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真怒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真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神京西城,崇化坊,武威公府。

    作为当世唯一的在世国公,武威公府的规制自然也是勋贵门第第一人。

    除却配属的八百亲兵外,武威公府门前,甚至还有隆正帝亲属的龙骧禁卫二员,持大秦戟立于门前。

    在此门一箭之地外,文官落轿,武将下马,以示尊崇。

    伴随着大批黄沙系将领加官进爵,拥护在武威公周边,从西北荒蛮之地入京的这方势力,似大势已成。

    每日里,武威公府门前车水马龙。

    黄沙一系勋贵将门,常来此与武威公秦梁议事。

    勋贵诰命,则常来与一等国公夫人张氏请安。

    诸多王侯子弟更是川流不息,围绕在国公世子秦风身边。

    武威一脉,已隐隐有当年荣国在世时的盛景。

    都中勋贵圈中,隐有流言日繁:如今武勋将门真正的第一公子,便是国公世子秦风。

    秦风允文允武,儒将之姿!

    至于贾环……

    他已经成了宫里那位的门下走狗,且粗鄙无礼,不配为武勋集团的代表。

    这种传言,极有市场。

    也是牛奔、温博等人,近来与秦风闹矛盾的缘由。

    双方闹的很不愉快,有数次,几乎动真章。

    只是顾及上回贾环在宁国府的爆,才总是堪堪收敛住。

    但勋贵圈子里,至少是衙内圈子里,隐有妖风四起。

    不过,当事人贾环,似一切未所有觉,一如往常……

    今日午时,从荣庆堂辞别贾母和家中姊妹后,他就带着二十亲兵,往崇化坊打马而来。

    在距离武威公府一箭之地外下马,然后步入正门。

    今日拜访武威公府的人依旧很多,多是黄沙旧将。

    不过,这些人今天全都在门楼前住了脚,没能入内。

    秦家老管家秦忠当面相告,今日公爷和夫人设家宴,为小国公践行,不待外客。

    一干武勋大将们虽然失望,却无人敢造次。

    论规矩,秦家是出了名的森严,气派极大。

    不过,当他们看到贾环恍入无人之地般过门而入,路过秦忠老管家时,还揪了把老管家的胡子时,无不瞠目结舌。

    阳城子刘大能颇为不服气道:“老管家,不是说公爷今日设的是家宴吗?怎地这宁国侯就能进……”

    秦忠淡淡一笑,看了眼刘大能,道:“国公爷和夫人今日设的是家宴,专门宴请宁侯,怎地,你刘大将军不高兴了?”

    刘大能闻言干笑了声,道:“末将岂敢?只是……”他面色有些古怪,低声道:“只是末将近来听到传言,说……说这宁国侯,成了天家的犬牙,为了邀宠,无所不用其极,行为十分下.流……哎哟!老管家,您打我作甚?”

    刘大能捂着脸,看着满脸怒色的秦忠问道。

    周围一些将校,也惊讶的看着秦忠。

    秦忠须皆白,面容清瘦,但此刻却如怒目金刚,怒视刘大能道:“好你一个刘大能,真是长能耐了!

    若非你刘家几代人跟着国公府,你爹生前还嘱托过我,要照看你一二,今日老头子非砸瘸你的狗腿不可!”

    秦忠本就是老武威侯身边的家将,连秦梁都要唤一声忠叔,秦风更是得叫一声忠爷爷。

    在黄沙一系的老将家族中,也极有威名。

    刘大能之辈之所以喊他老管家,不是他们不想喊秦忠一声忠叔,而是秦忠不许。

    道理很简单,国公爷才能喊他一声忠叔,刘大能之辈何德何能,能以近称唤之?

    此刻见他怒,刘大能顿时慌了,忙道:“老管家,您是长辈,要打要骂都随您老人家,可千万别急坏了身子。国公爷都敬着您,您若气坏了,末将纵然死一百次,也赎不回罪过啊!”

    秦忠冷笑一声,道:“老头子可不敢当你们的长辈!你们连这一身富贵从何而来都能忘,这般大的恩德你们都能不在乎,老头子又有何德何能,能当你们尊长?”

    这话就太重了,秦忠这般说,那岂不是秦梁也会这样看?

    忘恩负义之辈,在文官场上不少见,却也是大忌,更何况武勋将门?

    谁敢和一个忘恩负义之辈同上战场?

    谁又敢去提拔一个忘恩负义之辈?

    不止阳城子刘大能,东昌子、沙城男等一众黄沙旧将,全都急道:“老管家,我们都是当晚辈的,哪里做差了您只管打骂就是,哪怕看在先父先祖的面上,还请指点晚辈们错在哪儿了,我们改正还不成吗?”

    秦忠冷淡的看了他们一眼,却没有解释的意思,道:“一个个都得意忘形,忘了自己有几斤几两了。真当你们这身爵服是靠你们的能为挣下来的?

