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玉镯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玉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大明宫,紫宸书房。

    隆正帝细眸又瞥了眼手中的纸封后,嘴角弯起一抹刻薄的讥讽笑意,随手丢开纸封,道:“到底是群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御案下侧,赢祥捏了捏眉心,将批改完的一本折子合上,放在一旁,而后轻声笑道:“这些后辈前些年被打压的狠了,都学会了小心谨慎。

    至于杏儿……皇上又不是不知道,皇上最欣赏的后辈,不也是她?

    她若是个男孩子,呵呵,同辈宗室子弟中,谁是她的对手?

    赢昼怕她这个堂姊,也是有的。

    别说赢昼,臣弟家里的赢普,不也最怕她?

    说来丢人,赢普不仅怕杏儿,还怕方家那个女虎。

    当初生生被那丫头,拎着两把锤子沿着朱雀大街追杀到朱雀门口。

    臣弟这一世英名,悉数丧尽啊……”

    “哈哈哈哈!”

    隆正帝听着赢普的丑事,登时开怀大笑。

    毕竟,不患寡而患不均,只要不是他一个人的儿子是怂包就好……

    “皇上,老十四虽然不像话的紧,可杏儿那丫头却是极好的。之前,还曾相助过皇上。

    如今,她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跟着贾环,一个人住在公主府,也怪可怜的。

    臣弟寻思着,能不能想个法子……”

    赢祥看着隆正帝,试探道。

    隆正帝闻言后眉头却微微一皱,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罢。明珠和贾环的事,当初闹的沸沸扬扬,事关天伦孝道,连朕都不好违拗。

    如今这般就挺好,贾环重情义,不会负了她。”

    赢祥闻言,轻笑着点头,道:“是臣弟想谬了。”

    心里却叹息一声,帝王,果然寡情。

    赢杏儿之所以闹到今天这一步,不正是因为当初被邬先生设计说服,为隆正帝出头,带兵围了光明殿所致吗?

    正是因为此举,坏了生父忠顺亲王的大事,从而遭皇太后厌恶,从贾家收回了婚事。

    以至于,堂堂金枝玉叶,太上皇最宠爱之皇孙女,沦落到今日的地步……

    可是,隆正帝怕还在因为她是忠顺王所出,心中不喜。

    见赢祥笑容寡淡了许多,隆正帝有些头疼的捏了捏额头。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性情不和,也处不来。

    看脸色,隆正帝就知道这个心软仁厚的皇弟,心里不满他的做派了,他却不愿赢祥对他产生心缔。

    在他心里,他与赢祥,远比寻常的骨肉兄弟还要亲厚。

    他很珍惜这份感情……

    隆正帝叹息了声,解释道:“十三弟,不要觉得朕薄情,朕不是因为厌弃赢遈牵连到明珠身上,朕也记得她当初的援手之情,若非如此,朕岂能……

    十三弟怕不知道吧?当初太上皇不知心中何想,竟给赢历和明珠各培养了支人手。

    一曰青龙卫,一曰梅花内卫。

    除此之外,明珠大概还从赢遈手中接过了不少文臣人手。

    许多十三弟想都想不到的大人物,都在她手中牵着线!

    哼!

    她这是想做什么?

    当武则天吗?

    若不是看在当初的情面,还有贾环那个混帐东西的面上,朕岂能容她?!”

    “嘶!”

    赢祥倒吸了口凉气,惊骇的站起身道:“杏儿那丫头,她怎么会这般糊涂……”

    养一只暗卫倒也罢了,都中数得上的门第,大概都有些耳目。

    可从忠顺王手中接手旧部,这问题就太骇人了。

    真要让她坐大,情况怕比忠顺王坐大更棘手。

    毕竟,忠顺王手中没有兵权,赢杏儿虽然也没有,可贾环有……

    见赢祥变了脸色,隆正帝面色倒松快了些,摆手道:“十三弟不必心忧,这件事,朕与贾环当面谈过。

    他向朕保证,翻了年,就会带明珠出京。

    在外面转个三五年,也就断了那么乱七八糟的破事。

    朕看他对这种乱事也烦的不行……”

    赢祥闻言,这才松了口气,重新落座后道:“这就好,这就好。贾环虽然顽劣,但大节大义上总是极懂规矩的。”

    又呵呵一笑,道:“这臭小子,也不见比赢昼赢普强哪去,就已经能和皇上坐而论道了。

    皇上,他这应该算是,不学有术吧?”

