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宁降不死……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宁降不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环哥儿,你这是……”

    一群衙内各将一坛酒饮尽后,就见贾环让韩大将雅阁栏杆放空一侧,全部用木栅封起。

    如此,雅阁就成了封闭的大厢。

    秦风不解问道。

    贾环笑道:“咱们不打扰别人,别人也别打扰咱。

    对了,刚才说的话,都是为了喝酒营造气氛说的,大家都别当真啊!

    什么马革裹尸还,那都是屁话!”

    “噗!”

    秦风笑骂道:“胡说八道!刚才你说的极好,怎么就别当真?”

    诸葛道倒是呵呵笑道:“我刚才就觉得不对,这话和环哥儿平日里说的不大一样。”

    贾环冲诸葛道竖起一根大拇指,道:“聪明!”

    又对秦风道:“风哥别怪我说你,你真真是读书读傻了,连那种屁话也信?”

    牛奔和温博虽然搞不懂贾环想说什么,却还是勾肩搭背的嘎嘎直乐。

    秦风将酒坛丢在地上,没好气道:“我看你今天还能讲出什么歪理?!”

    贾环正色道:“不是歪理,是事实,也是历史!

    所谓大丈夫,当马革裹尸还,这都是文人在糊弄鬼的!

    他们怎地不当大丈夫,他们怎么不马革裹尸还?”

    秦风无奈道:“环哥儿,这个你不大懂……文人,是治理天下的,和咱们不一样。

    你不能要求人家握笔杆子的也上战场杀敌吧?”

    贾环呵呵一笑,道:“咱们且不说职能问题,风哥,我问你,如果每个武将都逢战必死战,那刘邦现在在哪里?刘备现在在哪里?咱们太上皇,又该在哪里?”

    秦风闻言,面色一滞,道:“这个……不一样吧?”

    贾环笑道:“是一个问题。刘邦起兵后,每战必败。和霸王打,连他老爹老婆都被抓了,为了逃难,把儿子女儿都踹下马车。

    这种人,按照儒家的脑袋和眼光来看,应该是彻彻底底的渣滓吧?

    那刘备,也是长败将军。

    怎地儒家还是敬仰这二人?”

    秦风不说话了,牛奔抓了抓脑袋,道:“环哥儿,你到底想说什么?”

    贾环看着牛奔,正经道:“奔哥,我想说的很简单。弟兄们明日就都要出京了,去九边塞外带兵。

    虽说如今已经没了大仗,可九边之地,各族部落云集,少不了磕磕碰碰。

    甚至,有胆肥的,就敢集结几个部落的控弦之士,打一次大草谷。

    你们并不是绝对安全!”

    此言一出,雅阁内登时炸锅了。

    “靠!环哥儿,你什么意思?”

    温博眉毛都竖起来了。

    “你该不会是想让我们学刘邦刘备那俩怂货,丢下军队自己跑路吧?”

    牛奔高度质疑。

    秦风、诸葛道等人都纷纷质疑。

    正是热血的年代,又是第一次独挡一面,出京带兵。

    在众人心里,最差的结果,也只能接受表现平平四个字。

    真要做出弃兵逃跑的事,不用军法从事,他们老子就能亲自了结了他们,以免给家门蒙羞!

    这是真事。

    所以,贾环此时之言,不仅晦气,还在羞辱!

    听他们纷纷叫嚣,贾环大怒,一把将酒坛摔在地上,“砰”的一声。

    众人都安静下来,牛奔看着黑着脸的贾环,小心道:“环哥儿,你什么疯?”

    秦风劝慰道:“环哥儿,知道你担心哥哥们,可你也别忒小瞧咱们了……”

    温博等人恍然,纷纷感动相劝。

    只以为幼弟不舍兄长,也不放心他们,才说这种胡话。

    贾环看着牛奔沉声道:“刘邦、刘备是怂货?那大汉四百年的江山是怎么坐下来的?

    项羽倒不是怂货,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可项羽如今除了悲壮之名外,还有什么?

    他当初若是过了江东呢?他可能就是楚太祖!!

    咱们不说远的,就说咱大秦。

    高祖皇帝起兵,四王八公横扫天下。

    难道就没有败绩?

    还有太上皇……

    当初率大军远征塞北,结果被扎萨克图三部汗王兵困科尔沁。

    若非家祖率一万轻骑,直捣龙城,将他们后方杀的尸山血海。

    太上皇怕也没有后面的丰功伟绩了!

    但是,现在谁还记得太上皇被人包围兵困,险些被俘的经历?

    不过成王败寇罢了!

    失败了,逃跑了,甚至是被俘投降了,都不可怕。

    回过头咱们兄弟聚在一起,杀他个人头滚滚,报仇雪恨就是!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可怕的是愚蠢的去死!

    勾践若是生着一颗玻璃心,他早被夫差羞辱的自杀而死了。

    哪里还有十年生养,十年积蓄,十年灭吴之事?

    终归到底,上位者从没有一帆风顺就能成事者。

    而能成事者,凭借的,都是一颗百折不挠的心。

    说通俗点,就是一定要做到,不要脸!!”

    “噗!”

    正皱眉听贾环说这番歪理邪说的众衙内们,无不喷出一口酒来。

    贾环却不理哈哈大笑的他们,还是沉着脸道:“你们都是兄长,原不该我说,可我就是不放心。

    不要觉得敢死才是英豪,这才是屁话!

    只有敢活下去,才是真正的勇士。

    一抹脖子死的人,都
大唐地主婆笔趣阁
是懦夫!

