个媳妇!!”

    “噗!”

    见贾环被教训的目瞪口呆,桌边众人无不喷笑。

    王熙凤李纨尤氏等人,更是惊叹贾母转圜局势的手段,惊为天人!

    一瞬间,就从尴尬的位置,转变成优势地位,了不得!

    董明月也总算恢复了呼吸,不像方才那般,羞愧的简直无处容身。

    贾母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近前,道:“真真是委屈你了,我原不知道这些,若是知道了,再不能让你吃这么多苦。

    这般委屈,谁家孩子不是爹娘的心头肉?

    你尽放心,日后有老祖宗疼你!

    环哥儿再敢这般虐待你,你就来寻我,真当没王法了?”

    论内宅笼人心的手段,一百个董明月都抵不上一个贾母。

    素来坚强的她听闻这些话,也不知怎地,眼中泪就扑簌扑簌落下,想说话感谢,却哽咽的说不出。

    直觉得曾经的那些辛劳付出,都值了……

    贾母忙让鸳鸯取来绣帕,替董明月抹去泪,道:“好丫头,让人带你去洗把脸,回来后同老祖宗一起吃个饭,和家人一起吃。”

    董明月点点头,感激道:“谢谢老太太,明月不懂规矩处,请老太太多教诲。”

    贾母拍拍她的手,笑道:“快去吧,再谈什么规矩,环哥儿就真要造反了!老婆子年纪大了,已经治不住他了。”

    眼神有些无奈……

    董明月却“噗嗤”一笑,灿若夏花,又觉得这会儿笑可能不大好,忙抿住嘴,小心的看了眼贾母,又颇为甜蜜的看了眼贾环后,方跟一脸笑容的鸳鸯去偏殿净脸了……

    她在外面可是听说过许多内宅事,谁家老祖宗作媳妇,丈夫非但一声不吭,还反过来帮老太太惩治打骂。

    真遇到那样的不良人过一辈子,还不心寒死?

    幸好,她很幸运!

    等董明月身影消失在正堂后,贾母有些无力的一叹,对众人道:“罢了,也是个可怜见的,不容易。

    只是……家里莫非又要多一个小吉祥?”

    “唔,老太太叫我?嗝……”

    坐在贾惜春身边,正在喝小酒的小吉祥抬起红扑扑的脸,大眼睛茫然的看向前面,曲着眉头疑惑道,顺便打了个小酒嗝。

    “噗嗤!”

    林黛玉再也忍不住了,将脸伏在身旁史湘云的肩上,笑个不停。

    贾母脸一黑,又瞥见贾环正偷偷给小吉祥使眼色,也忍不住笑出声,道:“罢罢,这个家我也是当不得了!

    反正你们后日就要离了去,爱怎么折腾,就去江南折腾吧!”

    贾环嘿嘿一笑,使眼色让小吉祥低头吃喝她的后,方起身道:“老祖宗,孙儿这辈算是都长歪了……

    不过您也不用灰心,等着,过二三年,孙儿领一支宁国小部队回来,都是您的重孙子重孙女儿,到时候您再好生教导他们!”

    “呸!”

    贾母狠狠啐了口,却笑的怎样也合不拢嘴,道:“你说话要算话!”

    贾环得意的哈哈大笑,看了眼早已羞红脸垂下头的众女,道:“自然当真!要不您以为孙儿下江南干什么去?”

    贾母和薛姨妈、王熙凤等人笑的不成样了,贾政也是又是生气贾环无礼,又忍不住期待他带一支宁国小部队回来的模样,那可都是他的孙子孙女!

    贾环又道:“今儿城门已经关了,等明儿孙儿再带白荷回来,然后一家人给您和爹磕头!”

    贾母道:“不止白荷吧?我记得还有一个蒙古丫头……”

    贾环垂头道:“乌仁哈沁姐姐在西域替孙儿放羊呢……”

    “你……真真是胡闹!”

    教训罢,贾母又绷不住和薛姨妈等人大笑。

    直到笑的都快无力,贾母摆手道:“好了好了,都是你的人,你不心疼,我也没法子。

    不过,我信你是有苦衷的!

    至于宁国小军团的话,你也莫再挂在嘴边……

    你不害臊,玉儿她们还害臊呢!

    再敢胡说八道,仔细回家后她们一起撕了你的嘴!”

    贾母的话,又让薛姨妈、王熙凤还有尤氏、李纨和娄氏等人大笑不已。

    也都隐隐期待看到那个场景……

    众人说笑着,没一会儿,董明月和鸳鸯也回来了,重新落座入席。

    贾家一家人,除了还在忠顺王府静室内陪王妃诵经的赢杏儿,替贾环在西域放羊的乌仁哈沁……以及在城外码头的白荷外,第一次,全家聚集在一起,吃了顿愉快的晚宴。

    ……

    ps:贾老三就要带着老婆们下江南逍遥快活去了,我还在每天上班,空余时间码字。

    身体不太好,也不知道挂了后,会不会穿越到红楼去。

    万一去了,别穿越成冯渊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