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一十三章 元春

第六百一十三章 元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见贾元春感动莫名,泪流满面,贾环心里也有些感慨。

    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大姐,才真真是被贾家给坑苦了的。

    自幼被贾母带在身边教导,调理得当后,没多大点年纪,就送入了宫里。

    小小一点年纪起,便在宫里学规矩、学伺候人。

    深宫之内,就算是做主子的,都是一个苦差事。

    一举一动处都要合乎规矩,要考虑皇家的体面,容不得半点错处,因为四面八方都是眼睛……

    还要处处提防随时随地的明枪暗箭……

    妃嫔尚且如此,更何况区区宫女?

    根据贾环打听到的消息,贾元春这些年来,真真是吃足了苦头。

    她的性子不是武则天那类女皇心性,算不得坚韧不拔,谋算惊人。

    她又不爱与人争斗,只好读书写字,作点诗词……

    算得上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厚道人,毕竟是贾母专门调理出来的……

    每每受了欺负,也不申诉,也不告状,只是暗自垂泪,倍思亲人罢了。

    不过,她与贾迎春又有所不同。

    在宫里与人交往,虽然亦是温柔可亲,却极擅保全之道。

    许正是因为如此隐忍,才使得她,虽然这些年来受了不少的气,可到底还是活了下来……

    不争的性子,让许多一心想往上爬的人,不会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

    不会欲除之而后快。

    许多要人性命的阴.私歹毒手段,都没有往她身上使。

    让她得以独自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

    而那段日子,却是荣宁二府最淫.糜,最颓废的日子。

    贾元春虽存下了性命,可到底还是苦楚非常,没有安全感,担惊受怕……

    再有就是,在宫里孤苦无依,一年到头来,见不到亲人,也就让她愈发渴望亲情。

    这便是贾环昨日花了大代价,请来这道恩旨的原因。

    当然,贾环这般做法,除了因为贾元春是他的姐姐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毋庸讳言,当初贾家送贾元春入宫,目的很明显。

    就是希冀有朝一日她能上位,从而保全贾家日渐倾颓的富贵权势……

    而事实上,别说对曾经的贾家而言,这有十分的好处。

    就是对现在的贾环来说,宫里有个贵妃在,对他而言,都有莫大的益处。

    只是,这只是对贾家和贾环有偌大的好处,可对贾元春而言,却太过残酷了些……

    这也是贾环费了那么精气神,来做省亲之事的原因。

    也是贾母与他,数次容忍王夫人的缘由……

    因为贾家和他,都亏欠他这位同父异母所出的大姐。

    不过,即使如此,贾环到底还是不愿意让她在这个难得的日子里哭的伤心。

    见贾元春泪流不止,贾环忽然一拍脑门,叫了声“糟糕!”

    这番惊诧举动,唬了贾元春一跳,倒是让她忘了继续伤感,忙问道:“三弟,出了何事?”

    贾环有些尴尬的对她一笑,巴巴的道:“竟把爹给忘了……”

    贾元春闻言一怔,然后就见贾环回头过,满脸堆笑的看着后面。

    她随着贾环的目光看去,只见贾政老儿正呼哧呼哧的从地上爬起来……

    贾政年纪倒不算太大,四十多不到五十,只下个跪,其实还不至于如此气喘吁吁。

    他更多的,是被气的……

    老头儿已经跪了好一会儿了,只因这对姐弟俩太投入,忘了周围的事,而贾环的行为也太过特立独行,原本应该去搀扶起贾政的太监们,都只顾着去看贾环了。

    所以,可怜贾政,以父跪女不说,还被人华丽的无视了。

    这一切,都是三孙子造的孽!

    “哟!爹!您还在这儿呢?快来快来……”

    贾环气死人不偿命的招呼道。

    “噗嗤!”

    贾元春多咱见识过这种做法,她当年还在贾家的时候,贾珠当时尚在,跟贾政父子间的对答,便是一板一眼的,恪守规矩礼法。

    至于贾赦与贾琏父子,亦是如此。

    再到了宫里后,就更是处处讲究礼法规矩的地方,容不得半点逾越。

    所以,此时看到贾环在这里亲切的招呼,再看看贾政黑着一张脸,觑着眼看这三孙子的模样,贾元春似乎也忘了规矩,忍俊不禁的笑出声。

    倒让这原本华丽肃穆的气氛,多了许多家常温馨的气息。

    贾政跟上来,先没好气的瞪了贾环一眼,而后又要拜下行国礼。

    贾元春连忙避让开,贾环也先一步搀扶住了贾政,没让他跪下。

    客气了几句后,贾政有些肃穆的看着贾环,道:“你平日里顽劣也就罢了,可贵妃凤体尊贵,岂能随你胡闹?还有半点规矩没有?”

    贾环笑道:“爹放心,昨儿儿子已经入宫请了恩旨,今日大姐归家省亲,不论国礼,只叙亲情。”

    贾政闻言却依旧连连摇头,道:“纵然如此,也不可随你这般放肆……”

    许是见贾环的脸色有些淡了下来,贾政皱起眉头道:“为父的意思是,往后若贵妃再省亲,或可如此随和。

    可今日乃是贵妃第一次归家省亲,到底不同,该走的规矩最好都要走一遭。

    不然,我等在外固然不怕他人非议,可贵妃在宫中,却不免受人讥讽,说我贾家没有规矩不讲礼法……”

    “哟!爹,瞧您,也不早点说清楚!我竟没想到这点……”

    贾环闻言,心里虽然不以为然,以为只要贾家愈发强盛,贾元春在宫里只有越来越好过的道理。

    只是,在大姐面前,到底要给老父留几分体面,不好再气他个半死,于是贾环就坡下驴的说道。

    “你惯
武侠世界大穿越帖吧
会自己拿主意,多咱问过我的意见?”

