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扮猪吃老虎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扮猪吃老虎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神京西城,居德坊,公侯街。

    宁国府正门前,一群鲜衣怒马的王孙公子。

    虽然都身着常服,但腰间系着的金黄玉带,却昭显着他们非同一般的身份。

    为的,正是当今天子五皇子,赢昼。

    赢昼今年亦不过十四五的年纪,和贾环差不多大,名声也差不多臭。

    因董皇后无子,赢昼在宫里出生后,母妃没过二年就病故了,所以养在董皇后膝下,颇受宠爱。

    而隆正帝长子和次子都未成年而夭折,三子赢时性格孤拐,不被太上皇所喜,出继给了武承郡王府。

    四子赢历又太受太上皇宠爱,早早的被立下了皇太孙的名分,接在龙宫亲自教养。

    到头来,隆正帝膝下也只有赢昼一子。

    因此,尽管赢昼生性顽劣,也常被隆正帝当庭使家法,可对他的宠爱,也是真实的。

    这一点,人所周知。

    隆正帝前二十年,被忠顺王压制的成了泥塑菩萨,大权半点也无。

    那个时候,赢昼这样的天家逆子,就是一块臭狗屎,谁都能骂两句,啐两口,无人愿靠近。

    可如今,隆正帝尽掌控天下大权,杀伐果决,威仪一时无两,赢昼也就从臭狗屎,变成了香饽饽……

    连曾经骂过他“荒唐不羁、昏聩悖逆”的文臣们,都开始赞他纯孝天真,王字头上飞柳絮,更何况宗室子弟?

    “五叔,说到底他不过是臣子。我听说,连镇国公府、武威公府那几家的子弟,都能随意进出贾府,怎地咱们反倒不能?

    一伙子龙子龙孙,就晾在这太阳地儿里等他?”

    一嘴上胡须刮的青,细眉细眼,眼神闪烁的青年,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对赢昼不忿道。

    赢昼瞥了此人一眼,嗤笑道:“赢昌,你要是把这话说给康王叔和王兄听,他二位能打你嘴巴,你信不信?”

    赢昌闻言,面色一滞,眼神有些晦暗,嘿了声,道:“五叔儿,侄儿就想不明白,皇爷爷到底为何这般看重一个臣子?侄儿还听说,这个贾家庶孽,还和五叔您作对过,仗着皇爷爷的宠爱,竟让五叔您生生吃了大亏,五叔,您就这么……哎哟!”

    赢昌眼药没上完,就惨叫了声,眼神惊恐的看向赢昼,道:“五叔,你……你打我作甚?”

    赢昼哼了声,不屑道:“赢昌,你是不是觉得,这世上就你一个聪明人,你五叔我是出了名儿的废物点心,所以被你撺掇几句,就会傻乎乎的去和贾环硬干?

    自以为是的混帐!

    老蔡!”

    赢昼身后一老仆忙站出来,躬身道:“殿下有何吩咐?”

    赢昼一扬下巴,道:“回去给康王叔说清楚方才之事……还有,你可知道贾环那王八蛋和赢昌到底有什么过节,让人家这般想算计他?”

    名唤老蔡的老仆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道:“殿下许是不知,王府之前的钱庄,一直都是小王爷母舅在管着。如今,那人被宁侯抓进了黑冰台……”

    赢昼闻言大乐,道:“贾环还敢跑到康王叔的地盘抓人?可以啊……

    行了,你带这混帐回去吧,给康王叔说明白了这事,别想着收人好处糊弄,改明儿我还要亲自和康王叔唠唠。”

    老蔡面色一变,忙收起心里小心思,道了声“不敢”,然后拉着赢昌带着随从们离去了。

    看着二人的背影,赢昼冷笑了声,又看向其他人,道:“本来今日只是奉父皇旨意,去宗人府传个话儿,然后过来寻贾环耍一耍。

    正巧碰到你们,康王叔也想改善一下宗室诸王府和勋贵将门的关系,才让我带你们一块儿过来逛逛。

    若是哪个还打着赢昌那种心思,现在就滚蛋。

    想对付贾环,随你们去对付,我可以在后面给你们摇旗助威,但谁若想拿我当枪,趁早歇了这心思!

