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章 不知死活……

第一千章 不知死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黑云遮天,看不见一丝月色星光。

    狂风乍起,雨如帘。

    雨水如瓢泼一般,洗刷着天地,也洗刷着草场上的殷红。

    十数名贾环的鞑子亲兵,正在雨中挖坑。

    他们不是不想抓活口,只是……

    没等他们出手,就已经找不到活口了。

    看着站在大雨中,静静负手而立的蒙面女子,纵然他们天不怕地不怕,连死都不怕,可还是冷不丁的打了个寒战。

    这位主儿如鬼魅一般舞动双锤,身形闪烁在人群中,不带一丝烟火气,连风声都没有……

    那双铁锤,看起来和棉花一样,轻飘飘的。

    可是……

    每“飘”到一人身上,那人却不是哪处伤了,而是整个人就那样诡异的,爆了!

    无数的血雨、肉块、白骨,在雨帘中纷飞飘舞的景象,他们终身难忘……

    整整三十名气息彪悍的来敌,却是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那样在短短的几个呼吸间,全军覆没了。

    再之后,这些亲兵,只能找个坡地,挖坑,埋肉块。

    到了秋日,这里的秋草,一定肥美……

    亲兵们心中虽然害怕,但也是敬畏,还有激动。

    蒙古人最崇拜力量,哪怕拥有力量的人是魔鬼……

    不过,他们中间还是有老成之人,懂得派人回城报信。

    ……

    神京城西,公侯街,贾府。

    暴雨如注,雷声轰鸣。

    宁国府,前厅耳房内,索蓝宇面色凝重的坐在客座上。

    贾环出征之后,家中大事,多由他这位军师来掌控。

    牧场之事,他已经知道了。

    贾家牧场何等重要之地,不说有一位姨娘在,单说里面还藏着一位太子侧妃,他就不会粗心大意。

    除却明面上保护乌仁哈沁的二十位亲兵外,暗地里,还布置有几名好手,还有信鸽。

    从乱起时,就有信鸽飞往城内报信。

    不过没等索蓝宇清点人手出城增援,又有信鸽飞来,说是敌人已经尽灭……

    如此一来,索蓝宇就没必要急着找人情,带人出城了。

    毕竟,如今京营已经不在贾家手中。

    再想夜晚出城门,不像以前那么便利了。

    当然,京营在贾家手中时,入夜后也不会打开城门,这是犯大忌讳的事。

    但不妨一些好手,可以从城墙上翻越而出。

    这点便利,就已经足够了。

    然而如今,这点便利都有些勉强……

    好在,敌人已经灭尽。

    这倒在其次,索蓝宇现在最重要的任务,不是去看一堆死人,而是将幕后指使的黑手寻出。

    这并不是太难之事。

    数十人骑马突袭贾家牧场,这样大的动静,总会留下些痕迹。

    城南不仅有贾家牧场,还有贾环起家的庄子。

    那里是贾家的经济命脉所在,所以,在城南,青隼布置了极大的力量。

    耳目众多。

    现在,索蓝宇就在等候消息。

    青隼两大巨头,一为董明月,还有一为卿眉意。

    卿眉意虽然武功尽失,但江湖经验极其丰富。

    由她亲自出马,必然能查出蛛丝马迹,再追本溯源,找出黑手。

    “轰隆!”

    又一道闷雷炸响,似欲天倾。

    一行人飞快的进入宁国府,行色匆匆。

    只是待到前堂时,中间一人忽然止步,有些奇怪的将手中雨具摔落,雨水瞬间淋湿全身……

    此人周围传来一阵“嗤嗤”的娇笑声。

    中间那人倒也不羞,白了她们一眼后,哼的笑了声,然后面色忽变,变得娇弱无比,独自进了前厅耳房。

    索蓝宇听闻外面动静,急忙站起。

    可入目处,却是一浑身湿透,俏脸上满是雨水,面色苍白的美艳女子。

    看着雨水浸透下,轻薄的夏裳勾勒出的那娇俏曼妙的身姿,索蓝宇嘴角都抽了抽。

    他并非是呆子,怎会不明白卿眉意的心意……

    可这个时候,他也只能装作不明白。

    否则,家主出征在外,军师在家,和情报头子勾搭成奸,实非下属之道。

    “卿姑娘可先回房换一身衣服再来,虽然事情紧急,但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姑娘当心莫要染了风寒……”

