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杏儿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杏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杏儿……”

    贾环站住,双手扶着赢杏儿的肩头,将她从怀中扶起,然后满面笑容怜惜的看着她,道:“我从没指望过人心啊……

    杏儿,你不用这般费心……

    如果说,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是我能做到的,也是必须要做到的事,那就是我一定会,也一定能,保护好我的家人,不被任何人欺负了去。

    不管他是谁,也不管他是什么样的身份,都不能将我贾家人怎样。

    我没有野心,也从没想过大逆不道的事……

    但若是谁以为我是个逆来顺受的忠臣,那我一定会让他惊喜万分!

    所以杏儿,给我点信任和信心。

    把一切交给我,我是你的夫君,我能保护好你,好么?

    看看你,你比以前,清瘦了好多。”

    双手捧着赢杏儿的脸,贾环心疼道。

    赢杏儿大眼睛明亮水润的看着贾环,缓缓点点头,道:“好,我相信你。”

    贾环闻言,灿然一笑,在赢杏儿润泽的唇上亲了亲,然后牵着她的手,道:“走,给你瞧见好玩意儿。

    白荷昨儿夜里使人送回来的,这丫头,害怕我去揪她回来,竟送了个好玩意儿回来,想贿赂我。

    我昨儿个好生想了想那东西该送给谁,其她人都有好的了,唯独你那里缺些,正打算一会儿给你送去,没想到你竟来了。”

    赢杏儿见贾环兴致勃勃的模样,好笑道:“什么玩意儿啊,环郎这般喜欢?”

    贾环神秘道:“你瞧见了就知道了!”

    ……

    “小……吉……祥!!”

    贾环黑着脸,咬牙切齿道:“我不是给你说了,不许喂太多吗?

    早上喂一次就好,它们不知道什么叫饱的!”

    小吉祥垂头丧气,手里拎着个小袋子,背后站着同样戚戚然的香菱,一般的垂头丧气。

    小吉祥道:“三爷,我知道错了。我就是看它们太可爱了,才想多疼它们一疼。”

    贾环抽了抽嘴角,无语中。

    赢杏儿则啧啧称奇的看着眼前物什,笑道:“你们真真会玩!

    宫里以前也养过金鱼儿,还喂过龙鱼。

    可都是养在水龙缸和御花园的金水池子里的,谁曾想,还能这样养!”

    他们一道看的,是白荷昨夜遣人送回来的一个三尺见方的透明玻璃鱼缸。

    灌满水后,碧蓝碧蓝的。

    底下铺着一层漂亮的鹅卵沙石,还有些水藻。

    再有一个小号的水龙车,缓缓的转着,从外面引进空气,咕嘟咕嘟的冒着气泡。

    不过,原本应该游的欢畅的数尾金鱼儿,此刻却都翻了白肚皮,死翘翘了。

    只看着小吉祥手中原本足够十天喂养的鱼饵料,只剩下小半包,贾环就知道凶手是谁。

    鱼儿是没有记性的,更不知饱为何物,只要有吃的,它们能一口气吃到撑死!

    看到之前可爱的金鱼儿,都死掉了,小吉祥大眼睛里也浮现出一层水花儿,小嘴儿瘪起,眼看就要落泪。

    贾环苦笑着对赢杏儿道:“杏儿,赶明儿捉些好鱼,再给你送去吧,鱼都死了……”

    赢杏儿瞥了眼小吉祥,淡淡道:“鱼儿死了,就把凶手丢进鱼缸里,看她游,也有趣哩。”

    贾环迟疑道:“这样,好么?”

    “怎么不好?”

    赢杏儿轻笑道。

    “哇!”

    正和赢杏儿一唱一和逗小吉祥的贾环,被这突如其来的哭声给唬了一跳,就见小吉祥身后的香菱大哭道:“不要把姐姐丢进鱼缸里,呜呜……”

    香菱,比前世还单纯了……

    前世,她虽然迷糊,可到底处在那样的环境里,吃亏多了,总会长些心眼,知道将衣裳弄脏了姨妈会责备。

    可这辈子,她跟着小吉祥,这二年里,怕是比园子里的主子都过的快乐。

    没人敢招惹小吉祥,也就没人敢招惹她。

    顺顺当当,快快乐乐的过了这些时日,脑筋也退化回当年的纯真……

    贾环和赢杏儿两人相视一眼,面色都有些悻悻,觉得逗这样的丫头,着实有些不太善良……

    正想说点什么弥补一下,就见小吉祥大眼睛里的泪花扑簌扑簌的往下落,一边小手还解着衣裳的纽扣……

    贾环奇道:“小吉祥,你要干吗?”

