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悔青肠子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悔青肠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慈园,逸云居。

    “哎呀!”

    贾环刚撩起珠帘,甫一入内,没留神下,正巧和迎面一人撞了个满怀。

    一身娇呼后,就觉对面之人要倒下,贾环下意识揽过,入手处似棉花软玉般。

    再一入目,就见一身着碧绿流水云裳的姑娘靠在他怀中,杏眼微红,满是惊慌的看着他……

    那副泫然欲泣娇喘吁吁的模样,当真我见犹怜。

    贾环微微一怔后,却放开了手,眉头皱起。

    以他如今的修为,虽然水货成分极高,可若有人靠近走来,他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这个女孩子,一直便站在这里……

    这时,里面也听到了动静。

    林黛玉与七八个陌生女孩子一起走了过来,见到这一幕,似都联想到了什么。

    林黛玉眷烟眉微微蹙起,看向贾环。

    贾环奇道:“林姐姐,你来了客?既然来了客,怎地不好生招待。

    这位姑娘方才就站在门口,我没注意,就冲撞到了她。”

    若是旁人这般说,林黛玉兴许不信,就如其她女孩子现在将信将疑一般。

    可贾环这般说,她却信了。

    若是贾环真的贪花,见个女孩子就动手脚,那这个慈园再大一倍,也装不下。

    如此说来,就是这个女孩子的问题了。

    林黛玉瞥了那姑娘一眼后,就没再看她,对贾环笑道:“环儿,这几个姐妹们,都是我苏州林家的族人,还有林家在金陵亲族家的闺阁小姐。

    昨儿林家打发了嬷嬷来送信,我只道是有婆婆婶子们来,没想到竟来了这些和我差不多大的姊妹。

    还有她,她叫张莹,当年我父亲还在扬州做盐道时,她便来过我家,与我认识。

    不想这么些年过去了,又见面了。”

    贾环闻言,顺着林黛玉的指点看了过去。

    七八个女孩子还是不习惯在别人家里与外男见面,纷纷羞红了脸色,轻轻屈膝福下,道了万福。

    起身后,也不抬起头……

    虽然看不破她们的心思,但贾环多少能猜到一些,她们此刻的感受。

    江南文风昌盛,对女儿家的礼法约束其实更严格些。

    女孩子也多读书,但读的却多是女戒和烈女传之流。

    寻常时日里别说与陌生男人见面,就是说都不能说别人的名字。

    若是被人看了胳膊去,那就等同于失.贞……

    而她们此刻却被送入了慈园,一个声名狼藉的武勋府邸。

    连十二花魁清倌人被送了进来后,出去就坏了名声。

    更何况是她们……

    所以,此刻她们的心情也就可以想象了。

    之前门前的“偶遇”,多少也能明白一些。

    明白归明白,贾环却也不可能往别人挖好的坑里跳。

    他对林黛玉笑道:“既然你有内客,我便不好耽搁你待客。

    想用什么吃的顽的,只管打发人去要。

    家里没有,就让人去外面淘换。

    等客人离去时,别忘了送些好顽的好吃的给她们……”

    林黛玉闻言满意的抿嘴一笑,道:“这还用你说?”

    贾环笑着点点头,道:“我不过白话,你那么能干,自然……”

    “侯爷可否放了家兄,奴家只有一个哥哥相依为命,还请侯爷慈悲,只要侯爷肯放人,奴家愿为奴为婢,结草衔环报答侯爷大恩!”

    贾环话没说完,之前“偶遇”冲撞那女子忽然跪地哭求道。

    气氛登时一变。

    连带其她几个女孩子,神情都隐隐悲戚起来。

    想来,她们也明白今日来此的目的。

    贾环看了看面色无奈的林黛玉,对众人呵呵笑道:“这件事的起末始终,想来你们也都明白,你们家人也都明白。

    本来嘛,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他们敢听人谣言后,冲撞本侯行辕,就该国法处置。

    但如今你们既然找到了林姐姐……

    唉,不看僧面看佛面。

    你们回去同你们家里能做主的人说,明日巳时初刻,让他们来慈园寻我。

    但你们要记住,可一不可再。

    我这次宽容,是给我林姐姐颜面。

    但并不喜欢你们利用她的心思。

    再有下次,本侯必当严惩不贷!”

    诸位女子闻言本是又惊又喜,可最后听到贾环厉言呵斥,又都唬的脸色发白。

    贾环说罢,又对满脸甜蜜藏也藏不起来的林黛玉柔声笑道:“你再招待一会儿,我先去了,有事就派人寻我。”

    林黛玉心里甜的嘴巴都合不拢了,抿了抿,还是没抿住,绽颜一笑,应道:“嗯。”

    ……

    从逸云居出来后,贾环又折去了俶怀阁。

    俶怀阁中动静就没那么大了,但当他进去时,就看到史湘云正红着眼落泪……


斗天仙途笔趣阁
    一时间,贾环身上的肃煞之气骤起,眼神厉然的看向堂内那两个妇人。

    那两妇人不过是百姓人家,了不起家底殷实些,何曾见过他这等骇人的气势。

    似凶虎般,欲择人而噬。

    一时间,两人唬的面色煞白,瑟瑟发抖……

    “环哥儿!”