    忍辱负重,报仇雪恨的,才是大丈夫!

    真遇到不可脱困之时,宁死不降的都他娘的是蠢货,宁降不死,才是智慧!”

    “环哥儿,你今儿怎么总说这等不祥之言?说的我……说的我心里有些渗的慌。”

    牛奔一张白圆脸已经彻底成酒红色了,他绿豆眼眨了眨,看着贾环道。

    贾环揉了揉眉心,道:“好,不说这些了,但是,我希望你们都记住我的话。

    三五年之后,谁回不来,谁就不再是我兄长。

    我贾环没有这种猪脑子蠢心肠的兄长,咱们绝交!”

    其实这是屁话,人若是回不来,那就是没了,还绝交个锤子啊。

    但即使是贾环,话也只能说到这个地步了,再说下去,就真的成了羞辱……

    不过他这话却还是惹恼了一干衙内,众人沉默了一会儿后,“砰”的一声,牛奔一拍桌子,怒声道:“小三子,我看你是胆肥了!敢骂他们是猪脑子蠢心肠,还要和他们绝交。

    我在家是怎么教育你的?你怎么能说出这种糊涂话,做哥哥的我痛心啊!”

    “我艹!”

    众人齐声大骂:“不要一张丑脸!环哥儿说的就是你这个猪脑子蠢心肠的兄长!”

    温博骂完后,还真有些担心的看着牛奔,道:“奔哥儿,你这次去扎萨克图。那里离罗刹鬼太近,征北大将军吴天家对咱们的态度也不明朗。

    草原太辽阔,彼此间隔太远。

    真要有什么事,你那二三千兵马,未必能扛得住。

    到时候,你多长点心思。”

    牛奔气骂道:“你个黑鬼,咱谁也别说谁!

    你在黑辽,都快到北海子湖了。距离黑辽大营几千里远,比我这还远!你怎地不说你自己?

    你也给我小心点,有罗刹鬼大军压境,早点往回逃!”

    这种话实在太难听了,温博大怒道:“你当老子是你?我才不会逃,我只是战略性转移!”

    “我艹!你还骂我不要脸……”

    牛奔一双绿豆眼瞪的溜圆,看着厚颜无耻的温博骂道。

    温博嘎嘎大笑,举起酒坛,道:“废话少说,不服就干!”

    “干就干!老子还怕你?”

    说着,也举起酒坛,恶狠狠的和温博碰了下。

    两人相视片刻,眼神里没了往常的凶狠和谩骂,只有四个字:

    “兄弟,保重!”

    ……

    三楼雅阁被木栅挡住后,一楼二楼的人们,就再看不到神京顶级衙内们的做派了,也就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拍卖会上。

    贾兰已经下场,在这么多精明似鬼的巨贾豪商面前,他能撑住场子,已经很了不得了。

    下了露台之后被过门风一吹,他只觉得后背一片冰凉,都是方才出的汗。

    不过……感觉真爽!

    贾兰看向三楼,虽然已经被封闭起来,却依稀能听到一些鬼哭狼嚎声从里面传出。

    他咧嘴一笑。

    贾兰下台后,贾芸接力出现。

    贾芸乐呵呵笑道:“今儿到场的人,有晋商十八家的东家和少东,有徽商三十六房的掌柜的,还有粤商十三行的会。

    可以说,大秦最大的商会团体,全都在这儿了。

    小子贾芸,腆为神京贾家,云字号的掌柜,感谢大家的捧场,有礼了!”

    说着,贾芸先四向拱了拱手,又躬身作揖。

    这些年的历练,不止贾环、牛奔等人历练出来,可以独当一面了。

    贾芸同样不可同日而语。

    与当年的玲珑变通相比,如今的贾芸,多了分内敛的自信和稳重。

    虽只二十出头的年岁,可这幅气度,却让任何人都不会小觑了去。

    礼罢,贾芸面不改色的笑呵呵道:“我知道,诸位能来捧场,为的就是玻璃方子……”

    忽然,极靠近露台处的一张席位上,一身着员外服的中年人插话打断道:“贾掌柜,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咱们也不妨敞开了说。

    玻璃方子,必然是好东西。

    有宁侯作保,五年内任何人不能觊觎,又加了层价。

    我们志在必得。

    但若只是一个玻璃方子,还不值得我们这些人丢下手中的买卖,快马加鞭的赶来京城。”

    贾芸被打断后,面上丝毫不恼,拱手笑道:“原来是晋商孟家的孟德成孟二爷,您有话直说,并不妨事。”

    孟家在晋商家族中,是可排名前三的大家族。

    就是在整个大秦的富豪家族中,也能排进前十五。

    最关键是,孟家还是皇商。

    当初高祖皇帝和荣宁二公起兵后,血洗了整个晋商集团,诛杀汉奸之余,也筹备了起兵之资。

    但他们也都深知,晋地因地缘之故,极便于与草原、漠北甚至是与西域通商。

    晋人本身是吃苦耐劳,心性坚韧的。

    因此,便扶持了批皇商。

    这些晋商所上缴之利,并不押解回京,而是直接供给塞外的长城军团,以及扎萨克图三部。

    既然收编了人家,让人家当看守国门之犬,就得提供粮饷兵器。

    开国百十年来,这个责任,一直都在新起的晋商肩头压着,他们也一直完成的很好。

    无论是高祖皇帝、太上皇还是隆正帝,都曾屡屡嘉誉晋商之行之心。

    所以,贾芸给这位孟二爷一个面子。

    但,也仅此而已。

    ……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