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赠宅……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赠宅……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听到这声音,别说贾母、贾政等人惊呆了,贾环都怔住了。

    尤其是当看到门口那一票人后,整个人都傻眼儿了……

    不止隆正帝,连董皇后都再次莅临。

    除此之外,还有正拼命朝贾环挤眉弄眼的赢昼,以及,忠怡亲王赢祥。

    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

    天家一家子没事干,出来串门子来吗?

    还有,贾家的家将亲兵都他娘的死绝了吗?

    里面人一点风声不闻,就被这般长驱直入!

    贾环心中,简直惊怒交加!

    警惕之心,高高悬起!

    外面总不会,被大兵围住了吧?

    贾环想了个笑话,想让心思轻松些……

    “呀!皇上驾到……”

    第一个醒悟过来的,是贾元春。

    她一下站起身,惊呼了声。

    贾母、贾政等人这才惊醒,忙纷纷起身,赶到门口玄关处,行大礼参拜。

    看着跪了一地的家人,贾母贾政还回头提醒,贾环神色有些木然,与隆正帝对视了眼后,又移开了眼神,垂下眼帘,一步步行至门口处,行礼参拜……

    “哼!”

    隆正帝冷哼一声,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脸,虽未笑,却温声道:“太夫人快起身吧。”

    说罢,竟要亲自去搀扶贾母平身。

    唬的身旁的董皇后和赢昼忙先一步去搀扶……

    只这一份前所未有而闻所未闻的体面,就让贾母嘴唇都颤了起来,老眼中满是激荡的看着隆正帝,说不出话来。

    国朝以来,许是唯有奉圣夫人才有过这等待遇。

    由皇子乃至帝后搀扶起身。

    隆正帝看着贾母动容的神色,心中满意,面上也浮现了一抹笑意,颔道:“朕今日在宫中无事,正巧听闻太夫人在家行大宴,又知贾家珍馐甲天下,便请皇后和十三弟一起来做回恶客。

    叨扰太夫人清静,还望太夫人勿怪。”

    这幅姿态,莫说贾家众人,连赢昼都差点瞪出眼珠子来。

    多咱见过隆正帝这般和颜悦色的跟人说过话?

    隆正帝如今在慈宁宫和太后说话都是冒着冷气……

    而贾政也大吃一惊,他为官数十年,是熟悉眼前这位人主的气派的。

    却不想,竟能这般礼遇贾母和贾家……

    一时间,贾政心里也有些感动。

    贾政如此,直面隆恩的贾母就更不用说了,感激道:“能得陛下和皇后驾临寒家,是贾家无上的荣耀。

    贾家满门,欢喜都欢喜不尽!

    等明日,必当开祠堂,祭告祖宗!”

    隆正帝闻言大悦,只是瞥了眼半垂着头面色依旧木然的贾环,细眸微眯,轻轻一哼,道:“太夫人的话,朕自是相信。

    不过,朕却以为,贾家也有人不喜朕和皇后来贾家做客!”

    “不能不能,再不能!”

    贾母忙道:“陛下,我贾家世代忠义……”

    却见隆正帝的眼神只是看着贾环方向,贾母心里一急,回头对贾环低喝了声:“环哥儿!”

    贾环神色却还是有些木然,他是真不知道隆正帝今日来此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按照今日的情形来看,隆正帝此时该有的做法,是尽快让贾家一点一点从大秦权力中心,和人们的视线中淡化消失才对。

    这才是他该做的事!

    可他现在这样一来,却让贾家顷刻间,再度被顶上风口浪尖!

    福祸难料!

    可他再这样木然,就不止贾家人大急了,连忠怡亲王赢祥看势头都有些不对,看了眼脸色渐渐冷峻的隆正帝,眼看这君臣二人又对上,忙笑道:“贾环,你也不是小气之人。怎地,连顿东道都舍不得请我们一请?”

    贾环心里一叹,不管怎么样,贾家都不能失礼,否则反而落人话柄,便摇头道:“这倒不是,臣只是……

    这是臣在都中最后一顿家宴了,本想一家人坐一起用,不避分开内外。现在看来,还是要分开……”

    董皇后见贾环没拧着来,面色一松,接力笑道:“这叫什么话?本宫都来了,还需要再分宴吗?

    贾环,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你今日领着一家人吃宴,皇上也是领着一家子来的。

    放在民间,这是不是叫串门子?