    我看你们不是不知道,是装着不知道。

    你们是因为心里不服,对不对?

    呵呵,你们只管不服吧,日后也少往国公府来。

    什么时候你们凭着真能为,能让人喊你们一声爵爷,再来这个门儿,老头子给你们磕头请安!”

    说罢,留下一门口满脸羞臊的武勋大将,转身进门,又让门子把门关上。

    ……

    “爹,我不明白,为何您不给外面那些叔伯们说明白,还不让我警告身边那些臭小子们?

    环哥儿说您是为了让宫里那位安心,可纵然如此,也不必闹成这个局面吧?”

    秦家丘威堂内,听完秦忠的话后,秦风有些不解的对秦梁问道。

    秦梁丹凤目微眯,淡淡的瞥了秦风一眼,秦风脸上的不忿之色顿时无影无踪。

    一旁,贾环夹起一块张氏挑给他的肉铺,放进嘴里美美的嚼着,看着秦风倒霉的样子,不厚道的嘿嘿乐了起来。

    秦风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秦梁哼了声,对贾环道:“环儿,你给这个不成器的东西讲讲。”

    贾环忙摆手道:“义父,孩儿比风哥差远了!风哥,那是能文能武,上马可杀四方,下马可……哎哟!放手!风哥,我错了!”

    贾环还没说完,就被秦风从一旁挤过来掐住脖子,摇晃了起来,立马投降道。

    他说的这些话,正是近来衙内圈子里刮的妖风。

    秦风此刻听他打趣,一张脸臊的红到耳根,岂肯轻饶他,羞怒:“好你个臭小子,别人笑话倒罢,你也这般笑话我?为了这些放屁话,牛奔那几个见到我就冷嘲热讽,你不替我解释一番,还好意思在家里说?”

    贾环笑的喘不过气,咳嗽起来,唬的张氏忙让秦风松手。

    见贾环涨红了脸,张氏恼道:“风哥儿,你怎地这般莽撞?没看到环儿连气都上不来了,你还掐?

    要是掐出个好歹来,看老爷和我怎么收拾你!”

    秦风见贾环被张氏搂着脖颈抚背顺气,那副心疼模样,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生生气死过去。

    贾环堂堂武宗,别说这一会儿功夫不呼吸,就是再闭气一炷香功夫,睁开眼照样活蹦乱跳。

    贾环让张氏照顾了会儿,见秦风嘴都快气歪了,秦梁也好笑的看着他,忙从张氏怀里坐起,谢过后,又“噗嗤”一声笑出来。

    不过见秦风真的快炸了,赶紧敛了笑容,正色道:“风哥,很简单!不是只有咱们是聪明人,明白人,外面那些话,只是为了迎合一些人的
屌丝小道士全文阅读
心思罢了。

    你真当他们是心思淳朴,才被人哄了去?

    你只是心地太善良,不愿去承认那些真实的丑恶罢了。

    呵呵。”

    秦风闻言,顿时不出声了,脸色隐隐有些难看。

    贾环当真秦梁和张氏的面,直言道:“风哥,你就这点不好,读书读迂了。

    满心的仁义道德,总把人想的太好,也总想不负每一个身边人。

    可你要明白,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与我们一起走到最后。

    不是我们要放弃他们,是他们自己堕落了,自己将自己的前路斩断。

    大浪淘沙,烈火焚金。

    只有能坚持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精华!

    你现在是黄沙集团的少主,就要帮义父做好去芜存真的事,更要看出身边哪些人是真正的成事之人。

    而不是妇人之仁的想提携每一个自己人。

    这就是你不如奔哥之处。”

    秦风面色愈难看道:“环哥儿,你也说了,他们是自己人,既然是自己人,他们走错了道,我们为何不能拉他们一把?”

    贾环眉尖一挑,道:“你能拉的了一回,还能拉的了一辈子?

    他们多大,你多大?

    再说,你也叫不醒一个沉睡的人。

    他们能昧着良心传播那些话,就说明他们骨子里不是正直的人。

    风哥,你是我兄长,我不会哄你,所以说的直白……

    你若想日后靠这些人稳住黄沙一脉的盘子,纵然你成功了,黄沙系也差不多要腐朽落败到根子里了。

    你身边那些人不配在军中坐大,因为我不允许!

    武威侯府几代人的家业,就会败在你手里。”

    “环儿,你怎地这般霸道,你风哥哥还指望你来帮……”

    听贾环说的这样不客气,批的秦风一张脸上青红变换,张氏有些心疼起来。

    不过没等她开口说完,秦梁就挥了挥手,阻止了她的话,对秦风淡淡的道:“这些话本来该是我对你说,为何没说?

