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不祥……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不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贾环有些苦恼的捏了捏眉心,没有言语。

    牛继宗威严的丹凤目中,目光变得柔和了许多,温声道:“环儿,你已经做的极好了,比伯伯我想的还要好。

    只是你要明白,无论是朝中还是军中,都不是你们这些孩子们的孩戏,永远不可能做到皆大欢喜。

    利益就那么多,位置也就那么大,怎么可能不争?

    但是,斗争并不可怕,控制好度就好。

    如今的局面已经极有利了,因为无论是我们,还是宫里,都有意的将这种斗争,控制在平衡可控的范围内。”

    贾环叹息一声,道:“伯伯说的是,是我太幼稚天真了些。”

    牛继宗又道:“环儿,伯伯再给你提个醒,早在拿下西域前,我们几方就约定好了,西域,是贾家的西域,旁人不得染指。

    你自己也想为贾家留一块自留地,养些能用之人,所以,你要看好了,不能大意了去。

    西域的驻军,多是秦家的旧部,虽然调了韩德功去,也有一个赵虎,但大势仍在秦家。

    当然,秦家父子对你也是没的说,秦梁还认你为义子。

    但是你要留个心呢。

    这些话,我和你温叔叔也对秦梁提过。”

    贾环闻言,眼神微凝,缓缓点点头,道:“伯伯,我记下了……西域的资源,我会先运送到韩叔叔和赵虎手中,先将这两支兵马建强建大。

    再有就是,泽辰那里……”

    “诶……”

    牛继宗一摆手,肃穆道:“记住,日后这个名字,和那队兵马,永远不要放在台面上说,不管对谁。”

    贾环闻言一凛,点点头。

    见一旁牛奔还在迷糊中,左看看,右看看,急不可耐,偏又不敢插话,贾环笑了笑,对牛继宗道:“伯伯,虽说宫里和军机阁都不同意调换征北大将军,那咱们就去给吴天家写信问候一下。”

    牛继宗抽了抽嘴角,笑了声,道:“你准备怎么问候?”

    贾环眼睛微眯了下,又人畜无害的笑道:“想来吴天家知道奔哥要去扎萨克图,也会头疼,该以怎样的态度对待他。

    所以,侄儿做回好事,给他出出主意。”

    牛奔实在忍不住了,插口道:“环哥儿,吴天家此刻恨不得和咱们拼命,他还会听你的主意?扯淡吧!”

    贾环闻言,笑容一敛,看着牛奔正色道:“奔哥,你能有这种认识,就是极好的。

    你是对的,吴天家不管怎么笑脸相对,他心里永远都是在恨咱们,夺了他的长城军团。

    长城军团当然不是他的,但他以为是他的。

    他也想着,经过几十年甚至几代人的经营,让吴家也成为咱们这样的顶级将门世家。

    若有大战起,他未必不能替吴家挣一份世袭的爵位。

    他越是这样想,心里的恨就会越深。

    哪怕面上对你再好,心里都是藏着恨的!”

    牛奔闻言,圆脸上变了颜色,却强撑道:“有爹在,我不信他敢将我怎样!

    再说了,我是去扎萨克图带兵,离他中军大帐有一千里地呢,他能怎么对付我?”

    贾环提醒道:“奔哥,他毕竟是征北大将军,长城军团的军团长,先天具有大义名分,可随意调动你的部队。”

    牛奔闻言丧气道:“那我能有什么法子?”

    贾环冷笑一声,道:“规矩上,你要做好,不要让人说你不敬。但他若敢得寸进尺的乱来,你也别傻乎乎的往他坑里跳。

    要寸步不让!”

    牛奔无语道:“我去扎萨克图,不过当一个营指挥使,他是征北大将军,差多少个级别呢,如何寸步不让?”

    贾环眼神凌厉,看着牛奔道:“奔哥,军中不同于官场,官场上,多只是勾心斗角,利益算计。

    即使最后害的人家破人亡,也多是借刀杀人。

    可军中,随意一个命令,就可能将你置之死地。

    这种情况下,容不得咱们虚与委蛇,缓缓图之。

    你记住,如果他吴天家敢不怀好意,想谋害于你,根本不要迟疑。

    长城军团两大军团长都是咱们的人,三十个掌兵的营指挥使,二十个都是咱们的。

    他若敢起坏心,到时候,你只管调集兵马,先下手为强,除掉他!!”

    调兵除掉……除掉一个大秦八大军团长,一个仅次于军机阁大臣的军方大佬?!

