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这就完了?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这就完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坤宁宫殿门前,一身着大红蟒衣的太监正指挥着流水般的宫人,不断将食盒捧入。

    又调配各式金银器具的摆放。

    皇后殿内何等重要之处?

    若非陛下亲临并举行家宴,纵然是皇后本人,;平日里也不会在坤宁宫正殿用膳。

    因此,连桌椅高几等家俬都要现成准备。

    调度这一切的内侍,正是后宫六宫都太监,夏守忠。

    当初为了照顾宫里的贾元春,贾环没少和他打交道。

    印象还算不错,是个颇为谨慎稳重的内侍。

    夏守忠似也愿意和贾环这个简在帝心的权贵国侯处好关系,所以双方交情渐深。

    正在殿门口指挥内侍搬着数面梨木小几入内的夏守忠,一转头,正巧看到贾环与苏培盛有说有笑的走来。

    他目光微凝,便迎了上去,与贾环请了礼后,笑道:“宁侯怎地和苏公公一起来了?”

    若在往日,贾环自然会与他说笑一番。

    可是今天,贾环却目光清冷的看着夏守忠,看的夏守忠面色一滞,不清楚怎地。

    正要发问,却见贾环冷哼一声,径自进了坤宁宫。

    苏培盛适时的摇头叹息了声,也要入内。

    这幅模样更让夏守忠心中一紧,忙拉住苏培盛,低声道:“老苏,到底发生了何事?咱家不曾得罪过宁侯啊……”

    苏培盛抽了抽嘴角,似不知该怎么说。

    夏守忠见之愈发紧张,忙道:“老苏,咱们是这么多年的老相好,兄弟犯了什么迷糊,你可不能不言语一声!”

    苏培盛无奈道:“老夏,就是看在多年旧交的份上,咱家当初才提醒你,别太纵着夏存义那猴崽子,你只是不听。

    让他一日比一日狂,在宫里飞扬跋扈……”

    夏守忠听的面色不大自在,辩解道:“那孩子还是极会办事的,娘娘也赞过两回。”

    苏培盛闻言,面色一变,道:“既然如此,老夏你只当咱家什么都没说。”

    说罢,作势要走。

    却又被夏守忠一把拉住,道:“老苏,有甚事你只说就是,若是那混帐瞎了眼,对你老苏有不敬之处,咱家也绝不饶他!

    他虽会说话做人,对咱家也孝敬,可比起咱们多年的老交情,他算个屁!”

    苏培盛听这话,脸色才好转过来,语重心长道:“老夏,咱家也不知那猴崽子到底是怎么想的,领了旨去请宁侯来赴陛下家宴,却偏生冲撞了宁侯,宁侯本要罚他,可他说是你老夏的儿子,宁侯看在你的面上,才饶过了他,不然,以那位爷的性子,嘿!

    这倒也罢了,这些年,你和宁侯相处的也不赖,他记得你的好,给你份面子也是应该的。

    可谁知……

    那夏存义竟没告诉宁侯,陛下是在坤宁宫里设宴,害得宁侯巴巴的跑去了上书房!

    若非咱家舍下老脸来好说歹说才劝着他来这边,宁侯一怒之下就要折返回府哪。

    老夏啊!你疼孩子是好的,可你也得睁开眼看看,他是什么样的心!

    宁侯今日若当真一怒之下走了人,陛下追问下去……老夏,你怕是要没脸了!

    连带着娘娘都要在陛下面前没脸……

    咱们这样的人,主子的脸面重于一切!

    害得主子没了脸,咱们也就全完了!

    唉……”

    说罢,又连连摇头叹息,却不再多言,往里走去。

    留在原地的夏守忠,真真是又惊又怒,骇的身子都颤栗起来。

    在宫里活了一辈子,什么样的算计没见过?

    又有什么样的事背后没有算计?

    给他一万次选择,他都会笃定这件事背后一定有阴谋。

    他那义子夏存义,必定是想要害他!

    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在背后做耗!

    “干爹!”

    夏守忠正想着,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道让他“刻骨铭心”的声音。

    夏守忠蓦然转头看去,不是他那干儿子夏存义,又是何人?

    夏存义本是宫里一不起眼的小黄门儿,原名也不叫夏存义,是后来机缘巧合下,讨了他的欢心,拜他为义父,改了名叫夏存义。

    因为嘴甜手巧有眼力,又会来事,夏守忠也就待他多了几分不同。

    宫人内监的晚年多半凄凉,能养几个义子防老也是好的。

    不止夏守忠如此,苏培盛何尝没几个义子?

    他们在位时,庇佑着这些小黄门儿成长,等他们老了,退下去了,也就该由昔日的小黄门儿们,看顾着他们了。

    这是内侍间的潜规则,当然,忘恩负义者不知凡几。

    可即使如此,这些年老的大太监们,也没其他的选择,只能擦亮眼睛,好生挑选。

    只是,夏守忠万万没想到,他千挑百选出来的,竟是这样一个东西!

    “干爹,您是不知道,孩儿今日受了大委屈了。那贾环好生无礼,孩儿与他送信,他不表示表示也倒罢了,还……咦,干爹,您怎么了?脸色这样难看……”

    夏存义告了几句状后,就看到素来气度沉稳的夏守忠竟面容狰狞起来,忙关心问道。

    夏守忠闻言,阴森森的狞笑两声,而后霍然出手,一耳光抽在夏存义脸上。

    “啪”的一声巨响,根本没有防备的夏存义就被打翻在地,耳朵里嗡嗡作响间,听夏守忠恨声道:“猪狗不如的小杂.种,咱家这般待你,你竟还想害咱家,喂不熟的狼崽子!来人,将这混帐给咱家拿下,送去净身房!”