    小吉祥抽噎道:“我要去鱼缸里游泳!”

    “噗嗤!”

    赢杏儿笑出声,屈指敲了小吉祥眉心一下,道:“还怄气起来了?”

    小吉祥这会儿正伤心她三爷的无情,也不理赢杏儿公主身份了,皱着毛毛虫眉晃了晃头,避开赢杏儿的手后,把外裳一脱,里面就剩下一层红肚.兜,然后要往鱼缸里爬……

    贾环哈哈笑着一把抄过小吉祥,在她只着了件小衣的屁股上抽了下,道:“你杏儿姐姐不过同你顽笑,你也生气?吉祥姐,你太小气了吧?”

    小吉祥本就因为撑死了金鱼心里愧疚难耐,再加上公主的欺负,三爷的无情,一肚子的委屈,这会儿被贾环抱住,登时爆出来,搂住贾环的脖颈呜呜哭了起来。

    香菱跟在后面也哭……

    贾环又心疼又好笑道:“别把鼻涕抹我脖子里!”

    小吉祥不依,只是蹭来蹭去,贾环对赢杏儿道:“你完了,她会去我娘那里告状的!”

    若是薛宝钗听闻此言,心里可能还会抽搐下,可赢杏儿却哈哈一笑,颇为有趣的上前揪了揪小吉祥的元宝耳朵,道:“小吉祥,你怎样才肯不哭?

    把我那支金步摇钗给你如何?你上回不是觉得好看么?”

    小吉祥不吭声,还是哭。

    显然,价码不够。

    一双泪眼只是盯着鱼缸……

    赢杏儿何许人也,见微知著,也不当回事,呵呵笑道:“要不,把我这鱼缸也赔你?”

    小吉祥登时不哭了,抬起头,眼泪花花道:“当……当真?”一副财迷样儿!

    赢杏儿没好气的对贾环道:“瞧你养出来的好丫头!”

    贾环哈哈笑道:“那还是送你那里,好生调理调理,教教规矩吧!”

    说着,就觉得怀里小吉祥小身子一紧,又把头埋进他脖颈里。

    赢杏儿呵呵笑道:“罢了,我还真怕你娘跑我那里去要人。这世上能让我棘手的人没几个,她老人家定能排名前三。”

    “哼!”

    小吉祥似有了靠山一般,胆儿一壮,竟然轻哼了声。

    赢杏
邪御天娇全文阅读
儿大眼睛一眯,对贾环道:“也罢,就把这不知规矩的臭丫头交给我,送进宫里好生学学规矩。

    纵然姨娘来要人,我也不怕。

    大不了,我与她老人家说,和环郎生的孩子,交给她养就是。

    本宫还不信,她老人家会为了一丫头为难于我!

    亲生的孙子,血脉又那样金贵,还比不得一黄毛丫头?”

    “哇呀呀!公主姐姐,我再不敢无礼了,再也不敢了!”

    小吉祥一听赢杏儿之言,再想想赵姨娘的心事,顿时慌了神,连忙大叫着投降。

    她再清楚不过,赵姨娘一直都想早点抱上孙子。

    而且,尽管贾环如今已经为将成侯了,可赵姨娘心里却一直有个心结,那就是贾环是姨娘生养的。

    在这个时代,姨娘生养的,就是下.贱的同义词。

    所以,赵姨娘一直盘算着给贾环改善下血脉。

    还有谁的血脉,能比赢杏儿这样的金枝玉叶更高贵吗?

    因此,见势不妙,小吉祥果断投降。

    贾环呵呵笑着帮小吉祥穿好衣裳,道:“行了,去玩去吧,你杏儿姐姐跟你顽笑呢。”

    小吉祥闻言,看了赢杏儿一眼后,想离这个“大魔王”远些,却又不舍得走……

    贾环心里装着事,一时没想那么多,只奇怪小吉祥怎么还不走。

    赢杏儿却好笑道:“这里装了那么些水,你要能搬得动,就搬走好了。”

    小吉祥闻言大喜,撅起屁股就要搬鱼缸。

    还别说,习武这些日子,力气真见长了不少。

    那么足有百十来斤的鱼缸,竟被她抱了起来。

    不过,一张苹果般的红脸儿,也愈红润了。

    小脑门儿上的青筋暴起!

    贾环怕她撑着,忙接了过来重新放下,笑骂道:“傻丫头,你还往哪里搬?晚上杏儿就回她公主府了,这里不就是你的地盘?”

    小吉祥却振振有词道:“三爷,我不为自己看,我要拿去给小六儿看!”

    贾环哈哈笑道:“小六儿能睁眼了吗?”

