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故人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故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翌日清晨,半月湾贾家庄园门前。

    贾环一身常服而立,孑然一身,连个亲兵都没有跟。

    半月湾三面环山,一边朝海。

    山上又是密林遍布,道路不通。

    只在必经之路安排了几处暗哨,其余的,便是在码头两侧暗处,布下了几处人手。

    全部加起来,也不过三十来人。

    当然,庄园内的青隼好手不算……

    对于内宅,贾环从不吝啬高手防备。

    但从明面上看来,贾家这座庄园,几乎是不设防的。

    而在有些人看来,这也是一种证据。

    证明贾环想效仿范蠡,欲功成之后急流勇退,明哲保身。

    再加上他想要乘舟泛海而去,岂不是和范蠡一模一样的选择?

    都是智以保身,商以致富。

    只是……

    刚刚从船上落地的苏培盛看来,这种做法,着实没必要啊……

    “贾环!!”

    看着笑眯眯相迎的贾环,率先“发难”的却是赢昼。

    他从船上下来后,就满脸怒气的朝贾环奔来,叫嚷道:“我那年都说了让你去年等着我,你分明答应好了,却说话不算话!

    一个人跑到这里来逍遥,太过分了,你……”

    话没说完,眼睛就直了。

    “吱吱!吱吱吱!”

    不知从哪里跑出来一只浅灰色的小猕猴,三两下从背后爬上了贾环的肩头,奇怪的看着愤怒叫喊的赢昼,吱吱叫了起来。

    似在为贾环助阵。

    等贾环从兜里掏出几颗花生果递给它吃了后,小猕猴更是卖力的朝着赢昼龇牙咧嘴,挥舞着小拳头。

    小狗腿模样,活灵活现。

    赢昼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奴婢给宁侯请安。”

    苏培盛躬身一礼,笑的一脸的褶子。

    贾环微微颔首,看着头发银白,又老了许多的苏培盛,轻笑道:“三年不见,老苏你看起来,老了些。”

    苏培盛闻言,眼圈登时红了,道:“宁侯,老奴也想您啊!您回京吧……”

    贾环呵呵笑着点点头,道:“好,再说,再说……”

    说罢,又看向苏培盛身边,同样面色激动的贾琏。

    三年不见,贾琏已经蓄须了,看起来稳重了许多。

    他看着贾环道了声:“三弟!”

    贾环笑道:“二哥,家里可都还好?老祖宗身子可还安康?”

    贾琏连连点头,道:“三弟尽放心,老太太、老爷和姨娘身子都安!

    家里姊妹们身子也都好。

    小四儿还有巧姐儿也都好,他们叔侄儿俩年纪差不离,倒是顽在一起。

    宝玉今年年初也生了个女儿……

    为兄,为兄外面那位,还给我生了个儿子,嘿嘿……”

    说罢,有些不安的看着贾环。

    贾环却没在意,只是笑道:“那恭喜二哥了,回头将礼给二哥补上。”目光深处有一分歉意。

    去年贾琏和尤二姐生了个儿子后,王熙凤就到了江南散心,散的很好,也很痛快……

    贾琏闻言大喜,咧嘴笑道:“都是自家人,讲究这些做什么?

    三弟,你没瞧见我那儿子,虎头虎脑的,壮的紧!

    等赶明儿他长大些,就让他跟他三叔一起习武!”

    贾环呵呵笑道:“好。”

    “咳咳,嗯……”

    赢昼见贾环肩头的猕猴不理他,只顾从贾环手边小兜里掏花生果吃,怎么逗也逗不过来,登时急了,做声提醒贾环。

    贾环看向他,笑道:“之前你从我这抢走的那只绿毛龟,如今怎么样了?”

    此言一出,赢昼脸色登时就变了,满脸的委屈,小眼睛都红了,道:“让……让袁老杂毛……”

    “咳咳……”

    苏培盛忙发出一连串的咳嗽。

    赢昼回头怒视他一眼后,又垂头丧气道:“让袁师傅给丢了。”

    贾环哈哈笑道:“你还没从景阳宫出来?”

