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胆大妄言,干!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胆大妄言,干!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该死的孽障,还在这傻站着做什么?朕不是让你去接你十三叔吗?”

    隆正帝笑骂了贾环一句后,转头又对赢昼厉声道。

    赢昼白白嫩嫩的“娇躯”内,一颗琉璃心碎成了无数片,欲哭无泪。

    一旁的苏培盛忙道:“回陛下,十三爷方才去了内阁,临行前告诉奴婢,等处理完内阁之事,他就会来坤宁宫。”

    隆正帝闻言,感慨一声,道:“这个十三弟,朕都撂开了手,想松快一日,他倒还是忙不休。”

    说罢,又瞪了眼下方的贾环和赢昼。

    似在责怪他们不当人子,不知为君分忧,比起忠怡亲王相差甚远。

    赢昼被隆正帝冰冷的目光一瞪,三魂儿飞走了两魂儿半,只留半截儿,忙低头侍立。

    贾环却皱眉看着隆正帝,嘟囔道:“陛下,什么时候开饭?

    臣都饿了一天了,上蹿下跳又喊又叫的,差点没饿死!

    不是说皇帝不差饿兵吗?”

    这是在表功,也是在抗议。

    一旁赢昼,用看神人的眼神看着贾环,也奇怪他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果不然,隆正帝刚停歇没一会儿的喝斥声又响起:“混帐东西!只你一人忙碌吗?

    为了你的事,忠怡亲王和朕从昨夜起就没进一粒米,你还有脸叫屈!”

    不过骂完又对身边昭容道:“去给他端一盘点心,省得这混帐回去后到处说朕苛待了他,连饭都不管!”

    贾环无语,什么叫为了我的事……

    不过也懒得再辩驳什么,从隆正帝口中,就别指望听到好话。

    真要哪一天隆正帝和他说好话,他就得防备这家伙是不是想干掉他了……

    见夏守忠安排内侍将那昏迷不醒的口技奇人带走后,贾环从一宫女昭容手中接过一大盘点心,道了声谢后,坐下来大快朵颐起来。

    那宫女听闻贾环致谢,面色一红,退了下去。

    倒是一旁的赢昼,看着贾环这般肆无忌惮的大口吞咽,不知怎地,也感到极饿起来。

    他不敢招呼宫女也为他端一盘点心来,因为怕引起隆正帝的关注。

    可又实在忍不住饿,就悄悄对贾环道:“贾环,贾环……”

    贾环眉尖轻挑,侧目过去:“叫魂儿呢,干啥?”

    赢昼胖乎乎的脸上挤出一抹笑容,道:“你盘子里有一块绿纱红豆糕,那是我最爱吃的,你拿来给我……”

    贾环嗤笑了声,扫了眼赢昼那张大脸,道:“我给你个锤子!”

    说罢,拿起那块红绿相间的糕点,大咬一口。

    赢昼见状大怒,恨得咬牙切齿,却偏没法子,只能呼呼喘气……

    上方凤榻上,隆正帝其实一直眯着细眸旁观着。

    看到这一幕,眼中不由露出一抹失望之色。

    到底上不得台面,压不住人啊……

    “贾环……”

    隆正帝淡淡道。

    贾环“唔”了声,抬头看向上方。

    隆正帝也不在意他的失礼,缓缓道:“你今日所为之事,朕都知道了,办的极好。”

    其实最合隆正帝心意的,就是贾环将一切功劳归于帝王身上。

    如今在都中百姓心中,隆正帝不再是那个传说中弑父谋母,杀兄圈弟的独.夫,而是一个心怀万民的圣君。

    这才是隆正帝一直以来最想要,偏又得不到的。

    却不想,贾环竟能通过这样一件事,替他办到了。

    若非是高兴到极致,隆正帝也不会特意放假半日,还难得铺张一回,举行家宴。

    更不会夸赞贾环……

    然而,贾环听到这句话后,却毛骨悚然,咬了一半的绿纱红豆糕啪嗒一下掉在茶盘里,犹自浑然不觉。

    他实在是已经习惯了隆正帝与他相处的方式,不是骂混帐,就是骂孽障,反正总没好话。

    忽然这样一温和下来,还夸赞他,贾环真心觉得不安,心道,莫不是要卸磨杀驴……

    贾环目光惊疑不定的看着隆正帝,隐隐有些防备。

    这幅作态,让人莫名其妙,也让隆正帝心中那抹温暖不翼而飞,满满是无名火起,厉声喝道:“你这般眼神,是在看哪个?混账东西!”

    贾环闻言,这才海松了口气,神情明显舒缓下来,干笑了两声道:“陛下,臣之前立下那么多大功,您也都是冷嘲热讽一番,臣都习惯了。

    今儿你突然一夸赞,臣反倒有些害怕……”

    “噗嗤!”