    因为就算我说了,你也不会听进心里去。

    毕竟,你老子我只是一个靠你们这些小辈们幸进的武夫罢了,远不如你能文能武……”

    秦风闻言,脸色登时煞白,起身跪地,眼中含泪道:“父亲大人,儿子如何敢有这等大不孝的想法?”

    秦梁摆摆手,道:“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

    当初请了西席来教你读书,本意是为了让你明大义,习兵法。

    却不想,因我常年在西北,疏忽了对你的管教,竟让你学了一身的迂腐之气。

    你自视甚高,允文允武,看不起这个,也看不起那个。

    殊不知,在旁人眼里,你又算是什么?

    没有环儿,我早死在准格尔国师手中,武威侯府也就落败了。

    却不知你这允文允武的神京第一公子,这时又会在哪里讨饭?”

    “爹!!”

    秦风面色涨红,高声喊道:“儿子从来没看不起环哥儿过,他是我兄弟!”

    秦梁冷笑了声,道:“这会儿子倒记起他是你兄弟了?你身边那群混帐玩意儿说他坏话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秦风闻言,简直快气炸了,简直不顾敬意,抗争道:“分明是父亲大人不许我跟他们解释的,又岂是我不愿?”

    “解释?你跟他们解释?”

    秦梁眼神无比失望的看着秦风。

    秦风闻言,面上的激愤忽地一滞,再想起贾环之前的话,面色登时白,喃喃道:“可是……可是他们是……”

    秦梁干脆不再看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见此,一旁的张氏心急如焚,却不敢插嘴。

    没法子,只能给贾环连连使眼色。

    贾环笑着点点头后起身,给秦梁又斟满一杯酒,又从后面绕过饭桌,走到跪地的秦风跟前,将他扶起,弯腰轻轻拍了拍他前襟下摆上的灰,再直起身,看着秦风笑道:“风哥,义父不是说你看不起我,我们是兄弟,你怎么会看不起我?

    也不是说你心性不好……

    只是,只是觉得,你有些好赖不分。”

    张氏在一旁气急,怎么又开始批斗起来了?

    秦风也道:“我如何好赖不分?”

    贾环指了指自己,道:“风哥,谁才是你的生死兄弟?是我!

    是奔哥,是博哥,还有诸葛道,苏叶,涂成,马刚……是我们!

    是我们在知道义父有难后,陪你一起远赴千里,救援义父。

    也是我们,一起出生入死,在厄罗斯大营中杀了个七进七出。

    不是那些……在你身边溜须拍马造谣生事的人。

    你当然没有对我生疏,可你为了那些人,和奔哥他们闹不愉快,还差点动手。

    你说说,你是不是傻了?

    日后再有事,你难道和你身边那些人一起共赴险难么?”

    秦风有些苦恼的敲了敲脑门,道:“环哥儿,我心思有些乱……我不是和奔哥儿他们闹生分,往日里也不常打闹?

    我也从未忘过咱们的兄弟情分,只是……

    刘成他们也不是坏……”

    话没说完,就顿住了口,有些尴尬的看着贾环。

    刘成就是阳城子刘大能的儿子,会些花拳绣腿,更会些琴棋书画和诗词。

    这些日子与秦风走的极近。

    也是他,总四处传播秦风为神京第一贵公子的美名,以及贾环为天家犬牙的臭名……

    贾环拍了拍秦风的胳膊,笑道:“咱们兄弟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我知道你近来和刘成处的极好,那小子极会来事,还能和你附和诗词。但是这个人靠不住……

    若不是义父念刘家旧义,想让他们在富贵安乐中自己败下去,我早把他清扫出京了,岂容他在你身边搅风搅雨?

    风哥,他这般抬高你,并不是为了你着想的,更多的,却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他……”

    “环儿,不必说了,坐下陪为父用饭。”

    贾环没说完,秦梁就招呼他重新落座。

    贾环不敢违拗,落座后随意吃了块肉,有些不解的看着秦梁。

    秦梁叫贾环陪他用饭,自己却住了筷子,用身边的帕子擦拭了下手后,看着贾环道:“你自己也说了,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刘成之辈到底是什么样的货色,你真当他不知道?

    他只是被奉承的太受用了,所以不愿知道。

    你方才说的极好,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陪你们走到最后。

    你重情义,所以总想拉他一把,可人家自视了得,不用你拉,你何必再多情?

    环儿,你前途远大,不要让那些人脱了你的后腿。

    你也不用为我武威公府担心,我秦梁不是只有一个儿子……

    至于黄沙一系的命运前途,就更不用担心了。

    亲儿子不成,我还有你这个义子!

    不比那个畜生强一百倍一万倍?

    为了黄沙军团数十万将士,数百万家人亲属的前途未来,为父又岂能将希望全放在这样一个不争气的畜生身上?”

    此言一出,张氏、贾环和秦风齐齐色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