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一切都会好的……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一切都会好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当一条条早就在筹划好的命令,在宁安堂中颁布下去后。

    宁国府恍若一台巨大的机器,轰然作响,动起来。

    声势惊人……

    这也让无数关注着贾家的人意识到,那个数年间搅动神京风云变幻的贾家霸王,是真的要出京了……

    神京都中,再次波涛汹涌!

    与贾环仇视者弹冠相庆,而与他交好者,则愤怒咆哮。

    一时间,京畿隐隐动荡不宁……

    好在,原本想再次汇聚皇城鸣不平的勋贵将门,被各家的大佬派人安抚住了。

    一场偌大的风波,未起即平。

    让无数人松了口气,也让许多阴暗中的人遗憾不已……

    剩下的,不管是庆幸还是失望的人,都默默关注着。

    看着宁国人马马不停蹄的运转迁移,离开这座象征着大秦权力的中心之城……

    大多数人心里断定,最多三五年,贾环这些年苦心经营的权力网络,就会逐渐淡化,最终归于平寂。

    即使他再归来,到那时,京中的局势也早已物是人非,格局已定。

    就算是牛家、秦家、温家等家族,或许关系依旧亲切,但再想如现在这般,利益凝聚,亲如一家,继而凝结整体勋贵力量翻云覆雨,却是不可能了。

    当失去了与这些大秦最顶级豪门的利益凝聚体,一不知政,二不掌军的贾家,就只能沦落为普通的一线豪门。

    依旧顶级富贵,但不再然。

    至于经济之道和劳什子的银行,对众人而言,就是个笑话!

    再富能富得过当年的沈万三?

    没了权利,不过是待宰的牛羊罢了。

    这或许就是宫里那位,希望看到的局面吧……

    ……

    神京西城,荣国府。

    只要贾环在家,那么外界的风雨,就绝不会吹进贾家。

    虽然外界隐有惊涛骇浪之势,无数谋算此起彼伏,渐现狰狞。

    可荣国府内,却一如往常的风平浪静,祥和安宁。

    贾环迈入荣国府后,就被贾琏迎上。

    他笑了笑,没有开口,贾琏虽急不可耐,可看着贾环的脸色,也不敢多问……

    又往前走了段后,就看到了贾宝玉和贾兰叔侄俩也迎了出来。

    贾兰迎出来好说,可贾宝玉相迎……

    还真真是开天辟地第一遭。

    贾环上下打量了他两眼,直看的贾宝玉有些不自在,方笑道:“宝二哥,你怎么出来了?”

    贾宝玉吭哧了两声,面红耳赤,不知该怎么措辞。

    一旁贾兰却道:“三叔,是老太太让宝二叔和侄儿出来迎的,老太太说,三叔是咱贾家的大功臣!我们都该出来迎迎!”

    贾环闻言一怔,眼圈微微有些热。

    贾家的大功臣……

    他抚了抚贾兰的脑袋,笑道:“老太太才是咱贾家的大功臣,日后要好生孝敬老太太,记得了吗?”

    贾兰虽不大知道贾母曾经做过什么了不得的事,但孝道大于天,孝敬太祖母是理所应当的,所以他重重点了点头,道:“三叔,侄儿记下了,一定会好生孝顺老太太。”

    看着这一幕,贾琏也不知怎地,心里忽然感到凄慌的很,眼中就落下泪来……

    贾环余光看到后,侧过脸看向贾琏,嫌弃的“诶”了声。

    贾琏忙拭去眼泪,强笑道:“让三弟见笑了,我就是……就是觉得心里不落忍!”

    许是说出感觉,顺着口收不住了,贾琏顾不得周遭不少仆役下人在,高声道:“这算什么理儿,这算什么理儿?

    论功劳,三弟立的还少了?

    论忠心,当初江南洪涝,户部银库里干净的能跑耗子了,是三弟倾家荡产,才筹措了一千万两银子相助!

    说是解危救难也不为过吧?

    满朝谁比三弟还忠,这为的又都是哪个?

    西域打生打死不算,祭天之日还不顾背一身骂名替他出头……

    功劳没赏一分,天牢倒是逛了回!

