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虚惊一场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虚惊一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贾家的家宴虽然已经曲终人散,但这一夜,却注定无法平静。

    无论是贾家,还是其他。

    从隆正帝携皇后皇子还有理政亲王登门贾家那一刻,几乎没过一炷香时间,整个神京城数得上的府第,便都得到了消息。

    无数人为之震动,惊怒,以及,难解。

    纵然圣心难测,可……

    可这算什么?

    就算是打一棍子给个甜枣,但这甜枣是不是也太甜了些?

    而当隆正帝赐甄园与贾环,并为其留兵部尚书一职的消息也传出来后,更是满城失声。

    这一刻,所有的猜测都化为一句惊叹:

    竟圣眷如斯!

    ……

    怀德坊,镇国公府。

    牛奔诧异不解的看着牛继宗,道:“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帝怎么又去贾家了,还把甄园给了他?”

    牛继宗皱着眉头,缓缓摇头,道:“天心如海,不可揣测。

    不过……

    那位此举,大半是存了安抚勋贵的心思。

    若无这次下驾贾府之行,他与勋贵将门的隔阂,再难弥合。

    可今夜之事传出后,就没那么严重了……”

    牛奔闻言,悚然一惊,急怒道:“爹,那位莫非又在坑骗利用环哥儿?

    他怎么敢如此下作?”

    “诶……”

    喝了声,牛继宗皱眉瞪向牛奔,道:“这话也是你能说的?”

    牛奔垂头丧气……

    牛继宗哼了声,念及明日他就要远出,到底没再教训,又道:“坑骗却不至于。

    那位是至尊,若真想弥补今日之过,有的是其他法子。

    广施恩德就是……

    再者,环哥儿也不是蠢人,他若坑骗,又怎能骗过环哥儿?

    ……环哥儿为他立下功勋无数,数次解他大难。

    若无环哥儿相助,哼……

    所以,那位心里,对环哥儿应该也是有真意的。

    若非如此,也不会做环哥儿的高堂父母。

    这一点,不会差,也是最难得的。

    不过在皇权面前,连亲子都算不上什么,更何况其他?

    但只要环哥儿不反,不会危及他的皇位,他的地位,就会始终然。

    直到……”

    话虽未尽,但牛奔却明白未尽之言。

    直到新君继位。

    “行了,你也不用担心环哥儿。

    环哥儿远比你想象的更精明,也更精道。

    他那样看重家人,哪怕不为他自己,也一定会为他家人着想,谋一条后路。

    今日之事,连为父都看不透,不就说明他愈长大了?

    你们兄弟间相互关爱是好的,但你能把自己照看好,不给他添麻烦就是极好的。”

    牛继宗见牛奔一脸的担忧,不由好笑道。

    牛奔面色一红,却不愿低头,气骂道:“这臭小子,行事怎地不来跟爹和我商议商议,也好给他指点指点!”

    牛继宗脸一黑,不过今日他出奇宽容,看着自己羞愧的垂下头去的牛奔,叹息了声,道:“他不是不愿来同我们商量,而是怕给我们添麻烦。

    若是让那位知道了,环哥儿未必有事,咱们却一定被他厌弃针对……

    行了,天色不早了,早些休息去吧。

    明日一早,你就要启程了。”

    ……

    贾家,大观园。

    等所有人都去尽后,贾环回头对贾母和贾政道:“老祖宗,爹,你们先进去吧。

    让二嫂张罗一下,将饭菜全热了重来。

    一家子除了我和小吉祥,也没哪个真动了筷子。”

    贾母和贾政闻言,想了想,觉得也好。

    贾母奇道:“那你做什么?”

    贾环回头看了眼不远处站着的一票家将亲兵,还有若隐若现的董千海,对贾母笑道:“孙儿有些安排,就来。”

    贾母也顺着贾环的目光往远处看了眼后,不再多言,带着一众孙子孙女和媳妇重回大观楼。

    等家人都进去后,贾环脸色瞬时肃穆起来,看着迎上来的董明月和韩大,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

    简直难以想象!

    纵然是御林军和圣驾,也绝不该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地般的进入贾府,甚至还是最里面的大观楼。

    这种态势,着实令人不寒而栗。

    董明月面带愧色道:“大意了,是我将青隼全部喊走,去训话,再安排出京后留府事宜。谁也没想到……”

    这个贾环早就现了,不然也不敢和王熙凤在暗处亲热。

    那里本该有青隼的暗哨。

    可纵然如此,也不该如此。

    贾环拧眉看向韩大。

    韩大叹息一声,道:“纵然没撤离,也不济事。

    那位忠怡亲王好厉害的人物,一人站在沁芳闸亭处,负手而立。

    我请了董师傅来,都过不去……”

    “哼!”

    董千海从后面走来,脸色难看道:“我听他说是为帝后驾到开路布防,才不愿给贾小子添麻烦。

    既然连皇后都来了,就多半没恶意。

    不然
形意拳神吧
,我还过不得那小小的亭子?

    他身上有暗伤未愈,真与我交手,死的一定是他!”

