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七章 劲草 (四)

第七章 劲草 (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七章劲草 (四)

    北风卷着雪粒子,打在冻了冰的光板儿羊皮袄上,叮当作响。

    羊毛皮袄下,几张长满冻疮的面孔缓缓探了出来, 朝四周看了看,然后又迅速缩了回去。面孔的主人艰难地从积雪中拔出双腿,深一脚,浅一脚,朝李家寨方向移动。一个个累得筋疲力竭,却不敢在雪野里做丝毫耽搁。

    快了,没多远了,天黑之前保证就能赶到。

    快了,到了李家寨就安全了。那里出了一个大英雄,身高一丈二,腰围九尺八,手持一百四十斤大铁鞭,一鞭子打下去,将契丹强盗连人带马都砸成肉酱……

    “噗通!”有一个穿着羊皮袄的女人滚翻在雪地上,像秋后的麦秸捆子一样,被风吹着滚出老远。

    “孩儿他娘!”“娘亲……”几个穿着羊皮袄的人哭喊着扑过去,将摔倒者搀扶起来,拖曳着,继续跟在其他羊皮袄的后面缓缓移动。

    向西,向西,西面不光有巍巍太行,可以挡住契丹人的铁蹄。

    西面还有一个李家寨,李家寨有个巡检司衙门,衙门里有个豪杰名叫郑子明……

    呼呼——呼呼——呼呼

    白毛风呼啸,吞没一串串儿穿着光板儿羊皮袄的身影。

    光板儿朝外,羊毛朝里,一片布都没有的羊皮袄,是典型的塞外民族打扮。但最近数十年,随着契丹人不断南侵,并且彻底吞并了燕云十六州。一些塞外民族的服饰,也在河北、河东等地,渐渐流传开来。

    比起什么什么左衽右祍,老百姓更在乎的是缓和、便宜和实用。正如他们不在乎朝廷的名号是唐、是汉,皇帝行李还是姓朱邪,更在乎的,是朝廷能不能让大家伙儿安安心心地种地、织布、养孩子,不必每时每刻都担忧祸从天降。(注1)

    然而,现实却总是跟天空中的白毛风一样冰冷。

    五十年前那会儿,据说中原豪杰瞪一瞪眼睛,契丹人的祖宗耶律阿保机就会吓得几天几夜睡不着觉。

    四十年前那会儿,据说卢龙节度使刘仁恭以三郡之地抵挡契丹举国,激战连年却丝毫不落下风。

    三十年前那会儿,契丹人大举南侵,李存勖以五千兵马迎敌,打得耶律阿保机落荒而逃,麾下将士死伤尽半。

    二十年前,契丹战马再度杀过长城,万里长城犹在,却不见一家中原豪杰旗号。

    待到近十年、五年,乃至现在,契丹人南下打草谷就成了家常便饭了。非但燕云十六州尽染腥膻,拒马河、漳河、乃至黄河,都渐渐挡不住草原人的马蹄。

    日子越来越朝不保夕,老百姓们当然对朝廷和官府就越来越不信任。倒是对地方上的豪杰更敬重一些。甭管后者是占山为王的绿林大盗也好,结寨自保的乡下粗胚也罢,好歹他们吃了老百姓的供奉,在契丹人来打草谷之时,没脸装作视而不见。虽然,他们所能提供的保护,也非常有限,甚至仅仅是让人心里头有个依靠,现实中往往不堪一击。

    在这种情况下,突然冒出来一伙敢挡在契丹强盗战马前,且有本事挡得住的豪杰,就无法不令万众瞩目了。故而李家寨乡勇大败契丹人的消息,以比白毛风还快的速度,转眼就传遍了整个定州。

    消息传开的最直接后果是,在战斗结束后的第三天上午,义武军节度使孙方谏的信使就冒雪而至,强烈邀请巡检司衙门择日迁往定县城内,与城里的义武军左厢第二军一道,“保境安民,共御外辱!”

    随信使同时来的,还有五百贯足色通宝,一千石粮食和两万支雕翎羽箭。充分体现了节度使孙大人的诚意和居住于定县城内的一众士绅名流们拳拳之心。

    消息传开的另一个不那么直接的后果是,方圆两百余里,凡是平素没资格受义武军保护,或者对义武军已经彻底失去信心的平头百姓,迅速扶老携幼朝李家寨逃难。头两天每日还只是二三十户,百十号人;第三天就变成了每日七八十户,三五百人,并且迅速朝每日百二户,六七百人靠近。如果老天爷不继续下雪,预计用不了十日,就能将李家寨填得无处立锥!

