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鹤影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鹤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说来也是好笑,这金陵史家两位妇人,本是受家里之托,来见见史湘云,拉亲近关系后,再托她向贾环求情。

    只要事成,好处不尽。

    这两妇人,原本也是这般打算的。

    可是来了慈园后,满目富贵。

    再行至俶怀阁,脚下踩着厚厚绵绵的地毯,入目处遍是考究的古董家俬,帷帐锦缎皆是上品中的上品。

    连里头的丫鬟仆婢,都衣着光鲜,更别提主子史湘云了。

    原本都中长安史家被抄家流放,金陵史家这边既有物伤其类之心,也不乏此消彼长之阴暗心理。

    都中那几房富贵了几辈子,一直压着金陵这边一头,如今,却是这边要强了。

    可是今日两妯娌入慈园后,这种心思却被敲的支离破碎。

    史家是败了,可这位史氏家族的长房大姑奶奶,却愈发富贵了。

    女人的心思有时候不能用感性来形容,得用无知任性来形容。

    就这么一酸,就想给史湘云添点堵,浑然忘了她们今日来的目的。

    看着史湘云伤心落泪,她们心里那股酸到心底的劲儿,总算舒坦了些。

    别看你过的富贵,可未必舒心。

    这种心思,又随着贾环的到来,被击的粉身碎骨。

    瞧这宠溺模样,那般泼天大事,都被用来哄婆娘。

    这种事,她们别说经历过,连听都没听过。

    满心眼的艳羡!

    再加上贾环初至金陵,就搅动整个江南风浪滔天,围着他转。

    更可恶的是,他居然还俊俏的不像话……

    种种相加,她们连嫉妒的心思都提不起来了。

    也没功夫再去想着使坏,因为这位少年权贵果然如同外面说的那样,跋扈冷酷。

    大家还是亲戚,不说好菜好饭招待,就差没直接拖出去喂狗了!

    早知如此,她们得了失心疯才说出那些事。

    看贾环对史湘云的宠溺劲儿,若是她们来后就好好和史湘云拉亲情,奉承奉承她,让她高兴。

    家里托的事岂不轻易而举的就达成了。

    为了史湘云开心,贾环连犯王法的事都做。

    何况那点小事?

    说不定,以后还会有更大的好处!

    可如今却被她们的私心全给毁了。

    念及此,两人真真悔的恨不得抠出自己一双眼珠子换一副后悔药!

    可这世上,哪里又有后悔药?

    就在她们堆出笑脸,想解释一二的时候,贾环却招手让翠缕招来两个青隼,“送”她们出去了。

    青隼会问清楚,她们到底是从哪得到的消息。

    “环哥儿,你不会将她们怎样吧?”

    史湘云有些担忧问道。

    贾环笑道:“我还不至于和两个无知妇人计较,问几句话后,就放她们回去。

    只要你好好的,我也懒得理会她们。

    只是,若她们再惹你哭一次,我保证让她们哭一辈子!”

    史湘云“噗嗤”一声笑出来,嗔道:“就你最霸道!”

    贾环弯起嘴角,笑道:“我最霸道的可不是这个……”

    说罢,就用嘴堵住了史湘云的樱口。

    史湘云今日心境本就不稳,方才又被三孙子用甜言蜜语感动的无与伦比,此刻被他侵扰,也没了往日的刚硬,随他去了。

    却没想到贾环根本不懂见好就收,干脆拦腰抱起了史湘云,往里间走去。

    ……

    一个时辰后……

    “环哥儿,你真真是疯了!大白昼就作怪……”

    史湘云穿着一件小衣,面容却极为滋润,白里透红,一双大眼睛里满是水意,嗔视着贾环,羞恼道。

    眼角残留着欢.好时的余韵,美不胜收。

    贾环头枕着双手,欣赏着美景,哈哈笑道:“这会儿子倒是来怪我,也不知刚才是哪个让我动动,再动动,就快……唔!”

    话没说完,就被飞扑过来的史湘云堵住了口,史湘云气骂道:“看我不撕了你的嘴!你这该……

    哎哟,松手,不许再……

    不要了呢!

    嗯……”

    ……

    又大半个时辰后……

    等贾环彻底舒散开史湘云心底的郁结,看她嘴角擎着笑意,沉沉睡下后,他才从俶怀阁出来。

    天色已近黄昏。

    看着景色秀美的慈园风光,贾环相信待一觉醒来后,生性疏阔的史湘云,就能走出那件坏消息的影响。

    对于自幼失父丧母的史湘云,贾环心里始终都有一抹怜惜。

    之所以不似像对林黛玉那般哄着,不是因为不爱她,只是史湘云自身的性子,就接受不得那么肉麻的感情。

    她要爽利的多。

    就恍若大观园半山上那只仙鹤般,总会在夜幕时分,展开双翅,飞渡池塘,留下一道鹤影……

    ……

    距离俶怀阁不远,是一座名曰“静斋”的四合小院。

    原是甄家内眷中好清
农女倾城吧
静的妇人,每月吃素斋的地方。

    也不知薛宝钗怎么想的,一眼就相中了这里。

    既然她喜欢,贾环也不强求她改变喜好,随了她去。

    其实薛宝钗在贾环的影响下,已经较前世书中世界里的她,变化了太多。

    尽管住在静斋里,也没有布置的一处雪洞一般素净。

    让莺儿采了些秋菊,又将帷帐选成淡淡的藕荷色。

    虽然依旧清淡,但毕竟是暖色。

    贾环进来时,就看到薛宝钗静静的做在香榻边,做着女红。

    不知在想什么,一时间竟没发现贾环进来。

    温柔娴静的面上,却浮现了层淡淡的愁绪……

    “这是怎么了?”

