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后手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后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贾环历练了这么多年,自然能看出薛姨妈的异样。

    不过,他却没多说什么。

    真要带薛姨妈一同南下,先不说名不正言不顺,只一个长辈的名分,就极让人头疼。

    贾环自己倒没什么,他也相信,以薛姨妈的聪慧,绝不会给他添恼。

    但有这样一个长辈在,连林黛玉、史湘云日后都要见天的去请安。

    小吉祥她们也一样。

    不管薛姨妈多么慈爱,这一点都不大好。

    所以,还是留在都中吧。

    见薛姨妈勉强应下后,贾环点了点头,又对王熙凤道:“二嫂,家里再劳你多辛苦二年。过了二三年后,就一起去金陵。

    到时候,我让人抬着你和大姐儿,逛遍金陵四十八景!”

    王熙凤本来听的有些懊恼,倒不是不愿在家伺候贾母。

    只是这般热闹的事,她参与不上,着实不痛快。

    可听到后面一句,脸色顿时好了起来,咯咯笑道:“三弟,你说话当真?

    二三年后,真让人抬着我和大姐儿,逛遍金陵城?”

    其她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贾环哈哈笑道:“我贾家三爷说的话,出了名的落地算数!到时候你好生顽乐就是!”

    王熙凤拍着胸脯笑道:“那三弟也尽管放心,我定会把老祖宗和你那几个眼珠子一样护着的姊妹照顾好!”

    贾环闻言,呵呵一笑,看向下方,却见贾迎春温柔可亲的脸上,既有即将离别的愁绪,也有期盼他过的好的祝福……

    贾探春肃着一张脸,不知在想什么,眼睛明亮有神。

    贾惜春一双大眼睛里,却满是汪汪泪水,见贾环看来,小嘴一瘪,就哭了出来。

    满脸的委屈和不舍……

    贾环挠了挠头,转头看向似笑非笑看着他的贾母和王熙凤,嘿嘿一笑,道:“老祖宗,孙儿知道三姐姐没办法。

    荆王府那个不要脸的世子有事没事就来请安,听说和三姐还算谈的来……

    咳咳,虽然这二三年里先不急着嫁,但三姐着实也不好出京,不然荆王府那边面子上太不好看。

    而且老祖宗还有爹娘这边,总要有个能照顾的……

    所以三姐姐得留下。

    不过,二姐姐和四妹妹……

    嘿嘿!

    孙儿想带她们一起去南边逛逛,见识见识,过个二三年,孙儿一准给您好生送回来!”

    这下,连贾迎春都变得有些激动了,贾惜春更是差点尖叫出来!

    “呸!”

    上头贾母却又气又恼的啐道:“过二三年你都要回来接我们去南边儿了,还送她们到哪里去?

    玉儿和云儿她们跟你去也就罢了,还不知足!

    二丫头和四丫头,都要留在家里学规矩,也是好出门的?”

    贾环忙给黯淡了脸色的贾迎春和又瘪起嘴的贾惜春使了眼色,然后回头对贾母嬉笑道:“老祖宗老祖宗……

    这规矩嘛,其实已经学的够多了!

    不是孙儿无礼,可那些三从四德的狗屁规矩,学它做什么?

    甭说二姐姐和四妹妹,就是三姐姐那边,别看是什么世袭罔替的亲王府,日后赢谷那小子敢说什么三从四德,欺负三姐姐,孙儿不把他捶个稀巴烂才怪!”

    “就你能!!”

    贾环的话,差点没把贾母气出个好歹来。

    贾政坐在下面也是吹胡子瞪眼睛,家里姊妹们倒是个个抿嘴偷乐,善意的嘲笑垂下头的贾探春。

    王熙凤这次却在背后捅刀,咯咯笑道:“环兄弟,若咱娘们儿不讲三从四德,你哪里能讨这么多老婆?”

    “嘎!”

    贾环脸上的笑容登时凝住,黑下脸来,怒视王熙凤。

    小娘皮!!

    王熙凤本来得意的与贾母等人哈哈大笑,却见贾环这般强势瞪来,心里一慌,又一麻,一口气没喘匀乎,使劲的呛了起来……

    一时间丰润的身姿摇曳,却咳的眼泪都流了下来……

    见贾环在一旁坏笑,便同贾母委屈道:“老祖宗快瞧瞧他啊,尽会欺负我!”

    贾母自然要帮王熙凤,骂贾环越坏了,连二嫂都欺负……

    只是没注意到,王熙凤求救时的那一抹娇弱风情,却与往日里的霸道姿态大不相同。

    其她人看了倒也罢,唯独贾琏看到这一幕一怔。

    这还是那个强势之极的凤姐儿吗?

