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百八十八章 作诗

第一百八十八章 作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等进了会芳园后,饶是薛家在江南那边也有极好的园子,可亦是被这北地庄园的风情所吸引。

    红枫、黄槐、满园金菊。

    小桥、亭轩、曲径。

    依山傍水,鸟语虫鸣。

    更兼江南所没有的开阔,放眼望去,一时竟望不到尽头。

    薛姨妈心里颇为感慨,王夫人所言不差,果然是份好产业。

    没多久,众人就来到贾母所处的亭轩处,两棵半山桂花树间,桂花香随着淡淡的秋风隐隐扑来,芳菲沁人心脾。

    贾母并李纨、黛玉等人站在亭轩台阶下,含笑迎接上薛姨妈并薛宝钗。

    其场面……

    女人间的会面,通常亲昵非常,至于内心里真实的情况是怎样的,只有她们自己知道了。

    进了亭轩内,已经摆开了一溜沿儿的数席矮榻并小几,小几上各色小吃和时鲜水果都有。

    栏杆外另放着两张竹案,一个上面设着杯箸酒具,一个上头设着茶筅茶盂各色茶具。

    那边有两三个丫头煽风炉煮茶,这一边另外几个丫头也煽风炉烫酒。

    众人坐下后,献过茶漱毕口,王熙凤忙着搭桌子要杯箸。

    上面一桌坐着贾母、薛姨妈、王夫人、宝钗、黛玉、宝玉。

    东边一桌坐着贾环、史湘云、迎、探、惜春。

    西边靠门一桌是李纨和王熙凤并尤氏、秦氏的虚设坐位,四人皆不敢坐,只在贾母、薛姨妈并贾环两桌上伺候着。

    王熙凤吩咐:“螃蟹不可多拿来,仍旧放在蒸笼里,拿十个来吃了再拿。”

    一面又要水洗了手,站在贾母跟前剥蟹肉。

    头次让薛姨妈,薛姨妈道:“我自己掰着吃香甜,不用人让。”

    王熙凤便奉与贾母,二次的便与宝玉,又吩咐道:“把酒烫的滚热的拿来。”

    又命小丫头们去取菊花叶儿桂花蕊熏的绿豆面子来预备洗手。

    上面吃的规规矩矩的。东边儿贾环这一桌却吃的热闹。

    贾环一边喂着贾惜春吃,一边还得抗住史湘云的骚.扰。

    “环哥儿,今天我来的时候,你们到底在说笑什么呢?”

    “环哥儿。你说不说?再不说我要揉你脸了呀!你看我这一手的蟹黄……”

    “咦!你还真不说?你看我……”

    许是被史湘云打扰烦了,贾惜春不满道:“云姐姐,他们在说三哥喜欢你,想讨你做媳妇哩!”

    “噗!”

    贾环刚喝一口茶,全给喷出来了。

    贾迎春和贾探春也傻了眼儿。看着贾环在那里咳嗽,史湘云一张脸比螃蟹还红,又忍不住使劲笑了起来。

    史湘云恶狠狠的瞪着贾惜春,凶道:“你说什么?”

    贾惜春有三哥傍身,那是肆无忌惮,根本不怕。

    在她眼里,臭三哥就和后世的神奇阿三哥一样,处处都能创造奇葩……

    贾惜春抿着小嘴,傲娇道:“本来就是,三哥给老太太说。他想讨你做婆娘哩!”

    贾环刚咳完,可一抬头,看见史湘云那张刹红刹红的俏脸,以及那双杀气腾腾的明亮大眼睛,顿时心虚的想逃,干巴巴一笑,然后道:“我……我去给老太太敬酒!”

    可刚一弓腰想溜,却不妨领口被史湘云一只手抓住,她另一只手却揪住了贾环的耳朵,扭了两百多度。在贾环低声求饶中,恶狠狠道:“你真跟老太太说……说……说你……”

    贾环挤着一张丑脸,求饶道:“云姐姐,你别听小惜春乱说。我……”

    贾惜春原本咯咯咯的笑着,可听到这,顿时不依了,悄悄的瞥了眼旁边桌子,见那边人虽然也会偶尔看过来,但声音低点便不妨。

    她压低声音。对史湘云道:“云姐姐,三哥本来好中意你的,可是有一个什么明珠郡主,非要嫁给三哥,还让太上皇下旨让三哥娶她。云姐姐,还是你嫁给三哥好不好?我听凤哥儿说,那个郡主比凤哥儿还厉害。她要成了我三嫂,那我日后岂不是不能和三哥亲近了?还是你做三嫂好,让那郡主做劳什子平妻……”

    贾迎春和贾探春哪里还敢让她说下去,连忙绕过小几将贾惜春拉住,不让她再说下去。

    可……

    还有什么用?

    看看史湘云那张渐渐褪去红晕的脸,以及贾环尴尬的表情吧。

    贾惜春也知道她闯祸了,自责的低声抽泣起来。

    贾环挠挠头,笑了笑,从贾迎春怀里接过贾惜春,将她抱在怀里,笑道:“哭什么?你又没说错话,咱们的小惜春是个诚实的好姑娘呢。”

    贾惜春眨着泪花花的黑眼睛,仰着小脑袋看着贾环,抽噎道:“三……三哥,是真的吗
重生之商界大亨最新章节
?”