    一群黑了心的!”

    后面一十六七的少年忙笑道:“五弟,瞧你说的,我们可不是蜜罐里长大,目空一切的世子爷。

    若非宁侯,我等现在还是王府里不招人待见的庶子,这辈子只能混吃等死。

    承了那么大的恩,再想记恨人家,却不是我们愿意做的事。”

    赢昼嘿嘿一笑,道:“嬴弘,你小子要是能一直这般精明,请封世子的折子也就快批下来了。”

    嬴弘闻言大喜,不过又有些迟疑,道:“五弟,莫不是……宁侯连世子定属都能干预到?”

    这就太骇人听闻了……

    赢昼笑骂道:“胡扯什么?他算哪个位份儿上的,连这种事都能管得到,那大秦到底姓赢还是姓贾?

    不过,这小子现在是勋贵里的要紧人物。

    如今宗室诸王和勋贵的关系很紧张,老是这般不是回事儿。

    要是你们再不知天高地厚的跑人家里打人脸,呵呵,这种没眼力价儿的蠢货,如何能承嗣王爵?

    刚才我为什么打跑赢昌?

    我是在救他!真让他惹毛了贾环,那王八蛋心黑手辣,能把赢昌那小子打的哭爹喊娘!

    你们信不信?”

    其他人登时恍然,纷纷保证相信,而且也绝不会自寻麻烦。

    赢昼见他们一个个恨不得给贾环捧臭脚的模样,又觉得不爽,道:“你们也不能失了天家的威严,都是高祖皇帝的龙子龙孙,只要不惹事,谁还能欺负得了你们?

    贾环那王八蛋要敢平白无故的欺负你们,我保管不饶他!”

    一群王府准世子们,又顿时拍起马屁来。

    他们都是上回铁网山事变后的得利者,因为之前参与铁网山事变的宗室诸王府世子,如今都被圈在宗人府,废了。

    一座王府有王爷,也一定要有世子。

    有了世子,待王爷薨逝后,世子才能继承王位。

    若是没了世子,待王爷薨逝后,宗人府怕是最多
蓁命为凰txt下载
给个镇国公,甚至只给一个镇国将军就打了。

    这完全是两个天壤之别的概念。

    可是,隆正帝指使孝康亲王废去了诸王府的世子后,却没有批复各王府递上去再次请封世子的折子。

    只这一手,就让素日里气焰嚣张的各大王府,都没了脾性,夹着尾巴老老实实做人,唯恐惹怒了隆正帝,趁机作王府,不给世子位。

    而一座王府里,不管有几个王子,通常只有一个风光,那就是世子。

    好比太子要防备其他皇子觊觎储位一样,世子也要提防其他王子偷去世子大位。

    因此,平日里会使出各种法子打压其他王子的生存空间。

    皇帝爱长子,王爷爱世子,有一个世子,其他王子,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活着就行。

    这种局势,也就造成了其他王子的尴尬局促的生活环境,使得他们心中多有些卑微,远不如世子那样风光无限,也骄傲无限的心境。

    但不得不说,福祸相倚。

    上一批诸王府的世子,真真是傲气的连隆正帝都不放在眼里。

    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不满于现状,不愿被一座神京圈着,想裂土封疆,做个真正的王,这才会随赢时谋图大事……

    然而这一批准世子,经过了多年委曲求全的生活,懂得了世道的艰辛,学会了低头的求生本领,如今,也终于迎来了福祉。

    上一批诸王府世子,是嘲笑赢昼的主力军。

    若他们还在位,对赢昼的态度绝不会改变多少。

    但这一批,却毫无心理负担的拍着马屁……

    赢昼明显被拍爽了,各种不要钱的承诺随意往外洒,居然还许诺要介绍这些准世子们,给他父皇认识认识……

    两边人马正吹的兴高采烈,赢昼开心的差点没在马上手舞足蹈起来,忽地,他面色一僵,猛然转过头,看向宁国府门楼下,原是门子坐着休息的条凳上,那个一脸讥讽笑容的面孔。

    “我了个大艹!”

