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臭不要脸的昏君……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臭不要脸的昏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许是隆正帝懒得再教训贾环,也许是他慈悲一回,给了贾环些许颜面,总之,他冷哼一声后,终于不再厉声严辞的训斥贾环了。

    他龙颜不再如雷霆般,贾家人的心也就稍微松快了些。

    好些人都心疼的看着贾环,没想到他过的那么苦,摊上这样一个严厉的君王……

    贾环倒没所谓,正想稍微安抚一下家人,就感觉身旁有人不停捅自己……

    转头看去,只见赢昼一脸猥琐,不停拿手指捅自己的腰……

    我艹!

    贾环翻手就是一巴掌拍丫脑后,狗.日的这不是变.态么?

    “啪”的一声,让贾家偌大的圆桌上一静。

    隆正帝正和颜悦色的与贾母说话,看到动静后,脸色一黑……

    董皇后和赢祥也看了过来,贾母更是心惊胆战的气道:“环哥儿,你做什么?”

    贾环看了眼捂着后脑勺做委屈状的赢昼,道:“龟儿……五殿下在下面不停的打我……”

    “嗯?”

    一群人目光瞬时看向赢昼,隆正帝的目光更是如刀子般。

    赢昼忙起身,解释道:“没有没有,父皇,儿臣没有打贾环,就是……就是拍了拍他,想同他说话……”

    众人又看向贾环,贾环现场回复,在赢昼腰间捅了捅,还没说话,就听这小子“吭哧吭哧”的笑红了脸……

    贾环无语道:“方才他就这般捣捣捣捣捣……”

    “真真是两个混帐东西,一刻也不知消停!”

    隆正帝骂道:“再敢乱折腾,仔细你俩的好皮!”

    贾环垂着脑袋点点头,赢昼更是连连保证不敢了。

    坐下后,又悄悄捣向贾环……

    贾环眼睛一瞪,就要作,你龟儿子有完没完?

    就见赢昼挤眉弄眼高兴道:“贾环,我父皇允我翻过年,就去江南替他瞧瞧,到时候,我就可以去寻你耍子了!”

    贾环闻言一怔,道:“真的假的?你爹会放你出宫?还许你下江南?!”

    赢昼高兴道:“还是你的法子好!自从我遣散了身边那群臭秀才,也不和那些烦人精文官来往后,父皇对我就好了许多,也不再见面就教训了!之前我不是送你出宫吗?回去后我给我父皇说,我也想去江南,见识见识大秦的江山到底是什么样的……

    我原以为会被狠狠教训一通,却没想到,父皇竟答应了,嘎嘎!”

    贾环见他说的高兴,听着也高兴,明白隆正帝为何这般做,他低声笑道:“你比别人聪明多了,那个位置有什么好,一辈子困在宫里,现在多好!

    等你去了江南,我请你去秦淮河上耍一耍!”

    “秦淮河?!”

    赢昼小眼睛放光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在宫里读书时,听过这个地方。

    师傅说这条河上有许多画舫,画舫就是花船!

    贾环,花船上是不是都种满了花儿?

    听着怪有趣,不过要是能养鱼就更好顽了!”

    “哈哈哈!”

    贾环被这小子逗笑喷了,不怪也难怪。

    不是赢昼傻到这份儿上,后世有净网和广电删减之说,在这个时代,同样也有这般行为。

    尤其是教诲宫里皇子的课本,绝不可能出现任何有关“黄、赌”的典故。

    因此,赢昼才这般天真……

    贾环挤眉弄眼道:“你也不小了,我就不信宫里没安排教引嬷嬷,教你人.事……”

    一般而言,宫里和勋贵府第,十二三岁的少年,都会被安排温柔老成的丫鬟,教导人.事。

    甚至早一点的,十一二岁就有。

    理论是:只有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才不会轻易被有心的下.流人给教坏了。

    还不如自己家里人教。

    听贾环这般一说,赢昼登时红了脸,小眼珠子左右瞟了瞟后,又靠近些,压低声音道:“贾环,你可别对别人说,我不喜欢那种事……”

    贾环闻言一惊,也小声道:“你,你不喜欢女人,莫非你喜欢男的?我艹……”

    说罢,小心的拉开距离。

    “放屁!”

    赢昼低声怒骂了句后,又靠近些,小声道:“你才喜欢男的,你个兔爷……

    我不是喜欢男的,就是不大喜欢那事。

    当初宫里安排了四个宫女教我人.事,第一个的时候,我觉得……还挺有趣。

    第二个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大好了。

    第三个的时候,我都快吐了。

    没做到第四个我就跑了……”

    犹豫了下,又道:“第二天,我那里都疼的不行,我看了看,皮都磨破了,太吓人了!我还不敢跟旁个说,自己寻了些药……”

    “噗!”

    “哈哈哈哈……呃……”

    贾环快笑爆了,还得拼命压住声音,不过笑到一半,刚仰起头,就看到对面一群人都面色不善的看着他俩。

    “呵呵呵,贾环,你和赢昼说什么呢?乐成这样。

    说出来让我们也听听,就你们俩在那嘀咕,不像话!”

    赢祥有趣笑道。

    董皇后也笑道:“五皇儿素来一个人在皇子所,没个人玩耍,却不想竟和贾环这般投缘。

    你们也别自己乐,说出来让皇上和本宫也高兴高兴。

    当一回宴席上的清客,也算你俩彩衣娱亲的孝心。”


九界仙尊sodu
    贾环吭哧吭哧笑道:“娘娘,赢昼他……”

    “不许说!!”