    贾环用油乎乎的嘴亲了贾惜春一口,笑道:“当然是真的,还敢怀疑三哥,三哥再亲你了哦!”

    贾惜春没所谓,用她更油的小嘴也亲了贾环一口,看着贾环那张丑脸苦皱起来,又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边动静却已经引起了上桌的注意,贾母探着头道:“这是怎么了?”

    贾环还来不及说,史湘云就回头洒然一笑,道:“没事,老太太,老三和小惜春抢螃蟹吃,把人给惹哭了,刚哄好。”

    贾母闻言,顿时大笑起来,对薛姨妈道:“我这个孙儿啊,最是皮实。整天不是和小王爷打架,就是和小侯爷打架。偏偏他还入了太上皇的眼,赏了龙形玉佩,准他随时入宫。

    人家王爷侯爷找来,他就拿着玉佩往太上皇那里一躲,别人也就没法了。看看,现在连自家妹子都欺负起来,早晚一日,我要赏他一顿好板子尝尝。”

    众人闻言都哄笑起来,打量着贾环那张脸,各种奚笑。

    贾环却只是看着史湘云笑,心里隐痛。

    这个外表洒脱,内心却极为骄傲的姑娘,是在用这种方式拒绝他吗?

    可是,贾环却不能看着她“云散高塘,水涸湘江”,落一个湘江水逝楚云飞的局面。

    他也不愿让这双明媚的眼睛去看别人。

    史湘云却比他洒脱的多,见他一直盯着她看,哼了声,道:“老三,你又皮痒了是吧?”

    贾环闻言挠挠头,嘿嘿一笑。

    他心里虽然难过,但他本不是多愁善感之人,也就先放下这一筹。

    原因很简单,因为寻愁觅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见贾环此般,史湘云眼中倒是闪过一抹欣赏,随即又低头吃起螃蟹来。

    “老祖宗,还没作诗呢!”

    吃了两个螃蟹后,林黛玉已经收手了,倚在小轩栏杆上,微微探着身子看池里嬉戏的游鱼。

    贾宝玉恐林妹妹无趣,便跟贾母笑道。

    王夫人皱眉道:“不好好吃你的,又胡闹什么?就你肚里那点东西,不怕姨妈和你宝姐姐笑话。”

    王夫人是知道,薛宝钗自幼被其父教导,文墨极佳的。

    因为……

    想要入宫,不通文识墨,那是万万不行的。

    哪怕是去给公主、郡主做入学陪侍,充为才人赞善,那也必须要认字识文的。

    薛家原乃是皇家心腹,几代人都打着皇商的牌子,替皇家侦探江南士林动静。

    只是上一代薛公早逝,独子薛蟠又骄纵蛮横,难当大任。

    如今就真的只是户部皇商了。

    所以,要想保证薛家门楣不坠,除了要和贾家并王家处好关系外,最重要的就是,将薛宝钗送进宫里去。

    如此一来,薛宝钗的文华就愈发了得。

    王夫人深知此事,所以呵斥宝玉不要丢人现眼……

    贾母却不乐意王夫人训斥孙子,再者,众人早前就说好了,要赋菊花诗,这会儿子因薛家母女而变卦,贾母心里也不得劲,便道:“我们先前约好了,今儿要在她们环兄弟这里大嚼螃蟹宴,再饮桂花酒,然后赋菊花诗。太太就不要拘着他了,不过玩乐罢了,又不是考状元,非要分出个高下。”

    王夫人闻言还能说什么,便笑着点点头。

    见母亲点头后,贾宝玉大喜,连声道:“我昨儿夜里就想好了,今儿要不倒出来,可不憋坏我了?太太也要疼我一疼。”

    众人一阵大笑,贾宝玉愈发得意,然后使人拿过笔墨来,糙糙的让人收拾了一面小几,然后挥笔泼豪,连连下笔,众人看去,只见宣白蜜纸上写道:

    “闲趁霜晴试一游,酒杯药盏莫淹留。

    霜前月下谁家种,槛外篱边何处愁。

    蜡屐远来情得得,冷吟不尽兴悠悠。

    黄花若解怜诗客,休负今朝挂杖头。”

    书罢,又在上首写下诗名:访菊!

    写完之后,贾宝玉自我酸爽了番后,才对众人笑道:“见笑了,见笑了!”

    薛姨妈夸赞道:“到底是豪门公子,家学渊源,好诗,好诗。”

    薛宝钗也附和着点头赞叹。

    贾母和王夫人觉得也不差,笑的和煦了许多,倒是林黛玉无所谓的撇了撇嘴角。

    贾宝玉可能是玩儿高了,居然作起耗来,高兴的对贾环道:“老三,往日老见你威风,还会唱曲儿,哈哈,今儿可总算能让你出一回丑了。快,该你作诗了。”

    贾环倒也能看出,贾宝玉这话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单纯的和他这个兄弟别别气。

    所以,纵然贾母等人面色微变,他却懒懒一笑,道:“二哥,罚我喝酒行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