    赢昼怒道:“贾环,你就晾着我们在这里干等着,你出来了招呼也不打一声?

    你还懂不懂一点待客之道?!亏你去宫里,我还送你出宫,你黑了心了!”

    贾环呵呵笑着起身,道:“抱歉抱歉,在下实在是听殿下吹牛.逼……哦不,听殿下讲大道,听的入迷了!

    一时忘了……

    哈哈哈!”

    赢昼闻言,一张圆胖的脸登时涨红,羞恼道:“贾环,你才吹牛.逼呢!”

    贾环连连摆手,谦虚道:“不不,我顶多是个牛.逼侯爷,可你是牛.逼大王啊!哈哈哈!

    对了殿下你带他们去紫宸书房,和你爹一起吃便饭的时候,能不能也带上我,啊?

    我也想和陛下在上书房里吃个火锅……

    哈哈哈!”

    贾环不是在嘲笑,是真的在笑。

    他见过的天家宗室子弟不算少了,打过交道的都有好些,可像赢昼这么搞笑的,他从没见过。

    赢历当年正当红时,都不敢夸下这种海口。

    当然,那些准世子们,一个个奸的和猴儿似得,也没真指望过赢昼的许诺。

    都是陪着他逗乐子呢。

    赢昼也的确被拍的飘飘欲仙,若不是余光看到贾环那张可恶的脸,从而惊醒过来,这会儿他怕是都敢邀请这几位老表去龙椅上坐坐,过把瘾!

    他见贾环笑的前仰后合,一张脸黑成锅底,满脸的羞恼。

    不过忽地,他脸上的羞恼之色尽敛无踪,又换上从容的笑脸,对身旁几位王府准世子道:“你们没和贾环打过交道,不知道他的毛病!

    之前我也生气过,他后来专门儿跟我道歉了,解释道,这是他们将门衙内们的相处规矩,惯是这般嘲笑打骂。

    他说这样做是拿我当哥们儿,是不是啊,贾环?”

    看着赢昼得意洋洋的模样,贾环都不好意思跟他说实话,只能强忍着笑,连连点头道:“对对对,五皇子是我的朋友……”

    “是哥们儿!”

    赢昼纠正道。

    贾环点头笑道:“对,是哥们儿!那么,哥们儿,走吧,咱里面去。

    我不是给你说过,等送了请柬再上门儿吗?你怎么今儿就来了?”

    赢昼没好气道:“我在宫里等你的请柬等了两天,也没见你使人送。我想你这样的人定是马大哈,给忘了,这才上门儿看看。

    再有,你一个人撑一摊子也不容易,若有解决不了的难处,只管跟我说!”

    赢昼拍着胸口仗义道。

    贾环哈哈笑道:“那可真多谢五殿下了!不过说真的……要是我真想和你父皇一起吃个便饭也可以?”

    赢昼闻言脸一黑,不过随即得意道:“要说旁人嘛,肯定有点难处。

    可是你嘛……

    等着,今儿回宫后我就去寻父皇,跟他说你想同他老人家吃顿便饭,还托我呢!

    嘿嘿,贾环,你猜我父皇同意不同意?”

    “别别别!”

    贾环忙投降道:“还是算了,你爹日理万机,还是别打扰他了……

    咦,小五,我现你是不是在扮猪吃老虎?你有点阴险啊!”

    圆滚滚的赢昼大惊,都不顾贾环对他的不敬称呼了,胖脸警惕道:“你……你看得穿我?”

    贾环正色道:“我本来其实也是看不穿的,因为你实在太像……”

    “噗!”

    两人身后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实在忍不住喷笑出声。

    赢昼先是一怔,继而登时醒悟过来,怒视贾环:“我艹!你敢说我太像猪?贾老三,我和你拼了!!”

    咆哮罢,顶着圆鼓鼓的脑袋,拖着圆滚滚的身体,朝贾环狂冲过去……

    ……

    ps:第二更!努力去码第三更,十一点前没有就明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