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薛陈氏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薛陈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静斋西厢。

    一面色微微苍白的妇人,笑的却极是慈爱。

    她对面坐着的,正是相貌秀美的薛宝琴。

    两人看起来,有六七分相似。

    可以看的出,妇人年轻时,一定也是极好的颜色。

    她便是薛宝琴和薛蝌的娘亲,薛陈氏。

    因之前得过痰症,本是必死之症。

    后得贾环派了蛇娘去金陵,以苗疆秘法救治过来。

    只是多少还是留下了些后遗之症,显得有些气息不足。

    不过看起来,也还好……

    “妈,你就在这里住下嘛,我便可以好好照顾你呢!”

    作为晚辈,薛宝琴是不能说族中长辈的坏话的。

    这是这个时代的礼法,也是这个时代的家教。

    因此,纵然对金陵薛家逼着母亲拖着病体出动,她也没什么好法子报仇。

    只能想着,将母亲留在身边。

    她再不放心将母亲一个人留在镇江老家,让族人们照看了。

    可是薛陈氏却笑着摇头道:“这里再好,也不是薛家。再者,你到底还没进门儿。纵然进门儿了,也没有有儿子的丈母娘在女婿家养老的道理。

    别人不说娘,也会说你哥哥。

    使不得的。”

    薛宝琴闻言,顾不得羞涩,急道:“可是他们那样对娘……”

    薛陈氏摇头笑道:“平日里,还是恭敬的紧。都知道薛家两个女儿嫁给了神京都中的宁国侯。

    那是连宫里皇帝老子都宠的和皇子一般的少年权贵,亲王都惹不得。

    她们岂有敢不恭的道理?”

    薛宝琴撅起嘴,小儿女般,道:“可这回不就欺负妈了?”

    薛陈氏叹息了声,道:“娘毕竟是薛家的人,吃穿用度,平日里他们孝敬着,等到薛家着用的时候,娘也不好推脱……”

    薛宝琴道:“这话可不对!薛家的家业,多是大伯和父亲在时置办下的,那些人本就占够了便宜。

    如今贪心不足,为了从外人那里得到好处,竟逼着妈从镇江跋涉到金陵。

    谁还念他们的好?”

    薛陈氏闻言,又叹息一声,道:“纵然娘留下,也不能住在这里,名不正言不顺……

    乖囡,你和侯爷,到底何时办事?

    可是有人拦着?”

    薛陈氏面上浮起一抹忧色,道:“莫非,你姐姐不喜你?”

    薛宝琴垂下头,俏脸微红,道:“这倒不是,姐姐待我极好。是环哥儿……

    他说,等江南事情打开了局面,开了头,再与女儿……成亲。

    他不想仓促间办事,委屈了女儿……”

    薛陈氏闻言,面上忧色一扫而尽,喜不胜喜道:“姑爷如此安排极好,极周到!”

    薛宝琴羞赧道:“妈,你怎地这般称呼……”

    薛陈氏笑的慈爱,道:“就咱们娘俩儿,有什么好臊的?

    上年娘就同你说,千两金易得,有情郎难寻。

    当初听你说起姑爷那些事,连堂出的姊妹都护得紧,送进宫里当娘娘都不肯,不要那国舅的富贵,唯恐姊妹们受了委屈。

    娘心里就认定,姑爷是个值得托付的。

    他家里又不分大小,连你堂姊那样的,都跟了他。

    你既然也相中了他,娘也不会反对。”

    薛陈氏比薛姨妈到底还差些道行,话说的不明白,但心意总是好的。

    薛宝琴握着她娘的手,轻声道:“妈,你放心养身子就是,我都好好的呢。哥哥在都中帮伯娘打理生意,管着一二百人,其实也是在帮环哥儿打理……

    环哥儿曾同我说,再让哥哥历练几年,就可以放出去单做。

    有他扶持着,哥哥定能做的比父亲当年还大哩。”

    薛陈氏闻言,感动的眼圈都红了,道:“阿弥陀佛,若真能如此,娘就算现下就闭了眼,也能放心去见老爷了……”

    “妈……”

    薛宝琴嗔怨了声,正想说什么,就听到外间丫鬟喜梅的声音传来:

    “姑娘、三爷来啦!”

    薛宝琴一怔,随即对同样怔住的薛陈氏道:“妈,姐姐和环哥儿来看你来了。”

    “哎哟!”

    薛陈氏回过神来后,惊呼一声,然后就慌忙理了理发鬓,慌道:“该去换身衣裳的,太失礼了……”

    原红楼世界里,每见回客,主家都要换身衣裳。

    有时一日里倒要换上五六回。

    连秦可卿在病里时都如此。

    薛宝琴却笑道:“妈,可千万别多礼客套,环哥儿他有些……与众不同,不大讲这些,您也别同他讲这些规矩……”

    薛陈氏嗔道:“姑爷是那般金贵的侯爷,听说在皇帝老子的书房里都有座位,定是极讲规矩的,哪有你说的这般……”

    薛宝琴无奈道:“妈您想想,环哥儿真要极讲规矩,也不能在后宅里一碗水端平,他……”

    话没说完,就听到门口处笑声传来:“不知婶婶到来,小婿未能及时请安,实在失礼了。”

    得!

