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凝重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凝重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寒门难出贵子。

    这句话,无论是后世还是古时,都是极适宜的。

    不是说绝对,因为难保有天赋奇才者。

    但通常的天才,若是没有那些贵的不像话的行卷笔记,没有那些科场小录,仅凭一套四书,就算读出花来,也难杀过千军万马,蟾宫折桂。

    毕竟,题海战术,不止后世才有。

    所以,能中举者,十之八.九,家境都不会太差。

    而既能高中乡试,又能在秦淮河畔潇洒赢得薄幸名。

    还能与布政使公子交好,之后又敢交恶啐骂者……

    那么便可断定,这样的书生,一定出身巨室。

    不是一个圈子的人,通常是顽不到一起去的。

    而贾环之前扣下的那一二百士子,皆是如此出身。

    这些人的能量之大,绝对超乎想象。

    前人曾问,如何做好官?

    答曰:不罪巨室也。

    贾环所扣之学子,皆出身巨室。

    这些家族加起来,几乎可以勾连起整个大秦官场。

    尤其是江南之地。

    其中不少人家,甚至就是金陵贾家,或是薛家、史家和王家的姻亲。

    如此一来,连贾家都被囊括在内。

    若能给这些家族足够的时间,他们或许可以从都中,请来贾母老太君和贾政的手书一封,前来说情。

    即使没有那么多时间,但他们发动起来后,整个江南也都震荡了起来。

    翌日清晨,当贾环作别了满脸水光幸福的白荷,回到慈园后,便得到了消息。

    有薛家的亲族递来拜帖,想要拜见薛宝钗和薛宝琴姊妹,顺便拜会一下薛家的姑爷,宁国侯……

    有史家的远亲递来拜帖,说是要给史家大小姐请安……

    连远在扬州的林家居然都来了人,递上了拜帖,林家人更会说话,说是给林家嫡姑奶奶备了一份嫁妆送来……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江南官员,给明珠公主赢杏儿递上了拜帖。

    最有趣者,竟还有女子登门,自称是宁侯宠婢小吉祥的妹妹,名唤如意。

    众人啼笑皆非之余,小吉祥倒是带人出来瞧了眼,见此人倒比她还大几岁,看到她居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这些年的离别之苦……

    然后就被小吉祥一脚踹飞。

    真真是……

    为了名利,连面皮都不要了。

    种种闹剧,层出不穷。

    直到贾环从城外回来后,将太平门外的拥挤人群,尽数用马鞭打散,一地狼嚎后,才总算暂时熄了动静。

    不过,纵然是贾环,也不能完全隔离开这人情世间。

    总有几人,他也不得不见。

    譬如,贾代成,和贾務。

    他们是金陵贾家最长的长者,和目前的主事人。

    慈园,求谨堂。

    当亲兵将二人带进堂后,贾环迎至门前,请两人落座。

    之后,以族礼躬身相见。

    礼罢,命人送上茶水。

    说起来,也是“神交已久”了。

    贾代成为贾務之父,是金陵十二房长房中的最年长者。

    曾数次打发族中子弟,尤其是他那房的子弟入京,书信与贾环,请安排些官职与金陵贾族子弟。

    其中,就有他的嫡孙,贾務之子。

    这些人,自然全被贾环给打发了回来。

    如此三两次后,两边的交情也就淡了。

    后来贾环派人入金陵,暗中甄选出了些还算上进的贾族子弟,全都安排去了西域。

    这些子弟,多是小房庶出。

    这件事后来被贾代成和贾務父子得知后,便下令族中子弟不许再私自离去。

    如此一来,金陵贾和都中贾,几乎不再往来。

    却不想,今日这父子二人,竟亲自登门当了恶客。

    贾环虽然腻味两人,却也不好不见。

    一笔写不出两个贾字,更何况贾代成辈分太高。

    “原本打算忙过这一阵,就去润丰堂看望您老,还打发了人去送信。可是送信的人没去?待晚间,少不得一顿家法。”

    贾环坐在主位上,看着侧面的老者淡笑道。

    老者和那中年男子对他们没能坐上主位,显然有些不大高兴。

    贾环也全当没看见。

    真要按照世俗礼法和宗族规矩论,别看贾环为贾家族长。

    可他一个玉字辈的喽啰,无论如何都要敬着这一对祖父辈的爷俩儿。

    毕竟大秦以孝治天下……

    可贾环真要退这么半步,这爷俩就敢狮子大张口,还敢在外面打着贾环的旗号,替他做起主来。

    这种蠢事,贾环在都中长安都不会做,更何况在金陵。

    论起亲密,双方虽还没出五福,但也已经到了第三代了。

    只是看他们一把年纪,才说的客气些。

    不过贾代成显然会错了意,以为贾环是真的客气敬老,年近九十,言语含混不清的教训道:“
天神诀笔趣阁
环哥儿虽贵为侯爷,为官做宰,但也需记得我大秦,以孝治天下。

    连宫里的皇上老爷都是如此,每日里下了朝后,都要去给皇太后磕头请安,禀报朝政。

    有摸不清的,还要请皇太后她老人家拿主意。

    年纪大些,毕竟经历的多些,过的桥都比年轻人走过的路多,这才是正经的……”

    贾环眼神怪异的看着贾代成,老头子白胡子都稀疏了,牙齿更是都掉了大半,唯独一双眼睛,还是掩盖不了贪色。

    也不知道背后请他说情的人,到底给出了多少好处。

    更好笑的是,他居然还拿隆正帝和皇太后打比方。

    天下娘俩儿要真要像他娘俩儿,那才要天下大乱呢。

    这老头莫不是还想让自己请教他?