    心里微微酸涩,却也没恼,转眼抛之脑后。

    坐在贾政身旁,眼观鼻鼻观口,没所谓的撇了撇嘴角……

    他只关心之前贾环说的,家里会和贾环在时没区别。

    还说,京里那些王府勋贵甚至内务府都指望着他赚银子,所以只会越来越讨好自己,定不会欺负他……

    若是这样的话,贾琏心忖,日后二三年,自己的日子怕比现在会更好过吧?

    贾琏向往的扬了扬眉头,还不错……

    ……

    一场插科打诨,总算勉强让贾母松口,准贾环带着贾迎春和贾惜春一起南下了。

    这下子,贾迎春脸上的笑容都遮掩不住,贾惜春更是把脸藏进了史湘云怀里,乐个不停。

    贾母见之气道:“你们都各回各处,赶紧收拾行李去吧!这一走二三年,准备的东西少不了,别在我这闹了……”

    话虽如此,可如何能走,老太太正在气头上呢。

    若让她感觉大家伙都高兴离开,岂不是不孝。

    于是林黛玉一伙儿忙道:“不急,要多陪陪老太太才是……”

    贾母气笑道:“都赶紧去吧!忙完了今晚一起吃顿好的,明晚上就得早点歇着,后日一早要启程,不是顽笑的。”

    她到底当了一辈子的当家主母,虽然亦不喜离别,可事到临头,外面的事她办不好,可内宅里的,她总能处置的妥当。

    只是,听老太太这般一说,林黛玉等人却又生出了离别的情绪,真不忍离去了……

    贾环呵呵笑道:“都先去吧,主要就带些平日里喜爱的玩意儿和在船上换洗的衣裳。

    其她的都不用戴,江南物产富饶,最是华丽。

    去了江南后,我带你们上街上自己买!”

    嗯?

    逛街?

    方升起的悲情,瞬间又烟消云散……

    几个姑娘眼睛都滴溜溜的转,给贾母等人行了礼后,乖巧的出去了。

    “你还真有法子!”

    贾母没好气的取笑道。

    贾环嘿嘿一笑,觑着眼睛看了眼一旁的王熙凤,得意道:“要不孙儿能娶那么些好老婆?”

    “呸!”

    贾母啐了口,贾环却又对一旁的薛姨妈道:“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帖吧
对了姨妈,您还是先去帮宝姐姐和琴儿拾掇一下,主要是准备些给薛家江南老亲的特产礼物,准备好了,直接命人送到金光门外码头上,有下人在那里准备接应,送上船去。

    这次去江南,总要让宝姐姐和琴儿衣锦还乡才是。

    您帮她们俩合计合计,都要给哪些人家送礼,到时候,我和宝姐姐、琴儿一道去。”

    此言一出,薛姨妈脸上满是光彩,连连笑道:“哎哟!真真是环哥儿想的周到,我竟没想到……

    好好好,我这就去和宝丫头合计合计,江南那边却是有不少故旧亲朋。

    不过能让你们一起登门的也不多,也没有几家……”

    贾环笑着点点头,起身送出了薛姨妈。

    回过头后,贾母赞道:“人情练达,你越会来事了,极好。

    姨太太是个好人,心肠也好,不过的确不好跟着你们一起下江南。

    名不正,言不顺。”

    贾环呵呵一笑,又对下方的贾政道:“爹,您先回娘那里去吧,等晚上我带着您儿媳妇们,一起去看您二位。”

    贾政知道贾环要同贾母说话,嫌他碍事,不忿的哼了声后,跟贾母道了别,顺手拎着垂头丧气的贾宝玉,就下去了。

    若贾政不在,听说贾环要带走那么些姐姐妹妹,贾宝玉非犯癔症不可。

    可贾政在,贾宝玉就只能垂头丧气了……

    贾琏则不用赶,自己就识趣了走了。

    见这阵势,李纨也带着贾兰下去了。

    最后,贾环看向王熙凤……

    王熙凤面色一滞,没好气的哼了声,就要转身离去。

    却听贾环道:“二嫂且留下吧,其她人都出去,我和老太太说些话。

    鸳鸯姐姐,你帮我在门口,给嬷嬷们传话,晚上准备大宴。”

    鸳鸯应了声,就招呼一屋子的嬷嬷和丫鬟们出去。

    等偌大个荣庆堂,只剩下贾母、贾环和王熙凤后,贾环对王熙凤正色道:“二嫂,今日听到的话,一个字都不许往外传,连链二哥那里都不许说,记住了吗?”