    赢昼怒道:“你还好意思说!

    原父皇是答允让我一年出来逛一回的,看看江山百姓……

    可去年你早早的就跑的没影儿了,根本都不知道你在哪儿落脚。

    父皇才没让我出来……”怨气十足,痛不欲生。

    贾环下江南的第二年,赢昼三月时就轻装简从的去了金陵。

    贾环带他去各处逛了逛,各地不同的人情风物,特产趣事,简直让他乐不思蜀。

    临走时泪眼把擦的约定来年还来,让贾环等他。

    顺便还将贾环养的一只绿毛龟给藏在袖兜里顺走了。

    开了船后才在甲板上拿出来,冲着贾环狂笑不已,差点掉河里去……

    然而等到第二年,贾环却不可能待在金陵了,他要去江南各地各城做事。

    隆正帝也就没放赢昼出来。

    至此,才让赢昼满满的哀怨……

    “行了,算是我的不是。

    这次来多顽些时日就是,这岛上比上回还有趣。”

    贾环笑道。

    赢昼闻言眼睛登时一亮,刚想答应,就看到身旁苏培盛不断给他使眼色。

    赢昼怒火冲天的朝苏培盛瞪了眼后,看着贾环肩头的猴儿,昧着良心瓮声道:“贾环,咱们还是回京耍子吧。

    你这岛……你这岛根本不好顽!”

    贾环哈哈一笑,道:“咱们里面说话,一会儿日头就烈了。”

    说着,引着一众人往庄园里面走去。

    没有严谨的正门、仪门、二门、垂花门。

    进了大门,就上了条曲折的长廊。

    长廊外是沙地,满是细软的白沙。

    几株椰子树点缀着,沙地上布满了各色各样的贝壳和玳瑁,五颜六色的……

    都是家里女孩子从海边捡回来的。

    悠闲舒适的环境,自然而然的熏染了众人。

    等进了窗明几净的堂屋后,众人落座。

    苏培盛又率先起身,对贾环苦口婆心道:“宁侯,老奴这次护送着殿下南来之意,想来宁侯也知道。

    宁侯,三年了,该回京了。

    当初宁侯与陛下不是约定好了,二三年就
请把你的背后交给我吧
回京吗?

    如今大秦银行遍布九州,商贸昌盛。

    每年商税的税收,千百倍于从前,解了朝廷的大难。

    陛下亲言,宁侯功在社稷。

    国库和内务府也比过去充实了太多,连陛下那样勤俭的性子,去年也修了园子……

    有宁侯当初留下的药膳方子,陛下龙体一日盛似一日。

    本该是酬功之时,宁侯怎地非要出海去海外番国呢?

    且不说外面如何在说陛下,您这样走,让陛下心里如何落忍?

    如今都说宁侯想做范蠡,可陛下不是勾践啊!

    老奴临行时,陛下私下亲言,让老奴转告宁侯:朕曾亲许你一世富贵,朕金口玉言,就一定能护你一世富贵。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的事,绝不会发生在朕与汝身上。

    贾环,回来吧……”

    苏培盛说的哽咽起来,红着眼圈道:“宁侯,回去吧,陛下想您啊……”

    贾环一直垂着眼帘,听罢后,叹息了声,道:“陛下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出海,不是想学范蠡,只是想去南洋诸国看看。

    大秦这二三年来,发展的一日千里。

    虽然国力日益强盛,但问题也渐显尖锐。

    最大的难处,就是缺人。

    自前宋末年,天下大乱之时,就不断有宋时遗民出海,落脚外邦。

    我只是想带他们回来……

    这些话,我不是已经上了折子吗?”

    一旁赢昼嗤笑道:“贾环,你少哄人!

    这种事还用你自己去做?

    莫以为我不知道,你如今连银行都放手不理了,整日里就在这里玩耍受用,还会做这种跑腿的事?

    旁人都说,你这是在谋一条后路。

    想找个都是咱中国人的落脚地,再接了家人一起去。

    现在外面人还说,我父皇人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

    “哈哈哈!”