    如今更好,将将才又帮了他们大忙,转眼间就不认人了。

    赶出京城……

    就没这么不厚道的!!

    刻薄寡……”

    “行了!”

    贾环皱眉喝了声。

    贾琏面上的激愤一滞,忙道:“三弟,我就是心里不舒坦。看你被人欺负成这样了……”

    贾环从袖兜里掏出一帕子,丢给贾琏,道:“赶紧把眼泪擦了去,兰哥儿还在,你也不怕被笑话了去。

    一会儿进里面,你别乱说话,听我说就是。

    没大事,听到了没有?”

    贾琏悻悻的抹了眼泪,这才瞥见周遭不少仆婢驻足观看,登时涨红了脸,贾二爷也是要体面的好吧?

    难得见脾气的骂道:“都看什么看?都看什么看?

    一天到晚就知道偷奸耍滑,早晚有你们的好!

    如今三弟站在这你们都敢偷懒,等三弟……

    你们都他娘的给我滚远点!”

    贾环看着忽然有些神经质暴怒的贾琏,心里其实也挺复杂。

    这个堂兄,说起来,即使是前世,应该也算是荣宁府里,少有的不坏之人。

    一身的纨绔气息,乐意安享受用,但他心地柔软。

    比如在对上尤二姐的时候……

    他知道尤二姐是贾珍过过手的,甚至是玩儿腻了的。

    但他不在乎。

    尤二姐真心嫁给他,他也就真心待她。

    至于头上绿一点,也不怕不怕啦……

    尤二姐被王熙凤使计害死后,他一个浪荡公子,却哭的不行,还特意给人穿孝守灵。

    并誓早晚要报此仇……

    这一点,甚至比贾宝玉做的要好的多。

    因为他最后的确为尤二姐报了仇……

    贾赦想要石呆子的扇子,贾琏并不仗势欺人,出了大笔的银子,还没办下来。

    后来是贾赦和贾雨村合谋,将石呆子害的家破人亡,贾琏颇不认同,多嘴了一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小说5200
句,因此被打个半死……

    贾环其实知道,贾琏心里怀疑过他和王熙凤的关系。

    他也曾提防过,贾琏会不会因此生恨,使坏心眼……

    但经过暗中观察后,贾环现,贾琏是真的,不在乎绿一点……

    或者说,他真的不在乎王熙凤给他绿一点……

    尽管贾环并未曾给他戴一顶绿帽子。

    贾琏很受用这几年因为贾环的强势,带给他在外面的荣光。

    只因他是贾家二爷,贾环的二哥,所以即使在外面遇到牛奔、秦风这样的最顶级的衙内公子,看在贾环的面上,他们都会抱拳唤他一声二哥。

    甚至是遇见宗室王公世子,也没人想着拿身世压他一压,给他难看。

    因为他们都怕他身后那个护家人护到让人指的贾三爷。

    这种待遇,足以让贾琏在外面的日子过的好比神仙,真真给个王侯都不换……

    这也是他前半生过的最痛快最体面的几年。

    也因此,贾琏既畏惧贾环,也感激贾环。

    他是个明白人,知道贾家能有如今的光景,全靠贾环这些年的东拼西杀。

    他有自知之明,知晓帮不到贾环什么,唯有在此鸣不平!

    而这样,其实贾环就很满意了。

    至少比贾宝玉强……

    贾环拍了拍贾琏的肩膀,笑道:“放心吧二哥,没事的,不用怕……

    日后家里你就多忙些,照顾好家里。

    有事就去镇国公府、武威公府寻帮忙。

    他们若是不方便,就写信给我,我就会立刻回京。”

    此言一出,附近不远处不知几人眼中瞳孔猛然一缩……

    贾环只作不知,与贾琏、贾兰和贾宝玉一起进了荣庆堂。

    ……

    “三爷回来啦!”

    今儿还是小角儿看门帘,扎着两个小髻,使劲的掀起大红猩猩毡帘,眼睛乐巴乐巴的看着贾环。

    贾环哈哈一笑,随手取下腰间的玉佩,递给她。

    小角儿这次却有些迟疑了,抓了抓脑袋,看着贾环道:“三爷赏我几颗金瓜子就好,这个……太贵重了呢!”

