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三章 收获 (一)

第三章 收获 (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三章 收获 一

    “这副药您先照着方子连吃三剂,然后再来一次,我根据病情变化进行增减。  您这个病,关键在于调养,而不是吃药。是药三分毒,吃多了又害无益。至于您老先前提到的补品,再金贵的补品,实际上都不如每日按时清粥小菜!”放下毛笔,趁着刚刚开好的药方在阳光下晒干的功夫,宁子明非常细心的提醒。

    “哎!,哎!郑三爷您说得是,小老儿回去之后,立刻把那些乱七八糟的补品全都扔到阴沟里头去!”一位花白胡子的患者连声答应着,快抢过药方,宝贝般揣在了怀里。

    另外一位须全白的老者,迫不及待地冲上前,满脸堆笑:“三当家,我的好三爷,可轮到我了!小老儿为了找您看病,坐着马车整整跑了两天一宿!好不容易到了山外头,却又……”

    “您先把左胳膊放在这个枕头上,让晚辈给你号号脉!”宁子明和颜悦色打断,心中却苦水宛若泉涌。

    自打将呼大当家从鬼门关前拉回人间之后,他就彻底坐实了“神医”之名。李家寨周围十里八乡的百姓,只要遇到稍微麻烦点的疑难杂症,全都坐着马车、毛驴儿往他这里跑。甚至更远一些定县、易县、雄州,也有不少有钱人家的老汉,冒着能将人晒出油来的秋日朝李家寨赶。

    结果他这个联庄会的三当家,每天用在处理庄务和操演兵马上的精力和时间,还没有用在给人看病上一半儿多。并且几乎是每天都要耗到夕阳西下,才有机会停下来歇一口气儿。

    今天很显然又是一个忙碌的日子,宁子明坐在屋子里朝外望去,前来问诊的病患们,已经从正房门口一直排到了大门口。并且大门之外,还不停地有祈求声音传进来,请已经排在前面的人加快度,不要耽搁神医的功夫,更不要耽搁大伙的问诊时间。

    好在大部分病患的情况,都不算太复杂。在这三十岁就可以自称老夫的时代,许多难以治愈的恶疾根本没机会出现。所以宁子明凭借自己的“半水医术”,倒也能应对自如。只是日复一日的望闻问切,实在令人乏味得狠。有时候诊着诊着,他就开始神不守舍。手上机械地做日常的那些动作,嘴巴机械地说日常那些套路话,眼睛里的所有患者之名字和相貌,却渐渐没有了任何差别。

    “没人了,你先喝碗水吧!”不知道机械地重复了多少次之后,正准备去“切脉”的手指,忽然触摸到一个温暖光滑的瓷面儿。

    宁子明打了个哆嗦,眼神迅恢复了明亮。这才现,今天的病人已经全都诊治完毕了。自己手指所触,正是一个青灰色的瓷杯。杯子口处,隐约有一缕白雾萦绕不散,恰似他现在的心情。

    “看什么看?又不是第一次遇见!”陶三春脸色瞬间涨得通红,将杯子用力朝宁子明的右掌心一塞,转过头,如飞而去。此刻所展示出来的一身轻功造诣,恐怕连扶摇子看到了,都要甘拜下风。

    “唔!”宁子明又愣了愣,望着陶三春迅
我爱上了一具女尸sodu
消失的背影,笑容渐渐涌了满脸。

    春妹子似乎,也许,好像,喜欢上了自己。虽然还不太确定,却让他心里多多少少有一些得意。此刻的他,没有二皇子的显赫身份,也不再是需要人可怜保护的那个宁小肥。平生第一次完全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而活着,活得最为真实,最为本我。

    而这时候能赢得一个美女的芳心,似乎格外令他感到高兴。即便没有记忆中那段姻缘的碎片存在,他心头也会暖融融的,苏苏的,仿佛施展妙手将日光裁下了一段,偷偷地藏在了自己怀里一般。

    “春燕春燕,两两相伴。衔泥垒窝,蹲巢孵蛋。非妾心急,春日苦短!”呼延大当家的破锣嗓子,很煞风景地在厢房里头响了起来,将宁子明好心情瞬间给搅了个稀巴烂。

    这个粗胚,可不会吟什么“蒹葭苍苍”,更不懂什么“山有木兮木有枝”,只要开口,就是最直接最粗俗的河北俚歌。

    “孵蛋孵蛋……”

    “呯!”一块拳头大的土坷垃,隔着院墙,准确无比地落入了厢房当中。

    呼延大当家的俚歌被粗暴地打断,直气得两眼红,梗着脖子大声嚷嚷:“没良心的野丫头,我这是在帮你,你知道不知道?!脸越白的人心眼而越多,你现在不抓紧机会跟他直来直去,非要跟他比心眼儿……”

    “我自己乐意,你管不着!”又是一块土坷垃飞进厢房,紧跟着还有一声含羞带怒的抗议。随即,脚步声突然响起,又急去远,院内院外,转瞬鸦雀无声。

    “呼”宁子明无可奈何地对着天空吐了口气,站起身,出门走向厢房。

    呼延大当家的身子骨和恢复能力,都远远过了常人。在被拔出体内的淤血之后的当天夜里,就恢复了神智。三天后,便能自己下床扶着院墙小步溜达。如今他既然已经能引吭高歌,就没必要继续留在医馆里头了。早日返回太行山,大家伙的耳朵好歹都能落个清静。

    谁料还没等宁子明走到厢房门口,呼延琮仿佛早有预料般,已经大模大样地迎了出来。先拱手做了个揖,算是给救命恩人见了礼。随即,便将话头一转,笑着追问道:“怎么?嫌我刚才多嘴了?别人又不全都是瞎子,你们俩整天郎情妾意,难道我不多嘴,大家伙就全都看不见?”

    “大当家误会了,宁某并非为此事而来!”宁子明笑了笑,轻轻摆手。

    他数日前为呼延琮治伤,是看在杨重贵的面子上,与伤者本人关系不大。所以,双方之间谈不上什么交情。至于去年被呼延琮追杀的旧怨,随着呼延琮决定投奔杨重贵,也彻底失去了继续计较下去的意义。毕竟呼延琮并未亲手杀死他和他身边任何人,反而替他解决掉了居心叵测的李晚亭。

    “那你又是为了什么?”见宁子明言谈举止间,始终带着一股子拒人千里之外的味道,呼延琮迅收起了笑容,“诊金的话,请且宽容些时日。待某家派人回山上交代一下,保证一文钱都不会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