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二章 风云 (七)

第二章 风云 (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二章 风云 (七)

    这还不算是最精锐的,郭荣手头,还有更厉害的一批?

    刹那间,孙山和他的麾下爪牙们,就觉得各自的头皮一阵阵发麻。

    眼前正在操练的两队兵卒,在他们看起来已经是绝对的精锐。倘若突然发难,足以在半天之内端掉定县城。而比这两队精锐还要更精锐的兵卒,那得厉害到何等模样?定县的守军挡得住么?孙节度身边的内卫衙兵与之比又如何?好在大伙当初得知姓郭的拿下李家寨之后,就果断停了手。否则,一旦彼此之间怨仇越结越深,姓郭的亲领大军杀上门来,阖县文武,谁又有本事去挡那百斧临身?

    抱着上述想法,众人接下来的一举一动,都愈发地小心翼翼了。唯恐被郭荣手下的人故意寻了错处,新账老账一起算。其中还有个别极为聪明者,数着手指头算了几遍郭荣等人抵达李家寨的时间,心中喟然长叹:“前后不到一个月的功夫,他们就将一伙软脚庄丁给练成了百战精锐。若是这三个人回到郭威帐下,且被委以重任,这天下,恐怕用不了太久又要风云变色了!”(注1)

    正愣愣地想着,山坡上,忽然又传来一声悠长长的号角,“呜——!”。宛若冷风般,一下子就钻进了人的心底。

    众人连忙凝神再看,只见两支庄丁队伍忽然彼此靠近,合二为一,由横转纵。紧跟着,所有庄丁手中兵器全变成了钢刀,向前、向左、向右斜挥!整个队伍,宛若一条巨大蜈蚣般从先前被铁斧砸出来的缺口冲了进去,所过之处,银光闪烁,再无站立之敌。

    这就是最后的杀手锏了,即便对手不是一群稻草人儿,而是如假包换的精兵。在挨了羽箭多次覆盖和重斧飞剁之后,也未必能支撑得住。那孙山等人已经被刺激得神经有些麻木,嘴巴张大,口水淅淅沥沥淌了满大襟都是。除了在心中偷偷庆幸自家逃过了一场必死之劫外,做不出其他任何反应。

    比孙山等辈先到了小半柱香时间的杨重贵,却从这场短小精悍的战术演练当中,看出了更多的门道。不待演练宣告结束,就将目光从“战场”上收回来,转向面有得色的柴荣,笑着夸赞:“郭兄真乃盖世奇才,炼得一手好兵!早知道你已经有了自保之力,小弟我又何苦千里迢迢跑上这么一遭?”

    “杨将军过奖了,这都是糊弄外行花架子,真正遇到的百战精锐,未必能支撑得住!”柴荣笑了笑,谦逊地摆手,“郭某兄弟三个先前深陷不测之地,四下里虎狼环伺。被逼得实在没了办法,才不得不拿出全部本事来练兵自保!杨将军有所不知,这些天来,我兄弟三个几乎天天掰着手指头数日子,就希望能把你早点儿给盼过来!”

    “花架子?郭兄是不是过分自谦了?”杨重贵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摇头而笑,“如果你麾下这群弟兄全是花架子,那天底下恐怕有近半数兵马都成了纸糊泥捏之物!要我看,这四下里虎狼虽然多,又能奈你何?切莫说某些人总得要点儿脸面,不至于做着大汉国的官儿,却公开派遣麾下大军替幽州办事。即便他真的豁出去了,派遣麾下精锐兵马来战,对占据了地利、人和的郭兄而言,恐怕也只是块磨刀石尔!等刀子磨快了,郭兄自然会带着兵马扬长而去,让他们连追杀的勇气都生不起!”

    如果说二人今日刚刚见面之时,他那句:‘即便杨某不来,以郭兄的本事,过些日子也可以带领手下弟兄杀回汴梁。’还属于刻意恭维。此际再提起类似的话,则属于完全发自内心感慨。

    在他看来,县令孙山等辈,甭说能威胁到柴荣的安全,连让对方皱一眉头都不配。而孙方谏、刘楚信、高彦晖等地方诸侯,也不过是一群鸡鸣狗盗之徒,暂且凭借麾下人多势众,还能勉强将柴荣压在深山中不敢移动分毫。而时间一久,此消彼长,还说不定最后谁收拾了谁!

