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坑爹……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坑爹……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太平门城门楼上,负责警戒的韩三有些不解的看着下面和一众学子们“谈笑风生”的贾环,挠了挠头,对身旁的索蓝宇道:“索先生,环哥儿不是最不耐和那些卖嘴皮子的人说话么?他今儿怎么……

    一顿乱棍打散了就是,瞧瞧,只杀了两个,一二千人都成了瘟鸡。

    何苦和他们扯废话?”

    索蓝宇淡淡的瞥了韩三一眼,道:“三将军可知道,这些士子背后都是什么人?”

    韩三闻言一怔,随即不屑道:“能有什么了不得的人?长了狗胆敢冲击钦差行辕,打杀了都不为过。”

    索蓝宇微微摇头,道:“能拥挤到这里,还是秦淮常客的年轻士子,家中多半是大户。

    公子下江南,不是为了和这些不晓事的书生们置气的,是来做事的。

    一下恶尽江南巨室,日后必将举步维艰。”

    韩三闻言,看着下方和书生们说话的贾环,不知怎地,就红了眼,道:“为了做事,环哥儿就要忍气吞声,和他们费口舌?

    索先生,莫非这些混帐书生们冲击钦差行辕,环哥儿还得放过他们?

    咱们何时受过这等委屈,可恨……”

    索蓝宇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韩三,莫名道:“委屈?委屈什么?”

    韩三指着下面苦口婆心讲道理的贾环,怒道:“如此还不委屈?若搁在以前,咱们早把他们打趴下了。

    都中长安的书生怎么不敢到国公府外闹事?

    捶不死他们!”

    索蓝宇呵呵笑道:“三将军,在都中时,咱们是无欲无求,所以敢惹咱们的,一律打回去。

    可到了江南,咱们有大事要做,就要学会妥协。

    自古以来,一往直前不懂迂回的,多是莽夫,没有好结果,譬如楚霸王。

    只有学会妥协退让,才能进得海阔天空。”

    韩三叹息一声,道:“我可以妥协,索先生也可以妥协,可我就见不得环哥儿妥协。

    莫非,此事就要不了了之?”

    索蓝宇好笑道:“这怎么可能?这件事对公子来说,简直是久旱逢甘霖。

    入一新地,最难为者,便是与当地巨室打交道。

    你看看下面,连两江总督和巡抚,只因初入江南不久,都未必能被人放在眼里。

    更何况咱们?

    可经此一事,呵呵……”

    “难道环哥儿要以此事,和当地巨室做交易?”

    韩三奇道。

    索蓝宇轻摇折扇,笑道:“他们还不配和公子交易,只是……会给他们一个说话的机会罢了。

    瞧着吧,只要咱们占着理,公子就会唱一出好戏!

    这场戏唱罢,入江南后的局面也就打开了。

    公子还真真是……好命!”

    ……

    “你们常年累月的眠花宿柳,偏还看不起人家。

    人家只是没有跟你们举报,就觉得自尊心受到了打击,以为受到了轻视侮辱,便连平日里的尊重都没了。

    可你们也不用你们的狗脑子想想,你们平日里的花销,都从何而来。

    每月里领取朝廷发放的银米,又是从何而来。

    你们当知道,那些都是百姓们,包括那些妓家们,交税而来!

    她们交税养你们,平日里敬着你们,是希望你们能好生进学,日后能做好官。

    能劝民农桑,兴水利,兴教化。

    好让天下少些她们这样的可怜人。

    可你们又在做什么?

    一边拿着人家的银子女票着人家,受着人家的服侍敬仰,一边还看不起人家。

    本侯端了金陵城的所有青楼,救了她们,你们居然还敢来冲击钦差行辕!

    在你们眼中,她们身份卑贱,纵然做到花魁,也不过是你们手中的玩物,所以合该一辈子当你们的玩物。

    可在我眼里,你们这些王八羔子,还不如她们!

    你们不是问本侯,为何要将她们都带入慈园?

    你们不是怀疑本侯,为何抢你们的玩物,是不是供我自己淫乐?

    本侯现在就回答你们,不是。

    本侯带她们走,是因为要带她们脱离苦海火坑,重还她们清白自由身。

    若非被逼无奈,若非被人坑害,哪个清白女儿家愿意往这座火坑里跳?

    从今以后,她们不再是贱籍,她们有自己正经的谋身活计。

    靠她们自己的劳作,或女红织绣,或擦桌扫地,养活她们自己。

    从今而后,除非是自己不思进取,不愿劳作的下作女子,否则,秦淮河上,本侯不许再见任何一艘逼良为娼的画舫。

    至于你们……

    本侯今日就教你们一个做人的道理:你们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黄总督,谭巡抚!”

    “下官在。”

    黄国培和谭磊两人面色微妙,沉声应道。

    贾环掏出御命金牌,沉声道:“记录在场学子名字,剥下他们那身青衿,夺取他们身上的功名。

    明日一早,将名单送入长安都中,告诉朝廷,这些人,不得再享朝廷廪米银子。

    大明宫陛下御前,本侯自会去上
最强狂暴之卡牌系统笔趣阁
奏。

    大秦生员数十万,举人数万。

    除去这一二千上不得台面的混帐,依旧满坑满谷的读书人。

    我大秦优渥荣养百年士子,为的是让他们读好书,做好官。

    不是为了让他们因为毁了他们寻欢作乐之地,就冲击钦差行辕的。

    如今看来,却是优渥过头了!”

