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另立中心!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另立中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吁!”

    神京西城,居德坊公侯街,宁国府门前,一溜轻骑勒马。

    门前持戟而立的亲兵,接过贾环等人手中的马缰,牵回马厩。

    贾环对迎出来的贾芸扬了扬下巴,道:“派个人去西府,告诉老太太我平安回来了。

    忙完这一点,一会儿再去给她老人家请安,让她不必担心。”

    动静闹的这么大,贾府不可能不知道。

    贾母春秋已高,贾环怕她心焦伤身。

    贾芸忙笑道:“方才听到三叔队伍的马蹄声,侄儿已经往里面传话,打了个老嬷嬷去西府了。”

    贾环点点头,就听贾芸又道:“三叔,索先生和三婶儿,还有三位李叔都在宁安堂候着您呢。”

    贾环“嗯”了声,一边大步往里走,一边道:“你也跟上。”

    回头又对韩大、韩让道:“大哥,你们也来。”

    一行人穿过仪门,上了穿山游廊,入了宁安堂。

    里面众人纷纷起身相迎,面色却都有些凝重。

    贾环没有废话,先与索蓝宇、董明月和卿眉意三人点点头后,便对李钟、李元和李威三人道:“情况生了变化,京城布局要延后。

    你们三人带上之前所有准备,包括挑选出的掌柜的和伙计,还有他们的家眷,以及定好的规章章程和账簿,连夜下江南,去金陵贾家老宅。

    金陵府内,贾家荣宁街上多有空房,你们取了我的对牌,先去安置妥当。

    那里会有人接应你们,日后大秦银行的总部,也将设立在金陵。

    有问题么?”

    李钟、李元和李威三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想到,情况会生这般大的转折。

    可看着贾环凛冽的目光,和之前听到的消息,三人相互看了看后,便齐齐摇头,道:“没问题。”

    贾环转头对贾芸道:“给你钟叔一个对牌。”

    贾芸忙从怀里掏出一刻着宁字的对牌给了李钟,有此对牌,去了金陵就可调集金陵贾家的资源。

    贾环看着李钟相貌堂堂的脸,道:“金陵是华亭李家的熟地,所以去了金陵后,你要先负责起来,李元、李威毕竟还年轻。

    金陵城内,亦有备好的银行门铺,你们去了后,先熟悉一下。

    我会派十个亲兵与你们同行,如果官面市面上有人刁难,想落井下石试试贾家如今的分量,不需任何客气,直接打将出去。

    闹大了,就派人去两江兵备衙门叫人,两江兵备道赵荣是咱们的人。”

    李钟闻言,沉声道:“三爷,李钟记住了!绝不会丢了宁国侯的体面!”

    贾环看了看李钟,点点头,道:“行了,你们去吧。”

    “是!”

    李钟李威和李元三人,一起告退。

    三人退下后,贾环对韩大道:“大哥,挑十个好手跟着他们一起去。

    另外,你亲自带二百人,前往城南庄子,协助远叔帮白荷搬家。

    记住,不要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所有东西,能带走的,全部搬上船,不能带走的,或烧了或砸了,让白荷看着办。

    目的地就是金陵城外江中岛,云字号之前已经买下了那座岛,建起了一座货栈。

    大哥去了后,先建起警戒。

    江心岛方圆十里,不许任何陌生人靠近,擅闯者,杀无赦!”

    韩大沉声一应:“喏!”

    深深看了眼贾环后,又对韩让道:“护卫好环哥儿。”

    说罢不再啰嗦,转身大步离去。

    贾环再对韩让道:“二哥,你亲自去一趟镇国公府、武威公府、奋武侯府和镇海侯府,告诉几位叔伯,我就不一一上门请安辞行了,免得再刺激别人。但是,我很好,非常好,请他们放心。

    我走后,也劳烦几个长辈,照看一下贾家……

    算了,这句话不用说了。

    说了反而让他们心里不落忍不痛快。”

    贾环呵呵笑道。

    韩让也不多言,抱拳离去。

    等韩让也离去后,贾环又对卿眉意道:“除三部十二人留京驻守照应府上外,其余所有青隼人员,全部南下。

    我们出京之后,都中的斗争只会愈激烈,甚至惨烈。

    我不在京里,青隼留下来就是给人送菜吃的。”

    卿眉意闻言,虽不服气,却也不好多说什么,只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说罢,又看了眼索蓝宇,而后转身出去。

    等宁安堂里只剩下贾环、董明月和索蓝宇后,贾环面色忽然变得有些落寞,轻轻呼出了口气,看了眼索蓝宇,随意拉过把椅子坐下,眉头紧皱着,道:“索兄,我真不知道,这一步到底对不对……”

    索蓝宇摆摆手道:“公子不必多心,那位对公子的确圣眷优隆,但公子对他也不算薄情,从未辜负皇恩。

    此次所行,也并非只为了贾家,天下同样受益。

    之前公子与我说,政治权力中心,和经济中心,最好不要放在一起。

    这句话,我越琢磨越觉得有道理。

    神京说是善之地,其实不然。

    皇位的更迭交替,哪一回不伴随着战火和杀戮?