    小吉祥连连点头,道:“能呢!昨儿夜里,我站在东边,他就看向东边。我站去西面,他也看向西面。他定会喜欢鱼儿的!”

    贾环揉揉眉心,道:“好了好了,能看就能看吧。

    你先把鱼缸放这里,等明儿我让人再寻摸几条好鱼儿来,你再带香菱把玩,听话。”

    小吉祥闻言,这才作罢,和香菱牵着手跑走了。

    赢杏儿嘲笑贾环道:“你还真有耐性!”

    贾环摆摆手,重新邀赢杏儿落座,道:“杏儿,能忙完这几个月,到了明年开春儿,我就会带着家里人到四处转转,你也一起去吧?

    老窝在这勾心斗角的京里,就算咱们不想算计哪个都免不得不开眼的自己撞过来。

    索性,咱们大江南北的去逛逛。

    唔,这件事就这样定了,不许你有意见。”

    赢杏儿似笑非笑的看着贾环,道:“果真霸道了许多,你是怕我和宫里那位斗起来,让你为难?”

    贾环干笑了两声,道:“那却不会,真要到了那个时候,也没什么为难的。我从来都是帮亲不帮理,到时候咱俩豁出去干就是!”

    赢杏儿眼中目光登时柔软了许多,垂下眼帘,想了片刻后,缓缓点头,道:“好,既然你不喜我在京里,我与你一同出去就是。”

    贾环闻言,呵呵一笑,隔着桌几,伸手握住赢杏儿的手,然后轻轻一用力,就将她带了过来,揽腰入怀。

    赢杏儿生的并不算绝美,中人之貌,但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却让她即使身在无数粉黛佳丽的皇宫大内中,都能脱颖而出。

    她性子豪爽,气魄极大,处变不惊。

    身子虽被贾环抱住,眼神却变也未变,一点波澜都没起,脉脉无波的笑看着贾环。

    贾环失笑道:“杏儿,你这样子,让我觉得有种被反调.戏的感觉!”

    “噗嗤!”

    赢杏儿笑道:“环郎是嫌弃我,不小意体贴吗?唔,当初有个老嬷嬷教过我一些手段,当时觉得有趣,学了两手,环郎且看喜欢不喜欢……”

    说着,赢杏儿轻轻垂下眼帘,似在酝酿,贾环饶有兴趣的看着她,想看看素来大气坚韧的赢杏儿,能耍出什么花招……

    “环郎,看着奴家……”

    声音,依旧是很有质感的女中声,但只从赢杏儿口中说出奴家二字,就让贾环心中一跳,不过,他本就没移开过眼神。

    赢杏儿的眼帘还未抬起……

    在贾环的目光中,赢杏儿的眼睫毛忽地扇动了两下,继而,眼帘缓缓升起……

    “嘶!”

    饶是贾环自诩阅美无数,各般美人的眼神,如林黛玉、如秦可卿、如白荷,都堪称世间少有,让她心动不已。

    可此刻,依旧被赢杏儿这双明亮眸光中的眼神所心折……

    似幽怨,似哀怜,似欣喜,似爱慕,似心伤……

    百种心思,齐汇于一束目光中,让人情不禁的沉醉其中,不愿自拔……

    “环郎,你……你不要厌弃奴家……噗!!”

    “哈哈哈!”

    “哈哈哈哈!”

    原本可让君王不早朝,可让三千宠爱于一身的风.情,忽地画风一变,又变成了豪爽不羁的大笑。

    看着坐在他腿上,笑的前仰后合的赢杏儿,贾环有些羞恼,忽地将她横起抱住,大步往宁安堂卧房走去。

    “环郎,你这是……”

    赢杏儿似感觉到了什么,眉尖轻挑,笑问道。

    贾环狞笑一声,道:“今日本驸马要和公主圆.房,生出一个轻车都尉来!”

    在大秦,公主之子通常会封一个轻车都尉的爵位,在男爵之后,但能世袭三代,以示天家血脉的贵重。

    赢杏儿再怎样大气,也是女孩子,见贾环这般动静,俏脸微霞,道:“现在吗?”

    贾环轻声道:“我不在乎什么黄道吉日,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就是黄道吉日!当然,杏儿你若看重这些,我等几日也无妨。”

    赢杏儿抿嘴一笑,道:“我也不大看重这些,只是……也罢,今日就今日吧。驸马,服侍本宫更衣!”

    眼角处,带起一抹妩媚。

    贾环眼睛愈炙热,狞笑一声,道:“本驸马可不会更衣,只会脱衣,公主,快从了我吧!哇哈哈!”

    “嗯……”

    ……

    ps:今儿请个假,就一更,休息一下,这个月起总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