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笑柄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笑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层次不同,立足点不同,视野也就不同。

    江南文人们苦心积虑为贾环谋划了无数恶霸的名声,都比不过他随意放出风声后,为他自己迎得的败家子名声。

    传言,那女儿街其实是宁国侯贾环为讨内宅中自家女人和家中姊妹的欢心,怕她们闲着无聊,才特意置办的。

    女儿街里只准进女人,连只公麻雀都进不得。

    这可不是顽笑话,两个从宫中出来的老嬷嬷就守在街道口,没谁能逃得过两位老嬷嬷的眼睛。

    若是有男的使坏进去,被抓住后,当场就要判个流三千里的罪过。

    这些倒也罢了,关键是,传闻女儿街开业三天里,商货都按五折买卖。

    何为五折?

    就是半价,十两银子的东西,五两就能买到。

    而且,多是些寻常市面上见不到的好东西,珍品!

    那侯爷为了讨女孩子的欢心,真真是下了血本。

    传言中女儿街一条街上,至少有上百万两银子的商货,尤其是玻璃珍玩,在长安都中都只能上拍卖场哩。

    这一下,那位侯爷就要亏掉大几十万两银子。

    不是败家子,又是什么?

    这和往大街上撒银子都没甚分别了。

    虽然后来又有人传言说,女儿街开业前三天,每个铺子里,前二十名客人才能买到半价商货。

    但整条女儿街上门铺有数十近百家,各式各样的玩意儿都有。

    无非是起早些,赶早去街门前排队罢了。

    无论如何,都要去抢几件珍品回来。

    这和白拾几十两银子一样哩!

    唯一有些奇怪的是,进女儿街里买商货,必得先将银子换成一种专门的银钞。

    说是,银钞拿着轻便,不似那黄白阿堵物,娇滴滴的女儿家,如何能拿得动?

    呵呵,那位少年侯爷,当真是位有心人哩……

    ……

    银行的开业,不温不火。

    至少在寻常百姓眼中,未起半点波澜。

    只有当他们去购买一些商货时,店里的掌柜和伙计会告诉他们,从今儿起,本店只收银钞。

    让他们去街口不远的银行兑换。

    头一二回时,很有些百姓不解,嫌麻烦,骂骂咧咧,甚至宁愿不买东西,也不去兑换。

    万一真金白银换了,买不着东西怎么办?

