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纸老虎!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纸老虎!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月上西厢。

    贾环躺在逸云居里间临窗的竹椅上,轻轻的摇着。

    外面是难得晴朗的夜空,明月洒下银纱,透过月儿窗,临在了贾环身上,他却恍若未觉,怔怔出神。

    忽地,一只有些纤细的手指,轻轻抚上了贾环的额头。

    将眉心处皱起的皱褶,缓缓抚平。

    手指白似脂玉,细腻清凉。

    贾环眼中神色聚焦,回过神来,侧眼看去。

    就见林黛玉身着一袭淡绿色的身影,坐在竹椅边的妃子榻上,眼神温柔似水的凝视着他。

    “怎么了?诗做完了么?”

    贾环微微一笑,问道。

    方才他来时,林黛玉正在作诗。

    他便没有打搅,自顾的躺在这边休息。

    他一向赞成自己身边的女孩子们,有自己喜好的事。

    无论做的好坏,他都尊重。

    林黛玉抿口一笑,道:“做好了,你又不懂……”

    贾环眉尖一挑,断然不认道:“胡说!相公我才高八斗,最会作诗!什么典故我都烂熟于心,我要作诗,比你们不知高明多少……”

    “噗嗤!”

    林黛玉失笑一声,伸手在贾环脸皮上轻轻一掐,道:“了不得哩,果然够厚!”

    贾环侧目觑视着她,见她巧若盼兮,笑颜如花的模样,眉眼间满是情意,心中一暖,手下多了道柔力,便将林黛玉带了过来……

    并没有做什么,只是抱在身上,揽在怀中,一起看窗外的皎月。

    林黛玉自然清楚,这几日贾环身上的压力。

    赢杏儿告诉过她们,江南是士绅力量最强大的本营,也是敌对贾环势力最多的地方。

    商贾世家虽然强大,但江南的民意,还是掌控在文人手里。

    甚至,连江南的百姓,都因为文人的诋毁,对贾环多有恶感。

    或许他们不敢明着寻事,但只一个暗地里的不配合,阳奉阴违,就会让人头疼之极。

    尽管贾环已经尽力布局周当,可是意料之外的岔子,总还是不时出现。

    他能用大秦戟斩杀坏人,却动不得不知真相的百姓。

    赢杏儿自己寻了不知多少关系,帮贾环铺路,可效果却……

    女儿街尚未开业,满江南已经传遍恶名。

    那些士子文人们,自己喜好去秦淮妓家寻欢作乐,却满世界宣扬,那个女儿街里做事的人都是不净不洁之辈。

    当得知只准女人进不准男人入后,更是炸了窝般。

    纷纷放言,绝不许自家女人进去一步,否则,就是不.贞,要休妻!

    如此一来,女儿街还未开业,就好似变成了淫.窝一般。

    这种态势,还不断在恶化。

    之后接着又传出,贾环筹备的大秦银行,所发行的银钞便是前朝的宝钞,是贾环用来在江南敛财之法。

    此言一出,更是震动了整个江南都为之惊骇。

    断人财路,杀人父母。

    贾环近月来,调兵遣将,将江南各地的钱庄全部连根拔起。

    各钱庄在桑梓之地,或许还要顾忌一二,不敢将手段做的太过。

    可在客地,手段与都中钱庄其实没甚区别。

    坑蒙拐骗,为放印子钱做局做的飞起。

    对于这种情况,贾环根本不理会各家的求情,一律抄家,封停,杀头……

    杀的人头滚滚时,银行之名,也就越来越恶。

    索蓝宇、李钟等人忙碌的头发都快白了,但收效甚微。

    这种情况下,焦虑担心的情绪,不免传入了内宅。

    逸云居,林黛玉香闺内,贾环一只手在林黛玉玲珑有致的后背流连忘返着,一边侧着头,静静看着窗外的明月,思考着外面的事。

    忽地感觉到什么,回过头看了看,笑道:“林姐姐,我就这么帅么?”

    林黛玉眼神愈发温柔,一直看着贾环,又伸出手,轻轻抚平贾环不知何时又凝起的眉心,心疼道:“环儿,外面那么累,何苦又非要去做那些?

    你是国之大英雄,开疆拓土,马上封侯,又何苦将自己陷入那些劳什子商事中?

    家里的银子够使了,就算不再做女儿街,不再做银行,你只陪家里姊妹们玩耍,二百年也用不完家里的银子呢。”

    贾环呵呵一笑,在林黛玉樱红的唇上啄了啄,道:“我曾听一伟大的人说过,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

    与人斗,其乐无穷。

    我虽然比不得他的气魄,不敢与天地斗,也没觉得与人斗多有乐趣。

    但男人嘛,活着总要做点什么,折腾点什么。

    若是总过着安逸的生活,不折腾,会变小的……”

    “呸!”

    林黛玉正听的正经,忽然听到最后一句,不由俏脸大红,羞恼万分的啐了口。

    贾环哈哈大笑,看着她娇羞无比的模样,忍不住捧起她的俏脸,重重吻了上去……

    江南的月色下,景美,人更美。

    ……

    “哟,来的不是时候呢。”

    正当两人渐入佳境时,一道似笑非笑的声音传来。

    林
巅峰玩家sodu
黛玉大惊失色,“嗖”的一下将脸藏进贾环怀里。

    贾环则无奈抚额,道:“杏儿,下回记得敲门。不然改明儿咱俩亲热时,也让林姐姐去瞧瞧。”

    “哼!”