    贾环闻言哈哈大笑起来,赢昼登时怒了:“你敢笑我父皇长的丑?”

    苏培盛双手掩脸……

    这就是赢昼都快二十了,还在景阳宫里打熬的缘故。

    这厮不是装的,真的天生憨傻的可爱……

    见劝不听,没法子,苏培盛只能目视贾琏。

    贾琏见之,干咳了声,道:“三弟,老太太春秋已高,着实动不得身子远下千里了。

    老爷和姨娘也不愿来,姨娘想你想的紧。

    还有就是……咳。”

    贾琏面色不自在起来,悻悻道:“姨娘让为兄给你带句话,她说……这个,她老人家,想抱孙子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不用再说了。”

    贾环忙打住贾琏的话。

    赵姨娘说的什么,他已经从赢杏儿那里得到了信儿。

    贾环岔开话题道:“都中现在情况如何?”

    苏培盛道:“都还好,宫里一切都好。”

    贾琏道:“都好,家里都好。”

    赢昼眼珠子转了转,忽地闪过一抹得意,道:“可不大好……”

    “嗯?”

    众人看向他。

    赢昼撇了撇嘴,故作叹息道:“贾环,你是不知道啊,当初你和牛奔温博那一伙子衙内公子,盛名已经不再,不风光啦!

    你们不在都中这二三年,又新起来一批。

    他们可比你们当初厉害多了!”

    贾环呵呵笑道:“这我倒是听说了,是舞阳伯府令家的令盛吧?

    舞阳伯令至如今是征北大将军,他家里还出了个皇妃,去年又生下小皇子……

    风光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我怎么听说,令盛那小子,连你都不放在眼里。

    你这么熊包?”

    赢昼闻言顿时炸了,跳脚道:“我怕他?我是懒得和他计较!让人以为我和小七不对付……”

    贾环想了想,道:“令盛那小子我有印象,以前一直跟在奔哥身后跑腿的,挺勤快的啊。

    怎么如今这般不懂事,还敢跟你叫板?”

    赢昼闻言,忽地垂头丧气起来,道:“那群乌龟王八蛋,最羡慕你和牛奔他们当初的威风。

    等你们一个个都出京后,黄沙军团出身的衙内就和灞上大营出身的衙内,再饶上黑辽军团出来的,几伙子人就干了起来,都想当老大。

    后来闹的太不像,黄沙军团出身的太强,把令盛他们揍的满神京跑,怪话就多了起来。

    太尉武威公就将黄沙一脉的王八蛋全都赶出了京,后来令盛他爹当了征北大将军,他姐姐成了皇妃,又有了小七,令盛就一日比一日猖狂了。

    路上遇到我的车驾,竟敢不避让,还硬顶着走。

    小七挺好顽的,我不愿欺负他舅舅,让人说我容不下小七,父皇知道了又该担伤心……

    所以我就让开了。

    虽然后来令盛派人送了两车礼给我,说是那天喝醉了,无心之过,可我心里还是不痛快的紧。

    贾环,你回京吧,把那群王八蛋好好收拾一通!

    你面皮厚心也黑,不怕人说……

    你是不知道啊,你们当初虽然也霸道,可总不会欺负百姓。

    可令盛那一伙子,真真上不了台面,就在下面各坊市里横行霸道,连百姓都欺负。

    旁人都以为小七日后能当大任,不愿得罪他,他就愈发嚣张了。

    我听说前些时候,连你二哥都被他当街教训了……”

    贾环闻言,面色骤然一变,转头看向了一旁的贾琏。

    见他一脸的不自然,眉尖便扬了起来。

    贾琏被贾环看的心虚,想说没什么,可到底不敢扯谎,低着头说出了缘由……

    “三……三弟,是这样,真不怪我……

    那日我正巧从南街回来,路上遇到了一人家马车车辕断了,误在了路上。

    我一时心善,就问人家要不要帮忙……

    我是真不知道,那车上小娘子是舞阳伯令至的妾室。

    我要知道了,定不会载她回家,也不会和她……”

    贾琏满脸懊悔道。

    贾环面无表情的看着贾环,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这尼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