    却是一旁的董皇后见隆正帝一张脸黑成了锅底,再听贾环这般理由,不由喷笑出声。

    对隆正帝道:“也真真难为他了,这么点年纪,那么多想法。

    方才听刘供奉学他那些话,连臣妾都想不到,他小小年纪能说的那样得体,那样好,将皇上的心思都说出百姓听了。

    瞧着,百姓也爱听他说。

    看年纪,他也就和五皇儿差不多大小吧?”

    隆正帝脸色好看了些,不过嘴里依旧没好话,道:“他算什么得体?不过是把黑锅往朕身上推罢了。”

    贾环正大嚼着点心,闻言撇撇嘴,也没反驳。

    因为这话也不算完全扯淡,一切功劳归皇帝的同时,一切骂名也同样归皇帝。

    当然,这份骂名对隆正帝而言,已经不算什么了。

    相对于黑冰台和中车府收集上来的,都中百万百姓对他的无数称赞而言,些许腌臜之辈的污蔑,又算的了什么?

    已成疥癣!

    若非如此,隆正帝也不会有这份闲心,来与贾环赢祥等人聚餐庆祝……

    所以,隆正帝这话还是得了便宜又卖乖。

    董皇后笑的开心,又招呼身边昭容再为贾环端一份来,也为赢昼端一份来。

    贾环笑道:“娘娘,臣之所以这么能干,是因为臣天生丽质!您赏臣点心吃,是对的。

    可五皇子就不能吃了,他啥也没干,整日里吃了睡睡了吃,再喂他就胖的走不动到了。”

    赢昼面红耳赤反驳道:“你才吃了睡睡了吃呢!谁胖了?我……我就是富态些。”

    贾环嗤笑了声,下巴往上扬了扬,道:“你自个瞧瞧陛下,那才是为国忧劳勤政的模样,黑眼圈就没消过,脸也是黑乎乎的。

    再看看你,啧啧啧!白胖白胖的,还敢说你不是吃了睡,睡了吃?

    子不肖父说的就是你这种!”

    赢昼闻言,惊怒交加!

    他以为贾环疯了,这是将他通往那个位置的希望死死斩断啊!

    不就当初有些过节吗?

    至于这般决绝,连一点后路都不留?

    子不肖父啊!

    不止赢昼,隆正帝和董皇后都面色动容的看向贾环。

    贾环恍若没见,又一口吞咽下一个玫瑰糕后,吸了下鼻子,问身旁宫女要了个帕子,擦了擦手,笑递还给人家。

    他生的本就俊俏,这一笑,露出一口雪白耀眼的白牙,刺激的常年不见男人的宫女面红耳赤。

    贾环得意的哈哈大笑,直到感受到两股杀气自上方而来,忙正襟危坐,重新坐好后,苦口婆心的看着赢昼道:“五皇子,别觉得我是在损你,错!我是在夸你有福气呢!

    陛下那个位置有什么好,嗯?

    我听说有群耍嘴皮子的王八蛋整天围着你转,给你灌**汤,说什么头上落柳絮,王上加个白,就是个皇字。

    这都什么破玩意儿,你也信?”

    赢昼闻言差点跳起来,愤怒的看着贾环,道:“好胆,贾环,你敢监视我?”

    贾环嗤笑了声,道:“你傻啊,神京城里随便找个文官问问,哪个没听说过这个段子的?

    你也真是,啧啧……

    我识字不多,读书也不多,知道那么点书中的道理,多半还是被陛下骂后才记下的。

    我曾记得陛下和邬先生曾教训我记住一个道理,那就是:

    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几事不密,则成害!

    你说说,我都知道的道理,你成日里在景阳宫里念书,竟不知道?

    密谋点小心思,也给人传的沸沸扬扬……”

    赢昼闻言,胖脸惨白,细眼悄悄的瞄向上方,正好对上隆正帝那双满是煞气的眼睛,整个人登时瘫软在椅子上了……

    贾环在一旁看着笑道:“今儿既然是家宴,我也就胡掰扯几句,五皇子,你也别怕,别以为陛下才知道,我都知道的事,陛下能不知?

    只是陛下作为你爹,到底心疼你,才纵着你呢……”

    听贾环这般诽谤,隆正帝冷哼一声。

    但不知为何,却没有打断贾环的话。

    这时,忠怡亲王赢祥大步入内,与隆正帝和董皇后见礼后,又笑呵呵的捶了贾环一拳,道:“好小子,干的漂亮!”

    不过目光触及面色惨白,双目无神的赢昼时,一愣,看向隆正帝。

    隆正帝微微扬了扬下巴,示意道:“十三弟且做,与朕和皇后一起听听这位‘高人’掰扯!”

