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禁忌の恋……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禁忌の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咦?”

    明月悬空,刚从含芳阁出来,神情有些恍惚的贾环,踩着月光往前行,就听到前面传来一道惊奇声。

    抬头看去,却见是王熙凤带着平儿正准备入大观楼。

    不知怎地,王熙凤往北向阴暗处多看了眼,便看到了他……

    “三弟,你怎么在这儿?正四下里寻你呢!”

    王熙凤急步赶过来,埋怨笑道。

    不过没等贾环回应,她又转头对正跟过来的平儿道:“你去里面看着她们摆放,仔细别打掉摔坏了,谁办坏了事,全部描赔!”

    平儿应下后,对贾环笑着点点头后,转身离去。

    只是最后一抹目光,似有些深意和叹息……

    不过贾环此刻神色并不大好,没现什么……

    “三弟,这是怎么……”

    王熙凤走到近前,关心问道,话未说尽忽然顿住,面色古怪起来。

    因为手里没拎灯火,所以靠的比较近,她看了看贾环,又拧起眉头,看向含芳阁方向……

    “怎么了?”

    贾环微微皱眉问道。

    王熙凤冷笑了声,道:“没什么,就是猫儿偷吃后,也不晓得将嘴巴擦干净!”

    贾环闻言一怔,下意识的去擦嘴,抹了把后放在眼前,就着月色,看到了一抹淡淡的胭脂红……

    他眨了眨眼,看向王熙凤,眉尖一挑。

    眼神分明:你管的着吗?

    王熙凤埋怨道:“三弟也真是,有了那么些天仙似得美人儿,还不知足,那位也是好招惹的?她可是要送进宫里的……”

    贾环面色一沉,低喝了声:“二嫂!”

    王熙凤闻言顿住声,见贾环不悦,忙道:“三弟,我断不会说出去的,只是关心你,怕你出了岔子……”

    贾环面色和缓,叹息一声,道:“我就要出京了,她也要入宫,还会出什么事?”垂下眼帘。

    他又怎会是糊涂人?

    甄玉嬛能想到的,他难道想不到?

    只是……唉,纵然帝王,也不能万事随心,更何况是他?

    关键是,甄玉嬛不同一般女子,主意极正,他根本说服不了她。

    只能尽力在宫中多留几手准备,务求保护好她……

    王熙凤不知他所想,闻言却一喜,用力拍了拍胸口,道:“这就好,这就好!只要三弟不会出事就好……”

    贾环眼睛微垂,入目处,正好是那处颤巍巍的胸膛。

    许是在哺乳期,所以似比往常还要硕大几分。

    他微微抽了抽嘴角……

    夜色.撩.人,地处偏幽。

    再加上禁忌的身份,淡淡,和王熙凤明显的暧约昧炮之势……

    好吧,贾环承认这些都是借口,他是个渣男……

    当人对一些事无力改变时,颓唐之下,心思难免堕落,放纵……

    邪欲从生……

    而被贾环“无意中”盯着那里看,王熙凤的心跳也忽地变快了,呼吸微微急促。

    下意识的先看了看左右……

    贾母等人还在荣庆堂,没动身。

    她和平儿是来打前站的,都备好了,再打婆子去接人。

    大观楼外面警戒森严,内部却连个守夜的婆子都没有,都在里面外间小心伺候着。

    这地又恰巧是块幽暗地,正所谓天时地利人和.合……

    一连串的想法,如流水般流过心头后,王熙凤见贾环的目光还停留在那里,心跳直觉得快跳出嗓子。

    再念及此次一别,就是二三年的光景难见冤家。

    平日里十个夜里八个都会梦到他,真真牵肠挂肚,恨不得揉进心里,吃进肚子中,时时带在身上。

    也每每回忆那日傍晚,他抚在胸前流连忘返的双手,而她也总会如少女般娇羞。

    那种滋味,酸甜宜人……

    王熙凤是爽利敢为的性子,心里想要之极,天时地利又都合适,便一咬牙,上前半步倚进贾环怀中,抓起贾环的手按上了胸口……

    贾环一惊,低头看向王熙凤,却被她仰起脸,用殷红的嘴唇给堵住了口中的话……

    一朵云彩悄悄飘来,暂时挡住了明月。

    深秋中,连蝉鸣声都没,静寂无声。

    也让口舌交锋的“啧啧”声,显得那样明显……

    一对柳叶吊梢眉,一双精明丹凤眼。

    头戴璎珞金凤钗,身着金丝描凤裳。

    光彩照人恍若神仙妃子的王熙凤,此刻却在此幽暗之地,鼓起前所未有的勇气,与小叔子尽享一出禁.忌の恋……

    ……

    距离大观楼东面不远处,过了沁芳闸桥的桃树林边,有一座小木楼。

    过了小木楼往北,便是凹晶馆和凸璧山庄。

    却没人知道,这座幽林中的小木楼,是王熙凤在园子里安置的一处落脚地。

    林黛玉有精舍潇湘馆,史湘云有半山别墅云来阁,薛宝钗有山间名宅蘅芜苑。

    王熙凤自知不能与她们比,却还是在园子里,悄悄置办了座小楼。

    若没有贾环的横空出世,前世里,王熙凤也置办了个小楼,不过不是在这处,
道门振兴系统笔趣阁
而是在入园子翠障口处的那两座小楼中的一座。

    虽然置办了小楼,可寻日里她却没时间来这里住一宿。

    不方便,也怕人笑话。

    小楼置办好后,竟没来住过一宿。

    今夜,还是第一次入夜了进这座小楼。

    还带了个男人……

    诸位污妖王们别误会,王熙凤带贾环来此,却不是为了继续媾.和,而是为了换衣裳,顺便洗漱番。

    都湿透了……

    “二嫂啊,今儿,你可是毁了我的贞.操,你得对我负责……”