    旁边听命上来的一身材壮硕的太监闻言一怔,瓮声道:“老祖宗,他本就是去
火影忍术大宗师小说5200
了根儿的,还送去净身房作甚?”

    夏守忠冷哼一声,道:“告诉富观,这个狼子野心的小野.种凡根没去尽,再给他去一回。”

    那壮硕太监闻言,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再不敢多言,与另一个太监一起,抓住拼命挣扎求饶的夏存义往外拖。

    夏守忠见夏存义大声哭喊求饶,心中更加厌恶,厉声道:“都是废物啊,就看着他这般乱嚷嚷?”

    顿时又上来一人,出手如电,将夏存义的下巴卸掉,夏存义便只能呜呜不清的哭求了。

    内侍被第二次送入净身房,唯一的下场就是死,最痛苦的死法。

    不只是身体上的痛,更痛的,还有精神。

    有一种说法,内侍在临死前,可以从宫里得到当年留存下来的“宝贝”,一起合葬后,来生就能还阳。

    可若二次进净身房的人,连蛋蛋也割掉了,那就生生世世都只能是阉庶。

    对太监而言,这才是最残忍的……

    夏守忠厌弃的看了眼后,一挥手,道:“带走!”

    一群内侍便拖着夏存义离开了……

    夏守忠也没有多耽搁,匆匆往殿内走去。

    其实他倒不是特别害怕得罪贾环,他与苏培盛不同,他是侍奉在内宫,服侍皇后的内监。

    贾环想要对付他,不说不可能,但没什么必要,而且会花费不小的气力。

    在夏守忠看来,是得不偿失的。

    可夏守忠却怕贾环向隆正帝告状……

    隆正帝当年还是雍亲王时,夏守忠便已经在王府了。

    几十年来,他太清楚这位主子的心性。

    太上皇批语他刻薄寡恩,并非没有道理。

    至少,对太监奴婢来说,这绝对没错。

    真要惹怒了他,当场命人打杀都是有的。

    隆正帝本就极中意这个贾环,他又刚立下大功,万一……

    念及此,夏守忠一边加快了脚步,一边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

    心中祈祷贾环不是一个爱告状的人……

    ……

    夏守忠忐忑不安的走进内殿,还未进门,就听到殿内隆正帝怒声咆哮的声音,心中不由一沉,面色惨白。

    战战兢兢的踏入内殿后,入目处,却见贾环垂头丧气的站在那儿,高头凤榻上端坐的隆正帝正怒视着他,教训个不停。

    贾环身前,是一个呈“大”字型倒地的内侍。

    夏守忠认得此人,乃是宫**奉局的一名奇人。

    所谓奇人,指的是有一技之长的宫人。

    有人擅长武道,有人擅长医道,有人擅长毒术……

    因为都选自宫中内侍加以培养,或许算不得顶尖,但也好用。

    在宫里地位不俗。

    倒地的那个内侍,名叫黄兴,擅长口技。

    最能模仿他人声音语气……

    今日,他被打发出宫,去看宁侯在西市如何处置,然后回宫禀报。

    也算是一种现场再现,却不知此刻为何会趴在地上起不来。

    正疑惑,就听贾环没精打采道:“陛下,臣哪里知道他是什么供奉局的供奉……

    臣只当他是哪个贼子鬼怪化成臣的模样,在冒充臣,这才出手除妖。

    谁知他只是口技之术……”

    方才贾环进来后,真真唬了一跳。

    一个和他声音一模一样,连语气都一样的人,正背着他,对上面的帝后说着什么。

    细细一听,竟都是他今日在西市高台上说的话,并且丝毫不差。

    贾环又惊又怒,再一想,这人若是蒙着面,装扮成他去胡乱发号施令,岂不要糟?

    因此,就一脚踹到那厮屁股上,打算提前除害,让此人“pia”的一下摔在地面上,起不来了……

    若非是在坤宁宫,贾环干掉此人的心思都有。

    当然,这般做的下场就是被隆正帝骂了个狗血淋头。

    毕竟理亏,当着帝后动手……不,动脚,换个人,此刻怕已经被大内侍卫抓起来了。

    听贾环还狡辩,隆正帝愈发恼火,冷哼了声,道:“朕看你就是愈发不知天高地厚,为所欲为!”

    瞥眼看到距离贾环不远处,五皇子赢昼正强绷着脸,可眼中的笑意却怎样都挡不住,登时喝道:“该死的孽障,瞧那副没出息的德性!”

    赢昼圆滚滚的脸色登时变白,眼睛里哪里还有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满是惶恐不安,站起身垂头听训。

    心里虽然日了狗,完全不明白为何会殃及池鱼,可也没功夫想这些了。

    只求隆正帝今日能别教训的太狠。

    然而就在此时,他却听到身边不远处,之前那个被骂的狗血淋头的贾环,忽然发出一阵幸灾乐祸的大笑声:

    “哈哈哈哈!”

    赢昼眼中瞳孔都扩大了,只祈盼即将暴怒的隆正帝,只将怒火发在这个神经病头上,不要再牵连无辜了……

    谁曾想,“期待”中的暴风骤雨,竟只有一声不轻不重的笑骂声:“这个混账东西!还有脸子笑,脸皮之厚,亘古未闻!”

    就完了?

    就完了!

    这一刻,赢昼无比心酸忧郁的看着高台凤榻上忍俊不禁的帝后二人。

    父皇母后,您二位可从未这样宽容的对待过儿臣啊……

    ……

    ps:第二更!

    我真是服了诸位污妖王,隔壁家住的是武大一对在职博士夫妇,虽然和我用一个无线路由器,她家也经常变换无线名,但孩子真不是我的……

    咳咳!努力第三更,十一点前有就有,没有就明天吧,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