    索蓝宇关心而又客气道。

    卿眉意幽怨的看了索蓝宇一眼,但心里说不上是失望还是高兴。

    她觉得她越来越喜欢眼前人身上的君子范了,他是真正的正人君子。

    不过……

    她也不想再退让,摇头幽幽道:“先生,事情紧急,顾不得这些了。我武功虽然被废,但身子还行,轻易不会生病。”

    索蓝宇闻言头疼,他知道卿眉意内劲虽失,但只凭体力,也不是他能相比的。

    可是问题不是这,实在是……

    这丝绸衣裳被淋湿后,贴在身上,虽不说纤毫毕现,可也遮掩不了什么……

    这让他来看也不敢看,忒不自在。

    再加上此女本就妩媚,此时看起来,愈怜人……

    卿眉意看着索蓝宇的窘状,得意的抿了抿嘴。

    这世上,并非每个人都是贾环那坏蛋。

    她敢保证,她若是将这一套用在贾环身上,贾环保管能用最尖酸刻薄的话将她羞辱出去。

    想想曾经为了自保,她也想过要托身于贾环,只是刚用了点手段,竟得到了他“别.骚”的训斥。

    每每想起当日,卿眉意都羞愤的想死……

    相比之下,看着索蓝宇虽一脸无奈,却还是将他的外裳脱下,与自己披上。

    卿眉意心里就暖暖的,她虽不知暖男这个词,却已有这种感觉。

    半生飘零江湖的她,极喜欢这样被呵护的感觉。

    不过,她也知道适可而止。

    索蓝宇出身名门,虽不迂腐,到底也是儒家子弟。

    若是表现的太过轻薄放荡,难免为他所看轻。

    将身上的外衫紧了紧,感受着上面的暖意后,卿眉意正色道:“索先生,已经查出了那批人的来处。”

    索蓝宇闻言,眼睛一亮,沉声道:“是哪家?”

    卿眉意沉声说出了一处后,索蓝宇的眉头,顿时紧皱成纹,棘手道:“怎么……怎么会是他家?”

    “先生,我们该怎么办?”

    卿眉意轻声问道,就连无法无天的她,都不知该如何处置那人。

    不止是她,想来就连皇城里的皇帝老儿,对此人都极为棘手。

    索蓝宇眼睛眯起,咬牙道:“这人……留给公子回来亲自想法应对,但是,我们却也不能这般轻易放过他。

    若不是正巧那人在牧场上,后果不堪设想。

    公子将家中安危交给我,出了半点闪失,我也只能以死谢罪。

    卿姑娘,我要你查出他府上暗手都聚集在何处,三日内,我要打掉他的黑手!

    我倒要看看,没了这只黑手,这个被圈的废人,还拿什么来咬人!

    不知死活……”

    ……

    相比于外面的刀枪剑雨,大观园内,一如往日的静谧祥和。

    即使暴雨连连,却依旧挡不住屋内的欢快气氛。

    因为雨下的太突然,将难得一起上门聊天的林黛玉和史湘云,都困在了蘅芜苑。

    这三个女孩子聚在一起,却也有趣。

    薛宝钗一身淡玫瑰红的裙裳,头上簪着一枚并未嵌宝的珠钗,面容带着柔和的浅笑。

    端庄,雍然。

    与雪洞一样的蘅芜苑相衬,显得她愈肤白如雪。

    她坐在炕上,手上拿着一副绣活,轻轻穿刺着,针脚细密讲究……

    史湘云则穿着一件大红色绣粉蓝牡丹花的交领对襟褂子,样式倒像是个公子哥儿。

    腰间系着一条纯色汗巾,将腰收起,盈盈一握。

    圆背细腰,比薛宝钗苗条,又比林黛玉康健,搭配上一张俏皮脸,端的动人。

    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眼中满是喜意。

    她胳膊上袖子挽起,露出一截雪白的胳膊,胳膊上一对金镯子,辉映的胳膊愈如羊脂玉般耀眼。

    双手捧着一个糟香鸭架,大口嚼着,手下还有一碗酸笋鸡皮汤。

    她吃的有些忘
最强天赋树帖吧
我……

    林黛玉则身着一身粉色纱裙,坐在窗前的竹椅上,时而看看大快朵颐的史湘云,时而看看外面的大雨。

    一对淡如云烟的眷烟眉下,是一双似睁非睁的星眼。

    间或间瞄一眼薛宝钗,似笑非笑,高深莫测。

    薛宝钗被她这般看了几次后,实在忍不住笑骂道:“颦丫头,你真真是学坏了!”

