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相爱相杀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相爱相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神京西市,六和酒楼,三楼雅阁。

    “今儿初一,小吉祥给我查的黄历,今天适宜婚嫁,出行,还有拍卖……”

    “噗!”

    “放屁!黄历上哪有适宜拍卖的说法?”

    “小吉祥想说的重点是婚嫁!”

    “她就没说,今儿适合吃酒?”

    “哈哈哈!”

    数位头戴紫金冠,身着锦衣华服的少年,坐在六和酒楼三楼的雅阁内,肆意嘲讽玩笑着。

    六和酒楼为神京都中最大的酒楼,可此刻,楼下却已然是人满为患。

    大江南北的口音皆有,老少青壮者俱全。

    不过,倒是有一共通点,那就是富贵!

    谈吐举止间,都可见豪富之态。

    三楼雅阁靠近栏杆而坐的一少年,圆脸豆眼,满脸讨喜,侧目瞥了眼楼下的哄闹,忽然嘿嘿笑道:“环哥儿,你今儿要是把下面的人都圈起来抄家,你就是大秦最有钱的人!”

    “丑鬼,你连脑壳子都是丑的吗?别说环哥儿,宫里的陛下都不敢这样做!”

    一黑面扫把眉的少年不客气的喝道。

    众人大笑,豆眼少年不服:“土鳖,环哥儿之前不就抄了两百多家钱庄?宫里陛下敢这样做?”

    “行了,乱扯什么?这是什么地方,你们也不怕人听了去?”

    一面若冠玉的少年正色警告道。

    却不想豆眼少年和黑面少年却齐齐侧目觑视他,两人异口同声冷笑道:“这不是都中将门第一贵公子,上马可……我艹!你什么疯?”

    两人冷嘲热讽没说完,就见面若冠玉的少年扑身而去,两拳分捣两人。

    三人打成一团。

    其他人则无不哈哈大笑。

    “奔哥、博哥、风哥,这里不是好汉庄,地面都是地板铺的!你们瞧瞧二楼那胖掌柜的看你们的眼神,都快喊你们爷爷了,他怕你们把楼给折腾塌了!”

    贾环无奈的看着拳来腿往的三人,劝说道。

    听他这般说,牛奔、温博、秦风三人方住手。

    秦风以一敌二,吃了些亏,却毫不在乎,还放话道:“老子忍你们几天了,还没完没了了!娘的,有种一会儿去好汉庄!别就会叽叽歪歪,咱们拳脚上见真章!”

    牛奔和温博两人勾肩搭背的笑的前仰后合,一人一声交替着坏笑:

    “哟!”

    “哟!”

    “哟!”

    “……”

    其他众人大笑,牛奔憋笑道:“人不说你温润如玉,天塌不惊吗?风哥儿,你可别让你的……对了环哥儿,那个词怎么说来着?”

    贾环在秦风要杀人的目光中,飞快的吐出了两个字:“粉丝!”然后忙歉意的看向秦风。

    秦风哭笑不得,然后就听牛奔哈哈大笑道:“对对对,就是粉丝!风哥儿,你可别让你的粉丝失望啊!

    啧啧啧,瞧瞧这小脸儿黑的!”

    众人又一阵大笑,秦风反而不怒了,哼了声,道:“咱们大哥莫笑二哥,你们俩又比我强哪去?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灞上大营一脉的将门子弟,和黑辽军团的将门子弟,是怎么在你们身边奉承的?

    你俩合在一起就跟牛头马面从地府里钻出来一样,居然还有脸听别人夸你们俊俏,我听说后,差点连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噗!牛头马面!!”

    “哈哈哈!”

    诸葛道和苏叶涂成那一伙子,在一旁差点没把桌子拍烂,笑声震耳欲聋。

    楼下一些二梯队的衙内和世家公子们,无不艳羡的看着三楼。

    这群顶级衙内的日子,过的还真是随心。

    不像他们,要是敢这般放浪形骸,丢了家族体面,回去后少不得一顿家法,教教规矩。

    可上面那些顶级衙内……他们根基已固,大势将成。

    在军中都已经立足,远过第二梯队不知多少步。

    毫无疑问,这些即将去九边军团带兵的将门虎子,未来全都是军中各挡一方的巨头大佬。

    羡慕啊……

    他们羡慕,贾环可不羡慕,死死的拦住要冲过去找秦风算账的牛奔和温博,苦劝道:“等完忙今天,去好汉庄好生过瘾行不行?今儿有正事,今儿真有正事……”

    其他人也都忍着笑,过来劝架:“哎呀算了算了……”

    一阵热闹的闹腾后,总算平息了战争。

    虽然好似闹的不可开交,但大家都知道,这是双方在弥补之前的裂痕。

    毕竟是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甚至还都舍命救过彼此性命的兄弟,为了些小人闹的不愉快,但这不妨碍兄弟的根基还在。

    而且,合在一起,也更符合大家的利益。

    他们没理由不找个台阶,一起携手走下。

    只是相比于文人所谓的相逢一笑泯恩仇,将门子弟,更喜欢大打大骂一场,将心中的怨怒之气泄完,之后依旧是好兄弟!

    诸葛道让外面的亲兵重新找来桌椅,更换下去被打成碎屑的桌椅后,大家重新落座。

    正要玩笑,就见三楼对面的雅阁栏杆处,一身着金黄蟒龙袍的胖子在跳脚:“你们搞什么搞,还让不让人安心喝茶吃酒了?楼都快被你们震塌啦!!”