    还是阖家上门的通家之好,所以能过堂不避。

    既是通家之好,又何须再分宴!

    再怎么说,皇上和本宫才做过你的高堂父母。

    你转眼就不认了,嗯?

    再者,这满堂一大半姑娘,都是你媳妇,也就都是本宫和陛下的晚辈。

    本宫看,就不用再分了!”

    贾环闻言,听着赢昼嘎嘎怪笑,难得羞臊红了脸,小声辩解道:“娘娘,不都是臣的老婆,还有家中姊妹……”

    “看你那混帐德性!”

    隆正帝许是站够了,喝道:“朕在光明殿上都不用站那么久,你还准备啰嗦到什么时候?”

    贾环奇了,我请你来的?

    不过话没出口,就被贾母瞪住,然后贾母贾元春一迭声的恭请隆正帝、董皇后一行人上座……

    只是,贾家一众人心里,其实都有些没谱。

    传闻中,都说这个皇帝最重规矩,可今日来看,行事却太过孟浪荒唐了些。

    哪有这般上臣子家登门做恶客的……

    读过史书礼记的林黛玉等人都知道,白龙鱼服非幸事。

    而且,这还让贾家怎么吃最后一餐团圆宴?

    果不然,隆正帝一行天家人一一落座后,贾家人却还是只能先站着,得等候恩旨再入座。

    隆正帝却没开口,董皇后倒是先让身旁的贾母落座,而后笑道:“太夫人莫见笑天家无礼,实是陛下在宫里惦记着贾环,知道他心中委屈,也担心有人因今日之事,不知天高地厚的与贾环和贾家为难,所以才特意来给他撑腰。”

    贾母闻言这才恍然,满面感激的谢过恩后,又回头对贾环正色教诲道:“环哥儿,贾家自高祖起,便以忠孝为门风。

    我这妇道人家尚且知道雷霆雨露俱是君恩,你如何不知?

    还敢跟陛下使小性儿,你当自己还是孩子吗?

    更何况,有哪个臣子,能有你这般圣眷,竟令帝后二圣亲自下驾府第为你撑腰?

    你还不快快谢恩!!”

    贾环闻言,轻轻点了点头,撩起衣襟前摆,就要再跪下行礼,却听隆正帝冷声道:“看你那副不情愿的模样,当哪个稀罕你的谢?”

    “皇上,今日是贾家家宴呢……”

    董皇后在一旁柔声劝道。

    隆正帝嘴角抽了抽,转头对贾母有些不大习惯的笑了笑,道:“太夫人不必惊慌,朕与贾环……

    太夫人莫看贾环此刻老实,他是在太夫人跟前做假,装恭顺!

    然后再与太夫人告状,说朕如何不讲道理……

    太夫人怕是不知,贾环在宫里,他敢跳着脚和朕吵!

    上回差点还要跟朕动手!”

    “啊?!”

    贾母闻言惊骇道:“这还了得?”

    贾政也惊怒的看向贾环。

    贾环耷拉着眉头,看了眼隆正帝,又看了眼……

    “环哥儿,你好大胆!还不跪下!!”

    贾母面色严峻,震怒喝道,双手攥的隐隐白。

    贾环心里给老太太点了一百个赞,竟丝毫看不出作伪……

    面上却垂头丧气,双腿一屈跪了下去。

    看着动了真怒的贾母,隆正帝忽地有些尴尬,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圆场。

    他的本意,并非如此……

    然而情况却好像变得,他来贾家,就是为了告贾环刁状一般。

    可他隆正帝,还需向人告状?

    “呵呵,太夫人莫恼!”

    赢祥在一旁圆场道:“太夫人,贾家到底不同别家,更何况,皇上待贾环,素来如子侄一般……”

    这时,赢昼弱弱的插了句:“父皇待贾环,比待儿臣还好……”

    不过看到所有人目光看了过来,尤其是隆正帝那双阴沉的眼睛,赢昼登时缩了缩脖颈,垂下脸不敢多言。

    赢祥笑道:“赢昼这话不算对,也不算错,皇上对他俩,如一般,不二视。”

    “这是真真的天恩浩荡!哪个臣子有这等福分?”