    史湘云喝了口酸笋鸡皮汤后,嗤笑道:“宝姐姐,她哪里是学坏了?这分明就是她的本色,老爱笑话人……”

    林黛玉闻言也不恼,不过,方才暗中的嘲讽,变成了明的,还是群嘲……

    薛宝钗不理她了,史湘云却气不过,道:“林姐姐,我知道你笑我俩什么。”

    林黛玉哼了声,道:“你知道什么?”

    史湘云撇嘴道:“不就羡慕我吃的香甜?”

    林黛玉失声笑出,连连点头,道:“极是呢!我很羡慕你,只怕是这一辈子都做不到。”

    史湘云哼了声,道:“你懂什么,这叫是真名士自风.流!”

    林黛玉显然不在乎她这个名士,奇道:“你不是刚从东府忙完,怎地,那边连饭菜都没有么?巴巴儿的跑这来找吃食。”

    史湘云闻言,叹了口气,道:“那边……”

    “怎么了,那边有什么不妥么?”

    薛宝钗放下手中的针线,抬头望来,正色道。

    史湘云摇摇头,道:“倒也不是有什么不妥,就是觉得太清冷了些。西府这边,仆婢婆子加起来过百人都多。可东府那里,忒冷清,显得空空荡荡的,怪道老太太不大喜欢那边……”

    薛宝钗闻言,想了想宁国府的状况,也点了点头,道:“这倒也是……只是,他是不喜欢太多人服侍的,跟前也只一个小吉祥和香菱,还都是混不吝的,其她人就更不用提了。

    白荷身边没跟前人,董家妹妹身边也没跟前人,幼娘倒是有一个晴雯,也只是当学徒在使唤。

    听说连尤大嫂子院里都裁剪了人手……”

    史湘云抓了抓头,犹豫道:“你们说,咱们替他招些人手进来怎么样?这般冷清,看着着实不像,短了人气。”

    薛宝钗闻言犹豫着,林黛玉却断然否决道:“这不成。”

    “为什么不成?”

    史湘云不大喜。

    林黛玉压低声音道:“东府里都是要紧的,我听环儿说过,西府这边多有别人的内间。东府里原也是人口兴旺,仆婢如云,却都让环儿给打了,就是担心有别人的眼线。

    如今你要是招上一伙子人进来,谁知道里面是不是鱼龙混杂。

    万一坏了大事就不好了……”

    史湘云闻言,皱了皱眉,随即点点头,道:“你说的对,我倒是没想到这一茬。”

    林黛玉悄悄弯起嘴角,心里得意:那是因为环儿没同你说,嘻嘻……

    忽然感到有眼神看向自己,林黛玉端起小几上的燕窝粥,轻轻的吃了口,然后抬起眼帘,看向对面。

    正是薛宝钗在看她……

    林黛玉对看着她的薛宝钗眨了眨眼,一本正经道:“宝姐姐,快吃你的枣泥山药糕吧,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这点心很好的,健脾养胃,养血消食,正适合宝姐姐呢!”

    一旁史湘云抽了抽嘴角……

    薛宝钗闻言,却是不动声色的伸手,用食指勾了勾鬓角梢,而后觑着杏眼看着林黛玉,笑道:“谢谢颦儿的关心,也是呢,他走时就叮嘱我,要多用些甜膳……”

    林黛玉闻言傻眼儿了,随即又噗嗤笑出声,道:“宝姐姐,他不是在坑你吧?还让你吃……”

    说着,眼睛在薛宝钗丰润的身子上溜了圈儿,心里咋舌,都快顶她两个了……

    薛宝钗脸色微滞,其实她心里也拿不准,不过,却不能在林黛玉面前落了下风,她劝道:“颦儿也要多吃些才好,他就喜欢……他就喜欢那样的。云儿知道,哦?”

