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大恨!!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大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曲终人散!

    唱罢一精忠报国后,不理会对面赢昼鬼哭狼嚎再来一个的要求。

    贾环与牛奔等人就下楼了。

    明日,他们就要远行。

    今日能出门来相聚一场,已是难得。

    毕竟,各家里都有家人甚至是族人,在准备为他们送行。

    贾环也不能太自私……

    下楼后,一路上不时有人与他们打招呼。

    不过贾环等人回礼的不多,偶尔点点头。

    也没人说不对……

    到了一楼后,一楼所有人全部起身而立,贾芸、贾兰忙迎了上来。

    贾兰、贾芸两人在牛奔等人面前也都是子侄辈,一一行礼。

    贾芸还好些,毕竟二十出头的人了,众人只点了点头。

    小贾兰就惨了,被牛奔拉住,然后遭到一干无良叔伯的残忍蹂罹……

    贾芸乐呵呵一笑,递给了贾环一张纸,道:“三叔,这是拍卖总额。”

    贾环扫了眼后,面色不变,又递还给贾芸,道:“记好后,让他们把银子送到太平坊的银库里。”

    大秦银行总号,就在朱雀门外的太平坊,取一个好寓意。

    贾芸又道:“三叔,其中好些都是钱庄银票。”

    贾环挑了挑眉,道:“你董三婶儿之前不是给你了一个名单吗?那些钱庄余孽打折扣将银票卖给了那几家人,我看名单上有他们的名字。

    你直接跟他们挑明白后,照他们原本竞拍的价,加码三成。

    不愿意的不强求,让黑冰台的番子去找他们聊聊国法就是。”

    贾芸面色微变,点头应道:“好……三叔,您喝多了,要不先回去歇着吧?”

    贾环摆摆手,又看向一旁。

    见贾兰一张脸已经变成了猴子脸,他无奈道:“差不多行了,都是当叔叔的。

    兰哥儿都收房里人了,好歹给他留些体面……”

    “哈哈哈!”

    众人一阵夸张大笑,不过到底放开了贾兰,又一阵口诛笔伐。

    无非是“叔叔我都还没收房里人,你小子毛没长齐就收了”云云……

    贾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贾环哈哈一笑,不再理会。

    就见李钟走过来问好,贾环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将他引见给牛奔等人:“这位是华亭李家的李钟。

    虽是商贾出身,但颇有见地,能为不俗。

    最难得的是,他还有一手好武功!

    武道八品,怎么样?”

    商贾见地什么的,牛奔等人不关心,看在贾环的面子上,不过点点头。

    可武道八品,就太了不得了。

    一时间,一伙子衙内纷纷笑着与李钟打起招呼来,还有约.炮……不,约架的……

    贾环看着李钟有些招架不住了,呵呵笑着将他拉出来,大声道:“日后你就算是我宁国门人了,若是哪天到了兄长们的地盘,一定别忘了去请安,有了难处,也别不好意思张口……”

    秦风等人顿时笑骂不已,说最后一句才是贾环的真目的,居心叵测。

    不过话虽如此,却还是都对李钟道,日后有事,尽管上门。

    李钟感激不尽,一一做礼,而后本分退下。

    再看看满楼人的目光,脸上重新挂上和煦的笑脸。

    二楼那些衙内公子们,还有三楼一些龙子龙孙们,此刻却都有些牙疼。

    这他娘的哪里是肉猪,分明是批了好几层金甲的林中野猪啊!

    尽管都心有不甘,可看着楼下一把将匆匆跟下楼的五皇子推了个大跟头的贾环,他们还是收起了杀猪暴富的心思……

    ……

    六和酒楼外,贾环与牛奔温博等人久久拥抱,然后一一告别。

    牛奔、温博、秦风等人上马后,眼圈又都微微见红。

    紧紧看着贾环,甚至不愿眨眼。

    这一幕,让酒楼门口拥挤的人群,都受到了些感染……

    贾环也受不得这样,回视着众人,再次一一点头,强笑道:“保重,都保重!”

    然后上前,拍向每个人的马屁股。

    拖下去,怕是能耽搁一天。

    “奔哥,保重!”

    “啪!”

    牛奔坐马被击受惊,尽管牛奔死死拉住喝骂,可战马依旧向前奔去。

    “博哥,保重!”

    “环哥儿,你敢……”

    “啪!”

    在温博厉喝声中,贾环打的他战马狂奔,奔向远方……

    “风哥,保重!”

    “啪!”

    “道哥,保重!”

    “啪!”

    “叶哥,保重!”

    ……

    一柱香后,看着酒楼门前空空如也的街道,贾环双手环于嘴前,仰头大喊一声:“你们都要……保重啊!!!”

