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八章 雄关 (一)

第八章 雄关 (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八章雄关 (一)

    城墙!

    一道巍峨雄伟的城墙,横亘在山顶,将通过李家寨的几条山路,堵了个严严实实。

    非砖非石,表面光滑平整,晶莹如玉。在阳光的照耀下,不断散发出梦幻般的兰色。令人一眼看见,就迟迟不愿将目光移开。不知不觉中便张大了嘴巴,惊呼出声,进而从心底涌起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呜呜呜呜呜呜呜,低沉的画角声响起,宛若半空中的朔风,吹入人的骨髓。

    激灵灵打了个冷战,马延煦迅速从震惊中回转心神。抽出佩刀,凌空虚辟了数下,同时嘴里大声命令,“吹角,吹角,吹角邀战!看他们是有胆子出来一决生死,还是只敢躲在冰墙后面做缩头乌龟!”

    “吹角,吹角,大帅命令吹角邀战!你他娘的愣着干什么!找死啊!”亲兵们也接连被马延煦的声音唤醒,撒腿跑向鼓号手,冲着后者破口大骂。

    “啊,啥,噢,吹,吹……啊!!”灵魂出壳的鼓号手们从山顶那座晶莹剔透的城墙上挪开眼睛,恋恋不舍,满脸木然,直到各自都吃了结结实实一个大耳光,才猛然想起此时自己身在何处,慌慌张张地从腰间拔出挂满了冰凌的牛角号,奋力吹响,“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因为过于仓促,他们根本没来得及融掉号角内的冰渣,吹出来的声音,时断时续,喑哑凄凉。周围的幽州军将士陆续被号角声唤醒了心神,侧过头,个个满脸痛苦。仿佛自家的血管里头,也都结满了冰渣一般。

    “敲鼓,把鼙鼓都敲起来,快,随便什么调儿!”记室参军韩倬见自家士气低落得实在不像话,赶紧扯开嗓子大声提醒。

    “敲鼓,把所有鼙鼓都敲起来。敲,赶紧给老子敲!老子不信,一道冰墙,还能挡住我幽州军的锋樱!”马延煦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图,挥舞着钢刀连声重复。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鼙鼓,是幽州军的绝活,从“安史之乱”那会儿就闻名于世。几十面大鼓小鼓陆续敲响,很快就汇聚成了一道激越的洪流。将敌我双方的号角声,迅速压了下去。在群山之间,回响不绝。无数寒鸦从栖身处被惊起,呼啦啦飞上半空,遮断单弱的日光。

    “黑豹营推进到冰墙下,羽箭仰射,给乡巴佬们一个教训!”终于在气势上盖过了对方,幽州左厢苍狼军都指挥使马延煦又挥了几下佩刀,得陇望蜀。

    这无疑是一道乱命,赶了十几里山路的幽州将士,急需先停下来恢复体力。然而,所有文武幕僚,包括记室参军韩倬,都没有出言劝阻。任由马延煦的亲兵将令旗交到了黑豹营指挥使康延陵手里。

    行军打仗,比体力还重要的,乃为士气。天气酷寒,身体疲敝,眼前忽然又冒出一道坚固结实冰墙,当下幽州军士气的可想而知。所以,哪怕是牺牲掉一部分士卒,也必须及时展示出雷霆之威,在打击对手的同时,激励自家军心。

    黑豹营指
宅英灵txt下载
挥使康延陵同样出身于辽国的汉军将门,平素兵书战策读得一点儿都不比马延煦少。因此稍作迟疑,便领悟了主帅的良苦用心。于是乎,咬紧牙关将自家的部曲拉了出去。踩着又厚又滑的积雪,缓缓压向了山顶。

    “白马营,跟上去接应!”目送着黑豹营将士走向战场,马延煦稍作斟酌,再度调兵遣将。

    “是!”白马营指挥使卢永照答应着,接过令旗,转身去召集麾下兵卒。

    “且慢!”马延煦却又大声从背后叫住了他,向前走了几步,再度将声音压到极低“你跟康指挥一道,打出我军威风即可,不必急着建功立业!”

    “这…… 遵命!”卢永照稍作犹豫,随即挺胸抱拳,郑重回应。

    “斥候,去附近寻找适合扎营的地方。能找到村子最好!”冲着卢永照的背影点了点头,马延煦继续大声补充,“其他人,就跟我一起站在这里,给黑豹、白马两营袍泽掠阵助威!”

    “遵命!”周围的幽州将士们,齐声答应。虽然依旧气力不足,比起先前刚刚看到冰墙时,却已经振作了许多。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激越的鼓声很快又响了起来,震得周围树梢簌簌雪落。被阳光一照,殷红姹紫,如梦如幻。

    山坡的上积雪也受到了影响,隐隐透出了妖娆的粉白色,与半空中的殷红姹紫交相辉映。

    在殷红、姹紫与粉白色的旷野里,两个营的幽州军,一前一后,彼此隔着百余步距离,朝山顶上那道晶莹的冰墙缓缓迫近,迫近。

    他们是百战精锐,他们训练有素,他们军容齐整,他们甲固兵利。他们几乎个个都身手高强并且勇于赴死。他们什么都好,唯独忘记了自己的祖宗。

    冰墙上,有乡勇来回走动,因为此刻天气难得地晴朗,他们的身影被正在前推的幽州将士,看得非常清楚。“放慢脚步,前排举盾!”黑豹营指挥使康延陵毫不犹豫地下令,尽管自家队伍还在羽箭的有效射程之外。小心无大错,既然对方能凭空变出一道巍峨的冰墙来,谁知道还会变出什么东西?

    果然,他的直觉毫厘不差!几乎就在前排士卒举起盾牌的同时,几道寒光,忽然从冰墙 上直劈而落。

    “嗤——”第一道寒光砸在了队伍左侧,将积雪犁出一道三寸宽,二十余步长的深沟,所过之处,烟雾升腾,泥土和干草四下飞溅。

    “嗤——”“嗤——”“嗤——”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寒光,也都落在了空处。将山坡上的积雪犁出三道又粗又长的深沟,惊得幽州兵卒纷纷侧目。

    “呯!”还没等他们看清楚从城头劈下来的到底是何物,第五道寒光又至。康延陵身侧不到十步远的位置,有面盾牌被劈了个正着。

    表面包裹着双层牛皮的盾牌,盾牌后的兵卒,连同兵卒身后的弓箭手一道飞起,瞬间掠过更后方数名自家袍泽的头顶,血水、冰渣、还有很多又臊又臭的东西,“霹雳巴拉”洒了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