    贾环呵呵笑道:“就拿这个吧,当是三爷赏你的嫁妆。”

    小角儿一张小脸儿登时红了起来,忸怩的用小脚在地上画着圈,道:“那……那小角儿谢谢三爷!”

    贾环哈哈一笑,将玉佩给了小角儿后,就进了荣庆堂。

    贾琏也跟了进去,贾宝玉慢一步,看着满有灵气的小角儿,笑道:“你这丫头,倒也有趣。可想去园子里,到怡红院里顽?”

    贾宝玉身后,贾兰不动声色的给小角儿摇头使着眼色……

    小角儿看到后,眼珠子转了转,道:“宝二爷,我要留下来给三爷撩门帘子哩!”

    贾宝玉面色一僵,瞪了小角儿一眼,没好气的道:“那你就撩一辈子吧!”

    说罢,头也不回的进了荣庆堂。

    贾兰见贾宝玉进去后,对小角儿竖起根大拇指,道:“还好你聪明,不然就糟了。怡红院里,可不是个好去处。

    你若想进园子里耍,就同我说,我让二丫来接你。”

    小角儿想了想后,点点头脆声道:“那好吧!”

    贾兰小大人似得“嗯”了声,又上下打量了番小角儿,叹息道:“还太小,我还得替三叔守好几年……”

    说罢,摇摇头进了荣庆堂。

    小角儿茫然的留在原地……

    ……

    荣庆堂内,自贾母起,都站了起来……

    除了坐月子的赵姨娘和贾元春外,贾家人都到齐了。

    贾环行礼毕,贾母就一迭声的将他喊上高台软榻,拉着他坐下。

    却没有问东问西,而是握着贾环的手笑道:“东边儿都安排妥当了?”

    贾环笑道:“都安排妥当了。也没多少东西,金陵都是现成的。”

    贾母喜道:“这是要去金陵?咱们老宅子便在那里哩!荣宁二府好大的气派,占了荣宁街一大半,倒比都中还大几分地!”

    贾环点头道:“因为都中的格局不适合大举操办经济事业,所以孙儿同陛下请命,出京办事。”

    说着,还从怀里取出一块御命金牌,递给贾母,道:“陛下觉得孙儿言之有理,神京乃庄重肃穆之地,弄的满成铜臭,的确不好。

    因此就赐给了孙儿这块金牌,让孙儿着情去办。

    孙儿寻思了下,金陵乃是一块福地,六朝古都,更兼水利交通便利,所以就想定在那里。

    可惜因为要忙些正事,不然总得带老祖宗一起去逛一回!”

    贾母闻言,眼中隐隐湿润,没有看金牌,而是看着贾环连连道:“好,好!

    好孩子,好孩子……

    金陵啊,我就是在那里长大的,也算是你的老家呢!

    你去那里过也是极好的……

    不过,我去不成了,年纪太大,已经走不动喽!

    只要看着你们这些儿孙都好,我就高兴的很。”

    贾环点点头,看着贾母的眼睛,正色道:“老祖宗放心,孙儿保证,一切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再过二三年,孙儿就来接老祖宗,去江南逛逛,看看金陵玄武湖的景儿,看看燕矶夕照,看看莫愁烟雨,看看鸡鸣晚钟!”

    贾母到底上了年岁,虽然之前给众人说好,不许提不高兴的事,一定要让贾环高高兴兴,放放心心的出京,可这会儿,看着如此孝顺的佳孙,她自己却着实控制不住情绪,眼泪断了线似的,扑簌扑簌落下,一把拉过贾环抱在怀里,大哭道:“环哥儿啊,你可要记得早点回来,老祖宗……等不了你几年啊……”

    此言一出,饶是之前和索蓝宇商议好一切,贾环此刻也不禁有些后悔。

    连他看着贾母如银的白,都忍不住红了眼,落下泪来,更别提其她妇孺。

    满堂悲声!

    ……

    ps:虽然是满堂悲,但一切都会好的……

    写逆境写的我心惊胆战,怪不得现在横推文至高,下本我也试试写无敌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