    “不是郭某自谦,如果真的有半年时间让我兄弟三人在此偷偷练兵,粮食和兵器也供应得上,也许还
向胜利前进笔趣阁
真的有希望达到杨将军给出的目标!”能感觉到杨重贵话语里的惺惺相惜之意,柴荣想了想,收起笑容,非常认真地补充,“可现在,弟兄们训练毕竟欠了些火候。并且不瞒杨将军,如此练兵之法,消耗甚大。光是凭借临近几个庄子、堡寨的产出,根本支撑不了多久!更养不起太多精兵!”

    “你是说钱粮接济不上,是么?”杨重贵微微一愣,饶有兴趣地追问。

    “杨将军出身于累世将门,应该知道郭某所言非虚!”柴荣笑了笑,轻轻点头。“练兵之事,最为糊弄不得。每天吃多少饭,就能炼什么样的兵。也就是杨将军来得及时,再晚几天的话,倘若还想要维持眼下这种训练程度,郭某就只能带着弟兄们去攻打县城了!”

    “你……,你可真敢说!”杨重贵听得又是一愣,眼前瞬间显现出县令孙山那幅孬种模样,哭笑不得

    “事急从权尔!相信孙节度过后也能理解郭某的苦衷!”柴荣轻轻摇了摇头,带着几分认真说道。

    如果此言当真,对方可不是一般的胆大。刹那间,杨重贵看向柴荣的目光里头,又多出了许多赞赏。

    有想法,有勇气,更难得是,还有能给想法和勇气提供支撑的本领。说话做事,丁就是丁,卯就是卯,绝不乱和稀泥。对庸碌无能和奸佞宵小之辈,也丝毫不假以辞色。

    杨重贵自问算是一身傲骨,可几年官场打滚儿,身上的许多棱角都已经被磨平了,说话做事远不像刚刚出道时那样头角峥嵘。而郭荣年龄虽然比他大,此时的模样,却依稀有点像他当年刚刚出道时的模样,骄傲、干净、耀眼,足以让周围的许多心中怀着龌龊想法的家伙自惭形秽。

    俗话说,物以类聚。杨重贵看着柴荣极为顺眼,柴荣看向杨重贵的目光里,也充满了欣赏之意。对方比他年青许多,却早就独自领军,身经百战从未遭遇任何败绩;对方家世显赫,性情高傲,却与“仗势欺人”或者“恃才傲物”八个字从未发生过任何联系;对方一杆银枪,打遍河东未曾遇到过敌手。对方向来不屑于宵小之辈为伍,哪怕后者拿出重金来巴结,或者能对他的前途造成威胁……

    不经意间,两个人的目光就在半空中相遇。随即,两张面孔上就同时涌满了笑容。

    “我军中辎重虽然没多少盈余,十几套铠甲和角弓却是能凑出来的。今日就当见面礼送给柴兄,以壮兄麾下军威!”想都没再多想,杨重贵忽然顺口说道。

    “多谢!这支兵马是我家二弟和三弟辛辛苦苦训练出来的,真不愿留在此地便宜了别人!”柴荣闻听,也不觉得有多少意外,笑呵呵拱手。随即,又伸手朝不远处平地上的一处堡寨指了指,大声补充道:“前一段时间有不开眼的蟊贼来袭, 没从我这里占到什么便宜,反倒留下了许多战马。杨兄如果有兴趣,不妨给麾下弟兄们挑选一些带走。否则,郭某只能把它们大部分都送给周围的百姓拉车用了!”

    “多谢郭兄!”没想到自己刚刚送出一筐木桃,就立刻收回了一堆琼瑶,杨重贵喜出望外,双手抱拳道谢。(注2)

    “我还要多谢杨兄呢!”柴荣大笑着以礼相还。

    二人越看对方越顺眼,如果不是耐着周围还存在几百双眼睛,心中真有“拜倒在地,义结金兰”的冲动。

    那随同杨重贵一道来李家寨“了事儿”的呼延琮,在旁边看得忍无可忍。用胳膊支撑起半边身体,接连咳嗽数声,喘息着提醒:“杨将军,咱们可是到了李家寨?先前某家听说有人是奉了太行山呼延大当家的命令前来惩处李家寨的寨主,不知道是哪位英雄?能否给某引荐一下?好歹也让某在临死之前,开一回眼界!”

    注1:郭荣,柴荣是郭威的养子,所以通常不熟悉的人,都叫他郭荣,郭公子,而不是本名。

    注2:出自《国风*卫风》,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原本为男女之间的情诗,后被引申为礼尚往来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