    牛奔是真害怕了,脸色有些发白,声音都变了变,道:“环……环哥儿,这……这是……”

    贾环皱眉道:“你不用管怎么善后,宫里自有我去打擂!

    军机阁的官司,咱们也不会输。

    既然他敢包藏祸心,也就不要怪我们颠倒黑白,指鹿为马!

    哪怕付出极大的代价,也绝不能让你身陷险境。”

    牛奔闻言,干笑了两声,看向他爹,希望牛继宗批斗贾环这胆大包天的想法。

    孰料,却见牛继宗用欣赏到骨子里的眼神看着贾环,道了句:“生子当如贾三郎,你怎地就不是我的儿子?”

    牛奔顿时受到百万吨暴击,垂头丧气起来……

    贾环却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牛奔瞪起圆溜溜的绿豆眼,怒视之。

    贾环又大笑两声后,对牛继宗道:“伯伯,没区别的。”

    牛继宗感叹的点点头,道:“等我们这辈老了后,你奔哥哥就要靠你照看了。”

    贾环余光瞥见牛奔满眼“绿豆杀”的看着自己,忙道:“伯伯,都是奔哥照顾的侄儿!”

    牛奔登时得意了,笑道:“爹,您听着了吧?都是儿子照顾的他!这小子一天到晚不安生,要不是儿子看着他,不定被人怎么欺负了去。”

    牛继宗用看智障的眼神,怜悯的看了他一眼……

    看的牛奔再次垂头丧气后,又对贾环道:“不到万不得已,不必和吴天家撕破面皮。”

    贾环笑道:“这是自然,所以侄儿会先送去咱们的友谊,五百分银行股!

    只要吴天家懂得相安无事的道理,我可以送吴家五百分的银行股。

    日后,纵然吴天家从塞外回来,靠着这些股份,也能富贵几辈子,儿孙无忧。

    吴天家虽然是个善守的将才,可他儿子吴峰却只是个书生,但也是文不成武不就。

    我想,他应该能明白咱们的善意,作出正确的选择的。”

    牛继宗面色凝重,牛奔则满脸感动,看着贾环道:“环哥儿,五百分银行股,那可是价值五十万两银子!”

    贾环呵呵笑道:“远不止,银行股份的起拍价就是一千两。这个数字,是天家和勋贵的内部认购价。等真正起拍时,一分股至少要翻一倍。”

    “一百万两?”

    牛奔惊骇
神级复兴系统sodu
道。

    贾环摆手道:“奔哥,咱们这样的人家,银钱多少其实只是个数字。银子,最大的用处是为了做事,能做事,就不需去计较花多少。

    用一百万两,去买你一个平安周全,难道不值得?”

    牛奔眼圈有些发红,不知说什么好。

    牛继宗沉声道:“这笔银子国公府出。”

    贾环笑道:“伯父,不相干的。这是侄儿和奔哥兄弟间的事,就不要动用国公府官中的银子了。”

    牛继宗却摇摇头,道:“这些年国公府跟着你,积累了大量的银子,堆在银库里没甚大用。

    你说对,银子的用处是看它花出去的效果。

    若是能花一百万两银子,能买奔儿一个平安,我并不心疼,也没让你破费的道理。”

    “爹……”

    牛奔到底落下泪来,哽咽的唤了声。

    见他这幅模样,牛继宗却皱起眉头来。

    他惯不喜欢看到男孩子哭哭啼啼……

    感受到牛继宗的不喜后,牛奔忙擦去眼泪,先恶狠狠的瞪了偷笑的贾环一眼,然后对牛继宗道:“爹,您放心!儿子绝不会辱没了镇国公府的威名!”

    牛继宗淡淡的哼了声,瞥了牛奔一眼后,对贾环和气道:“快吃吧,你伯娘准备了几天,凉了就不好了。”

    贾环欢喜的应了声,牛奔绿豆眼幽怨的看了贾环一眼……

    ……

    酒足饭饱,又说了好一起子话后,牛奔才送贾环出府。

    两人勾肩搭背晃晃悠悠的一边说笑一边往外走。

    一身酒气的牛奔忽然问道:“环哥儿,之前爹同你说,要注意秦家……

    我有些不明白,西域那十五万大军,不是人家秦家的吗?怎么会变成你的了?你不是黑吃黑吧?”