    王熙凤最喜欢这种大场面了,一时间俏脸都有些潮.红,丹凤眼睁的老大,看着贾环连连点头,道:“三弟,我起个誓……”

    贾环抽了抽嘴角,一摆手,道:“不用,我信得过二嫂……”

    说罢,不理自嗨的王熙凤,对贾母道:“老祖宗,出京之事,是孙儿一手所谋。具体缘故太复杂,孙儿就不多言了。

    但孙儿保证,不会有风险,也不是在谋造反。”

    “谋造反”三个字,让贾母的脸色都变了变,王熙凤更是连身子都颤栗起来,呼吸急促的看着贾环……

    “那你……为何非要这么急着出京?图个什么?”

    贾母迷惑的问道。

    贾环抿了抿嘴角,眼神肃然道:“图的是,为贾家塑一个金刚不坏之身。

    图的是,日后再无人能这般打压贾家。

    图的是,贾家万世之太平富贵!”

    见贾母怔怔的怔住了,贾环笑了笑,道:“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这二三年的功夫,孙儿也只能起个头儿。

    还需要用一辈子去经营。

    不过,万事开头难,只要解决好开头这二三年,剩下的,就是大势所向!

    外面的事,孙儿自己能应付。

    可都中,孙儿还想请老祖宗坐镇,帮把手……”

    贾母回过神来,为难道:“我……我一个废物老婆子,能帮你什么?”

    贾环笑着握起贾母苍老的手,眼神微润,道:“只要老祖宗这个荣国太夫人,好生在家里受用着,就有先荣国的余威在!

    虽说这几年,孙儿蹿上跳下,好似厉害的不得了,多有能为一般。

    可根底里,那些勋贵看的,还是祖父的余荫,而不是我区区贾环的颜面。

    有您老在,贾家头上便站着先荣国的影子,贾家的根基便不乱,孙儿才能在外放手施为。

    您老若有个闪失,整个贾家根基都要动荡不稳……”

    贾母闻言,忽然笑了,笑的慈祥怜爱,看着贾环道:“好,我一定好好活着,为了贾家,为了我的孙儿,也要好生再活几年。”

    贾环点点头,半垂着头想了稍许后,又道:“孙儿会留下一百亲兵在东府,若有什么不顺心的事,老祖宗只管调兵镇压管教。

    不过念及老祖宗年纪大了,所以,孙儿今日才留下二嫂在这儿。

    有什么事,您让二嫂出面。”

    贾母听到调兵两个字,头皮都有些麻,看着贾环骇然道:“什么不顺心事,需要调兵?”

    贾环忙道:“自然不会有大事,不过,总要以备万一,有不开眼的人闹事……”

    贾母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了,就感觉贾环忽地紧了紧握着她的手。贾环眼睛无比严肃的看着她,郑重道:“老祖宗,后面佛庵里关着的那位,无论如何,都不能在孙儿回京前放出来。

    不管是谁求到您跟前,哪怕是贵妃大姐,都不许放人。

    只说由我这个族长做主。

    孙儿在她身边安排了人手,现她和外面一些势力不清不楚,查了几次,却总查不到上家……

    孙儿这次出京时间漫长,她背后之人,八成会有动作。

    孙儿这一百兵丁,就是为她准备的!”

    贾母闻言,老脸煞白,一旁王熙凤更是紧紧捂住了口,惊骇欲绝。

    “竟……竟到了这个地步?”

    贾母声音虚颤的说道。

    贾环忙道:“老祖宗安心,不碍事的。如今他们都奈何不得我贾家,奈何不得我贾环,二三年后,更没人能奈何得我们。

    孙儿这般安排,只是防备他们趁孙儿不在,对家里使坏。

    但他们一定成不了大器!

    等孙儿捉住了他们的尾巴,一定让他们知道,冒犯贾家的威严,要付出什么代价!”

    贾母长叹息一声,道:“如此,也好吧……只是,你宝二哥下个月成亲,到时候……”语气为难。

    拜堂成亲,总不能没有高堂父母吧?

    这个问题就太为难了,贾环也搞不定。

    王熙凤在一旁出主意:“要不……让姨妈代替?”

    “放屁!”

    贾母气的直接骂起脏话来,瞪眼道:“有让小姨子……像话吗?”

    王熙凤讪笑了两声,求饶道:“好祖宗,我这不是还年轻,不知深浅吗?这才出了个馊主意……”

    贾母哼了声,白了她一眼后,见贾环还在抓脑袋苦思冥想,又叹息一声,道:“罢了,你也别作难,还是由我这老太婆出面吧。养他那么大,作他一回高堂,受他拜一拜,也是该有的……”

    ……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