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精忠报国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精忠报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说到底,这始终是一个皇权、勋贵将门和文官士绅主导的世界。

    商贾……

    在前朝末期,曾经露过头。

    连当朝大学士,甚至是辅,背后都有商贾家族的影子在。

    虽然朝廷明知道开海通商可解国库忧难,但满朝上下,却无一人敢提。

    因为他们不是出自大海商家族,就是被大海商家族的银子喂饱。

    敢动这个心思的人,结果都是不得好死!

    这大概是数千年来,华夏历史上,商贾力量最强大也最恐怖的时代。

    但是,一朝动乱,天下崩坏。

    这些肆意破坏规则,却没能力建起新规则的商贾们,也是最先被当成肉猪覆灭的。

    甚至,大秦就是建立在这些商贾世代积累出的财富上的。

    没有晋商当年存在张家口的上千万两银子,没有南边诸多海商当“海盗”积累下的无尽财富。

    大秦太祖就算再英明神武,也没资本在一座破败的江山上,建立起一个新世界来。

    六和酒楼二楼,甚至三楼许多人的祖辈,就是靠杀“肉猪”吃肉起家的。

    今日,不知多少人再次动了这番心思……

    三百万两!

    三百万两啊!!

    不止二楼的一些衙内公子和三楼的龙子龙孙们震惊莫名,连一楼的诸多巨贾们,都侧目不已。

    之前粤州那一百九十万两银子的天价,是粤州十三行会出的。

    但他不是代表他个人一家,而是代表粤州十三行!

    虽说是十三行,但其中牵扯到的家族,就远不止十三家了。

    甚至,连都中的几家王府在其中都有些干股。

    其他省份的方子,也多是以这种名义拍出去的。

    但是李钟……

    知道华亭李家的人都知道,他家并没有起联合,就是一个华亭李家!

    在江南,以本地人身份,和南下而来的晋商、徽商还有粤商分庭抗礼。

    只是,他好雄厚的底蕴,好大的气魄,还有……

    好蠢的心!

    以一家之力,独吃大秦十八省中最富庶省份的地盘。

    他也不怕撑死!

    坐在露头之下,面对各形各色的目光,李钟淡然处之。

    这些年,他遭遇的各种暗算,各种围剿清算,难道还少了不成?

    但凡心地有一丝动摇,面对那些财势通天的晋商和徽商,华亭李家都走不到今天。

    何惧之有?

    对于来自二楼甚至三楼不怀好意的眼神,更是恍若未觉。

    若是在十天前,李钟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他不是自大愚蠢之人,也明白财不露白的道理。

    但是如今……

    呵呵。

    想到未来的路,想到这几天与贾环的交谈筹谋,与李威李元等人的核算,李钟眼中唯有炙热。

    所有拦路之人,所有觊觎之辈,不过土鸡瓦狗尔!

    弹指可灭!

    在一片静寂中,贾芸吞咽了口唾沫,然后道:

    “华亭李家,三百万两第一次!”

    “三百万两第二次!”

    “三百万两……第三次,成交!!”

    ……

    “环哥儿,你与我一起去扎萨克图吧!我去同我爹说,再没这样的道理!!哪有因为立功太过,就要压制的道理?

    皇帝老子也不能不讲道理吧?”

    牛奔红着一双眼睛,厉声道。

    “你疯了?”

    秦风大骇,先四下里看了看后,低着嗓子喝道。

    牛奔瞪起眼睛就想再骂,却被一旁温博一把堵住嘴,骂道:“你想把环哥儿害的再惨一点就继续嚎!!”

    牛奔这才反应过来,他这般叫骂,只会让贾环日后在军方之路更加艰难,喉咙里简直像堵了个蛋一般,难过的撕心裂肺,一把推开温博后,踉跄的挤到贾环跟前,抱住他压抑着声音大哭起来。

    温博等人也跟着落泪。

    他们是真正的武勋将门,他们自记事起,脑海中唯一的梦想就是征战沙场,不降门第威名!

    他们知道,贾环也是如此。

    当初一起习武,闲暇时,众人无数次说起过未来大家一起在沙场征战的畅想。

    所以,才会愈难过。

    他们不忍只将贾环一人留下……

    若是大家没喝酒,兴许也就压制过去了。

    可每个人都喝到了点,走路都不稳,哪里还压得住心里的情绪?

    贾环却好一些,红着眼拍了拍牛奔的后背,笑道:“都别这样啊,其实……其实这样也挺好。

    你们好生带兵,我好生在家里带娃儿!

    哈!等过几年你们回来,一个个还没成亲,我保证儿子闺女都一炕了,哈哈!”

    他最不喜离别,更不喜悲伤。

    可是听他这般说,连秦风都哽咽出声,泪流满面。

    牛奔等人更是嚎啕大哭。

    也是下面几楼正在热闹,人声鼎沸,才没让人听了去。

    不过也不是办法。

    好在众人都是心地刚烈之人,纵然醉酒,情绪失控,也不会长久这般。

    也都不想让贾环作难……

    牛奔松开贾环,用袖子抹了把脸,整张脸红的有些骇人,他
怒战苍穹sodu
道:“环哥儿,明儿咱们就要出征塞外,你就不要去一一相送了。

    送谁不送谁都不好,自己兄弟,不讲究这些。

    不过今儿你提前给哥哥们唱一个,就像当初……在城南庄子习武休息时那般,如何?”