    黄国培和谭磊两人闻言,相互看了眼,既然有贾环自己担责任,他们何乐而不为?

    金陵巨室们枝蔓连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敲打一番,连他们的官都不好当。

    能借贾环之手,教教他们做人的道理,也好……

    不动声色间,两位江南巨头达成共识后,一起缓缓点点头,道:“善!便依宁侯之意。”

    当总督和巡抚意见合一时,事情也就是铁板钉钉了。

    虽然本土派巨头布政使林仪脸色难看的紧,可他只是第三把手,属官的地位,让他无法改变什么。

    当看到一队队总督标兵和巡抚标丁围住士子,勒令他们脱下青衿时,那些天之骄子的春秋大梦终于醒来,一个个面如土色,眼神惊恐。

    十年寒窗,甚至二十年寒窗才走到他们今天这一步。

    其中受过多少苦,又有多少心酸事,唯有他们自知。

    本以为中了秀才举人后,终可以成为人上人,蔑视万般皆下品。

    却不想,竟会因为今日之事,使得往日辛劳皆成空。

    看着那些面带狞笑围上了的丘八大兵,不少士子瑟瑟发抖之余,悲从心来,放声大哭。

    这个时候,连邓旭、何庆还有数名新科五经魁首的士子,都变了脸色,眼神慌张起来。

    他们万万没想到,贾环真敢发疯一样将他们的功名全部剥夺,而黄国培和谭磊这两人,也失心疯般,竟同意了。

    这传出去,将轰动整个大秦的大事。

    他们怎么敢?

    他们怎么就敢……

    然而,见一队标营朝他们围上来后,心底最后一丝侥幸也没了。

    见一个臭丘八,往日里连看都不愿看一眼的货色,竟朝他们伸过手来。

    邓旭惊慌之下,大声道:“住手!吾等乃圣人子弟,汝等焉敢……”

    可见那些人连理也不理,惊怒惶恐之下,竟“口不择言”道:“吾等亦是受人蒙骗,是林布政使的公子林枫告与吾等,京中来的恶贼,将十二花魁掳去受用不算,还一夜间将金陵城所有画舫中的女子全部掳走……”

    “胡说八道!!”

    本还在暗中思量,如何将这群士子中一些背景深厚,与之交好家族中的子弟捞出来的江苏布政使林仪闻言,面色骤变,厉声喝道:“邓旭,事到如今,尔焉敢再胡乱攀咬?”

    邓旭摔破罐子大声道:“当时并非吾一人得信,布政使若不信,尽管去问旁个。

    谁不知,烟雨阁是林布政使家中产业?

    林枫素来视徐妃青为禁脔……

    啊,如今看来,他使得竟是借刀杀人之计!”

    此言一出,何庆等极有名的士子纷纷大声叫嚷起来:

    “不错,我也是从林枫那里得到的信儿,才被哄骗过来,想为那些姑娘伸冤做主。”

    “极是,我等圣人子弟,如何会为了青楼出头?我等亦是为民请愿啊……”

    “那林枫为布政使之子,亦为我江南子弟,却不想竟如此歹毒,不当人子,不当人子……”

    “有其父必有其子,林布政使身为朝廷大员,一省布政,还开着青楼敛财。我家里做着苏锦的生意,若想做大,每月里都要往烟雨阁扔进去数千两银子,不然就必然有事……”

    “横征暴敛,横征暴敛,怪不得林枫如此恶毒!”

    一瞬间,数千士子的矛头全部对准了江苏布政使林仪和他的儿子林枫。

    林仪万万没想到,会有这个情形出现。

    饶是他为宦数十载,盘踞金陵二十年,历练出一颗金铁般的心境,此刻也不禁亡魂大冒。

    看到贾环骤然瞪向而来的凌厉眼神,林仪一身冷汗爆流,忙道:“宁侯万勿听信此等谗言,下官……下官怎么会……”

    贾环却不理会他,转头看向黄国培和谭磊,沉声道:“本侯虽为御命钦差,但并无干预地方朝政之权。

    今日之事,这二千学子固然蠢罪难赦,可幕后之手,也绝不能逃离法网。

    黄大人,谭大人,之余之事,就由你二位负责了。”

    黄国培和谭磊闻言,忙谢过贾环之情,一旁林仪闻言,以为又有转机,刚想同贾环说些什么求求情,就听后方不远处一阵鬼哭狼嚎的叫嚣声:

    “放开我!”

    “你们这些混帐,也不睁开狗眼看看我是谁?”

    听到这道声音,林仪身子便是一颤,转过头看去,整张脸便灰败了下来。

    若是他这个混账儿子没出现在此,不被牵扯到台面上,下去之后转圜的余地就大的多。

    哪怕掏出一半家财打点,挑遍江南美女,总也要将今日之事安抚下去。

    可林仪万万没想到,他那蠢儿子竟然被抓住了……

    完了,盘踞金陵二十载的林家,全被这孽子跟坑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