    贾环呵呵笑道:“什么叫黑吃黑?这十五万大军,是牛伯伯、温叔叔他们替我要的,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宫里也不想看到黄沙系势力太过庞大。”

    牛奔奇道:“那秦风他老子会同意?那可是十五万大军啊,他家一共才二十万。”

    贾环轻轻一笑,道:“此一时彼一时了,准格尔覆灭,西域收复后,大秦在西面便没了需要倾国一战的敌人。

    如此,黄沙军团也就没了继续保持庞大规模的理由。

    每年,光黄沙军团一系的军费给养,朝廷就要耗费数百万两银子。

    如今敌人都没了,谁还会愿意掏这份军费?

    义父也知道这个道理,就算不给我,他也不可能再维持这么庞大的军团,所以……”

    “所以,他就把那十五万大军卖了,换了一个国公爵和太尉?!”

    牛奔脸色不大好看,又嗤笑了声,道:“也是,别人不清楚,以为西域是秦家收复的,才晋升的国公,可朝廷和陛下岂能不知怎么回事?

    我以前还纳闷……宫里那位怎地这样大方。

    原来还是利益交换!

    只可惜了那些为秦家效忠的大军……”

    贾环拍了拍牛奔的肩膀,道:“奔哥,这就是政治,利益,永远是第一位。”

    牛奔顿下脚步,圆溜溜的眼睛直直的看着贾环,道:“但你不会做这样的交易,至少,不会做出卖一方,对么?”

    贾环闻言,想了想后,缓缓的点点头,道:“是的,我不会。”

    牛奔哈哈笑了起来,极高兴,道:“所以,你才选我做这一辈的军头,而不是秦家那小子,因为你知道,我也绝不会这样做,对不对?”

    贾环:“……”

    牛奔也不为难他,贼眉鼠眼的笑搂着贾环的脖子,道:“环哥儿,哥哥托你一件事。”

    贾环好笑道:“什么事?跟我还用托?你奔哥什么时候这么客气有礼了?”

    牛奔不满的啧了声,有些醉意的道:“说正经事呢。”

    贾环忙笑道:“你说。”

    牛奔眼神忽然变得有些直,轻声道:“即将出征在外,虽然你们都安排的极好,可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环哥儿,若有一天,我不幸战死了,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你要替哥哥好生孝敬爹娘。

    他们真的,好喜欢你的……”

    ……

    早上出门,等归家时,夜色已深。

    牛继宗这半年来难得回家一次,和家人一起进餐。

    再加上牛奔十日后就要远赴扎萨克图,所以一家人坐了很久。

    郭氏虽然心中极为不舍,也不放心牛奔远去。

    而牛继宗又不是儿女情长的人,不会对牛奔许下多少保护的承诺。

    但好在有贾环在,许下种种极美好的承诺后,终于打消了郭氏心中的担心,又变得豪爽起来。

    后果便是,牛家一家子,合起来与贾环拼酒!

    醉意熏然的贾环,踏着月色,去了荣国府,荣庆堂。

    他的心情其实并不好。

    牛奔要去扎萨克图,且不止他一人要远行。

    还有诸葛道也要去北方,但并不是去扎萨克图,而是去科尔沁,两地相隔甚远。

    温博要去黑辽,秦风要去西域,是与厄罗斯相邻的伊利。

    这也是牛继宗今日提醒贾环,看好西域的缘故。

    有一个黄沙系少主坐镇西域,对贾环打造营建西域,并没多少好处。

    不过,这件事秦梁同贾环商议过。

    未来厄罗斯与大秦若开国战,最有可能展开大战的方向,就是东北,正北,和西北。

    东北方面温博要去,正北方面牛奔要去,所以就只剩下西北方面……

    贾环自没有不同意的道理,而且他也不信秦家会觊觎西域之地。

    自幼一起长大一起玩耍一起建功立业的兄弟,都要远走他乡了。

    贾环心里极为不舍,但更不舒服的,却是临出镇国公府时,牛奔搂着他说的那番话。

    里面的不祥感觉,太浓了,贾环极不喜。

    可是当时没等他去抗议,牛奔就晕乎乎的趴在他肩膀上睡着了……

    贾环也只能扛着他,送他回去睡觉。

    不过没关系,还有十天牛奔才会远赴扎萨克图。

    五天后,贾环会举行一场拍卖会,到时候再与牛奔好好说道说道。

    让他再别提那些臭如狗屁的话!

    娘的,想都不许想!!

    ……

    荣庆堂抱厦前的抄手游廊下,专司挑门帘儿的小丫头子角儿,小脑袋正一点一点的打着瞌睡。

    又点了下,差点栽倒,一个激灵坐直身,茫然睁开眼,恰好听到脚步声,转头看去时,眼睛登时一亮,喜气洋洋的起身迎道:“呀!三爷回来啦!”

    ……

    ps:心碎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