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七章 劲草 (五)

第七章 劲草 (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七章 劲草 (五)

    风,夹着雪沫子,将天地间搅成白茫茫一片。

    苍狼营顶风冒雪,蹒跚向前,绣着巨大狼头的认旗被冻僵在旗杆上,硬得宛若木雕。黑豹、棕熊和白马营位于苍狼营侧后,彼此间隔着三十步的距离,以同样的速度缓缓挪动。四个营头的幽州精锐,战辅兵总人数加在一起已经超过两千。但是在纯白色的冰天雪地里,却像一群正在搬家的黑蚂蚁,渺小而又可怜。

    受契丹习俗的影响,完全由汉人组成的幽州军,也纷纷在认旗上绣了野兽图案,来标记彼此之间的差别。这样做,最开始给人感觉有些不伦不类,但时间久了,反而能发现其方便。毕竟对于大字不识的厮杀汉来说,识别哪个是苍狼哪个是白马,远比识别主将的名字和自家队伍的番号简单。行军和作战时只要抬起头扫上一眼,就能根据旗帜上的图案知道自己该去哪儿,而不是像过去一样跟着人流没头没脑的乱跑。(注1)

    苍狼、黑豹、棕熊、白马,再加上一个前些日子被别人夺走的黄犬,便组成了一个独立作战单位,军。军中设有专职的斥候,鼓号手、传令兵和督战队,还设有明法、司仓、考功等文职参军。若是一军主将的家底儿和实力较强,甚至还可以携带个人私聘谋士若干。随时随地,给主将提供建议,料敌机先。

    通常情况下,出动一个军的兵力,已经足够拿下一个防御设施齐备,粮草充足的县城。而这次,却只为了去荡平一伙结寨自保的乡勇,着实是有些牛刀杀鸡。但是,四面认旗下的每一个人,此时此刻,却都是一脸郑重,全神戒备。谁也不敢对周围的风吹草动掉以轻心。

    黄犬营和另外一个营头的契丹勇士,前几天刚刚因为轻敌大意,而落了个全军覆没的下场。血淋淋的例子,已经足够证明,对手并非一伙普通的乡勇。而老天爷明显是在拉偏架,从苍狼军刚刚出发那一刻起,风雪就一刻没停。并且羊毛状的雪片从今天起,还变成了高粱状的雪粒子,打得拉辎重的牲口悲鸣不已,打在人的脸上,手上,也是火辣辣地疼。

    “擂鼓,以壮我军士气!”苍狼军的主将,都指挥使马延煦抬手拍去头盔上的冰渣儿,扯开嗓子大声吩咐。

    他是四支队伍中,精气神儿最充足的人。哪怕是你逆风而行,大部分时间里,腰杆都挺得笔直。已经起了冻疮的脸上,看不到半点儿畏缩情绪。相反,一抹妖异的红润,却始终在两颊处盘旋不散。仿佛两团正在燃烧着的火焰,与眼睛里时不时射出来的精光交相辉映。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激越且节奏感十足的鼙鼓声响了起来,令疲惫不堪的将士们,顿时精神一阵。沾满冰雪的两腿努力迈动,张大的嘴巴里,白烟滚滚。坠在四支队伍末尾的辅兵,则用力拉紧驮马的缰绳,催促牲口加速前进。背着成捆刀矛和羽箭的驮马,嘴角流血,四肢颤抖,眼睛里大颗大颗滚出的泪水,瞬间落地成冰。

    “疯子,拿别人的性命给自己铺路的疯子!纯的,如假包换!”在一匹看起来相对结实的驮马背上,浑身上下包裹得如同羊毛卷子一般的耶律赤犬,嘟嘟囔囔小声咒骂。

    “可不是么,自己想死就去,何必非得拉上别人?”和他一样义愤填膺者,还有黄犬营指挥使韩德馨。耳朵上的冻疮已经呈黑灰色,一刻不停地往外渗脓水。

    这对难兄难弟
唐朝好地主笔趣阁
,如今是整个队伍里头最为尴尬的存在。身为小将军和指挥使,手下却没有一兵一卒。所承担的任务是给大军指路,而在整个行军途中,都指挥使冯延煦都没把羊皮舆图拿出来给他们哥俩儿看上一眼。并且还将二人的位置,从队伍的最前头,不由分说地给挪到了最末尾,美其名曰:保护。事实上,却是跟大队人马隔离开来,免得他们两个的狼狈模样影响到军心。

    所以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嘴里当然不会说冯延煦的任何好话。一路上只要稍有力气,就要嘟嘟囔囔地诋毁一番。负责掌管辎重和驮马的兵卒们,都知道这二位爷背后的靠山硬,所以也不敢制止。只能尽量躲远一些,用羊毛塞住耳朵,以免听到什么不该听的东西,稀里糊涂就遭受了池鱼之殃。

    而那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儿,原本也不在乎有没有听众。只管通过诋毁数落别人的方式,发泄心中的恐慌,“还他娘的立军令状,就以为萧拔剌真的不敢杀他么?”

    “可不是么,天时地利人和样样不占,怎么可能就打得赢!”

    “明知道没有必胜的把握,为了捞功劳就什么都不要了!”

    “自己不要命也罢,非拉上咱们!还说什么给咱们哥俩儿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呸,老子想立功,用得着他来施舍!呸!噗!”

    浓痰落在雪里,瞬间被冻成了冰球。

    耶律赤犬与韩德馨哥俩喘着粗气,四目对视,都在彼此眼睛里看到了无法掩饰的惶恐。

    轻敌大意?先前哥俩之所以被打得全军覆没,的确有轻敌大意的问题存在。但那绝对不是最主要原因。李家寨的乡勇,无论从装备、训练程度,还是从体力、士气、作战经验等方面,都丝毫不亚于远道而来的幽州军。甚至比起某些契丹正军来,也是只强不弱!

    唯一短处,就是他们人数有限,满打满算也就是七百来号。但这七百来号,却全都是正经八本儿的战兵,辅兵和杂兵一个不包。而自家此番出动的四个营头里,即便最精锐的苍狼营,辅兵和杂兵也占了三成以上。两千人去掉四成辅兵和杂兵,真正的战兵,就只剩一千两百上下,并没比对方多出多少。

    兵法有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敌则能分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人数不到对方的两倍,还远来疲敝。只要李家寨乡勇死守不出,苍狼军作为进攻一方,怎么可能占到任何便宜?

    “二位,还是多少留些口德吧!冯都指挥使对你们哥俩,没有任何恶意。更何况他之所以如此急于立功,也是为了所有在辽国的汉人!”忽然间,有一个声音硬从侧后方插了过来,切断了兄弟两个纷乱的思绪。

    “滚一边去,老子才不稀罕……”耶律赤犬和韩德馨齐齐回头斥骂,侮辱的话说了一半儿,却又齐齐“冻”在了嗓子眼里。

    对方锦衣貂裘,面如白玉。一看,就知道身后的家世颇为显赫。而更令人耶律赤犬兄弟两个不安的是,此人那两只乌黑的眼睛。深邃得竟如同千年古井一般,与自己的目光一接触,就立刻把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全都给吸了出来,根本没有力气再做任何掩饰。

    注1:认旗,”又做队旗,古代军旗的一种。元代胡三省的解释为,“凡行军,主将各有旗以为表识,今谓之‘认旗’。《通典》上面的相关内容是:认旗远看难辨,即每营各别画禽兽自为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