    赢昼一张脸涨红,飞起一把捂住贾环的嘴,眼神如吃人般。

    “放肆!”

    隆正帝大魔王的声音传来。

    赢昼登时萎了,放开贾环后,垂头丧气的坐下。

    贾环拍了拍他肩头,笑道:“陛下,娘娘,五皇子方才同臣说,陛下准他翻年后去江南,见识见识大秦的大好河山。

    所以才这般高兴。”

    赢昼见贾环没出卖他,瞬间复活,抬头狂点,道:“对对对,父皇,贾环还说要带儿臣去秦淮河上见识见识画舫,还说画舫上可以种花养鱼……”

    隆正帝刚刚浮起一抹笑容的脸,登时凝固,脸色黑的看向贾环。

    贾环绷起脸看着赢昼,“啪啪啪”的重重在他的肩头上拍了拍,以表扬下这个神队友……

    赢昼也不是真傻,看到隆正帝黑下来的脸色,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忙低眉垂眼坐好。

    “哈哈哈!”

    见贾环和赢昼这般动静,赢祥是真的开怀大笑。

    笑罢,对隆正帝感慨道:“皇上,当真羡慕他们年少。当年臣弟随皇上下江南公干,也是准备去……”

    “咳咳!”

    隆正帝干咳两声,没好气的打断了赢祥的话后,对齐齐张目期待的贾环和赢昼喝道:“你们两个混帐都仔细着,一个国朝侯爵,一个天家皇子,若是行为不端,失了朝廷的体面,回来后有你们的好!”

    贾环和赢昼忙一起应道:“是,绝不敢失了体面。”

    见之,哼了声后,隆正帝看向贾元春,道:“既然贾环要出京了,贵妃是不是也早些回宫?太夫人春秋已高,也照顾不得你。”

    贾元春笑道:“回陛下,臣妾原就打算,后日回宫。”

    隆正帝先点点头,又一摆手,道:“也别后日了,一会儿就同朕回宫吧。另外……”

    隆正帝回过头看向贾环,道:“甄家四女,也一并进宫吧。”

    贾环面色一变,脸色肃然起来,气度和方才截然不同。

    赢祥在一旁道:“贾环,咸福宫那边,身子骨还是不大好。皇上的意思是,就不大张旗鼓的办了。

    而且,大婚后,那边还是要继续荣养。

    甄家奉圣夫人薨逝不久,甄家四姑娘就在宫里,替她老祖宗守孝吧。

    这般做,大家都好。”

    贾环闻言,面色稍缓,见隆正帝、董皇后和赢祥的目光有些怪异,忙解释道:“奉圣夫人对臣有大恩,当初若非她老人家将远叔相赠,臣在西域坟头上的荒草怕都长三尺长了。

    奉圣夫人极贤明,没有将甄家相托,只是将甄家四姑娘托付于臣,结为金兰兄妹。

    无论如何,臣都不能看她受了委屈。

    原本是准备,大肆操办一番出阁之事。

    不过既然宫里有这样的安排,臣以为,似更妥当。”

    隆正帝“嗯”了声,算是接受了贾环的说法,又道:“你去江南后,打甄家一门进京吧。

    你虽行事混帐莽撞,但却颇重情义。

    有奉圣夫人恩德在前,甄家对你必有所求。

    到时为难的是你,甄家那起子,嘿!

    若留在江南,你难免受牵累。

    再者,甄家在江南盘踞之日太久,不管对朝廷还是对甄家,都非幸事。”

    贾环想了想后,缓缓点点头,道:“如此也好,正好,甄家二姑娘和我二哥完婚。”

    隆正帝闻言,瞥了眼垂着头的贾宝玉,没有理会,夹了筷青笋吃后,道:“有件事要你知道下,厄罗斯派出的使臣下午时进宫,呈了份厄罗斯女皇的信与朕。”

    贾环眉尖一挑,道:“凯瑟琳女皇?”

    隆正帝眉头一皱,道:“你知道?”

    贾环笑道:“就是克列谢夫那小子的姑姑嘛!”

    隆正帝哼了声后,道:“就是此人,本为厄罗斯皇后,却勾结朝臣和边疆重将,阴谋篡位!”

    此言一出,董皇后和贾元春面色都隐隐有些不安……

    贾环却嘿嘿笑出声……

    隆正帝脸色一沉,喝道:“笑什么?”

    贾环眨了眨眼,道:“陛下怕是不知,这位凯瑟琳女皇,并非厄罗斯南方大公缅希科夫的亲妹,而是他的相好的……”

    “噗!”

    一旁处,赢祥一口酒水喷出,顾不得体面,面色惊骇的看向贾环,道:“当真?”

    隆正帝也面色肃穆道:“贾环,事关一国君主,不可胡言!”

    贾环笑道:“是克列谢夫那小子亲自同臣说的,必不会作假。而且,不止咱们知道,这件事在厄罗斯本就不是新鲜事。

    凯瑟琳本是缅希科夫在征战中俘获的女囚,相中后带在身边。

    不想被厄罗斯彼得皇帝看到后,入了眼,就讨要了过来,最后还成了皇后……”

    “荒谬!!”

    隆正帝黑着脸道:“合该此辈昏君亡国!”

    贾环忙附和道:“陛下这话真真太有道理了,帝王就该有帝王的操行!这类昏君,不亡国都没天理!咱华夏史上也有这类教训,比如唐明皇李隆基。

    好端端的抢自家儿子的老婆,真真是个臭不要脸的昏君!”

    隆正帝:“……”

    ……

    ps:第二更!小五其实还是蛮有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