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读书人的事……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读书人的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本侯是讲道理的人,你们若不是狗胆包天,围攻钦差行辕,本侯也不会下辣手。

    呵,真是读书读蠢了的东西,和本侯一个武勋动手。

    老子在西域杀的罗刹鬼尸山血海,保得万里西域三十年内无战事。

    你们居然想同我动手?

    脑子里都被狗屎堵住了吧?”

    和黄国培谈好条件后,贾环开始找那些书生秋后算账。

    被一个同辈人,甚至岁数远比他们小的多的同辈人当面骂的狗血淋头,那些天之骄子们,一个个都涨红了脸。

    但是看着进气少出气多,犹自在惨嚎的同行们,他们还是没勇气反击……

    他们敢蜂拥而入县衙,指着县太爷的鼻子骂。

    敢蜂拥而入府衙,教知府老爷如何做人。

    敢围住皇城大门,叩阙面君,陈情献策,抨击朝政。

    那是因为县太爷不敢对他们怎样,知府老爷也不敢拿他们怎样,连皇帝都不会拿他们怎样。

    因为太平皇帝手下的力量,全部都是读书人。

    谁敢打杀读书人?

    可眼前这大魔王敢,而且他杀人不眨眼。

    如此一来,谁还敢跳?

    可他们闷声不言,那位居然还不放过……

    “都他娘的哑巴了?”

    贾环厉声道:“你们要是觉得做人当义气,不准备把幕后谁指使你们的人说出来,那本侯成全你们。

    有一个算一个,都把那身士子皮给脱了,西域刚刚归复,十万里江山无人耕种,你们都去种地吧!”

    那些士子们怕没怕不知道,黄国培、谭磊等人是真怕了。

    贾环真要调兵把这些读书种子全都送到西域种地放羊,他们这些江南大佬也别再当官了,一起去西域种地吧。

    君不见,满朝朱紫贵,皆是读书人。

    贾环一介武勋,功高社稷,他可以不在乎这些读书种子。

    可黄国培、谭磊等人,本就都是进士出身,若是护不住这些读书种子,都无颜再见旧日同年师友。

    不是废物点心又是什么?

    黄国培忙劝道:“宁侯息怒,这些士子并非不愿说话,多半是被宁侯虎威所慑。”

    说罢,连声对那些士子们喝斥道:“你们无故聚众闹事,袭扰钦差行辕,本是可入刑的大罪。

    如今宁侯与尔等一机会,尔等如何还不速速把握住?

    邓旭,本官记得汝为今科解元,为诸士子之首。

    莫非此次闹事,便是以你为首?

    若真如此,本官今日便先剥你青衿,再上书礼部,夺你功名,治汝大罪!”

    被黄国培点名的书生闻言,脸色登时煞白,他正准备来年参加春闱,眼看就要入京了,如何能受此等飞来横祸。

    忙辩解道:“总督大人明鉴,学生不日即将入京备考,连年节都不欲在金陵过,如何还会有心思聚众闹事?”

    黄国培怒道:“还敢狡辩,既然如此,你今日在做什么?”

    邓旭苦涩道:“学生只是听人说,恶……有人行事太过霸道,将秦淮十二名家强掳去不算,竟还尽取金陵城所有秦楼楚馆的女子,为此,还打杀了好些人。

    学生乃孔孟二圣子弟,习先圣经史子集,修吾浩然之气,立志为国尽忠。

    听此恶事,岂能袖手旁观?”

    谭磊在一旁语气森然道:“你是为国尽忠,还是为了那些青楼姑娘尽忠?

    本官可是听说,今科解元可是风.流的很,大比之后,在秦淮河的画舫上住足了两个月才下船……”

    邓旭闻言,面色陡然涨红,高声抗辩道:“巡抚大人何出此言?

    吾辈读圣贤书,自然行孔孟道。

    再者,纵然吾等读书人流连画舫,也不过是风.流雅事。

    古之先贤亦是如此,巡抚大人如何辱我?

    况且,大人来江南不过二三月,学生就曾在画舫中,与大人偶遇过数次……”

    “噗嗤!”

    回过神来的一些士子们,听至此,登时有人忍不住笑出声。

    到底还没入官场,还不知上下尊卑之重。

    虽谭磊一双三角眼里,眼神森冷,面容阴沉如水。

    可邓旭等人却并不害怕。

    谭磊见之怒急,尖锐的声音愈发刺耳,道:“好一个新科解元,好一个为国尽忠。

    却不知邓解元是否得知,宁侯昨夜在烟雨阁后院池塘里挖出尸骨无数,在烟雨阁地窖内解救被囚女童近三十,皆遍体鳞伤!

    烟雨阁如此,春风楼更不堪。

    满金陵的秦楼楚馆,哪家里没出几条人命?

    若非宁侯顶着你们的骂名,不顾自身安危,带兵闯入救人,连本抚都猜不破,你们这些士子平日里流连忘返拼死相护之地,竟是丧心病狂谋害性命之处!

    本抚还奇怪,为何前任总督、巡抚不曾察觉此事。

    如今看来,却是有缘故的。

    你邓旭这等在学士子,不思好生举业读书,尽为那些黑心青楼做庇护。

    本抚不过教训汝二句,竟敢讥言讽刺。

    如此看来,真正可恨之人,便是尔等!