    赢祥又是一怔,看向贾环。

    贾环嘿了声,道:“陛下,您再讽刺
错天下帖吧
打击,臣不说了啊!

    今儿是吃了娘娘一盘点心,感觉这点心里似有豹子胆,所以才多说了几句不该说的。”

    隆正帝沉着脸,喝道:“说,既然都说了半截儿了,还有什么不敢说的?

    朕既然说了是家宴,你就放开的说就是。

    朕也想听听,你们是怎么个看法。”

    “别……”

    贾环忙道:“臣今儿是真的只代表自己,和武勋一脉不相干。陛下您要以为臣是代表武勋将门表态,那臣真不敢说了。”

    隆正帝闻言,眼睛微眯,道:“朕知道你代表你自己,继续说罢。”

    贾环似有些醉了,尽管没喝酒,他扯了扯领口,见董皇后看过来,忙又合上道歉,董皇后哑然失笑道:“本宫还能和你一个孩子计较?”

    贾环嘿嘿一笑,道:“还是娘娘慈悲宽容……”

    隆正帝脸登时黑了。

    贾环忙不再滑嘴,干咳了声,继续朝失魂落魄的赢昼开炮:“五皇子,我说的都是真的,也是真心为你好……

    当然,咱俩交情一般,交浅言深是大忌,我本不该说这些,不过我的初衷也不是为了你。

    我是……不想让陛下日后再伤心。”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动容。

    隆正帝细眸中更是闪过几抹波动,看着贾环。

    都明白贾环是什么意思,当初赢时被逼着在隆正帝面前自刎,隆正帝当时是何等的伤心欲绝。

    只是……谁都不曾关心过他这点。

    隆正帝根本没想过,贾环会惦记着这点。

    放在凤榻上的手轻轻握紧,又松开……

    “如今外面那群读书人,甚至是天下大部分读书人,都骂我是陛下的爪牙。

    也有不知多少人在背地里算计,欲搬倒陛下,先除掉贾家庶孽。

    这些我都不怕,因为陛下在我后面撑着,所以我可以肆无忌惮的随那些人来找我的麻烦。

    这些人同样也奈何不了陛下,因为陛下仁爱万民,而仁者无敌!

    但是,这些人奈何不得陛下,有人却可以伤了陛下,只要伤了陛下的心,就会毁了陛下的身体。

    陛下若是不好了,那我贾环也必不得善终。

    这,就是我今日同你说这些话的原因,并无恶意。”

    赢昼哭丧着声音道:“我虽敬畏父皇,却绝不敢伤害父皇,我乃父皇五子,你同我说这些作甚?”

    贾环笑着伸出胳膊,又探出身子拍了拍邻座的赢昼,道:“高兴点,我都说了没有恶意。

    陛下同样不会将你怎样,否则早就打你板子了,还用等到现在?

    说起来,咱俩是一类人。”

    赢昼断然拒绝道:“不,我和你不是一道人。”

    贾环哈哈笑道:“你别否认,我只问你,你愿意像陛下那样,一天只睡二三个时辰不到,长年累月的在上书房处理朝政吗?”

    赢昼想了想,干笑了两声,小心的看了眼面无表情的隆正帝,又干笑了两声……

    贾环哈哈大笑道:“看吧,你不愿,我也不愿。所以说,咱们才是一类人。

    要不是我深受皇恩,还没报答尽,我早带着全家五湖四海的游玩去了。

    东北的白山黑水,貂皮鹿茸,蒙古的无尽草原,夕阳西下,风吹草低现牛羊。

    西北的万里黄沙隔壁,大漠孤烟直……

    还有洞庭湖,还有江南园林,还有小桥流水人家……

    天下那么多美景奇观,不知多少乐子在等着我们,谁乐意去和那些黑了心的混帐勾心斗角?

    若不是为了朝廷那些破事,全家人一起逛遍大江南北,赏尽世间风花雪月,岂不是美事?

    五皇子,这种悠游天下的生活,你愿意吗?”

    赢昼听着贾环的描述,小眼睛里露出向往之色,缓缓点头,道:“我愿意……”

    说罢就后悔了,怒视贾环。

    你他娘的给爷挖坑!

    贾环笑的前仰后合,道:“这就对了,所以说咱们就是一类人。

    等忙完朝廷这些事,有机会一起去逛……

    不过得分开两路,因为我还得带着我老婆……

    说这些的目的,是想告诉你,五皇子,你根本都没想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你只是被身边那群耍嘴皮子的人给哄的头昏脑涨,就想向那个位置前进。

    他们是为了从龙大功,你又是为了什么呢?

