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九百七十二章 观礼

第九百七十二章 观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隆正帝和忠怡亲王都没有靠前,只是站在丹陛御阶上遥望着。

    贾环大步走下御道,来到兵阵前站定。

    一千人马,对于隆正帝而言,不算什么,甚至对于经历过二十万军团大战的贾环而言也不算什么。

    但是,又有不同。

    这一千兵马,是贾环手中,除却亲兵外,最直接的兵力。

    也是,最忠诚的兵力。

    是他一手,将这些人从烂泥中拖出,让他们重新做人,并且,做人上人!

    吃过世间恶苦的人,与富贵乡中出来的人不同。

    后者,或许会狼心狗肺,但前者,基本不会。

    此刻,看到贾环一步步下来,这一千人马,无不面色激荡。

    这就是让他们改天换地的将主!

    一千军列前,韩楚、魏锁等六名队正站于军前。

    西侧,韩大、韩让兄弟二人站于前,各持一杆旗帜。

    韩大手中所持,乃大秦皇龙旗,为大秦国统之象征,亦为赢秦皇室之尊。

    而韩让手中所持的,却是一杆血色大旗,旗面上,金戈铁马般书写着三个大字:锐士营!

    说起来,这三个字,还是当初太上皇所题。

    当年先荣国贾代善为太上皇所忌,免了军职,让其修养,只许其带一些从九边战场上受重伤残存下来残兵余将,组建了这么一支维护京城治安的养老军,也就是五城兵马司。

    结果,太上皇率军出征漠北蒙古,却被人差点打残……

    是贾代善率领不到万数的残兵余将,轻骑狂飙千里,抄了扎萨克图的老巢,又从后狠狠的爆了漠北蒙古联军的菊花。

    至此,朝廷大军放一举荡平了漠北蒙古,高于车轮者,杀……

    有此战功,太上皇为表五城兵马司大军的大功,嘉赞其锐士营的营号。

    更准其员世代承袭,捧一个铁饭碗。

    只可惜,这样一支堪称无敌的铁军,在贾代善转成文职后,就渐渐衰败下去了。

    待传到第二代时,就多是一些只会吹牛皮的“八旗子弟”。

    因为手里有铁杆庄稼嘛……

    再到这一代,就愈发不成器了。

    有些吃喝嫖赌的东西,甚至将世职转卖了挥霍。

    当年的老兵后人,也没几个了。

    直到贾环接手……

    “昂头,就算迎面射来的是刀枪弩箭,你也要这么给我挺着,还要用脑袋给我砸碎它,明白吗?”

    贾环大步走到韩楚面前,一拳虚打在他面前,陡然厉声道。

    韩楚纹丝不动,面色涨红,嘶声应道:“明白!”

    贾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后,转身退后数步,遥遥对隆正帝行了一个军礼。

    这陡然而起的架势,让隆正帝微微有些不适应。

    不过隆正帝到底非常人,微微一平手,算是回应。

    他感觉,今日会有一场大戏……

    贾环没有啰嗦,利落转身,蕴含着内劲的声音,沉声道:“开始。”

    韩大、韩让兄弟俩闻令,沉声一应。

    而后将手中的旗杆,“唰”的一下,斜举刺天,旗帜招展。

    两人扬旗,自队伍的西侧,以隆正帝和赢祥从未见过的庄严步姿,大步走向东侧。

    而后立定,转身,齐齐看向队伍最前方站正的韩楚。

    韩大厉声道:“韩楚!”

    韩楚大声应道:“到!”

    韩大道:“锐士营有多少人?”

    韩楚大声道:“锐士营有四十八年的历史,在四十八年的历史中,有八千九百九六十四人成为锐士营的一员!”

    韩让沉声道:“韩楚!”

    韩楚高声应道:“到!”

    韩让道:“你是锐士营第多少名士兵?”

    韩楚道:“我是锐士营的第九千名士兵,我为我自己感到骄傲,我为我之前的八千九百九十九人骄傲!”

    韩大沉声道:“韩楚!”

    韩楚高声应道:“到!”

    韩大问道:“你还记得为锐士营为国捐躯的前辈吗?”

    韩楚庄严道:“我记得锐士营为国捐躯的三千八百六十八名前辈!”

    韩让沉声道:“韩楚!”

    韩楚大声应道:“到!”

    韩让问道:“当战斗到最后一人,你是否有勇气扛起锐士营的这面营旗?”

    韩楚高声道:“我是锐士营的第九千名士兵,我有勇气扛起这面连旗,我更有勇气第一个战死!”

    韩大沉声道:“韩楚!”

    韩楚应声:“到!”

    韩大沉声问道:“你是否有勇气为你的战友而牺牲?”

    韩楚大声道:“他们是我的兄弟,我愿意为我的兄弟而死!”

    韩让道:“韩楚!”

    韩楚高声应道:“到!”

    韩让道:“无论是谁,无论是将军、列兵,只要曾是锐士营的一员,你都有权利,让他记住锐士营的前辈!”