    不过等十天二十天后,百姓们渐渐发现,他们兑换的银钞,果然能买到商货。

    而且,还能用银钞去银行里再兑换回银子。

    众人就逐渐发现银钞的妙处了。

    轻便,精美,不用担忧银子里掺杂了铅。

    银子有假的,可这银钞却没人能造假。

    最重要的是,许多百姓们买惯的东西,如今除了银钞,竟无法再用金银买得到。

    就这样,在不声不响间,润物无声中,银行如雨后春笋般,在江南铺设开来。

    ……

    腊月二十三,小年。

    今儿,是女儿街正式开业之日。

    自古以来,女儿国听过,却没听过女儿街。

    不知有多少浪荡子,心里痒的跟什么似的。

    就想混进女儿街里去瞧瞧,这满世界全是女人,到底会是什么样子。

    可这月余来,宁国亲卫却让太平百年的江南百姓,见识到了什么是铁血肃杀。

    不知多少江南世家,因为不甘心钱庄票号被抄,不甘心家业被抄,想铤而走险,奋起反抗一波。

    这些世家,不少都是出个京官大臣,出个文坛名士的名流家族。

    然而,任何力量的反抗和阴谋,全部被宁国亲兵和两江大营,砍瓜切菜般辣手诛杀。

    当真是人头滚滚。

    整个江南都为之凛然。

    消息传到京中后,不是没有御史喧嚣。

    可是紧接着而来的,就是江南送来的罪证。

    不管是人证还是物证,全部齐全。

    连抄家所得的赃银,也全部由两江总督衙门和巡抚衙门收入藩库。

    这些银子,将会在明年春天,以皇家和朝廷的名义,用来兴修水利,铺路架桥,与灾民发放种粮和耕牛。

    贾环不会沾染分毫。

    这一点,倒是连和他敌对的御史文官们都不会怀疑。

    那些人只是拼命弹劾他,一介武勋,无权干政。

    纵然地方钱庄多有恶事,也不该由贾环擅自动手,坏了朝廷法度纲常。

    连内阁首辅张廷玉都不大赞成……

    不过这些杂音,都被隆正帝强势镇压下去。

    道理很简单,不破不立。

    不以强权将地方上那些坑害百姓的吸血恶棍们砸个粉碎,靠地方官员去管,永远根除不了顽疾。

    纵然有强项令出现,也不过是让那些地方豪族暂时潜伏起来。

    待强项令升迁离开后,便会死灰复燃。

    所以,只能靠一个不守规矩的人,强行打个粉碎,让那些害人精再无起复的可能。

    再者,贾环也不算武臣,他已经不再领军了。

    而贾环也只是负责打碎那些混帐,其他的并不沾手,不算干政……

    京里的风波,被隆正帝的护短下被强势压下。

    自此,大秦再无能掣肘贾环之人。

    他杀起歹人来,也更加不留情。

    不止将许多黑心钱庄家族之流杀的通透,连他们豢养的打手护院,都通通打杀。

    顺带着还将一些地方上的破皮无赖市井混混,全部流放西域……

    一时间,整个江南的治安环境好了不知多少。

    寻常姑娘夜里出门都不会遇到危险。

    如此一来,又有哪个浪荡子,还敢逆其锋芒,犯贾环那活阎王的规矩?

    一清早,天还蒙蒙亮。

    距离昌盛的常府街十数丈外的雨花街街道口拐角处,便排起了长队。

    大户人家的内眷,多是养在高门深院内,不见外客。

    可寻常百姓家的女人,也要为生活操劳。

    虽还达不到后世那般开放,但也不至于要避开一切外男。

    有些小店只一家人操持,忙碌时,妻女帮忙端茶送饭,也是常有的事。

    而赶早起来排队的,多是为了买到那五折的便宜珍品。

    这样的人家,多是寻常百姓出身。

    不那么忌讳抛头露面。

    不过让她们没想到的是,别说还没进去的雨花街里头,就连街道口附近,都没有一个男人路过。

    偶尔看到几个男丁,还都是仆役打扮,牵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帖吧
着马车或者抬着软轿,护送贵人而来。

    但也都是始终低着头,距离街道口远远的就换了健妇上阵后,便全都消失不见了。

    贵人们在马车软轿内暂时不下来,只打发了婆子或是丫鬟到人群里排队……

    如此,这往日里也算繁华的偌大街道,竟真的都是女人。

    这种感觉,让人新奇不已,也兴奋不已。

    三个女人便如同一群鸭子,这几百个女人,就如同整个世界都充满了鸭子……

    谈论的话题也是五花八门,不过多是讨论雨花街里到底有什么商货。

    “听说,里面有上好的苏锦和云锦哩!我家闺女就要出阁了,若是按平日里的价钱,卖了我都给她置办不起苏锦的嫁妆。

    可如今打五折,只要半价,豁出去也要给她办一套锦绣行头!”

    “我倒没有女儿出阁,不过我听说,里面有玻璃器镜,足足一人多高哩!往常听人说,要三五十两银子,了不得。

    今天我再看看,要是二十两,我就买一个回去!

    这位大姐,你要买什么?”

    “我是陪我家太太来的,太太听说女儿街里有上等白瓷。

    白瓷,你们晓得吧,那是宁国侯家里特产才有。

    如今,除了宫里和都中几家国公府,内阁几位宰相家里,外面根本就没有!

    也是我家老爷听说后,才让我家太太来看看。

    若真有,我家太太也要置办一套哩!”

    这一嬷嬷这般一说,周围登时轰然一片。

    她们一辈子最远怕也是只出过金陵城,只在戏文里听过皇帝和宰相的名字。

    却不想,如今竟可以看到皇帝和宰相家用的瓷器是什么样的。

    一群中老年妇女,心中八卦之火熊熊燃起。

    “唉,你们都听说了吧?这女儿街里面,从伙计到掌柜的,全都是秦淮河畔的妓家出身,脏的很哩……”

    一妇人忽然“悄声”道。

    人群中一位一直都没开过口的中年女子忽地看了过来,冷笑道:“她们脏?没被那位侯爷抢走前,这天下哪个男人不想去碰他们?

    连那些解元、亚元,文曲星下凡的人物,还有总督巡抚那等大官老爷,都是她们的座上宾。

    那会儿怎地没人嫌她们脏?