    隆正帝闻言,哈哈笑了起来,道:“十三弟这个词用的好,对,这混帐就是不学有术!

    不过就是爱胡闹!

    嬴弘那一起子跟着赢昼去他府上,他竟连饭都不准备管一顿,问了人家吃饭没,没有的话,就先家去吃饭。

    哈哈哈!”

    赢祥方才只从隆正帝口中知道个大概,并不知道这些细节,此刻一听,顿时喷笑道:“他竟这般小气?那赢昼他们怎么答的?”

    这一会儿,一个皇朝帝王,一个总理亲王,却如同寻常老人一般,说着儿孙趣事……

    隆正帝冷哼了声,道:“嬴弘几个听说明珠在贾家,转身就走了。赢昼……好歹还坚持了会儿。

    哼!也是个没出息的东西!

    被贾环揍趴下了,还爱同那个混帐耍子。

    没脸没皮!”

    赢祥奇道:“贾环还敢打赢昼?”

    隆正帝没好气道:“他同朕都敢伸手,还有什么不敢打的?

    不过今儿倒不是故意,是他正在想事情,赢昼卡着他脖子摇,摇火了就一下给揍趴了。”

    “哈哈哈!”

    赢祥大笑道:“赢昼和贾环竟玩的这么好?倒也难得。臣弟还以为,他只愿意同勋贵子弟来往呢。”

    
修真百年归来吧
隆正帝细眸微眯,道:“他总不能一直和宗室对干下去,慢慢改善吧。”

    ……

    荣国府,荣庆堂。

    贾母一脸欢喜的拉着赢杏儿的手,让她一起坐在高台软榻上。

    像贾母这样的当家老太太,一辈子不知见识过多少事,凡是内宅里有的,就没她不曾经历过的。

    赢杏儿虽然用冷水敷面,褪了晕红,可是眼角残留的那抹春意,和眼神里夹杂的一丝媚意,却将她的状况出卖的一览无余。

    像贾母和薛姨妈这样的,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同样,王熙凤也是如此。

    贾母是真喜欢这个大气爽利的孙媳妇,出身那样金贵,又会来事,她岂能不喜?

    “真真是好孩子!打当初第一回见你,就喜欢的不得了呢!”

    贾母拉着赢杏儿的手,赞了又赞,又打鸳鸯去取她的宝奁来。

    好大一个紫檀手抱箱,分出五层,贾母打开最上面一层,取出一只莹润的玉镯,感慨道:“这是当初我进贾家门儿时,国公爷的祖母,戴到我手上的,虽不十分名贵,但却是贾家从祖上传下来的。

    原本啊,这是给我的宝玉娶媳妇用的。

    可是这几日我又想了想,贾家能有今日,多亏了环哥儿操劳。

    宝玉跟着他这个兄弟,已经享福受用了许多了,他本也不在乎这些。

    干脆,就给环哥儿的媳妇吧。”

    此言一出,荣庆堂内坐着的诸女孩子,表情都变得微妙起来。

    林黛玉一双妙目滴溜溜的看向贾母手中的镯子,又看了眼赢杏儿,最后目光落在了贾环身上。

    史湘云大气些,虽然也羡慕的紧,可是,贾环已经给了她一场举世无双的婚礼,她已经知足了。

    薛宝钗面色则复杂的紧,贾母手中那只镯子,真真是她做梦都想得到的……

    可是……

    她有自知之明,无论是贾母做主,还是贾环做主,这只镯子,都不会落到她手里。

    赢杏儿看着贾母手中的镯子,在贾母没说给她时,就顺手接了过来,仔细瞧了瞧,笑道:“老太太,这是蓝水翡翠呢,好物件儿!”