    贾母感激道。

    董皇后笑道:“贾环这孩子也值当皇上这般待他!出心出力,一心为皇
文娱救世主帖吧
上着想,忠心耿耿。

    连本宫都看在眼里,皇上自然圣眼如炬,不会薄待了他。”

    贾母又是一阵感激后,隆正帝终于开口道:“都落座吧。贾环也起身……

    你再不起身,你养的好丫头就要和朕拼命了。”

    贾环闻言一怔,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就见小吉祥紧绷着脸,皱着眉头,大眼睛里满是泪花,正仇视着隆正帝……

    敢欺负三爷!

    他“噗嗤”一笑,忙起身拉她到身边,揉了揉她的脑袋哄了哄……

    这一幕,看的天家和贾家一干人都看直了眼。

    赢昼更是如同看仙人一般,嘴巴张大……

    敢在他父皇面前哄丫头,我的天!

    赢祥回过神后呵呵笑道:“这个丫头……就是名满京城的神京第一丫鬟,小吉祥吧?

    连我都有所耳闻,倒是憨直的紧,有趣!

    不过,没想到她有这样的胆量,敢这般看着皇上。

    满朝宗室王公,文武大臣,都没人敢这般。”

    隆正帝哼了声,道:“什么样的主子,教出什么样的丫头!要算账,就找她主子算好了!”

    其她人闻言面色微变,她们远没有习惯隆正帝冷言冷语的说话风格,因此看向小吉祥的眼神隐有责怪。

    小吉祥也是脸色一变,有些惊慌,趁贾环没留意,就“噗通”一下跪倒在地,磕头道:“皇帝老爷,不是三爷教的奴婢,是奴婢自己没规矩,奴婢愿……”

    话没说完,就被贾环提溜起来。

    看着额头上的淤红心疼的不行,哄道:“你真是傻丫头,他们俩大老爷们儿,又是皇帝又是王爷的说笑话,你也当真?”

    “真真是个混帐东西!”

    见贾环如此,隆正帝面容古怪,忍不住笑骂道:“再没见过你这般没出息的!”

    赢祥也笑的有趣,道:“怪道都说这丫头是神京第一丫鬟,确实有福气。

    贾环,让你家人都落座吧,老站着像什么?”

    贾环终于反应过来,不管来者何意,都没必要太过惊心,失了冷静。

    更何况,目前看来,应该不是坏事。

    否则没必要带上皇后……

    念及此,他放下心,从袖兜里掏出帕子给小吉祥擦了把脸,拍了拍她脑袋让她听话,然后才对一家人道:“都坐,既然陛下娘娘和王爷都说了,是来串门子的,那咱也别抗旨,就真当他们是来了串门子的……

    该吃吃该喝喝,不能让串门子的吃完了……”

    “噗嗤!”

    贾家人面色怪异,忍的辛苦,董皇后却不用忍,对隆正帝失笑道:“皇上和臣妾,还真成了串门子蹭饭的呢!”

    隆正帝一直打量着贾环,闻此言哼哼了两声,道:“如此,咱们就更不能便宜了这混帐。

    这一桌子珍馐,倒比朕用的还好!

    皇后不必客气,朕说了,今日带皇后出来用膳的。”

    众人为这个不要脸的笑话赔笑了几声,贾环抽了抽嘴角。

    苏培盛和宫里随行的昭容已经取代了贾家嬷嬷丫鬟们的活计,还有个小黄门躬身拿着银针,想往已经摆到桌上的菜肴里插。

    没敢动,因为被贾环瞪着了……

    “贾环……”

    赢祥见之好笑,唤了声,正想劝他遵循规矩。

    隆正帝就道:“十三弟不必理会,今日就在贾家,有事也是他兜着。让他能!”

    不得不说,隆正帝没有说笑话的天赋……

    等菜肴都上齐了后,隆正帝提起筷子,用了口,皇后接力,贾元春接力,赢祥接力,赢昼接力,之后,贾家众人才小心翼翼的开始动筷子。

    其实贾家人真没谁想吃,面对传闻中才听过的人间至尊,谁还吃的下……

    当然,凡事总有例外。

    贾环坐在赢昼座下,因为方才之故,身边还带着小吉祥。

    其她人都小心翼翼,象征性的动筷子,唯这对主仆俩,真吃的“呼呼的”……

    隆正帝嚼了两口后,都停下侧目看这两人的动静。

    主仆俩觥筹交错,两个鸡腿子一人一个,吃的满嘴油光……

    香!

