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星星之火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星星之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呜……”

    “呜……”

    “咚!”

    “咚!”

    “咚!”

    黄沙军营,龙旗招展。

    点将台上,抚远大将军,武威侯秦梁,点齐三军将校,今日,率十万大军,与厄罗斯决一胜负。

    沙场点兵!

    然而,秦梁所点的战兵,并非想象中的骑兵。

    而是战车载兵。

    足足数千辆黑铁战车,每一辆由四匹驽马牵拉。

    车尾挂着链扣,看得出,只要有一截铁链,便可使得战车相连。

    这种千年前便已经淘汰了的战车战术,今日再次重现。

    贾环并一干衙内观战营,被安排在出战序列最后。

    秦梁虽然铁面无私,这群都中衙内来到西北后,一律以寻常兵卒相待,没开小灶,更没安排人服侍。

    但真正大战时,他却不能安排这些人太靠前。

    都是有根底之人,但凡背景弱一点的,在各家地位低一点的,都没资格到这里来镀金。

    收复西域之大功,百年难逢一次。

    基本上,能随贾环前来者,都是各个府上的世子。

    一个出了问题都会头疼,若是都出了问题,武威侯府将成为勋贵中的敌人……

    秦梁虽然不惧,但也不想承受这种风险。

    因此,这群衙内们,只被安排在倒数第三序列。

    危险小多,勇敢点,还能捞点汤喝。

    贾环自然不在乎功劳大小,他的军功,封公都差不多了。

    但他不在乎公不公的,对他而言,那才是真正的虚名。

    而且,容易成为靶子,树大招风,还会被宫里那位忌惮。

    与其顶个虚名,不如如今这般。

    虽然看着荒唐纨绔,但胜在过的自在。

    位高而人主不忌,权重而朝野不惊。

    能做到这一步,足够了。

    这一次西域之行,除了收回西域,布置好人手安排外,最重要的目的,就是练兵!

    “韩楚!”

    “到!”

    “魏锁!”

    “到!”

    “杨峰!”

    “到!”

    “赵河!”

    “到!”

    随着一个名字一个名字的念出,原本从新奇,到不耐烦,再到惊讶的衙内们,无不侧目。

    贾环竟然能全部喊出那群叫花子兵的名字。

    别说他们震惊,看看那些被叫出名字的士兵的表情,就知道贾环现在就是让他们往刀眼子上撞,他们都愿意。

    越是底层混过的人,越容易被这份尊重所打动,也愿意慷慨赴死。

    ********便是这个道理。

    最重要的是,他们知道贾环并非只是耍嘴皮子糊弄他们的人,而是真心相待。

    “虽然还没有修习战阵,但是,既然上了战场,就不能空手而回!”

    贾环目光凛冽,看着经过“长征”后,彻底脱胎换骨的锐士营。

    “侯爷,我们不怕!就是死,我们也绝不给侯爷丢脸!我们不是孬种了!”

    韩楚嘶声大喊道。

    贾环点点头,大声道:“好!我的兵,又怎么会是孬种?

    看到这面旗了吗?”

    贾环指着身后韩大擎起的一面迎风招展大旗,上书锐士营三字。

    “看到了!”

    众兵咆哮回应。

    贾环沉声道:“百年国恨,沧海难平。何以解忧,唯有锐士!

    记住,跟紧这面营旗。

    本侯会带领你们,收复这西域的万里河山。

    狭路相逢勇者胜,营旗所指,所向披靡!”

    “风!”

    “风!”

    “大风!”

    “出征!”

    ……

    杀声震天!

    金戈铁马相撞,血肉横飞。

    这是贾环第一次亲身参与大军团对撞中。

    上一回黄沙军团与准格尔大战,虽然亦是大军团大战,但却基本上是一面倒的屠杀。

    龙城被焚,汗王被杀,军粮烧尽,后路断绝。

    这些消息传至军营后,葛尔丹策零都只顾逃命,更何况其他?

    所以,那只能算是大追杀。

    但这次不同。

    厄罗斯的哥萨克骑兵,狠辣非常。

    不止对敌人狠,对自己也狠。

    他们似乎根本不知道死为何物,一旦冲锋起来,悍勇非常。

    即使前面面临的是相链如铜墙铁壁的战车大阵,也依旧无所畏惧。

    但,也绝非都是有勇无谋之辈。

    厄罗斯的将军,也懂得兵法战阵。

    甚至,能与大秦的将军较阵,斗的旗鼓相当。

    拼到最后,终归拼的还是双方大军的毅力和耐力。

    在这种大战中,武功高深,作用并不会太大。

    双方大军都会严格分守为无数战阵,个人的勇武对于这些战阵来说,可以破一,可以破二,却破不了无数。

    纵然是武宗,也会活生生累死。

    贾环的锐士营还未操练过战阵,衙内团们也多是纸上谈兵,虽然胸怀战阵无数,但亲自上战场操演过的,一个也无。

    因此,锐士营的出场,并无太过惊艳之处。

    只能一群人捞着被前军破掉战阵的厄罗斯落单散兵败将围殴……

    武勋将门出身的衙内们,大都觉得这样挑软柿子捏,打落水狗,实在不光明,还有些猥琐,上不得台
啸青锋帖吧
面。

    可是锐士营的士卒,多是五城兵马司的兵油子出身。

    虽然如今已经洗去了一身的油气,但骨子里,却不认为这种事有什么不妥。

    甭管怎么杀,能杀的了敌人,就是好法子。

    因此,一个个随着贾环杀的不亦乐乎!