    贾环闻言一怔,脱口道:“岳丈,他身上的暗伤还没好?我瞧他也不咳嗽了……”

    董千海冷笑一声,道:“要是还咳嗽,倒也罢了,还有治愈的希望。正是不咳嗽了,哼!

    你们这些权贵,看着都像好人。

    那位皇帝和他好似兄弟情深,结果却把一个半步天象,生生拖成了这般!”

    贾环闻言一个激灵,眼睛圆睁道:“岳丈,你……你说什么?

    赢祥他是半步天象啊,还能累坏了?!”

    董千海冷哼一声,不悦道:“半步天象又如何?半步天象也是人!

    受了伤不赶紧医,还一宿一宿的熬,也能生生熬死!”

    董千海不是纯粹的武夫,当初,传承数百年的白莲教,就是在他手上达到了顶峰!

    若非英雄难过美人关,被设计陷害,又被贾环忽悠着董明月,毁了白莲根基。

    白莲教怕是依旧会潜伏壮大。

    论权谋心术,他并不下于任何人,可谓当世人杰。

    没了白莲教,那么除了董明月这个牵挂外,董千海如今几乎是无解的存在。

    他这般说,必然是有道理的。

    既然如此,那么……

    脑海中一瞬间想出无数种情形,贾环冷汗流了一背。

    猛回头!

    看向东方皇城方向,是无尽的黑暗。

    “爹啊……”

    这时,见贾环面色凛然震惊,眼神狰狞失望,心疼不已的董明月嗔怪了声后,对贾环道:“环郎,不是这样的。

    我爹之前说,那位王爷是自己没了活太久的心智,是自己放任伤势恶化的。

    不然,但凡用点心,就算一日日的熬,半步天象也能自己熬过来。

    那位王爷自己不理会伤势,才弄成现在这般。

    而那位皇帝,怕是都未必知道呢。

    不过,纵然伤势恶化,那位王爷至少也还有二三十年的时间……”

    贾环闻言,海松了口气,抹了把额头冷汗后,眼神不善的看向董千海,嘟囔道:“要不是我打不过你,我一拳……”

    “环郎啊!”

    董明月又好气又好笑的嗔了句后,忙对黑下脸的董千海道:“爹,不怪环郎的,谁让你故意唬他!”

    董千海闻言,差点没气的走火入魔!

    他方才见贾环对董明月有兴师问罪之色,这才气愤在心,唬他一唬。

    谁知转过头来,自家闺女还向着这混帐!

    哼了声后,董千海一甩袖就要走,怒道:“我回西域去了!”

    “孙子孙子……”

    贾环想安慰下这位不容易的岳丈,忙道。

    董千海却勃然大怒,怒喝道:“好胆,你在骂哪个?”

    贾环一怔后,哭笑不得道:“岳丈,我不是骂你……我是说,您不要孙子了?”

    董千海听到孙子两字,才缓和了些脸色,对正使劲拉着他胳膊的董明月道:“还不松手?就没见过你这般傻的闺女!”

    董明月讪讪笑道:“爹啊,我不是怕您教训他,我是怕您走嘛!”

    这话连附近的韩大都不信,面色怪异。

    董千海虽也不信,却舍不得骂自己闺女,轻哼了声后,瞪向贾环,凶狠道:“再敢欺负我囡囡,绝不轻饶。”

    说罢,一甩袖子,几个起落,消失在夜色中。

    贾环轻轻吐出了口气,眼睛眯起,道:“岳丈真真厉害,不仅武功厉害,心思也厉害。

    得亏我运气好,早早的得了月儿的心,这才没和岳丈敌对。

    否则,只凭他这手心思,我还真怼不过他……”

    贾环方才,是真的害怕了。

    甚至差点生出了连夜带家人跑路的心思……

    董千海所言之事,太过可怖。

    如果隆正帝连对他赤忠无二,一心侍奉于他的赢祥,都存了暗害之心。

    那这个帝王,就已经不能用可怕来形容了。

    冷酷残忍的出了底线!

    这样的人,绝不能共事相处。

    还好,董千海只是在唬他……

    一旁处,董明月看着怔怔出神的贾环,犹豫了下,到底没将心底里的话说出来。

    那就是,隆正帝或许对赢祥极好,也是真心待他为骨肉兄弟。

    但是,他也未必就真的不知道赢祥的处境……

    董千海曾告诉过她,宫中奇人无数,能看出赢祥状况的,未必就没有。

    只是,就算赢祥身体情况一直恶化,他也依旧有二三十年可活。

    今年他四十多,再活二三十年,也有七八十岁,不算早夭。

    隆正帝自忖,应该也还能再活二三十年,到时候兄弟一起上路,也是一种美事……

    最重要的是,对天子而言,江山社稷之重,高于一切,留下一个地位尊崇权柄极重的总理王大臣,对后继之君,将是一场噩梦……

    当然,这些都是董千海所揣测的,未必当真。

    而董明月觉得,贾环此时想来也不想听这样的话。

    因此,犹豫再三,并没有同他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