    韩楚高声道:“我会要求他记住锐士营的前辈,我更会记住我今天说的每一句话!”

    韩大沉声道:“韩楚,现在,请跟我们一起背诵锐士营的无曲战歌。

    这是我们八千九百六十四名前辈,用鲜血和性命铸成的荣耀,也是我们锐士营的脊梁所在!

    我们希望你能听见,从九千名大秦锐士口中,吼出的战歌。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赳赳老秦,复我河山。

    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西有大秦,如日方升。

    百年国恨,沧桑难平!

    天下纷扰,何得康宁!

    秦有锐士,谁与争锋!

    杀!!”

    宣誓毕,贾环挥舞着手,对那一千气息雄壮的兵卒大声道:“什么叫锐士营?

    锐士营,就是不抛弃,不放弃!

    我希望你们记住,永远不要抛弃胜利的希望,永远也不放弃对胜利的追求。

    我更希望你们记住,永远不要抛弃对生存的争取,也不放弃你们的每一个战友!

    因为在战场,唯有你们彼此,才是性命相托的生死兄弟!

    锐士营的编制,我原本只准备了六百人。

    但是从现在起,一直到西域的哈密卫大营,十天内,只要能到的,我就收下。

    你们有没有信心,让锐士营建营以来,圆满一万名无双锐士?”

    “有!”

    “有!!”

    “有!!!”

    “好!我也希望你们有这个信心,我更希望,自此以后,你们能让我大秦的敌人,记住一个生死教训,那就是:锐士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现在,目标西域哈密卫大营,全体都有,出发!!”

    “锐士营!”

    “万胜!”

    “锐士营!”

    “万胜!”

    “赳赳老秦,复我河山。

    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西有大秦,如日方升。

    百年国恨,沧桑难平!

    天下纷扰,何得康宁!

    秦有锐士,谁与争锋!”

    看着气势高昂雄壮的锐士营兵卒高喊誓言,大步出了宫城,丹陛上,身着一身团龙王袍,面上仍有震动之色的赢祥感慨道:“陛下,虽然就单个兵员强度来看,这营兵马远不能和蓝田大营的兵卒相比。

    但就气势和斗志来看,他们已经是天下第一等的雄兵了!

    只可惜,人数太少了些。”

    隆正帝的面色不是很好看,依旧是一贯的冰山脸,他闻言冷哼了声,道:“就怕和那个混帐东西一样,都是花架子。”

    赢祥闻言一怔,看了眼隆正帝,他能听出,他这位四哥
万域之王txt下载
心里确实不怎么高兴。

    想了想,似乎想到了什么,正要说话,却见贾环已经满脸得意笑容的走到跟前,语气有些炫耀的对隆正帝道:“陛下,臣练的兵怎么样?”

    隆正帝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又瞥见远处有探头探脑看热闹的宫人,只哼了声,转头就走,贾环傻眼儿了……

    待隆正帝走出一段距离后,赢祥才叹息一声,道:“贾环啊,兵马练的不错。短短时间内,将五城兵马司那群废物练成这样,算是你有能为了。

    只是,你的训话中,怎地连皇上都不提?

    若是你没请皇上来观看也就罢了,可你分明已经请来了,就真这么当摆设?

    你啊……

    一会儿,好生说些好话,别再顶着干了。

    皇上几天没怎么合眼,正有火气呢。”

    说罢,赢祥又摇摇头,大步追赶前面的隆正帝。

    贾环抽了抽嘴角,跟了上去……

    ……

    赢祥没唬人,隆正今日的火气是有些大。

    随便找了个理由起头,将贾环骂了个狗血淋头。

    从沉迷于女色,到不知天高地厚胡作非为,再到勾连军中大将……

    总之,越说越恼火,越说罪名越重,也越诛心。

    别说苏培盛,连赢祥的脸色都有些凝重起来。

    贾环心里却好笑,这位还真是一个要面子的主儿。

    不就是借他的龙威,当了回道具么……

    等隆正帝骂的口干舌燥,喝茶的时候,贾环终于开口了,笑道:“陛下,不是臣不敬您,只是糊弄您的人已经够多了,臣可不愿再搞那些虚头巴脑的做派……”

    说罢,贾环就下意识的关闭听觉系统……

    当然,最多就是努力做到充耳不闻。

    这样做是有道理的,隆正帝听到这话,喝茶后的嘴巴子都不擦,就又开始开喷,唾沫星子漫天飞……

    总结起来就一句话:王八羔子,朝廷的体面,朕的颜面,忠义大教,是虚头巴脑的东西?

    好一通教训,直到许是又骂累了,他才恢复了些理智,问道:“你什么意思?”

    赢祥也觉得奇怪,道:“贾环,你之前训兵的话,虽然提气,可是却一句忠君报国的话都没有,这是不是不大合适?”

    贾环反问道:“忠怡亲王,你说跟那些兵说这些,有用吗?”

    赢祥闻言一怔,道:“怎么没用?”

    贾环冷笑一声,道:“你也是被那群文臣给荼毒了,也是,世道如此,满天下都被那起子混帐糊弄了!”