    史湘云正闷着头啃鸭架,闻言面色古怪的变了变,瞄了眼俏脸微红的薛宝钗,自己脸上也有些热,干笑了两声后,唔唔的点点头。

    心里暗自惊叹,宝姐姐果然已经是过来人了,战斗力和姑娘家大不相同。

    这种话也敢当面说……

    又想想贾环对她使坏时曾说的那些混帐话,脸色愈热。

    看着手中的鸭架,史湘云撇撇嘴,强行说服自己,她只是喜欢吃,可不是因为他说他喜欢肉肉的……

    只是,大眼睛里到底多了份水意。

    林黛玉见此,面色一沉,看了看拿起一块枣泥山药糕轻轻咬了口的薛宝钗,又看了看还在嚼糟香鸭架的史湘云。

    一个顶她两个厚,另一个顶她一个半厚。

    最重要的是……

    两人胸前,都很丰润,远不是她的精致小笼包能比的……

    再往下,屁股也比她的大的多!

    林黛玉可是知道某三孙子的尿性,最不要脸,一双臭手就喜欢在这两处使坏,也不知有什么可揉的……

    他之前也说过,她太瘦了。

    好啊,原来如此!

    越想越气,林黛玉起身就想走。

    可是看着外面的大雨,一时间哪里又出的去?

    那雷声轰鸣,听着就骇人。

    薛宝钗见林黛玉气的满脸通红的站起身,不由有些后悔和她争气,正想说两句软话哄哄。

    她自忖已经拔了贾环的“头筹”,何必再在这些小事上非要争口气?

    可没等她开口,一旁的史湘云却闷着头在那里哼哼偷乐。

    薛宝钗暗道不好,以为这下定会激的林黛玉出门,可外面下的这样大的雨,非淋坏了不可。

    就在她担忧时,谁知林黛玉却咬牙切齿的忽然上前,一把抢过史湘云跟前盛放鸭架的盘子,抓起一块鸭架咬在脆骨上,“咯吱咯吱”的,跟咬仇人似得。

    史湘云见状,顿时笑喷了,薛宝钗也笑了起来。

    林黛玉见之又羞又怒,放下鸭架要去打史湘云,恼道:“我让你笑,我让你笑……”

    史湘云一边大笑着跳起逃开,一边求饶道:“好姐姐,我再不敢了,你就饶了我这一遭吧!鸭架子都给你,保管你也吃的肉肉的,环哥儿回来稀罕死你!”

    “呸!”

    林黛玉羞臊的满脸通红,大啐了口后,娇声斥道:“云丫头,满口疯话,你就不学好吧!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说罢,又围着桌子要追打史湘云。

    正当两人嘻嘻哈哈笑着一个追一个逃时,外间忽然有人急匆匆的闯了进来,竟是贾探春。

    看着她苍白的脸和满眼的泪,三人都唬了一跳,薛宝钗急问道:“三丫头,生了什么事?”

    贾探春俊眼含泪道:“都快去看看吧,太太……太太快不行了。”

    “什么?”

    ……

    ps:一千章了,心中着实有千言万语,却难尽诉于口,满心的疲惫之下,唯有谢谢二字。

    谢谢众位书友一路走来的相陪,不矫情的说,没有你们,就没有本书。

    咱们这书之前,起点并没有正统的红楼历史文。

    拓荒者,从来艰难。

    当初,咱们别说三江强推这样高大上的推荐了,咱们连个页推都混不上。

    熬到五十万字,混了三千收藏安慰上架,何曾能想到会有今日……

    原本,我预期只要有两百个均订,就能开心的写下去了。

    毕竟,上本书的均订只有一百多……

    然而现实却给了我莫大的惊喜,咱们上架当天,均订就到了四百。

    当时赠币横行,盗版纷飞,上架书普遍的收订比都在十比一甚至二十比一,但咱们却是奇迹般的七比一。

    我们没有上过三江,更没有上过强推。

    而后,咱们的均订开始飙升。

    五百,八百,一千,两千,三千……

    三千均订,咱们入了精品。

    当时,醉迷已经有两百万字了。

    如今,咱们的均订在朝五千进,虽然涨的很缓慢,但每天都在涨。

    这离不开大家的支持,屋凉鞠躬感谢。

    年终了,单位很忙,再加上身体不大好,胃病折磨人,所以更新有些慢。

    但我尽量写好些,尽量收好尾,不太监,不烂尾。

    缓过这一节,主要是养好身体后,一定在完本前补更,让大家爽一爽……

    最后,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