    泪如雨下。

    这一刻,无数人看着贾环落寞孤寂的背影,心中叹息。

    而西市上的百姓们,也奇怪畏惧的看着一个个一身酒气的贵公子,泪流满面的打马狂奔,奔向四面八方……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哪堪、冷落清秋节。

    ……

    贾环来时,是骑马而
大道争锋笔趣阁
来。

    回去时,却不能再骑马了。

    因为他醉了……

    说来有趣,若心里无事,今天这些酒,贾环就是一个人全都喝尽,也不会醉。

    但心中若有事,只喝一坛酒,他也能醉倒。

    送走了牛奔等人后,他便醉倒了。

    好在韩大早就派人取来了黑云车,将他送上马车后,数十宁国铁骑护卫,缓缓驶向居德坊。

    看着披挂俱全,弓箭齐备的宁国铁骑严密护卫着黑云车远去,那些来自大秦各省的豪富们,才算是开了眼。

    若论气派体面,他们各家也蓄养了不知多少家仆。

    出门时,身后跟着一二百人的都有。

    可他们的家仆,最多也只敢举着一根木棍耀武扬威。

    谁敢举跟铁棒,都会惹来麻烦和提防。

    而像宁国亲兵这样森严威风的骑兵,更是想都不敢想。

    富与贵,一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

    今日,不光那些王孙公子们被数十上百万两的银子开了眼,这些富商们,也被神京最顶级衙内的气派,开了眼。

    不管有没有拍到方子,都不虚此行!

    ……

    西市,四海酒楼。

    方冲从小二手中掌柜的手中接过一张纸条,看了眼上面的字迹后,瞳孔猛然收缩了下,然后抬头,给出一块银子,差不离有十两重。

    掌柜的见之面色大喜,接过后千恩万谢,然后躬身告退。

    掌柜的离去后,方冲将纸条传给酒桌旁的其他几人。

    除了李武漠不关心外,傅安、叶楚还有一年纪大些的年轻人,都面色惊骇。

    一千三百八十万两!

    这是他们做梦都没想过的巨大财富,却被他们的敌人,轻而易举的创造了出来……

    方冲细眼中阴沉的目光扫过众人脸色后,沉声道:“大家不必担心,越是如此,贾环距离军方也就越远!

    他有这般敛财之能,若是再掌军权,这天下到底姓甚?”

    傅安连连点头,道:“没错,冲哥儿说的极是。任谁也不会放心他,嘿嘿,这回,他怕是更加让那位忌惮了!”

    叶楚面色相比当初,也阴沉了许多,见不到一丝笑意,他冷冷道:“忌惮归忌惮,过些日子,照样大用。以贾贼的圣眷,这点事算什么?

    总比我们强。”

    此言一出,整个厢房内的气温都低了好些。

    傅安面色一滞,方冲的脸色更是阴冷……

    就算是傻子,也该看出目前的大局如何了。

    从武威侯秦梁回京献俘祭天,晋国公,拜太尉,一系列的动静。

    无不彰显出隆正帝对军中的布局手段。

    他用的是阳谋,以荣国力量,对荣国力量!

    除却荣国一脉之外的,要么彻底投靠效忠于他,成为他手中的刀,譬如岳钟琪。

    要么渐渐消失于人们视野中,譬如,他们……

    这就是大势,是除却他们外,其他各方达成的大势。

    也是除了他们外,几乎所有人都得益的大势。

    只是,即使方冲等人明知道被冷落了,被抛弃了,他们又能怎么办?

    在大势之下,他们根本无能为力!

    念及此,众人无不面色晦暗。

    他们知道,好些武勋将门,都在抱怨宫里对贾环太过苛刻,总是打压他,为贾环抱不平。

    贾环委屈,那他们呢?

    尤其是方冲,想他父亲堂堂国朝一等义武侯,当朝太尉,为赢秦皇家立下多少功勋?

    若非功勋彪炳,纵然太上皇,也无法将他送上太尉宝座。

    然而,这样一个国朝功臣,竟被一道糊涂旨意哄去和逆贼拼命!

    隆正帝分明知道那是圈套啊,还是他和贾环一起挖的巨坑!

    就那样让一个国朝太尉往里填坑……

    然后,其父舍命保护一个假身,现在生不如死的瘫痪在床……

    起初宫里还十天半个月问下太医,方南天的状况。

    到如今,却早已不闻不问多时……

    这倒也罢了,若是宫里能念其父之功勋忠义,厚待于他,也好。

    可是,隆正帝却每每高喊口号,说要重用于他,要大力扶持他来与贾环抗衡。

    若真能如此,方冲未必不能接受。

    真得帝王助力,恢复义武侯威严,他也能淡忘坑爹之恨。

    结果……

    那位又坑了他……

    贾环也算冤?

    他飞扬跋扈,肆意妄为,亲王世子说打就打,一代文宗说杀就杀,连当朝太尉都被他斩了!

    这样的罪过,也算冤?

    贾环不过是在天牢里溜达了一圈,就这样,那些荣国一脉的武勋将门们,还整日里为他鸣不平。

    连宫里似乎都觉得对贾环不公正,娶个平妻,帝后竟亲自驾临,当贾环的高堂父母。

    呵呵……

    真真是君恩隆厚,亘古未有。

    可是,可有人想过,他方家的功绩?

    可有人想过,方家的冤屈?

    可有人想过,他方冲的冤屈?!

    大恨!!!

    ……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