    不用薛宝琴再说了,薛陈氏相信她的话了。

    哪有初次见面喊了婶婶再自称小婿的,这乱的让人头疼。

    不过,贵人说什么都好听。

    薛陈氏心里一点都不反感,她起身笑道:“侯爷日理万机,何时得闲了再
大国重工sodu
来都是一样的。”

    贾环听她说话,也知道和薛姨妈不是一类人,要实诚些,便笑着请她入座,又对薛宝琴道:“婶婶来家里,该早点唤我来请安才是。”

    薛宝琴抿嘴一笑,也不言语。

    薛陈氏见之忙解释道:“侯爷,琴儿丫头嘴笨,您……”

    贾环忙摆手笑道:“婶婶是长辈,待小婿与琴儿成亲后,更是至亲,叫一声环哥儿便是,侯爷之称再莫提起,太生分了。”

    薛陈氏闻言,犹豫了下,便在薛宝钗和薛宝琴姊妹劝说下应了下来。

    贾环又笑道:“婶婶身子还好?”

    薛陈氏笑道:“自那年侯爷……姑爷……”

    越说越乱,见薛陈氏有些慌,贾环笑道:“婶婶唤我姑爷也没错,更亲切。”

    薛陈氏不好意思道:“内宅妇人无知,没见过世面,让姑爷见笑了。

    不过,本也是姑爷,打宝钗那论起,也是薛家的姑爷。”

    众人一阵轻笑后,薛陈氏又道:“自那年姑爷派了人来救我后,身子就养了过来,如今啊,一日倒比一日轻快些……”

    薛陈氏口音里带些吴侬软语,声音轻柔,听的悦耳。

    然而贾环却忽然有些恍惚起来……

    前二年,她是派蛇娘去救的薛陈氏。

    想起那个身段婀娜妖娆,一身武道惊天通神的女人,贾环寻思着,是不是派人去苗疆寻寻她的踪迹。

    毕竟是两辈子加起来第一个上过的女人,不,是第一次被上的女人……

    也不知,她是不是还好……

    轻轻摇摇头,一收念头,薛陈氏正好住了口,贾环也不管人家之前说的什么,就道:“婶婶既然来了,就不要回去了。

    薛蝌如今在帮我做事,琴儿又跟了我,都是一家人,没有在外面养老的道理。

    家里还有神医圣手,多让幼娘瞧瞧,总能长命百岁。”

    薛宝钗也跟着劝说了几句后,薛陈氏终于松了口,道:“既然如此,我就厚颜在金陵住下吧。不过,不好住在一处,实在不像……”

    薛宝钗笑道:“方才环哥儿就同我说过,若是二婶婶在慈园住着不自在,就在旁边寻个素净些的宅子,通着门,就像都中长安,我妈就在大观园外面寻了个宅子一般。

    又亲近,又自在。

    家里在长安不也有宅子?”

    薛陈氏闻言,喜道:“到底是钗儿想的周到。”

    薛宝钗笑道:“是我们爷想的呢。”

    众人又好一阵亲热说笑后,薛陈氏面色忽然带了几分犹豫,欲言又止。

    薛宝钗和薛宝琴见之,也都没有开口。

    贾环想了想,笑道:“婶婶可是有事?自家人,有事只管说。”

    薛陈氏闻言,又看了眼垂着眼帘的宝钗宝琴姊妹二人,叹息了声,道:“姑爷,我并不是张狂爱找是非的人。只是,来前薛家叔祖爷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让我跟姑爷面前伏低做小,求个人情来……”

    “诶……”

    贾环摆手道:“不用婶婶这般,以后也没人能这般强逼婶婶……

    这样,一会儿婶婶打发人去告诉薛家人,日后婶婶就在这边落脚,颐养天年了。

    给他们明言,就说我贾环不喜欢他们。

    日后除了年节给婶婶请安外,他们少往这边靠。

    另外,这一次我看在婶婶的面上,给他们一个便利。

    让他们背后的人,明日巳时初刻,来慈园寻我。

    告诉他们,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薛陈氏闻言,面色登时带上了感激,正准备说什么,就见外面蹬蹬蹬传来一阵脚步声,外面的丫鬟许是没拦住,一道身影跑了进来,对着贾环上气不接下气道:“三爷,不……不好了,甄家有位大爷,闹上门来了,嚷嚷着要见三爷哩。还说,是咱们占了他家的宅子……”

    贾环闻言,眉头微微皱了皱,却没理会,看着来人没好气道:“小吉祥,这里有长辈,也看不到?

    还不快过来行礼。

    你和你琴儿姐姐不是很要好?

    这是她娘亲。”

    小吉祥闻言,喘匀了气后,忙跪下行礼拜道:“小吉祥给……亲家母?”

    眼睛瞄向了贾环。

    贾环失笑道:“同我一般叫婶婶就好,也不知多读点书。”

    一旁,薛宝钗薛宝琴二人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强忍着笑意。

    小吉祥嘿嘿一笑,道:“以后和三爷一起读书……”说罢,又对薛陈氏道:“小吉祥给婶婶请安!”

    “快起来快起来吧!”

    薛陈氏一迭声的叫起后,仔细端详了番,笑道:“我在江南时都听说过姑爷有个极宠的丫头,如今一看,果真是有大福气的。”

    小吉祥被说的有些羞赧,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

    贾环起身道:“一会儿我打发人做些北边名菜送来,婶婶也尝尝。小婿另有琐事,暂就不作陪了,婶婶见谅。

    得空了,再来陪婶婶说话。

    只望婶婶在家里不要客套,有想吃的想顽的,尽管给琴儿和宝姐姐说就是。”

    薛陈氏忙道:“姑爷自去忙你的吧,咱们一家人多咱时候都能说话。

    我必不外道。”

    贾环笑着应了,又与薛宝钗、薛宝琴姊妹们招呼过后,便带着小吉祥往前面赶去了……

    甄家,唉,甄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