    隆正帝生生气乐了,对同样抽着嘴角的赢祥道:“十三弟,听听,什么叫做大言不惭,什么叫做不知天高地厚?

    敢情这位真的以为,众人皆醉他独醒!”冷嘲一顿后,又对贾环道:“来,我大秦的清醒侯爷,你倒给朕说说看,朕和忠怡亲王,是如何被文臣荼毒了?

    教化万民忠君报国,也是错的?

    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西域你也别去了,去景阳宫里给朕好生读书去吧。

    朕看你已经长歪了,再不多读点大道理,早晚惹出大祸!

    混帐东西!”

    贾环闻言,干笑了声,道:“陛下,您说笑了……”

    隆正帝冷哼一声,厉声道:“朕从不说笑。”

    贾环没法,只好开始掰扯:“陛下,您说,您让普通百姓、普通士兵怎么忠君?

    就说农民吧,人家就是种地纳粮的。

    把地种好了,把该缴纳的粮税缴纳了,这就是最大的忠君爱国。

    至于士兵,他们只要好生当兵,上了沙场敢拼命,不就是最大的忠君吗?

    除此之外,还让人家怎么爱国?”

    “忠君的心,总是要有的……”

    赢祥淡淡的道。

    贾环笑道:“忠怡亲王,虽然话不好听,但是……事实上,下面的人只是害怕君王,因为君王可以要他们的脑袋……

    如果国事兴盛,能让下面的人活的好些,轻快些,他们会念及皇帝的好,畏惧,会变成敬畏。

    但也仅仅如此。

    民以食为天,他们真正忠的,只有这个。

    而所谓的忠君思想,其实都是文臣捣鼓出来,糊弄老百姓,也是糊弄陛下的。

    这方便他们好在下面打着皇帝的名义,作威作福!

    毕竟,他们的口号是,替天子牧民。

    百姓,其实才是大秦最忠君的人,只是他们不是耍嘴皮子说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

    正是他们,奉养了整个大秦,为大秦提供了动力和血液。

    反倒是那些文官们,口号喊的震天响,哪一个官位上的人,不会溜须拍马,不会自称忠良?

    可实际呢?

    他们却是最不忠诚的,因为他们没有做好本分工作,只会整天吟诗作对瞎***疏于公务!

    他们做的好事,就不需要臣在多言,陛下心中最清楚。

    臣只想说,前明的时候,流贼李自成是如何做大的?

    前明的江山,真的是被天灾和外敌害没的吗?

    不是,前明的江山,就是亡于那些忠君口号喊的震天响,却贪鄙到令人发指,党争不断的文贼手中!

    李自成的百万大军,全是当初被那些文臣教化忠君的百姓组成。

    可是,当他们到了易子相食的地步时,文官们勾勒出的那个好看的泡沫,瞬时就破灭了,不堪一击。

    所以,臣才说,那些都是虚头巴脑没用的东西。”

    “照你这么说,忠君倒是错的无用的了?”

    隆正帝微微眯起眼,看着贾环沉声道。

    贾环笑道:“这倒不是,只是,忠君不能看怎么说,要看怎么做。

    老百姓,种好地,纳好粮,就是最大的忠。

    战士,当好兵,打胜仗,就是最大的忠君。

    若是他们也跟那些卖嘴皮子的文官一样,整体口号喊的震天响,实际上却做一些藏污纳垢男盗女娼的破事,那大秦才真正完了。

    所以,陛下不需要那些场面大礼,都是糊弄您的!”

    “哼!说到底,你还是在为自己辩护!你真是好大的狗胆!”

    隆正帝想想都憋屈,这小王八羔子,还真让他站在一边当道具,喝冷风……

    贾环无语道:“陛下,您这个皇帝要是当的好,下面的人自然会忠心,可大秦现在这个局面……当然,这不是您的错,是忠顺王和那起子文官的问题。

    可是,下面百姓们不知道这些道理啊,他们只知道,天大地大,皇帝老子最大。

    所以,这个黑锅,也只能您来背了。

    在他们想来,他们没少纳过一粒粮,该他们服的徭役他们也都做了。

    可是,他们却沦落成了这个样子。

    您还想让他们心里不抱怨,一心忠诚于您,太强人所难了吧?”

    “放肆!”

    隆正帝脸一黑,还没说话,一旁的赢祥就呵斥了声。

    贾环的这番话,实在是……太犀利直白了。

    这是要让隆正帝下罪己诏的节奏吗?

    不过他呵斥贾环,倒不是为了责怪贾环,而是为他分担火力……

    隆正帝却摆手,让赢祥不要说话,他看着贾环,沉声道:“贾环,你说的有道理,朕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朕才会没日没夜的操劳。

    朕不知道你今日让朕看这一出,是为了什么。

    兴许,你只是想借朕的名头来练兵……

    朕不怪你。

    但是,你要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不要糊弄朕。

    朕希望你不要有一日,变成你自己都鄙夷厌恶的那类人。

    朕对你寄予了厚望,你明白了吗?”

    “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