    和面色古怪的赢祥对视了眼后,隆正帝实在忍不住,大笑起来。

    赢祥和董皇后也纷纷笑出声,赢昼则颤着圆滚滚的“娇躯”,对着贾环挤眉弄眼。

    他真后悔没有早些现贾环竟这般有趣,不然也不会虚度那么些无聊的日子……

    这边贾环听到动静后,抬起头,看向隆正帝,眼神莫名其妙……

    娘希匹的,到底吃不吃?

    身边小吉祥悄悄放下了筷子,她并不知道生了什么,只是跟着贾环做……

    隆正帝见贾环抬头看来,目光终于柔和了些,淡淡道:“吃你的,不相干。”

    贾环闻言,在众目睽睽之下,真又往嘴里添了块荔枝肉,嚼了两口直接咽下后,道:“陛下,您不吃?”

    隆正帝一摆手,没理他这个问题,细眸从贾家诸人身上划过,看的一干内眷慌忙低头后,他方道:“去了江南后,准备往哪里落脚?”

    贾环闻言一怔,看了看隆正帝,又看了看面带微笑的赢祥,道:“应该是,贾家老宅吧……”

    隆正帝道:“据朕所知,贾家老宅已经多年没住人了吧?没有人气,宅子越大越易荒芜。

    仓促间,怕是不能住人,容易伤人。”

    贾环眼神古怪的看着隆正帝,这般仓促,是谁逼的,这会儿又来做好人……

    隆正帝看懂他眼神后眉头一皱,喝道:“你若老实本分,不恣意妄为,朕能这般急着让你出京吗?还有脸怪朕!”

    得!满桌人都撂下了筷子……

    一旁董皇后忙轻声劝慰贾母,贾元春也说不妨事,这才安抚住了……

    贾环摇摇头,道:“臣没怪陛下,出京有什么不好,早出晚出都是出。”

    见他这个模样,再想起刚进来时听到的话,隆正帝朕有些冒起真火。

    不过到底顾及贾家一家子内眷,不想惊到她们,否则贾环那个狗脾气更不消停。

    隆正帝压下火气,哼了声,转回正题道:“朕给你寻个住处,如何?”

    贾环一撇嘴,正想说不用了,就听赢祥道:“贾环,这是皇上的心意。”

    贾环听到心意二字一怔后,看向隆正帝,摸不着头脑,道:“陛下,您准备赐臣一套官宅?”

    隆正帝微微扬了扬下巴,略显刻薄的嘴角弯起,觑视贾环道:“金陵甄园如今空了出来,两江总督上折子请奏,想在那里修一座行宫,朕想了想,怕也没什么功夫下江南,所以就没准。

    你去了后,就先住进甄园吧。”

    贾环眼睛一下圆睁,不可思议的看着隆正帝,道:“陛下,您……您要把甄园赐给臣?!”

    呼吸都隐隐急促了。

    那可是以紫金山为后山叠嶂,以玄武湖为内花池的甄园啊!!

    贾家的大观园和其相比,都是渣渣……

    堪称真正的天下第一园!

    是太上皇当初为恩谢奉圣夫人抚圣之德而命名家敕造的,根本不是有银子就能建起来的。

    真要把甄园赐给贾家,贾环能笑成一朵花儿!

    却不想,隆正帝却冷哼一声,道:“想的美!”

    见贾环一张脸登时垮了,隆正帝抽了抽嘴角,道:“你在江南的这几年,就带着家眷住在那里。

    等忙完你那摊子事后,就赶紧给朕滚回来!

    再把园子还给朕……

    你现在还年轻,先在外面走走,多见识见识也好,顺便将你筹备的事办好。

    但你记住,商贾毕竟小道贱业,不可沉迷。

    等过几年,你也长大不小了,正好入朝。

    朕留着兵部尚书的位置给你,你以国侯任之,并不为过……

    朕和忠怡亲王尚且每日处理朝务公事到半夜,你倒想的美,带上家人老婆,去江南富贵乡繁华地里逍遥自在。

    没一点孝心的种子!”

    虽然一番好心被隆正帝用特色的语气说成了这般,贾环还是领情,点点头,看着隆正帝道:“谢陛下。”

    许是觉得贾环谢恩谢的有些轻描淡写,隆正帝心里不痛快,张口就想教训。

    贾环忙道:“陛下,还需给臣些面子。陛下要教训,过几年臣回来后再去宫里领受陛下的教训。

    现在臣老婆还在呢……”

    隆正帝:“……”

    ……

    ps: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