    可怜那李家寨,原本自己不过才两百余户人家,千把丁口,一时间,哪里接纳得了如此庞大的人潮?所有空屋子,包括小半个巡检司衙门都腾了出来,依旧不够让逃难而来的百姓尽数有屋顶遮挡寒风。所有锅灶,一天到晚不定地开火,依旧无法让逃难者每人每天都能吃上一顿饱饭。到最后,连原本隶属于联庄会,位置相对更靠近太行山的冯家庄、潘家寨、
超自然大英雄最新章节
张家寨等村子,也敞开了寨门开始接纳难民,才勉强化解了燃眉之急。但距离彻底摆脱了麻烦,却依旧差着十万八千里。

    “活该,让你一肚子妇人之仁!让你把自己当成活菩萨!”仿佛巴不得看郑子明的笑话,潘美一边脚不沾地的忙前忙后,一边小声嘟囔。

    虽然一直下不了狠心,弃家乡父老和巡检司的众袍泽而去,他却始终都认为,自己那天对郑子明的指责没错。成大事者,就必须杀伐果断,就必须硬得起心肠。对敌人要狠,对自己人也要狠。考虑任何事情,都必须从利弊着眼,而不能受困于是非善恶,或者心中的感情。

    而感情这东西,也最是不靠谱。君不见,自古以来,为了权力或者钱财,父子反目,兄弟成仇,夫妻白刃相见的例子比比皆是。谁曾听说过哪个英雄豪杰,一辈子都跟亲朋故旧和家里的女人都有始有终。

    “其实,其实我觉着,大人他这样挺好的!”李顺儿最近立下的功劳较多,胆子也越来越大,听潘美肚子里始终怨气不散,凑上前,压低了嗓子开解,“他连那两个契丹狗贼都不忍杀,自然轻易不会对身边的弟兄下狠手。否则稍不留神就被推出去打板子,或者一刀砍了脑袋。他即便做了大将军,执金吾,咱们这些人心里头也不踏实!”

    “滚,哪凉快哪呆着去,老子跟你说不明白!”潘美抬起脚,一脚将李顺儿送出半丈多远。“老子用得着你来讲道理?这根本就不是一码子事儿!别再跟着老子,烦着呢!”

    “这,这咋就不是一码子事儿了?”李顺儿用力揉了几下屁股,满脸不服不忿。然而,终是不敢再跟潘美去争执,以免被外人看了笑话。

    后者踢他屁股的时候,脚上收着力,他自己能清晰地感觉出来。况且隔着铠甲和棉衣,即便踢得再狠,也不会太疼。

    “啰嗦!一天到晚不干正经事儿,就知道四处找人套近乎!”一脚踢过,潘美也觉得意兴阑珊,朝地上吐一口唾沫,喃喃地嘟囔。

    天冷得厉害,唾沫刚一落地,就被冻成了冰。中间的气泡还没来得及炸开,圆鼓鼓的,倒映出一圈儿没有任何温度的阳光。

    微微愣了愣,他迅速抬起头,翘着脚四下张望。寨前寨后,四下都是忙碌的身影。逃难而来的百姓们,在渡过了第一个晚上之后,很快就被郑子明派人组织了起来,或者搬石头加固寨墙,或者抬木料和茅草搭建窝棚,以工代赈,个个都忙得脚不沾地。

    而早期加入联庄会的那些庄主、寨主和堡主们,则全都变成了工头儿。将各自鼓动和组织百姓的本事,发挥了个十足十。在他们的全力调动下,一排排临时遮挡风雪的窝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显出了轮廓。先前只有两丈高,三尺厚的夯土寨墙,对着山谷的东西两面,也被加高到了两丈二,厚度从三尺变成了五尺。

    比普通百姓们更为忙碌的,是一队队全副武装的乡勇。只见他们在都头和十将们的带领下,喊着号子,不停地在寨子南北两侧的三坡上走来走去。原本一尺多深的积雪,在通往寨墙的几处关键小路上,已经被踩到了两寸厚薄。坚硬的表面在太阳底下,闪耀着白璧一样的光泽,远远看去,美不胜收。可谁要是在上面走得稍微快一些,肯定会被狠狠摔上个大跟头。即便不断胳膊断腿儿,一时半会儿,也甭想凭着自己的力气再爬起来!

    “这姓郑的,虽然有些妇人之仁,倒也不是一无是处。”潘美笑了笑,在心中悄悄夸赞。能将汹涌而至的逃难百姓安顿住,不出任何乱子,算是一种本事;懂得利用天时地利,而不是一味地趴在窝里死等敌军前来报复,则是另外一种本事;再加上其自身勇武过人,还粗略懂一点儿临阵指挥方面的门道,将来即便做不了大英雄,却也不至于这辈子都庸庸碌碌。就是小春姐将来恐怕要有操不完的心,偏偏小春姐本身也不是一个精细的……

    “军师,军师……”李顺儿那破锣般的声音,又传入了耳朵,将潘美的思绪搅了个支离破碎。

    “啥事儿,有屁快放,别咋咋呼呼的!”潘美把眼睛一瞪,作势欲殴。

    这回,李顺儿没有立刻躲闪,而是举着一面蓝色的旗子,大声喊道:“军师,大人命令你带五百名民壮,去北面山坡上,再堆一道矮墙。只需要齐胸高,两尺宽即可。两天之内,必须完工!”

    注1:李克用,原姓朱邪,其父名为朱邪赤心,沙陀族。但李克用和李存勖执政期间,治下相对安定,对外战争,也胜多负少。特别是对契丹,基本上是压着打。好几次打得耶律阿保机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