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八百九十七章 气疯了

第八百九十七章 气疯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牛继宗手持皇帝金牌,连夜出宫调兵。

    而贾环所要求的五位营指挥使,也被各自宣到位。

    内阁阁臣及军机阁大臣,均宿值皇城。

    这个时候,隆正帝放哪个在外面都不放心。

    到天将将明时,从灞上大营调来的五千精锐进入皇城。

    贾环这个临时大统领,当时剥夺了岳钟琪的差事,将五千人分配给五位临时营指挥使。

    牛奔、温博、秦风、诸葛道四人,各领一千兵马,分守皇宫四门。

    没有皇帝旨意或大统领手书,许进不许出!

    至于方冲、叶楚、傅安、李武四人,则给牛奔他们打下手吧……

    贾环让赵虎领五百五城兵马司特别行动营的兵马,和五百灞上精锐,分守大明宫四周。

    而他自己,则领剩余的各五百人,及家将亲兵,驻守在紫宸书房殿外。

    贾环之所以重用赵虎,便是因为赵虎对杀气极为敏感。

    方圆数里内,有杀气生,他都能感觉到。

    再加上他对贾环极为信服,忠心耿耿,所以贾环将他安排于仅此于他的内围。

    其实,贾环原本是想让赵虎在上书房周围的。

    不过当隆正帝得知他是寿山伯府的世子,那眼神差点没把贾环给吃了……

    老子今天才抄了寿山伯府,你让寿山伯府的世子带兵给老子守门?

    你是嫌老子死的太慢是吧?

    贾环抽着嘴角,将岳钟琪手中的三千人打发到各个宫门去把手。

    说来岳钟琪这老小子也是晦气。

    第一天从天牢里出来,刚升官,结果直属手下就出了谋逆弑君的大乱子。

    谢琼属荣国一脉的身份只是潜在的,是私底下上不得台面的说法。

    他如今真正的身份,就是御林军副统领,是岳钟琪的副手。

    副手出了岔子,还被砍了脑袋,论罪,岳钟琪又可以进天牢里待罪了……

    这次出来,就相当于一次保外就医,权当出来放了一天的风吧。

    当贾环隐晦的将这个意思说出来后,当着满殿文武大臣的面,隆正帝抄起御案上的镇纸,朝贾环砸去。

    结果贾环接过镇纸收进怀里,灰溜溜的逃了……

    往事已矣,总要向前看。

    经过昨夜之事,贾环忽然明白了许多事。

    真相如何,不重要。

    “同门”情意如何,不重要。

    君恩如何,似乎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只有利益……

    事实很残酷,但这就是现实。

    如果认不清这个现实,很难在这条路上走长,走远。

    人啊,总是要在不断摔打中,摔的鼻青脸肿之后,才能一点点“进步”,才能渐渐认清这个世界。

    当冷了热血,硬实了心肠,没了脸皮后,才能在这红尘中,强大起来……

    因此,荣国一系在天家心里丢的分,贾环必须找回来……

    这种事,牛继宗他们办不得,也不适合,唯有他贾环去一点点的弥补……

    ……

    虽然隆正帝之前命贾环将宫中的奸邪都斩尽杀绝,可真正动手的,自然不可能是他。

    外官怎能进内宫?

    贾环一个人倒也罢了,可那些臭丘八若是也闯进内宫,天家威严,天家体统何在?

    因此,皇帝面上说的好听,实际上将贾环叫来,也只是为了多上一层保险罢了。

    在这种时候,隆正帝必需要做的,就是稳定军方。

    毕竟,他自知得位不正……

    贾环也知道这点,所以他把牛奔等人都喊来了。

    一来,安隆正帝惊悸之心。

    二来,还是为荣国一脉在天家心中讨回些印象分……

    第三嘛,也让他们在隆正帝面前露露面。

    贾环总感觉,太平的日子,不多了。

    他不敢保证,那群疯子,还能做出什么石破天惊的事来。

    他必须要有这个心理准备……

    隆正帝真正的杀招,是中车府卫士。

    如果说黑冰台类似于前朝的锦衣卫,那么中车府便相当于臭名昭著的东西二厂。

    中车府卫士,多为黄门内侍出身。

    然而愈是这等断子绝孙辈,手段也愈发狠辣。

    看着这些人一群群的将各个宫内的宦官宫女拘出来,在路上便动辄抽打甚至杀死。

    当那些宫女甚至是和他们一般的太监,一路上哭泣惨嚎哀求时,中车府卫士的面色竟显得格外兴奋。

    由此就能知道这群人的心理已经扭曲到了什么地步……

    只是,贾环并没有什么同情的心理。

    他不是圣人,连谢琼、吴恒等人,他都护不住,不得不心里滴血,忍痛斩杀之。

    他又如何能护的住这些宫人……

    况且,他真不能保证,这些人都是无辜的……

    因为他不知道,那一伙子,在宫里渗透的到底有多深……

    不过,当手下通报他,中车府的卫士围了景仁宫,要进云光楼里抓人时,贾环就冷眼旁观不下去了。

    因为景仁宫、云光楼,是赢杏儿的闺楼。

    ……


重生之天价女总吧
    “朱正杰,你好胆!”