    从古至今,莫不如是。

    而每一回,神京也都会遭一次劫难。

    公子所谋之银行,虽披一钱庄之表,但实则为天下经济之命脉,太过重要,一旦有变,必为人所惦记。

    银行说到底,只是一个经济之物,太过脆弱。

    经不起一回又一回战火和杀戮的摧残。

    所以,公子谋求,另立一中心,再正确不过。”

    话锋一转,索蓝宇笑道:“
狂探吧
只是我也没想到,公子会这般快就破局,还是以这种方式。

    原以为,怎样也都要再等二月……”

    贾环捏了捏眉心,一旁董明月见之,忙上前替他揉起肩头……

    贾环回头一笑后,道:“再等两月就太迟了……

    白荷在城南庄子已经试制好了银票秘印,这种东西,绝不能留在京中。

    银行总部,也不可能布置在朱雀门外的太平坊。

    若是让朝堂诸公现,只要印些银票,就能获得大比的财富,呵呵,他们一旦没钱,指望他们不对鼻子下面的银行动心思,那是妄想。

    所以,一定要在银行开局前出京。

    之前之所以那般造势,就是为了掩盖咱们的真实目的。

    若真去宫里给皇帝说,我要出京另立一经济中心,他能同意才怪……”

    董明月笑道:“环郎,今儿要是没遇到方冲那一伙子,你原准备怎么办?”

    贾环挠了挠下巴,道:“原是准备把二楼的文官子弟,或者宗室子弟暴揍一通……

    不过得到你的信儿,知道方冲他们在四海酒楼后,我就变了主意……”

    三人呵呵一笑,索蓝宇忽然眼睛变得极亮,神情也少有的兴奋,道:“公子此次出京,恍若龙归大海,虎入深林!

    以经济利益为链,勾连天下群雄和所有世家力量。

    银行之益,更能造福苍生。

    自此而后,再无人能位于公子之上。

    更如公子当日豪言:天下虽大,而神京城外,我话事!”

    贾环还是头一次见到索蓝宇这般有些癫狂的神色,眉尖一挑,道:“老索,你……你不会做着当从龙功臣的美梦吧?

    我跟你说明白了,我对那个破位置一点念想都没有。

    宫里那位过的日子,在我看来是生不如死。

    一天睡不了两个时辰,还整天怀疑这个怀疑那个,他连自己的老婆和儿子都没放心过。

    这种日子,我一天都不会过。

    可真到了那个位置,不过也得过……

    所以,你少做梦。”

    索蓝宇闻言一怔,忙收敛神色,道:“不会不会,公子,我岂会有这种心思。”

    贾环呵呵一笑,道:“没有最好……行了,你事情还多,估计这两晚上你都没功夫睡觉,我就不耽搁你了。

    记得,把家里各方面都调配好……这些事我就不掺和了,相信你。

    明月,咱们去西面吧……”

    董明月忙道:“环郎,青隼的事我还得看着些。

    卿眉意只能调动二部,我手下的人不大理会她,得我亲自去下令……二部里也有几个需要我话。”

    贾环闻言一怔,随即哈哈一笑,竖起大拇指,道:“我白莲圣姑威武!”

    董明月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索蓝宇见贾环要走,忙又道:“公子,咱们欲行之事太大。虽然现在极好的瞒过了世人的注意,更瞒天过海,但用不了太久,总会再次被人惦记。

    为了尽量多争取些时间,公子去了西面后,还请尽量……尽量弄的悲情些!

    让那人尽量心中有愧,如此,就不会太过关注提防公子的经济之道。

    另外,还请公主府那边安排人,明日就上奏折,弹劾公子经营经济之道,敛财无度,心怀叵测!”

    贾环闻言,扯了扯嘴角,不知该说什么,一摆手道:“杏儿那边你自去说就是。”

    说罢,不再啰嗦,拍拍屁股走人。

    西府里面眼线众多,他还得酝酿一下悲情的情绪……

    ……

    “你确实做着从龙功臣的美梦吧?”

    贾环走后,董明月看着索蓝宇,声音平淡的问道。

    索蓝宇犹豫了下,缓缓点头,沉声道:“夫人所言不差,天予弗取,必受其害。

    不过,夫人也不需担心我会如同李万机那些人一般,自作主张。

    我什么都不会做,只需做好公子交代的事就好。

    其实公子不知……他所谋就之事,将会何等宏伟强大。

    自古而今,都未听说过这等大业……

    等大势铺就后,许多事,其实都是水到渠成的……”

    董明月皱眉道:“环郎一定不会与宫里那位动手,只要那位在位,他就不会反。

    谁敢劝他,他动谁。

    谁敢逼他,我杀谁。”

    这算是对索蓝宇的一份警告。

    索蓝宇笑道:“夫人尽放心就是,我若是连公子都不了解,也不配做他的心腹军师了。

    我之所以敢放手为公子谋事,正是因为他的重情重义,有底线。

    日后,不会行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之事。

    宫里那位在,谁都不会乱动,也不敢乱动。

    无论如何,公子都会与他全了这段君臣之义,善始善终,这对公子亦有好处。

    只是……

    说起来都是因果报应。

    那位若容得下公子,有公子在京,总能劝得住那位好生保重龙体。

    再加上有公孙夫人这种杏林圣手,保那位二十年都不成问题。

    可他容不下公子在京啊……

    呵,且看吧……”

    这一刻,索蓝宇眸光闪动……

    ……

    ps:都到这个时候了,君臣之间虽会有波澜,但肯定不会到反目成仇的地步,总要善始善终,结尾一定是极美好的。

    所以大家不必担心贾环会黑化,干掉隆正帝,也不用担心隆正帝会出手对付贾环。

    本不想剧透,但一些老读者都觉得不安,就说道说道。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