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回京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回京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半月湾,海滩。

    一波波海浪温柔的洗刷着银白色的沙滩,堆起层层雪花,

    一只小螃蟹,在沙滩上缓缓挪移着。

    几只海鸟盘旋,一支独木舟被缆绳系在一块石头上,在海上随着波浪轻轻起伏着……

    岸边有几束大大的遮阳伞,伞下放有躺椅,躺椅边还有一个小几。

    躺椅里躺着几个男人,都极不规矩的穿着超于这个时代的大裤衩和花背心。

    眼上搭着遮阳镜……

    “这才是人生啊……”

    一个白胖白胖的少年,一脸的荡漾,一手枕在脑下,一手抓着身旁几上的水果,吃的酸爽……

    还有一老头儿,白发苍苍了,配上这身打扮,别提有多好笑。

    实际上,之前一伙人已经笑痛了肚皮,这会儿都笑不出来了。

    不过老头儿自己没觉得怎样,反而觉得舒坦。

    或许是因为地主人没有瞧不起他的缘故,其他人也不拿他当废人看,一般的招待。

    这种感觉,他极受用。

    尽管如今他行走在神京城,即使遇到公候诸王,他们也得敬称他一声“苏公公”。

    可他们敬的只是身份,对他这个阉庶,心里只有鄙夷。

    在这里,却是不同……

    还有一年轻人,嘴边蓄着短须,虽然也满满的舒适,却总觉得还缺点什么。

    想了半天,他才想明白,这个场景,他还缺一个柔顺的小娘服侍。

    最好,是别人家的妇人……

    但不管怎么说,这种受用,还是他们一生中开天辟地头一回。

    轻松,惬意,感觉极好。

    贾环眼神瞥过三人,目光最后在身边那个白胖小子身上顿下,看了看他的身材,再看看他吃的那些水果,不禁抽了抽嘴角。

    “贾环,这些水果,怎地宫里没有?你也不晓得送回去一些,我竟不知道这般好吃!”

    赢昼不满道。

    贾环呵呵笑道:“这都是时鲜水果,保存不了几天,送到京里就坏了。”

    赢昼闻言惋惜不已,又道:“这个叫什么来着?”

    贾环沉默了稍许,道:“这个叫木瓜……”

    赢昼感慨道:“真真没想到,这木瓜竟这般香甜!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嗯,里面还有股奶香……”

    贾环无语忘苍天。

    木瓜,喜欢吃的人,是能吃出甜味,不喜欢的人觉得是臭的……

    他没想到,赢昼居然喜欢吃这玩意儿。

    赢昼又抓起一块水果放嘴里,大口吃着,一脸的幸福,没咽下又问:“那这个又是什么?”

    贾环道:“是菠萝蜜。”

    赢昼一听,觉得新奇,乐道:“这名儿好!可比木瓜好听多了!”

    贾环淡淡道:“这两种水果,妇人家最爱吃。”

    “胡说!我吃的也觉得好!”

    赢昼不服道。

    贾环道:“这两种水果在南边也是药,妇人吃了可以通乳下奶,所以最受妇人喜欢。”

    “噗!!”

    一旁两个躺椅上的人顿时喷了。

    两人摘下眼上的墨镜,下意识的看向赢昼丰满的胸部……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

    赢昼恼羞成怒的朝苏培盛和贾琏两人吼道,又转过头怒视贾环。

    贾环哈哈笑道:“鬼才知道你口味这么独特!”

    “放屁!”

    赢昼端起几上的果盘,就想朝贾环丢过去。

    可小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不舍……

    贾环见他面色悲痛,甚至悲壮,好笑道:“我刚才开玩笑的,别当真。继续吃吧……”

    赢昼闻言,眼睛一亮,道:“当真?”

    贾环点点头。

    赢昼海松了口气后,恼火的瞪了眼贾环后,又开始享受起木瓜来……

    贾环也没再拦,反正也吃不了多少。

    不过,家里几个女人,对这不大好吃的东西,却喜爱的紧。

    效果也真真不错……

    当然,贾环认为主要的功劳还是在他……

    正在想入非非,就感觉一旁有人看他。

    侧目过去,就见苏培盛在观望他。

    贾环取下墨镜,笑道:“老苏,今儿你这身打扮,就是为了清闲的。

    旁的别去想了,好好受用几日。

    你一辈子都没这般轻松过吧?”

    苏培盛也取下眼镜,苦笑道:“宁侯的心意,老奴生受了,也的确轻快受用。

    只是……

    宫里陛下还在等着,宁侯一日不归,陛下心中一日不得安宁……”

    “诶……”

    贾环一摆手,道:“过了,不至于。”

    “怎么不至于?”

    正吃的吭哧吭哧的赢昼忽地放下手中的木瓜,叹息了声,道:“这二三年来,你弄的那个银行,真真解了父皇的大难!

    父皇说过,所谓治国,一为人,一为钱。

    人倒也罢了,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想当官的。

    又有张廷玉他们在,父皇省心许多。

    可银钱上面,连张廷玉他们都难……

    他们可没点金之术,一年税银就那么些,收上来国库里放不到半年,就得全部用出去。

    一年下来,能抚育三四百万两,那就是肥年了!