    胖子身后,跟出来十来个
神经无限无弹窗
同样身着蟒袍的青少年,一水的王孙公子。

    这般一闹腾,楼下拥挤的人群,忽然就安静了下来,静观事变……

    “我们顽我们的,干你屁事?”

    对面之人身份特殊,牛奔等人都不好随意接话,贾环却没这个顾忌,斜倚在栏杆处,骂骂咧咧道。

    “你他娘……”

    赢昼刚想骂脏话,却被身后之人拉住。

    这么多人在,吐脏话定会传到御史耳中,到时就麻烦了!

    赢昼憋的一肚子火,开始讲道理:“贾环,你把我请来,就撂在这,你自己顽?太不仗义了吧?”

    贾环呵呵笑道:“你是皇子嘛,身份贵重,还没武功。我这边可是说着说着就打起来了,你要是过来,万一被波及到,被打飞起来掉到楼下可怎么好?”

    “我不要紧!”

    赢昼豪爽道。

    他是好热闹的,不然也不会巴巴的跑去贾家,想看他六弟什么时候能长大陪他耍子。

    贾环那边热闹的天翻地覆,笑声快震塌酒楼,可他这边,一群宗室子弟装腔作势,忒没意思了。

    所以他就想到贾环那边去一起热闹。

    却不想,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贾环还不同意,道:“我知道殿下皮厚不怕摔,可楼下的人却扛不住你这个胖子,你掉下去后压死一两个怎么办?”

    “哈哈哈!”

    牛奔温博两人哈哈大笑。

    赢昼气的跳脚大骂:“贾老三,我要杀了你!”

    说罢,转身绕着栏杆往贾环那边跑了去。

    还叮嘱身后想跟来的:“你们不许跟来,我要一个人去打他们一群!不能弱了天家皇子的威名!”

    一群宗室子弟看着赢昼圆滚滚的身躯飞跑往对面雅阁,都忍不住掩面。

    分明是看对面热闹好玩,便过去蹭蹭。

    人家都这样拒绝了,还厚着面皮往对面挤,居然还有脸说天家皇子的威名?

    还有个锤子的威名啊?

    “环哥儿,不要做的太过了……”

    秦风担心贾环真不给赢昼面子,当着满酒楼人的面,揍他一顿,那就真出大问题了,忙劝道。

    贾环还没说话,牛奔就嗤笑道:“真当我们是没脑子的武夫,就你是……”

    “好了好了!”

    见战争又要爆,贾环忙拦住,道:“我有分寸,我有分寸。”

    “哼!”

    两人都侧目相看,一起冷哼一声。

    贾环喷笑道:“你们俩不会是相爱相杀吧?”

    “噗!”

    温博一口酒没咽下,全喷了出来。

    众人又一起狂笑起来。

    这样聚在一起狂欢的日子,对他们来说,真的不多了……

    正大笑着,一伙人就见一个圆滚滚的身影冲了进来,一屁股怼开贾环身边的牛奔,坐了下去,还满脸兴奋道:“说什么呢?说什么呢?”

    牛奔握紧的拳头,又无奈松开,晦气的往旁边移了移……

    贾环看着赢昼一张稀奇脸,皱眉道:“你干嘛来了?”

    赢昼恍然大悟,忽然一把抓住贾环的肩膀,疯狂摇动起来……摇不动。

    赢昼急道:“快,假装我在收拾你!不然我还得回去听那帮孙子扯淡!是不是朋友?”

    贾环无语,却不得不配合,让赢昼摇的跟嗑了药一般……

    “我打!”

    “我打!”

    “我……哎哟!”

    赢昼这小子真有点混不吝,摇摇也就得了,还上瘾了,往贾环肚子上装模作样掏起拳来。

    虚晃两下也就罢了,可许是玩儿嗨了,最后一下居然真打实了。

    然后,然后他就被贾环一拨拉,拨拉到地上去了……

    “哈哈哈!”

    牛奔几个本觉得他们自己已经够能逗乐的了,没想到这个从宫里出来的,臭名昭著的五皇子,居然比他们还搞笑。

    赢昼爬起身后,恶狠狠的瞪了牛奔几人一眼,然后又重新坐在贾环身边,往对面雅阁看了眼后,回头对贾环得意笑道:“我刚才表现的不错吧?瞧那群傻瓜,已经信我在教训你了!嘎嘎!”

    牛奔等人齐齐抽了抽嘴角……

    “做的好。”

    贾环点点头,笑道:“听说你把皇子所里的人都赶跑了?”

    赢昼闻言,胖脸上的得意之色不见了,恨声道:“他娘的,被那些酸秀才坑惨了!

    上回你同我说了后,回头我就派人到外面去打听。

    果然,到处都在造谣说我的坏话,都是从那群混帐读书人口中传出去的。

    怪道我在外面的名声那样不好,都是被他们败坏的!

    我给父皇一说,父皇就让我看着办。

    哼!我就让小太监们拿木棍把他们都赶跑了!

    嘎嘎!”

    贾环点点头,却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这时,楼下传来铜锣声。

    拍卖会就要开始了……

    ……

    ps:现咱们其实也是相爱相杀,听说我牙疼,书友们纷纷表示要给我寄电钻和锤子……

    嗯!好样的!

    不过,电钻和锤子也就罢了,准备献菊花的就算了,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