    大战一日后,势均力敌,酣战暂歇。

    双方兵马各自收拾自方将士的遗体尸骨,掩埋火化。

    大军回营,埋锅做饭。

    “环哥儿,咱们这个打法,让人笑话……”

    牛奔温博秦风等一干衙内,与贾环一起围在一堆篝火边,一边吃着烤羊,一边埋怨道。

    温博瓮声道:“刚才遇到了方冲傅安一伙,那群孙子说咱们真会打仗,一千多人围着二十多个人杀,士兵还往人眼睛里撒土……”

    秦风苦笑道:“环哥儿,明儿咱们还是别这样了,你约束约束你的兵,太下……

    方才我还被一些叔伯笑话,他们问我,咱们这一伙在都中和人打架的时候,是不是也用这种招数?

    咱们何曾用过?”

    贾环大口吞吃着肋骨,连骨头一起嚼碎咽下后,冷笑了声,道:“这不挺好吗?今儿也杀了一二百人了,不比谁杀的少……

    非要打成叶楚、方冲那群孙子的惨样,才叫英雄?”

    牛奔瞪着绿豆眼,道:“总要硬碰硬的干一场吧?跟老鼠一样,满战场上捡漏儿,像什么样?还他娘的往人面上撒石灰,他们出征还带这些?

    回去爹问咱俩,战场上怎么建的功,咱们怎么说?”

    贾环嘿嘿笑道:“奔哥,别好虚面子。除了咱们这些兄弟,就一千兵马,还从未训练过战阵。我要有叶道星手下那训练了十几年的老兵,我也敢硬干。

    咱现在没金刚钻,就不揽瓷器活儿!

    为了面子,白白去送死,这是叶楚方冲他们巴不得看到的事情,你可别发昏。

    如今这样不挺好吗?

    又杀了敌,立了功,嘿嘿!”

    “好个屁!”

    牛奔见贾环笑的嘚瑟,笑骂了声,抓着他的头揉了揉,挠乱了贾环的头发后,道:“你说,是不是有什么谋划?我警告你,若是咱们一直在战场上混到底,回到都中,咱们就全成笑话了!”

    温博连连点头,道:“真不能老这样,看到那些落单的罗刹鬼,十几二十个,我都不好意思动手。咱们这么多人,杀那些散兵游勇有什么劲儿?”

    这话也就牛奔几个敢说,其他衙内虽然也觉得这样做太没志气,尤其是前日方冲叶楚几个杀的那么悍勇,虽然一身的伤,但军功显赫。

    再对比他们今天的做法,实在太lowb了。

    贾环呵呵笑道:“能有什么谋划?先练兵呗!集中优势兵力,打击敌人有生力量。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让开,这也是一种兵法!”

    “前面一句还像话,后面那个算什么兵法?”

    秦风嘲笑道。

    贾环正色道:“风哥,你万不可小觑这种兵法,这是小弟自创的游击战。甭看如今咱们兵寡将微,只要持续开展游击战,总有一天,这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啪!”

    牛奔一巴掌拍在贾环脑后,笑骂道:“你就跟我们可劲儿的吹吧!还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哈哈哈!”

    一众衙内们大笑。

    ……

    距离他们不远处的帅帐内,听到遥遥传来的大笑声,不少将校都忍不住摇头。

    今日观察贾环等人动静的有心人不少。

    有期待他们一鸣惊人的,毕竟,前日方冲等人的表现,着实不俗。

    贾环在都中将方冲叶楚等人打压的抬不起头来,这消息也传到西军中来。

    况且相传贾环还是武宗身手,更加不俗。

    想见识这位传说中顶级衙内风采的人很多。

    可贾环一行人今日的表现,的确让他们大开眼界……

    打仗,还有这样打的?

    也有些,从最底层一步步打拼上来,最不服的便是世家子弟,含着金汤勺出身。

    不过前日方冲叶楚等人的表现,让他们改观了些。

    世家子弟,也有敢拼死死战的。

    然而今日贾环一行的表现,又将世家子的印象分大大拉低……

    只挑软柿子捏,只敢痛打落水狗,这算什么?

    不过再想想,这不正符合这些纨绔子弟的身份吗?

    一千多人围着几十个杀,还放暗箭,打闷棍,撒石灰……

    高衙内啊!

    这会儿子,想必他们在庆祝吧?

    王巩是少数知道内情的,不过他也没想到贾环会做的这么极端,一点规矩都不讲,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秦梁,道:“大将军,就算是先让那些新兵见血,可这……”

    秦梁负手背立,双目看着悬于帐内的地图,嗯了声,道:“无妨,随他们去吧,环哥儿自有打算……”

    王巩闻言不再多说什么。

    这场大战,最大的功劳,其实已经内定了。

    叶道星想要将首功变成头功,却是妄想了。

    双方谈判时,早就定好了头功的归属……

    那些衙内们不远万里的来一趟,又岂能白来?

    想到这些,饶是王巩一心忠于秦梁,心里也忍不住有些嫉妒。

    不过,随即又释然。

    这份大功,却不是朝廷或者秦梁让给他们的。

    而是那位处处惊人的少年侯爷,自己谈来的。

    如此大功相赠,他要收尽那些衙内的心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