    你明明不愿像陛下那样辛苦,你也做不到那么勤政。

    这人啊,脑袋一昏,就容易做浑事。

    脑袋一昏,也容易不计后果。

    陛下虽然待你严厉,可他如今最爱的就是你。

    你若糊涂,到头来,伤的就是陛下的心。

    而陛下,已经有了春秋啊……

    这也是我方才所说的,外面那些魑魅魍魉伤不到陛下,也伤不到我。

    只有你,才有可能伤到陛下,继而坏了我的性命。

    五皇子,说到底,咱们这样的人,安心受用富贵最好。

    没那个能为,也没那个命,穿上龙袍都不像太子。

    索性尽情的去享受荣华富贵,如此一来,我等舒坦幸福了,陛下也放心欣慰了。

    两全其美,对不对?

    何苦再被那起子想借你往上爬的小人利用?”

    赢昼一张脸面色惨淡,看着贾环,有些想不通道:“我听说……我听说四哥对你……

    为何你还这般向着他?”

    此言一出,隆正帝眼眸陡然一睁,再眯起。

    赢祥也挑了挑眉尖,看向贾环。

    贾环眼神一凝,然后呵呵一笑,道:“谈不上向着他,东宫之事,只能由陛下乾坤独断。

    既然陛下说是家宴,我也斗胆敞开了说,索性就坦明白了说。

    我知道,东宫对我似有误会,当然,我也没指望能得到理解。

    但我也不怕,真到了他代陛下柄国天下时,我应该已经带着家人泛舟海外了。

    不过,究竟未来会如何……

    这个问题,就只能由陛下去操心了。”

    隆正帝和赢祥对视了眼,心中终于解开了一个谜题。

    贾环为何始终不放弃对西域的开发和投资,即使现在,依旧有成群结队的马车往西域运送人口和物资。

    如今,都弄清楚。

    他是为了防备赢历登基后的清算!

    深深吸了口气后,隆正帝看了眼贾环,转头对董皇后道:“皇后,开宴吧!”

    董皇后恍若才清醒过来,有些慌忙的连忙应声,然后对同样震惊不已的夏守忠道:“开宴。”

    夏守忠应下后,躬身出去,未几,宫女昭容端着垫着金黄锦缎的食盘如流水般送上了百味珍馐佳肴。

    各人面前都有一个高几,上面摆放着美食。

    都摆放的满满当当后,又有宫女斟满酒盅,再齐齐退下。

    隆正帝举起酒盅,淡淡的看了眼贾环,又扫了眼赢昼,对赢祥和董皇后道:“今日,朕极高兴!”

    一句话,就是对贾环方才所说之言的最大肯定。

    赢祥悄然松了口气,赢昼则无力的垂头丧气。

    隆正帝继续道:“贾环方才那些话,有些是胆大包天的混帐话,但也有极中肯的。

    他说,如今外面那些魑魅魍魉的腌臜混帐,已经无法伤害到他,也无法伤害到朕。

    这是对的!

    如今民心在朕,军心亦在朕,谁还能将朕如何?

    所以,朕望在座诸位,能与朕同心协力,共造千古未有之盛世!

    贾环,你说,现如今外面人,都骂你是朕的爪牙,都想先除你而后快。

    那么朕今日当着皇后,当着十三弟的面,给你一个保证,只要你还忠于大秦,朕一定保你一个好结果!

    即使,朕大行之后……”

    贾环看着眼神激荡,面容坚毅的隆正帝,眼圈也有些发热,他低头收敛了下情绪,然后抬头轻笑道:“好,臣就先谢陛下厚爱了!

    啥也不说了,都在酒里,来,干!”

    “这个浑小子!”

    一旁赢祥哭笑不得的笑骂了声后,起身举杯正色贺道:“臣弟祝吾皇名垂青史,必为千古一帝!”

    董皇后亦是面色古怪的看了眼贾环后,颤了颤肩头,而后屈膝福下,对隆正帝道:“臣妾亦祝陛下百世流芳,必为帝王之范。”

    赢昼似也恢复了精神,先鄙视的看了傻眼儿的贾环,然后躬身贺道:“儿臣祝父皇万寿无疆,望父皇能保重龙体,儿臣还想在父皇膝下尽孝一百年!”

    隆正帝听这难得的赤诚之言,眼中终于露出一抹欣慰的慈色,点了点头。

    赢昼怕是平生第一次得到隆正帝的赞许,激动的当场红了眼圈,濡慕的看着隆正帝……

    这一幕,有些感人。

    在天家,也极少见到。

    贾环却有些等的不耐烦了,再大喝一声:“来,干!”

    ……

    ps:第三更,第三更啊!!

    求订阅!爆发掉订阅,心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