    贾环呵呵一笑,道:“好!那就唱一个!

    拿剑来!!”

    门口处,韩大将宝剑递来。

    贾环接过剑后,看了看雅阁。

    虽然这间雅阁不小,远不二楼三楼的席位宽敞不知多少倍。

    可此刻贾环仍觉得逼仄。

    仰头哈哈一笑,贾环一脚踹在栏杆处的木栅上。

    “砰”的一声,一块块名贵雕花木板,化为碎屑,四处飞散。

    引得楼下一阵阵惊呼!

    若在旁处,或换个人,指定此刻破口大骂声已经不绝于耳。

    可此刻,被砸到的人只能自认倒霉,一个字都不敢骂出口,一边狼狈的躲避清理,一边与其他人一起看向三楼。

    只见贾环一张英俊之脸满是醉红之色,头上紫金冠已经不见,髻也散成马尾束于脑后,宽敞的锦袍无风自鼓。

    在众人惊呼声中,他轻轻一跃,立于栏杆之上,手中宝剑出鞘,斜指苍穹。

    这时,一阵“鼓声”响起。

    众人看去,却见镇国公府世子牛奔,竟赤着上身,手中举着两根凳子腿儿,好似鼓槌般,将一张黄花梨木大圆桌当成鼓面,敲的咚咚作响!

    奋武侯府世子温博,拿着两根烤羊铁栓,击打做锣,不时有火花飞溅……

    “狼烟起江山北望

    龙旗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

    恨欲狂长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

    何惜百死报家国

    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

    马蹄南去人北望

    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

    我愿守土复开疆

    堂堂中国要让四方

    来贺!!”

    ……

    “一千三百八十万两!”

    隆正帝握着手中纸封,面色有些阴晴不定,细眸中闪着不知何意的光芒。

    “嚯!好家伙!”

    赢祥听到这个数字也大吃一惊,惊叹道:“这是不是也太多了?”

    苏培盛先看了眼面无表情的隆正帝,才对赢祥笑道:“十三爷,其实并不算多……若是方子不拍卖出去,只在京畿一地卖玻璃艺品,内务府就进账九百万两,加上贾家的一百万,就是一千万两!

    若在其他省份也卖开来,那才是一笔骇人的银子!

    只是奴婢奇怪,贾家只在都中拍卖玻璃艺品,他自家的商号,在江南诸省,却只卖些不怎么值钱的银镜或者纯玻璃。

    这是什么道理?”

    赢祥看了眼隆正帝后,笑道:“这个,贾环倒是跟皇上说起过。

    他说,这些玻璃艺品,除了好看外,什么用也没。

    在都中卖给一些冤大头,敲敲他们也就罢了。

    真若卖给其他百姓,倒成了罪过。

    如今这方子一扩散,省省都有,价格也就会降低不少。

    五年专利期一过,寻常商贾也能烧玻璃卖,到时候,百姓就会受益。

    他歪道理一堆,说这上书房的窗纸换成了玻璃,不值当什么。

    等千千万万的百姓家里,窗纱换成了玻璃,那才是能为。”

    苏培盛惊叹道:“不想宁侯竟有这等心肠……”

    “行了!”

    隆正帝不耐烦喝道:“你们一唱一和的给贾环说话,可是收了他的礼?”

    苏培盛唬的老脸白,忙道不敢。

    赢祥却呵呵笑道:“皇上,臣弟还真是受了贾环的好处。”

    隆正帝侧目觑视过来。

    赢祥哈哈笑道:“有这一千多万银子打底,贾环弄的那银行,就愈有保障了!

    臣弟也就愈相信,他能让朝廷日后无缺银之忧。

    皇上就要好生休养龙体了,臣弟也能松快些时日,岂不是贾环的好?”

    隆正帝哼哼了声,道:“朕看你就是想偷懒!”

    说着,又看向苏培盛,道:“去武库挑几把刀剑,送往镇国公府、武威公府几个府第,凡是明日要出京的,都送到。

    告诉他们,朕对他们寄予了厚望!

    他们也要争气,不要像那些没出息的东西,出去了就想回来,三天一封家书,五日一封私信的往回寄。

    让他们好生带兵,勤于王事,不要辜负朕的希望。”

    苏培盛闻言,面色一凛,忙应声退下。

    心中却唏嘘不已。

    贾环有了这份点石成金的能为,日后,怕是愈要离军方远一些了。

    没有哪个帝王,能看到一个拥有海量银财的人,还能伸手搅动军方。

    那太危险了……

    好在,贾环在六和楼当众唱的那个曲子,词儿真好。

    何惜百死报家国!

    好一个精忠报国!

    就是不知,他是不是有意唱的……

    另外,这曲儿的词,是苏培盛刻意加到纸封上的。

    若非如此,以隆正帝的心性,怕就不止这点忌惮了……

    ……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