    好在史湘云及时反应过来,叫住了动了火气的贾环,那两妇人才没当场失禁当场。

    贾环装过头,见史湘云走过来,也不顾有人在,就伸手亲昵的抚了抚她的眼角,道:“再有惹你不高兴的,直接让人拖出去打死了账!

    我都舍不得让你生一分气,那群王八蛋嫌活的太长了,我可以成全他们!”

    那两妇人闻言,险些没婚过去……

    史湘云心里感动不已,面上却苦笑不得,道:“好了,不许冤枉人。她们是金陵史家的太太,当初曾在都中长安保龄侯府见过,那时,我还小……”

    贾环闻言,多少明白了些,牵起史湘云的手,道:“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嘛。你本也不是这种性子的,莫非你和林姐姐换了性儿?

    云儿你不知林家那些人多可恶,竟找了些苏州林家的丫头,送到园子来。

    哄的林姐姐高兴,结果我一露面,就跪下为昨儿个想冲进园子的那些混帐求情。

    她们这般利用林姐姐,她也不恼,你怎地就落泪了?”

    史湘云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道:“都是你惹出的麻烦,还说我!

    我的事,也与你林姐姐的事不同。”

    说着,面色又落寞了下来。

    贾环皱眉道:“到底什么事?有什么事都给我说,我难道还能不帮你?

    是不是她们来给外面那些士子求情?

    这点事也值得你着难?”

    史湘云垂着头,又缓缓落下泪来,声音微哑,道:“不是的,若是那些事,我又哭什么?

    我只是听说……

    二叔和三叔都没了,二婶婶也死了……”

    贾环伸向史湘云面上,准备替她拭泪的手忽然顿住,眼神一凝。

    他自然知道这个消息,实际上,不止史鼎史鼐兄弟死了,史家的男丁基本上都死绝了。

    西北的干燥爆烈,冬日里的酷寒,根本不是享受了几十年荣华富贵的史家子能耐受得住的。

    别说他们,就是西域本地人,哪年不因酷暑和严冬死掉一些?

    史家人并没有得到额外的关照,所以死伤惨重。

    只是这个消息,被贾环严格封锁,叮嘱过旁人,绝不能让贾母和史湘云知道了去。

    可在都中防得住,却没想到,到了江南大意了……

    他眼神和刀子般看了眼那两个金陵史家的妇人,恨不得将这两人拖出去喂狗。

    然后将泣不成声的史湘云揽入怀中,道:“我不瞒你,这件事我也知道不久。

    我没有想到,史家那些人在路上就没熬下去,西域的屋子,都已经命人给他们准备好了……”

    其实,这个屋子,是去西域的百姓人人都有的。

    只是这个没必要给史湘云说……

    贾环叹息一声,道:“云儿,你别伤心了,若怪,就怪我吧……”

    史湘云靠在贾环怀里,摇头道:“怎么也怪不到你身上,是他们自己糊涂……我只是……呜呜……”

    这还是史湘云第一次哭的那样伤心。

    贾环心疼不已,连声道:“我明白,我都明白,无论如何,他们毕竟是你的亲人,你自幼在保龄侯府长大。

    你又那么善良,只记好的不记仇。

    你看这样好不好,我知道史家只剩一些妇孺了。

    因为涉及谋反,都中长安她们是回不去了,不然宫里陛下非揭了我的皮不可,还会再把她们发配的更远。

    但咱们可以悄悄的把她们接到南边,找个没人注意的江南小城,给她们置办些产业,让人在暗地里关照她们。

    总可以让她们过上安详富庶的生活。

    好不好?”

    史湘云闻言,从贾环怀中抬起头,泛红的大眼睛看着贾环,道:“可……可以吗?可不能让你担上干系,我岂不成了罪人?”

    贾环笑道:“不过几个碍不到谁的妇孺,谁还揪着不放?只要不让人看了去,应该没问题。

    我回头就派人去接,行不?

    我怎么忍心看着我的云儿哭的这般伤心。”

    “……环哥儿!”

    怔怔的看了贾环一会儿,史湘云再度紧紧抱住贾环,只觉得一颗心都要暖化了。

    贾环温柔的拍着史湘云的后背,呵呵笑着哄着她。

    可一双眼睛看着对面那两个妇人,却没有丝毫笑意。

    不管她们是怎么得知的消息,跑到这来报丧,都是不坏好意。

    贾环有些纳闷,难道真的有人专门喜欢往死路上撞?

    好好活着,难道不好吗?

    他却不知,这两个妇人,此刻早已悔青了肠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