    掩埋在那
神话大宋txt下载
些青楼花园中的白骨,说不得就是因尔等而亡!

    此事,本抚必当上书朝廷,细数你邓解元的罪证!”

    邓旭一张脸都白了,他睁大眼睛,不可思议道:“怎么……怎么可能?

    贼……他是去查案的?”

    到此,邓旭都不愿称贾环一声“宁侯”。

    谭磊得理不饶人,冷笑一声,道:“真真可笑!

    尔等学子,不好生读书举业,惯会听风就是雨。

    连因果对错都不辨明,就敢口舌无状,还敢冲击钦差行辕,妄图谋害钦差!

    胆大包天,不自量力。

    汝等可知,此乃十恶不赦,谋反大罪!!

    还不快快与宁侯赔情请罪,若是迟了……哼!

    你邓旭还妄想去长安都中参加春闱?

    去大牢里过年才是正经!”

    邓旭整个人都懵了,论能为,他如何能和在官场上打熬了大半辈子的谭磊比?

    三言两语,就将他打击的心慌神乱,摇摇欲坠,几乎站立不住。

    好在他身旁有好友将他扶住,质疑道:“若按巡抚大人所言,为何要将满城烟花女子悉数纳入慈园中?

    还有,那十二大家如今何在?”

    谭磊冷笑一声,道:“这些本不是尔等当知道的事,不过总要你们明白自己错在哪里,才不让死了的枉做糊涂鬼!

    向钦差检举青楼勾当的,就是那十二花魁。

    若非如此,宁侯初至金陵,如何会得知这等事?”

    “哗!”

    一片哗然!

    方才出言之人更是满面不可思议,道:“学生与寇如意相知多年,缘何从不闻她说起过?”

    谭磊简单补刀:“尔等不过寻常学子,纵然告诉汝等,又有何益?只有见到宁侯这等真正敢为她们出头,也有能为替她们出头的人,她们才敢将真相说出。”

    这话虽然没有明说,可对一干自命非凡的书生们的打击就太重了。

    他们一直以为,那些花魁眼中,唯有他们才是世间真丈夫。

    每每听闻他们高谈阔论,指点江山朝政,她们眼中的崇拜之色,都是那样的令人迷醉。

    可如今看来,难道都他娘的是假的?

    若如此,到底是他们嫖了名妓,还是名妓嫖了他们?

    “我不信,我要和她们当面对质!”

    那学子似乎有些无法接受这个说法,面色涨红,眼神激荡道。

    见谭磊之是鄙夷冷笑,竟转头看向了贾环。

    贾环眉尖轻挑,道:“本侯虽不喜欢你们,但也相信这次事,多半是因为你们被人挑唆。

    说出谁在挑动你们生事,本侯可以宽恕你们这次的无礼放肆。”

    黄国培闻言忙道:“何庆,你是新科亚元,当知轻重,明是非。

    此次乱事,罪皆在汝等。

    今有宁侯雅量,汝还不速速说来,到底何人挑动汝等?”

    何庆却似魔怔了般,看着贾环道:“我要见寇如意,我要当面和她对质,为何她从未与我说过此事……”

    黄国培等人无不面色一变,眼神不悦的看向何庆。

    贾环眼神却舒缓了些,问道:“你与寇如意是相好?”

    这般直白粗鄙,黄国培等人闻言都抽了抽嘴角……

    何庆却微微抬起下巴,大声道:“是又如何?”

    贾环奇道:“那你还让寇如意现在出来,岂不是让这么些人围观她,以后她还怎么做你妻子?”

    何庆眼神激愤,嗤笑了声,道:“说到底,不过是个妓子,如今还失了贞洁,也想当我之正室?

    我只想问问她,当初花言巧语哄骗我,说此生此世唯信我一人,可是当真?”

    贾环眼神渐渐变冷下来,淡淡道:“你既然瞧不起她,又为何还要执意见她?

    你还在意一个瞧不起之人说什么?”

    何庆闻言一滞,冷哼了声,道:“这是读书人的事,宁国侯不懂也罢。”

    “大胆!”

    “放肆!”

    “猖獗!”

    何庆的话没把贾环唬住,却把江南一干大佬给唬住了。

    他们心里甚至在怀疑,这孙子是不是科场舞弊才考到的亚元。

    连审时度势都做不到,这种人居然能活到现在!

    怪道历代高官中,状元之流极少,多是二甲甚至三甲进士唯多。

    这些人还真是读书读成了糊涂种子!

    何庆自有亚元的骄傲,面对黑暗强权的呵斥,竟理也不理,抬起头看着贾环,执意要见寇如意。

    贾环叹息了声,道:“这就是我们大秦的栋梁之才。

    我是不懂得读书人那些事,你们才有资格自称孔孟子弟,学孔孟之道。

    可我就奇了,是孔子女票过了,还是孟子女票过了?

    后来我拿这个问题,去问了都中的李老相爷。

    他老人家啐了我一脸,教训我说,别说孔孟二圣没女票过,连他娘的孙子都没女票过!

    这就是问题了,既然孔孟二圣都没女票过,你们这些孔孟子弟,怎么个个女票的乐不思蜀?

    你们到底学的,是什么孔孟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