    日子还是过的紧巴巴的。

    父皇说,天下行当就那么些,能赚银子的,早都被人瓜分占据了。

    想要多收银子,就会动了豪强巨室的利益,旁个就会说朝廷横征暴敛,乃暴.政,会失去民心的。

    天家也不是无所畏惧的,最怕的,就是失去民心。

    你这个却不同……

    不声不响间,就做出了好大的事业。

    一年只商税,就能交几百万两,还是在原本税银之外的收入。

    多了这几百万两,朝廷
盖世武魂帖吧
一下就宽裕了起来。

    再加上我父皇那边占据的上千万两的分红银子,朝廷从未这样宽裕过,父皇也从未这般轻松过。

    偏你还不居功,不敛权。

    银行的账目清清楚楚,你每年从中拿的银子连前三都排不上。

    结果还一心的想往海外逃……

    你愈是这般,父皇心里就越不得劲,总觉得亏欠你太多。

    外面还总有些人为你抱屈,说国之功臣,却被逼的有家难回,自我放逐到蛮荒之地……”

    赢昼一番长篇大论,说至此,贾环忽然大笑起来,道:“小五,你觉得这里是蛮荒之地吗?”

    赢昼看了看周围的景色,再看看身边的物什,自己也笑了,骂道:“那群球攮的,整日里就会冤枉我父皇!

    不过,之前回去的人也说你这边过的不错,可别说外面那些人不信,连我都不大信。

    自古以来这里都是流放逐罪之地,谁知这里还不错。”

    苏培盛却道:“宁侯啊,您老待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啊!贾家的根基,毕竟在都中。

    如今朝廷格局平稳,天下盛世已至。

    您不是担心人手不够吗?

    陛下已经在与忠怡亲王和张相他们商议,免除大秦各城,北城贱籍,恢复为民。

    如此,将会凭空多出数百万百姓。

    陛下准备将他们大多迁移到黑辽……”

    贾环闻言眉尖一挑,道:“去黑辽?这些百姓百余年来都只能为工匠,不能种地。

    勉强教他们种地还凑活,他们哪里还会开垦荒地?”

    苏培盛干笑了声,道:“黑辽军团这三年来,做的风生水起。从齐鲁山东之地招收了上百万百姓,组建了生产建设兵团。

    第一年还靠朝廷接济一点。

    但到了第二年,就能够自给自足。

    今年是第三年,却是一个大丰之年。

    百万军民一起种出的粮食,他们自己都吃不完……

    所以,朝廷想着,让他们分出一部分开垦好的土地出来,给那些免去贱籍的百姓去种。”

    贾环面色淡漠下来,道:“吃相太难看了吧?

    给他们种可以,可种出来的粮食,是属于黑辽军团的,还是朝廷的?

    总不会是那些百姓的吧?”

    苏培盛苦笑了声,道:“老奴不敢瞒宁侯,种出来的粮食,估计刚够那些百姓吃。

    他们百余年都没种过地,哪里能种出多少来?

    所以朝廷会免他们三年税,等三年后,再收田税。”

    “也就是说,朝廷派百万人过去,黑辽军团不仅要管饭,还得把开垦出来的熟地给朝廷?”

    贾环垂下眼帘,淡淡道。

    苏培盛都不知道该怎么答了,小声道:“宁侯,老奴不瞒您说,这件事,陛下也在犹豫中。

    可朝臣们都认为,这种生产建设兵团,绝非国之幸事。

    黑辽本就有十万大军,建设兵团中强健之士几十万,随意一召集就是可战之士。

    若是让他们有了人,又有了钱粮。

    不乏出现藩镇割据的可能……”

    贾环皱眉道:“这叫什么屁话?

    原本就计划好了,生产建设兵团暂归黑辽军团掌管。

    以军养军,既可开发黑辽,又能节省大笔军费,用于江南灾区恢复生息。

    五年后,朝廷再将建设兵团划分成府。

    转军为民,交由黑辽三省分属,黑辽军团不再插手。

    这已经过去三年了,还有两年时间。

    我就不信这两年里,黑辽军团就能起兵造反!

    再说,就算两年后交由省府统属,可地还是百姓的地,没有凭白让出来的道理。

    这他娘的是哪个王八蛋出的混帐主意,强盗吗?”

    一旁赢昼大咧咧道:“贾环,我给你说,就是那起子没出息的文官。

    他们当初看不起黑辽的地盘,已为苦寒之地,出产不了什么。

    可黑辽军团带着建设兵团开垦了三年后,他们才发现,老天爷,那里哪里是什么苦寒之地,那里分明是世上最肥沃的土地!

    肥的流油!

    他们哪里肯放弃这块肥肉,做梦都想吃一口,这不就惦记上了?

    这才专挑天家忌惮的理由,拼命上折子。”

    “奋武侯府怎么说?”

    贾环皱眉道。

    苏培盛闻言,又干笑了两声。

    赢昼面色也有些不自在,不过还是道:“温严正这二年不如以前风光了,父皇对他好像……不大喜欢。

    他当然是大力反对了,军机阁里其他大臣也都不怎么附议。

    但下面的勋贵府第,却好像有些支持朝廷……

    说起来也怪你,把那些勋贵们养的富富的,一个个口袋里银子一大把。

    有了银子,他们就想着买地。

    可都中附近的地不许他们买,这不就惦记上黑辽新出的那些好地了。

    奋武侯府一系和他们闹的很不开心。”

    贾环闻言,闭上眼睛轻轻一叹。

    这就是隆正帝以荣国一脉制衡荣国一脉的策略吧。

    要说这件事里,没有他的推波助澜,那简直就是笑话。

    秦梁和牛继宗等人,怕也是知道这点,才会不出言反对。

    他们也不好反对,因为惦记着黑辽肥地的勋贵府第,多半都是他们麾下的战将。

    这他娘的,都叫什么事?

    贾环深吸一口气后,站起身来,道:“这几天你们好好在这里玩乐吧,我这边要拾掇拾掇,装箱的装箱,封起来的封起来。

    三日后,咱们回京。

    谁想要黑辽的土地,自己去开垦。

    黑辽大的很,再开垦十年都开不完。

    可谁想巧取豪夺,动黑辽军团开垦好的熟地,就先问问黑辽军团十万大军手中的大秦戟,答应不答应。

    一群不知死活的王八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