    赢杏儿一身常服,没好气的哼了声,随意进门后,寻了张椅子坐下,一挥手,先让面色苦涩的紫鹃下去。

    她太强势也太强大了,紫鹃在她这只金凤面前,连出声预警都做不到。

    紫鹃下去后,赢杏儿道:“原我还担心你,就过来瞧瞧。就猜到你一准儿会在这……”

    又笑道:“好妹妹,姐姐来了茶水也不斟一碗吗?”

    林黛玉已经在贾环怀里悄悄收拾好胸襟前的衣裳,红着脸喵喵的起身,倒了盏茶水后,递给赢杏儿,道:“请姐姐吃茶。”

    她却不会怪赢杏儿,又不傻,怎会不知道,在家里一众姊妹里,赢杏儿最喜欢的就是她。

    她也愿意亲近赢杏儿这样尊贵、大气、智慧如渊的女孩子。

    赢杏儿见她乖巧,呵呵笑道:“真真好颜色,怪道他每日里必来妹妹这里。”

    林黛玉闻言,一时词穷。

    她虽不是妾的身份,可到底矮赢杏儿一筹。

    内宅这种争宠的事,家里纵然没有,可不代表她没听过。

    正为难间,就听赢杏儿“噗嗤”一笑,道:“好了好了,你再为难下去,那位就该恼了。瞧瞧,他一只眼睛已经觑了过来,唯恐我欺负了你去。”

    林黛玉瞄了眼,见那人果然盯着,又羞又喜,白了他一眼后,对赢杏儿娇声道:“姐姐惯会拿我取笑,谁不知当初,环儿为了不许姐姐进冷宫,要和太后身边的公公拼命哩。当初老爷都急的哭了……”

    赢杏儿闻言,眼神登时变得柔和起来,看了竹椅上的贾环一眼,就见他看她的眼神一样柔和怜惜。

    家里女孩子们不知道的是,当初被逼到绝境时,两人哪里只是准备拼命,还准备同赴黄泉的。

    不过,赢杏儿到底洒脱,没有被这种儿女情长影响在外,尤其是当着林黛玉的面。

    她将茶水饮尽后,握了握林黛玉的手,笑道:“今儿扰了你的好事,改明儿将我的日子也让给你,算是赔情了。”

    林黛玉彻底站不住了,一张脸红成了火烧云,跺脚道:“姐姐又说疯话!”

    如今家里有名分的女人一共是七个,所以七日轮一周,每日里贾环在一人屋里过夜,轮到白荷时,就去城外江心岛。

    但有时白荷忙的紧,会提前派人回来打个招呼,意思就是老娘今夜没空。

    如此,这一夜贾环多半会宿在林黛玉的逸云居里。

    故此赢杏儿有此调笑,用一个也字。

    只是这种段子,在这个时代着实超前了些。

    本来都是心照不宣的事,诉诸于口,就让林黛玉羞的见不得人。

    好在贾环心疼她,借口让她去取茶,让她避开了。

    等林黛玉红着脸离开后,赢杏儿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

    贾环呵呵一笑,伸了伸手。

    赢杏儿瞪了他一眼,到底执拗不过他,还是靠了上去。

    只是,相比于林黛玉温柔小意的关爱,赢杏儿就霸气的多,她臻首伏靠在贾环怀中,轻声道:“我派人四处探查,顺着那些口舌之辈,终于发现了些蛛丝马迹,找到了一个源头……

    环郎,你猜是哪个在背后肆意诋毁咱们?”

    贾环淡淡嘲讽一笑,道:“是苏州赵家那个赵德成吧?”

    赢杏儿哼了声,道:“正是那个老混帐。他家的日升钱庄,做了那么些坏事,环郎没有将他赵家全部抄家已是容情。

    他竟不知好歹,暗恨在心,让人四处散播谣言,影响极坏!

    环郎,不要再留情了,拿下赵家,将他满门流放三千里!

    我就不信,还有人敢再继续使坏。”

    贾环手揽在赢杏儿较林黛玉丰腴许多的腰肢上,缓缓摩挲着,笑道:“区区一个赵德成,算得了什么?

    不是他,是江南所有的文人,是他们想趁着这个机会,对我进行反弹报复。

    我杀了顾千秋,又在江南打了那么多士子的脸。

    江南士绅拿我没法子,正好借这个机会,让我丢把脸,吃个大亏……

    不管是流放还是杀,都是止不住的。

    他们多半还会嘲讽一声,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赢杏儿闻言,皱起眉头道:“那该怎么办?”

    贾环笑道:“多简单的事,自古以来,除却少数几个有华夏气节的文人外,其他哪个,不是蝇营狗苟谋利之辈?

    元时蒙古,女真时鞑子,哪个不是给点甜头就跪去喊主子爷爷?

    他们能给利,我也不小气。

    不过是,以利诱之罢了。

    杏儿你瞧好吧,等撒些诱饵下去,有人尝到了甜头后,一切反动派,就都变成了纸老虎!”

    看着贾环脸上洋溢的自信和坚定的眼神,赢杏儿明亮的大眼睛忽然变得多了许多水色,在贾环“茫然不觉”中,吻上了他的口……

    女人对男人最痴迷的爱情,就是崇拜和欣赏。

    显然,能让赢杏儿产生这种爱情的,唯有贾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