    赢杏儿拦在云光楼门前,怒视着一身白衣孝服的朱正杰。

    看着他脸上还包扎着白纱,一张以往谄媚的脸,今日狰狞一片,赢杏儿明亮的眼睛中满是愤怒。

    朱正杰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赢杏儿,阴测测道:“公主,不是咱家不懂规矩。可是,之前陛下被奸贼围攻,贼子临死前曾说,是宫人所授谣言。因此,咱家才得陛下旨意,大索皇宫。

    公主,您是极懂规矩的人,还请不要让咱家为难才是……

    再说,不过是两个年老体衰的贱婢罢了,交给咱家应付了差事,既方便了咱家,陛下那边也宽心,岂不是两便?

    公主您素来为宗室里第一聪慧贵女,当明白轻重才是……”

    赢杏儿闻言,心中又惊又怒,放在几天前,朱正杰这种东西,都要跪着跟她说话。

    开口“奴婢”闭口“奴婢”,何曾敢自称一句“咱家”?

    可是如今……

    他竟敢如此放肆,让她知轻重!

    不过,赢杏儿毕竟非同一般的公主,暴怒之后,她却渐渐冷静了下来。

    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渐渐眯起,面无表情的看着朱正杰。

    多年积威之下,这派尊容的赢杏儿,竟让朱正杰心里一寒,腿差点就弯下去了。

    好在,一屈身,身上的伤口触发,剧痛感让他回过神。

    反应过来后,朱正杰简直恼羞成怒,见赢杏儿眼中的鄙夷之色,他厉声道:“公主之前出寺,尚不过一祭太上,如今为区区两个贱婢,竟如此维护,贱婢贵于太上耶?”

    朱正杰的意思是说,公主你从感业寺出来后,也只不过去拜祭了下太上皇。

    如今为了两个鄙贱的奴才,公主你却如此维护,比对太上皇还上心,难道贱婢比太上皇还尊贵吗?

    此言一出,赢杏儿秀眸通隐隐通红了,面色却煞白。

    她一步步向前,似欲择人而噬一般。

    这般气象,又将朱正杰唬了一跳。

    只是,这次他却极快的反应过来。

    这大秦的天,已经变了。

    曾经大秦最尊贵的皇家贵女,已经成了过去式。

    若赢杏儿在皇太后那边还得宠,他或许还敢收敛些。

    可自上次隆正帝朝堂兵变,意图用兵一举将忠顺王一脉拿下后,皇太后对赢杏儿的态度便急转而下,由曾经的疼爱变成了极度的厌弃。

    甚至还想将她指到扎萨克图……

    这已经是,恨其不死了!

    如今太上皇大行,皇太后厌弃,忠顺王不认,至于隆正帝,本也不过淡淡。

    她凭什么还敢拿捏?

    念及此,朱正杰完全撕破脸皮,狞笑之下,包扎着半边的脸愈发可怖,他咬牙道:“来人,进去将那两个老贱婢给咱家带出来!如有阻挡,一律……”

    然而朱正杰撕破脸皮的话还没说尽,看着赢杏儿渐渐惨白的脸,狰狞的面容上得意的神色还没来得及展现到快意,面色却陡然大变。

    他身负武功,虽然只将将突破七品,但亦是难得的高手。

    耳目通灵。

    又怎会听不到极速飞来的破空厉啸声。

    他想都没想,强行扭转身子,往地下滚去。

    将将离开原地,就听“嗡”的一声,一道黑影“砰”的一声射在了他之前站立之处。

    定眼一看,一把腰刀,连刀鞘都没去,却生生插碎了半尺厚的青石板,一半没入地面。

    看到这一幕,朱正杰面色唬的苍白。

    若是再慢一点,他的血肉之躯难道会比这石板还结实?

    可后怕之后,随即而来的就是无尽的暴怒。

    什么人,敢当场射杀他这个天子心腹,中车府的主事!!

    惊怒交加的朱正杰转头看去,看到来人后,面色却又是一变。

    不过,他依旧愤怒不已,厉声道:“宁侯,你这是何意?”

    贾环连看他一眼都没有,而是看向了明亮的大眼睛中满是泪水的赢杏儿,温柔一笑道:“别怕,我尽快想办法让你出宫就府。”

    赢杏儿点了点头,粲然一笑,道:“不怕。”

    贾环又笑了笑,然后手向后伸,众人不解其意,却见他的家将乌远,将马鞭递上。

    朱正杰面色大变,急呼:“宁侯你不要自……啊!”

    自误二字未说尽,便是一声惨叫。

    贾环一鞭子抽在他包扎着纱布的脸上,血肉横飞。

    随即,一鞭子接着一鞭子,将朱正杰抽的惨嚎连连。

    中车府的卫士中也有高手,看到这一幕,隐隐想上前。

    然而刚一动,就感觉到一股凛冽的杀机盯住自己,骇然看去,却是贾环身后的那名家将。

    抱着一把黑铁剑,眼神平静,但给人的感觉却满是杀机,让人不敢轻动。

    于是,云光楼前,无数宫人,就这么看着面无表情的贾环,用马鞭将朱正杰打的凄厉惨嚎。

    直到,面色凝重的苏培盛带着数人疾步赶来。

    看着依旧不住手的贾环苦笑道:“宁侯,快停手吧,陛下都要气疯了……”

    ……

    ps:第三更了,我虎不虎?哈哈!求订阅!我要买媳妇洗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