    贾母闻言,笑道:“你还懂玉?”

    赢杏儿笑的灿烂,道:“当初在宫里,太上皇喜欢赏玩这些,跟着老师傅学了些门道,并不精通。

    对了,我那里还有一个翡翠玉枕,是南边来的官儿献上来的。

    枕着浸凉浸凉的,还怪好看,赶明儿孙媳给您送来!

    太医说,这翡翠玉枕对上了年岁的极好。

    也是蓝水的呢!”

    贾环干咳了两声,连使眼色,“悄声”道:“亏了……”

    “呸!”

    贾母狠狠的啐了口,绷住笑嗔骂道:“没良心的坏种子,还不如杏儿孝顺我!”

    然后,从赢杏儿手里拿起玉镯,就要给她戴上镯子。

    赢杏儿却笑着一收手,接过镯子后道:“老太太,孙媳素来不爱戴这些,收着也是放进妆奁里放着,不如送给妹妹们吧。”

    说罢,对下面的林黛玉招了招手。

    林黛玉眼神小茫然,一旁王熙凤却哈哈笑着提了她一把,推她上前去。

    赢杏儿气场着实太强,她在时,王熙凤都只能陪着笑脸站着,不敢随意插话。

    薛姨妈更是一言不敢……

    林黛玉似有些不安的看向贾环,贾环微笑着颔。

    走上高台后,赢杏儿牵起林黛玉白净的小手,替她带上玉镯,笑着点点头。

    又转头对贾母道:“这位妹妹生的真是极好,一身的灵气,怪道驸马最喜欢她。”

    贾母看了眼羞涩屈膝福礼的林黛玉,笑的慈爱,对赢杏儿道:“像你姑母……”

    却不愿多提先人,对赢杏儿道:“你也是极好的,既然你不要这个镯子,那剩下的这些宝贝,就都归你了。

    这回可不许再大方给人了,收着回去赏人也是好的。”

    赢杏儿呵呵笑着点点头,谢过贾母后,对贾环莞尔一笑道:“没亏呢!”

    贾环哈哈一笑,道:“跟我真有夫妻相!”

    玩笑一场后,赢杏儿就要告辞了。

    贾母极不舍,握着她的手不放,想让她住一晚。

    赢杏儿看着一脸慈爱的贾母,明亮的大眼睛有些水色,笑道:“老太太,原本当是留下来陪老太太一宿的,只是……

    今儿不是回公主府,而是要回王府陪母妃三日。

    每年都是如此,不好去迟了。”

    贾母闻言,忙道:“那可不能耽搁了……不如让环哥儿陪你一起去,也好见见王妃!”

    赢杏儿犹豫了下,看向贾环。

    贾环点头,道:“是该去见见丈母娘了。”

    赢杏儿噗嗤一声笑出声,道:“那就去磕个头吧,母妃一心向佛,不大理会这些事。我一年陪她老人家在静室里礼佛三日,已经是极破戒的事了。

    她若不理会你,你可别恼!”

    贾母等人闻言面色变了变,哪个都不想看到贾环受委屈啊。

    贾环的眼神却忽地变得格外怜惜,柔声道:“她是你娘,自然也是我娘。别说不理我,揍我我都要小心扶着她,仔细累着她,又怎么会恼?”

    赢杏儿闻言,脸上的笑容终于散尽,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忽然滚落……

    不过,她素来坚强惯了,借低头之机,轻轻抹去眼角痕迹,再抬起头,又是一张明媚的笑脸,笑道:“那咱们就去吧!”

    ……

    ps:第二更!杏儿的笔墨不多了……

    大家且行且珍惜!

    另外,谁有治牙疼的偏方没有,这两天火大,牙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