    贾环上前,先握住薛宝钗持针的手,以防她吃惊下扎了手,而后才轻声问道。

    果不然,薛宝钗一惊下,手猛然一抖。

    若非被贾环握着,怕就要扎破了手指。

    回过神来,看到贾环握住的手,便明白了他的心思,薛宝钗抿嘴一笑,道:“爷怎地这会儿子过来了?”

    贾环就势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将她揽入怀中,道:“方才金陵史家来了两个妇人,好生不晓事,说长安史家被流放西域的那些人,差不多死完了。我去时,云儿正在伤心落泪……”

    “哎呀!”

    本来早就听说贾环回府,却一直没过来,薛宝钗心里还有些失落,可这会儿听到史湘云这般好性子的人,竟都落泪了,不由惊呼一声,道:“云儿现在可还好?”

    贾环笑道:“没事不急,我将史家那两妇人赶走后,好生哄了许久,才哄得露出了笑脸,睡下了。

    然后就到你这边来,寻思着,金陵薛家的人,八成也要来找你说情。

    里面的名堂和油水很大……

    怎么,他们没来么?”

    薛宝钗闻言,面色犹豫了下,才咬了咬不抹而红的润泽嘴唇,点点头道:“来了……而且,我二婶也来了。”

    “嗯……嗯?”

    贾环本来还有所料,可最后一句却是一惊,道:“谁,哪个?”

    薛宝钗道:“就是琴儿她娘。”

    贾环忙道:“既然是长辈来了,怎地不使人去寻我?太过失礼了。”

    见他这般态度,薛宝钗脸上多了分笑容,道:“都知道你在忙大事,哪里敢耽搁?

    二婶婶原在镇江那边养身子,虽说痰症被爷派人治好了,可身子还是不大爽利。

    平日里都在镇江养着。”

    贾环听话听音,察觉出薛宝钗语气中的一抹怨意,道:“莫非金陵薛家的人,还敢逼她老人家?”

    薛宝钗闻言,叹息一声,道:“都是族人,纵然不会强逼,可总少不得拿话挤着,让二婶婶不得不走这一遭。”

    贾环呵呵一笑,道:“这也怪我,早先将二婶婶接到京里就好,太忙,一时没想起就忘了。

    不过这回却不能放她回去了,就住在慈园里疗养着。

    薛家要是有哪个想来接人,你们只管说是我要留人的,让他们来同我说。

    敲不掉他们一口破牙,他们不知我宁国侯的手段!”

    薛宝钗听他说的霸道又解气,忍不住噗嗤笑出声,心里熨帖许多,笑道:“哪里能怪到爷头上,是二婶婶有痰症,要在水气足的地方润着,不好北上。

    今儿我和琴儿就劝她留下,可她怎样都不答应。

    毕竟琴儿的身份还……

    所以我想着,是不是在慈园外寻套小宅子,总能过去照顾的到就好。

    强留二婶婶在园子里,怕她也不自在。”

    贾环想了想,道:“如此也好,其实她不用多想的。即使没有琴儿,只看她是你二婶婶,留在家里也一样合适。”

    薛宝钗也被甜到了,杏眼中满是欢喜色,看着贾环道:“爷今日嘴上抹了蜜了么?这甜……”

    贾环凑过去,道:“你尝尝,到底甜不甜?”

    薛宝钗雪白的俏脸登时晕红一片,先心虚的看了看门口处,见没人后,才鼓起勇气,在贾环口上轻啄了下。

    随即微微皱起眉头……

    “怎么了?”

    贾环奇道。

    薛宝钗没好气道:“竟是云丫头身上的胭脂香气!”

    贾环闻言,哈哈一笑,道:“一样,改天让她也吃你的!”

    薛宝钗无语的看着贾环……

    贾环递给了她一个很深意的眼神,薛宝钗见之,俏脸登时刹红一片。

    每次相好时,贾环都会这样给她一个会意的眼神……

    念及此,薛宝钗直觉得身子发热,变得滚烫起来,连心里都热乎乎的,有些坐立不宁……

    然而就在她以为且等待贾环动作时,贾环却坏笑的看着她,道:“别急,等去探望过二婶婶后,爷再好生满足你。今儿可要多摆几个姿势……哎哟,哈哈哈!”

    见薛宝钗羞不可耐的打了他一下,贾环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抱起娇羞万分的薛宝钗,狠狠亲了口后,一起往西厢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