    怕是在那些男人眼里,咱们这些黄脸婆才是脏女人。”

    周围诸多女人闻言,心中的八卦之火顿时转换为熊熊怒火。

    一妇人咬牙道:“这话说的在理,都是些没出息的夯货……

    说起来,咱们还真该谢谢那位侯爷做下的好事!

    我家里那位也是读书人,靠了一二十年,头发都快熬白了,才终于中了举,有了活路……

    这些年,老娘一直在他家里任劳任怨,伺候完老的伺候小的,还要磨豆腐给他攒科考银子。

    这一磨,就是二十年,从当年桂花里的豆腐西施,磨成了豆腐脑。

    他倒好,中举没两天,家里日子刚有了些起色,竟嫌弃起老娘来,成日里往秦淮画舫上跑。

    若不是那位侯爷抄了那些画舫妓家,他指不定还在那里厮混!”

    之前说脏的那个女人,犹豫了下,道:“可那些女人着实可恶,我们若来捧场,岂不是便宜了她们,给她们送银子?”

    此言一出,周遭妇人登时打起鼓来,面露犹疑……

    旁边一直盯着那人的中年女子冷笑道:“你难道没听到风声?”

    “什么风声?”

    那女人一怔后问道。

    中年女子道:“如今整个江南的妓家都被那侯爷养着,那是多大的开销,一日里怕就要花去成千上万两银子。

    所以我听人说,这个女儿街成了就罢,若是不成,日后还要放这些女人去自谋生路。

    她们会做什么?

    连女红都不会,只会勾.引男人。

    她们若是没生意做,自谋生路,八成又要做老一行。

    那位侯爷之前说过,自己愿意做表子的,就是自甘堕落的女人,他也不管。

    到那时,哼哼,咱们家里的爷们儿怕要高兴死!”

    “老天爷,怪道我家小叔一直劝他大哥,不许让我来买女儿街的东西。

    我原道他读书读迂了,连撒在大街上的银子都不晓得捡。

    如今看来,他是有心思呀!

    他平日里最爱逛秦淮画舫,舅姑留下那点银子,全给他败完了,他竟还不死心!”

    其他妇人也都大惊失色,确认了消息后,登时坚定下心来,并重新盘算起预算和要购买的商货来,咬紧牙也要多买些。

    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那群狐媚子回去,同她们抢男人了!

    那些官太太的近身嬷嬷和丫鬟们,更是一片鸡飞狗跳,纷纷火急火燎的将这一消息传回。

    等得到信儿后,那些官太太贵妇人们也都在马车和轿子中坐不住了。

    左右街道上连只公麻雀都没有,她们索性就下了马车和轿子,亲自上阵打听起消息来。

    任何话从妇人们的嘴里过一遍,那必然要夸大十倍。

    等传了一圈最后传到官太太贵妇人耳中时,就变得更恐怖了。

    许是那些百姓妇人故意使坏,竟告诉她们,若是女儿街里的商货卖不尽,赚不到银子,那位侯爷就要把那些妓家重新拍卖,专卖给达官贵人和富商,让他们带回去当小老婆。

    这些妓家从小就被培养如何伺候男人,到时候家里的良家女人如何是她们的对手?

    到那时,就更惨了哩!

    还不早早入佛堂理佛,说不准,连宠妾灭妻的事都会发生……

    官太太们悚然而惊后,自觉人少战斗力有限,又派人急速将消息八百里加急传给其她官太太或贵妇。

    就这样,消息便一传十,十传百的在金陵贵妇圈子里传散了开来。

    故而,等到女儿街街道门楼正式开放时,为首的,便是无穷无尽的贵妇海洋。

    汹涌而入!

    邓旭、何庆等江南士子,在雨花街对面的酒楼高处看到这一幕后,险些没从五楼掉下去。

    他们想过那个五折减价会有威力,但却没想到会有这般大的威力。

    等到他们打发在雨花街街道口打望的婆子回来报信,说连他们各自的婆娘都出现在了那里,面对众人怪异透着鄙夷的眼神,邓旭、何庆两人,生生气的昏了过去。

    因为他们二人方才还在破口大骂,那些妇人的男人,必定都是些见利忘义,为了蝇头小利连心中圣道都不在乎的小人,注定难成大器。

    然而如今,他们却成了众人眼中的笑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