    贾环没搭理这一茬,淡淡笑道:“不知您和四叔着紧前来,所为何事?”

    贾代成费尽气力说了半天,居然连声回响都没有,差点没气出个好歹。

    苍老的身躯哆哆嗦嗦,口鼻中呼哧呼哧的瞪着贾环……

    贾环见他不答,皱起眉头看向一旁的中年人贾務,沉声道:“四叔,到底何事,非要托着九旬老父奔波?

    宫里陛下都至孝敬着太后,四叔不知孝字何解么?”

    贾務年近五旬,平日里打着荣宁贾家的牌子,过的也极滋润。

    尤其是在族中,除了他眼花耳背的老子外,他可以说是唯我独尊。

    何时被一个后辈这般当面教训过?

    贾務修整的极为得体的眉毛胡子,一时间都快翘了起来。

    不过,他到底比贾代成年轻些,还没老糊涂,看到贾环眼中渐渐凌厉的眼神,想起他在神京都中发作贾家那八房时的辣手,被黄白之物冲的发昏的脑子,终于稍稍清醒了些……

    强挤出一个笑脸,贾務道:“环哥儿,是这样的,金陵吴家,是咱们贾家的世交,也是老亲。

    九房的老五,生的三女儿就嫁给了吴家,说起来,是正儿八经的姻亲。

    昨儿吴家长房嫡子吴棕,不知环哥儿你的厉害,被人哄了去冲撞了你。

    吴家就求到了家里来,希望太爷和我来给环哥儿你说说清楚。

    可别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识自家人了!”

    贾环闻言,不置可否道:“就是这个事?”

    贾務一怔,以为贾环答应了,顿时大喜,道:“对对,就是这个事,哦不,不是不是,除了这个外,还有几个……

    还有金陵周家的周冲,常熟李家的李方,镇江刘家的刘秀,苏州赵家的赵乾,扬州朱家的朱璐……

    这些,你都放出来吧。”

    也不知是不是欢喜的脑子傻了,说到最后,竟带上了一丝寻日里对族中晚辈指派命令的语气。

    贾环闻言,面色淡漠,随手抬起茶盅饮了口后,道:“今日事多,就不留你二人在家吃饭了。

    改日,我再登门拜访。”

    说罢,在贾代成和贾務目瞪口呆中,转身离去。

    ……

    秀逸居,是林黛玉在慈园中落脚的小楼。

    倒也不大,却玲珑精致。

    周遭也有几百棵竹子,从都中长安带来的大宝小宝两只熊猫,如今就在竹林中。

    贾环摆脱了两个利令智昏的糊涂东西后,就先来了这里。

    他可以不在乎宗族之人,因为他的思想灵魂本就不属于这。

    但林黛玉说到底还是这个时代的女子,她姓林,心中未必不期望有几个亲族……

    可是,冰雪聪明的她,必然能看破那些林家人来求见她的目的,如此一来,岂不是会更伤心?

    贾环对那些混帐东西极不满,也想来宽慰宽慰她。

    却不想,刚顺着抄手游廊走至抱厦门前,竟听到里面是一阵阵的嬉笑声。

    声音里,除了熟悉的林黛玉的声音外,多是陌生女孩子声。

    人数还不少。

    贾环眉尖轻挑,他并不以为林黛玉会和那些青楼出身的女孩子打成一片。

    除非有昨夜那十二花魁的诗词水准。

    可这些声音,显然也不是徐妃青之流的。

    那会是谁?

    带着怀疑,贾环进了小楼……

    ……

    金陵城外,滚滚江水中,贾家楼船缓缓飘行。

    渐远了两岸。

    楼船三楼正堂,一片碧玉辉煌中,却空着主座。

    然高台主座下,两溜楠木交椅上,业已坐满了朱袍官员。

    所有人都垂着眼帘,等待主座之人出现。

    左排为首之人,是苏省提刑按察使郑冲。

    而右派为首之人,则是应天府知府,张楚。

    余者,或为镇江府府丞,或为扬州府同知,亦或是苏州府通判。

    官虽不大,却皆是权重之职。

    然而本该互不关联的一应要职官员,此刻,竟齐聚于贾家楼船。

    一起默默等待。

    随着时间流逝,肃穆之气,愈发凝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