    躺在一张竹榻上,贾环看着秀床里,只拉下一层帷帐换衣裳的王熙凤,若隐若现的风情,慵懒说道。

    这样无耻的话,差点没让王熙凤从床下摔下来。

    方才也不知是哪个无耻的,一只手拼命的往里钻……

    “呸!”

    王熙凤啐了口,满面桃花的脸伸出帷帐,露出一截修长光洁的脖颈,却嗔道:“我就是要对你负责!”

    心里说不出的甜蜜。

    言语霸道,神情却似纯情少女般痴缠。

    贾环笑了笑,调笑道:“要是二哥知道了,非揭了你的这身好皮不可!”

    王熙凤嗤笑了声,又钻回帷帐里,舞动手臂腰肢,更换衣裳,口中却不闲,道:“他要是有这个胆子,我还真高看他一头。哪怕他在乎这个,我也不会……

    如今,他一天里除了看一回大姐儿,陪大姐儿顽闹一会儿外,再不在家多待一盏茶的功夫,转眼就去后街那个骚狐狸处了。

    若不是三弟上回告诫他,是大姐的爹,让他多陪陪,他连这点子功夫都不愿意回来。

    而且,要不是有三弟护着我,那起子奸夫不定怎么商议治我呢!

    真闹大了,连老太太都不会护着我。

    她毕竟是贾家的老祖宗,我姓王……”

    贾环挠了挠下巴,想了想,语气迟疑道:“不能吧?”

    “不能?太能!”

    王熙凤哼了声,道:“三弟,也就是你命好,遇到的女人都是省心的。再加上你这般能为,能镇得住。

    不然,后宅的乐子能多的你掉泪!

    咯咯……”

    说着,有些幸灾乐祸的笑了出来,似乎真见到贾环被后宅乱事气的落泪般。

    不过,听到贾环在外面冷哼了声,她忙又说好话,道:“当然,三弟这般人物,凤凰似得,谁舍得让你受气?我都不舍得!

    再者,三弟对她们那样好,她们也都明白。

    不像我……唉!

    分明是他在外面风.流快活,我在家里替他孝顺亲长,伺候一园子大姑子小叔子,到头来,落下不贤骂名的却是我,我倒成了妒妇悍妇,唬的自家爷们儿连家都不敢回……”

    贾环在竹榻上侧了侧身,目光透过薄如云烟的帷帐,看着床上的王熙凤,笑道:“各人有各人的缘法,你这也算不得什么苦难。

    如今有了大姐儿,母女俩好生过日子就好。”

    王熙凤忽地又从帷帐中露出头,这次露出的范围更大了些,以至于贾环能看到欣长的脖颈下,那件大红鲜艳的肚.兜,以及似要挣破肚.兜,得自由自在的豪胸……

    王熙凤眸光如水的看着贾环,正色道:“三弟,可是你说的,二三年后,就要接我们去南边儿!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

    贾环道:“那是自然……”想了想,又道:“二嫂如果现在想去,这次也可以跟去瞧瞧,住几个月顽耍顽耍再回来也可以。”

    王熙凤闻言面色一动,满面向往,最终却摇了摇头,道:“就要过年了,还有宝玉的亲事,含芳阁那位也要准备,大嫂一个人哪里忙的过来,总不能让老太太亲自操劳吧?

    罢了,过了年再说……”

    语气惋惜。

    不过看向贾环的目光,愈柔情似水。

    每一个霸道女强人内心,都渴望有一个更霸道的总裁,来征服她,做她的天。

    女强人之所以那般霸道,是因为还没遇到比她更霸道,能征服她的人。

    而贾环,显然要比王熙凤更霸道,也足够能征服她的身和心。

    “你能不能快点?换个衣裳磨叽半个时辰,我这边还等着洗脸呢,让你亲了一脸,黏黏糊糊的……”

    贾环见王熙凤只是水意汪汪的看着他,心里也痒的慌,怕定力不够,动真格将她给祸祸了,就不耐道。

    倒不是他当表子还要立牌坊,非要留一层遮羞布。

    只是时间真不对,老太太那边怕是已经在路上了。

    她那样精道内宅之事,贾环真办了王熙凤,一准逃不过老太太的眼神,那就不好了。

    王熙凤闻言,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也不生气,拉开帷帐下来,踩上绣鞋后,走到一旁的梳洗架上,取了铜盆,在一旁木桶里舀出一瓢清水。

    将贴身绣帕润湿后,身姿摇曳目光柔和的走到竹榻边,小意的服侍起来。

    “凤儿且安心,我虽给不了你名分,却能庇佑宠爱你一生幸福安康,照顾好大姐儿快乐长大,绝不会被人欺负了去……”

    ……

    ps:半本红楼梦,最鲜明的女子,其实就是王熙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