    贾政极为不平的说道。

    贾环哈哈笑道:“爹放心,明年,明年大姐再来家省亲,我一定提前问爹的意见。

    那现在……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不如就让大姐随咱们一起行到大门处,与老祖宗她们相见。

    也好让大姐重新感受一些,重走这条公侯街的感觉。

    就当是……就当是咱们一家人逛逛街,如何?

    爹,大姐在宫里,着实难有此等机会。”

    贾政原本还想拒绝,着实不成体统。

    不过看到贾元春眼中闪烁的意动,又想起这些年来,她一直都在不见天日的地方生活,心头到底还是软了下来,叹息了声,道:“既然如此,也就罢了。只是到了府里,却不可太过随意。你总也要照顾你大姐的体面……”

    贾环闻言,点点头,又摇头笑道:“进了园子里再讲这些吧,府里是大姐生活过的地方,随意些,让她再看看,也是好的。”

    贾政闻言,拿他没法,这里又不是训人的地方,关键是这王八羔子从来不知道让着他……

    恨恨的又瞪了贾环一眼后,贾政瞥眼瞧见另一侧垂着脑袋站在那里的贾宝玉,皱眉喝道:“该死的孽障,还不前去禀报老太太说贵妃凤驾到了,还杵在这里作甚?”

    贾宝玉真是满腹的怨气,他方才都已经尽力避免存在感了,可最终还是难逃厄运!

    真像三弟说过的那句,躺着也中枪啊……

    没法子,贾宝玉低头一应后,就朝前走去,前往府门前,告知贾母等人……

    而后,贾环又与贾元春并贾政一起,往府门前走去。

    贾元春踩着地上绵厚舒适的地毯,再看着周围整个遍布的玻璃风灯,似是一琉璃世界一般,叹息一声,道:“这太过奢靡了……”

    贾政也在一旁点头,道:“臣也这般劝他,只是他性子孤拐,臣却劝服不了。”

    贾元春闻言,看向贾环。

    贾环笑着轻声道:“大姐勿忧,这些都是咱家自己的产业。

    真正的花费,比寻常花灯也贵不了几个钱。

    而且,这也是一场难得的广告效应。

    我听说,吴家的那位贵妃,在宫里处处与大姐较劲攀比……

    呵呵,大姐心思纯善仁厚,不善与人争斗,不理会她就是,交给小弟来处置。

    小弟自有法子让她安守本分,不敢乱来。

    这次,就先让她娘家大出一次血,算是给她一个教训吧。

    怎么说,也要把这回省亲花费的银子赚回来才行!

    就算他老吴家有孝心了!”

    贾元春闻言,愈发眼睛灼灼的看着贾环,感动莫名。

    尽管她很早之前就已经在宫中听闻,她这个横空出世的庶弟,挑起了贾家的大梁,挽天倾般扶住了贾家渐渐颓败的祖业。

    她也知道,从那时起,她这个幼弟,便一直都在关注着她这个从未蒙过面的长姊。

    因为,从那时起,她在宫里的日子忽然就好过了许多。

    留心打听了一番才知道,除了有宫中太监们的老祖宗梁九功发下话来,不让宫人为难她外,还有人不要钱似得洒下了大把的银子……

    只是,她依旧没有想到,贾环会为她做到这一步……

    家里送她入宫的心思,纵然她心里一万个不愿去想,不愿承认,可又怎能欺得过己心?

    这也是让她常常在宫中独自垂泪的原因。

    但如今,这个幼弟却告诉她,她不用与宫里人去勾心斗角,争权夺势了,他会帮她去料理……

    她读的懂这句话的深意,因此,心底深处那块过了这么多年,都难以愈合的伤口,今日似乎终于渐渐长合了,不用再去强迫自己自欺欺人……

    亲人,亲情……

    贾环见贾元春又有些动容,眼圈再次红了,忙笑道:“大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咱还是家去说话。也不好让老祖宗等的太久,不然,她又该捶我了……”

    贾元春听闻这俏皮话后,轻轻一笑,点头应下了。

    而后在贾环贾政并诸多昭容彩嫔的陪同下,贾元春一边浏览着旧时的街景,一边缓缓前行。

    这份轻快的体验,却是好多年好多年都不曾有过了,好似,久远的已经过了一辈子……

    不过,她日盼夜盼的省亲,期待的,不就是这份感觉吗?

    大半炷香的功夫后,贾元春等人终于走到了荣国府大门前。

    贾母并王夫人等人,早已在门前道路两边候着了。

    见贾元春到来后,远远的就要跪下。

    好在有贾政先前的例子在,贾元春早早安排了太监们飞跑过去,提前搀住。

    待贾元春走上前后,众人早已满眼垂泪,彼此上前厮见。

    只是虽心中皆有许多话,却俱是说不出,只管呜咽对泣。

    然而,这一回,贾元春却似乎没了泪水,含笑着看着众人……

    ……

    ps:贾元春在整部红楼里的戏份并不多,正面出场的次数也就是省亲这一局。

    再往后,除了偶尔有话传出来外,就是死了……

    而且,她在宫里过的,真的太孤寂无聊了。

    第二十二回中,正月十五上元节,世间百姓皆举家团聚,吃元宵,度佳节。

    就算没有,也会与亲朋好友欢聚玩笑。

    连贾政这么“假正经”的人,都放下架子要陪贾母等人玩笑一回。

    然而贾元春,却只能通过几个太监,往返于荣国府与皇宫间,猜灯谜解闷……

    真真是读的我心酸。

    红楼原著里,好多女孩,结局都很惨。

    但我觉得,不管她们再怎么惨,都没有贾元春惨。

    我希望能写好这个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