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二章 风云 (四)

第二章 风云 (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二章 风云 (四)

    沉甸甸想着心事,接下来一路上的风景,杨重贵根本没心思去看。待发觉队伍忽然又停下来时,已经身处于一处非常狭窄的谷地之内。

    “报,将军,前方谷口被人用鹿砦堵死了!”负责头前探路的斥候跑得满头大汗,红着脸向杨重贵行了个礼,气喘嘘嘘汇报。

    秋老虎正肆虐,沿途又全是崎岖不平的山路。失去战马代步的斥候们,本事和体力都有些跟不上趟儿,反应速度,也远比平时迟缓。

    “多远?鹿砦有几重?附近有没有发现伏兵?”杨重贵激灵灵打了个冷战,飘荡在外的所有心神,都迅速收拢回了体内。

    虽然是奉命过来接人,可从史弘肇手里拿到命令那会算起,到今天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对联庄会而言,郭荣、赵匡胤、郑子明三个都是外来户,既无根基,又无威望。谁知道在这大半个月时间内,此地究竟会不会有其他意外发生?!

    “没,没发现伏兵,这条山谷越往里越窄,两侧的山头也不算太高!”斥候们手扶自己大腿喘息了了片刻,朝地上狠狠吐了口吐沫,硬着头皮回应。

    此番行军是在大汉国境内,周围也没有任何敌军,大家伙实在无法理解,自家将军为何要整天都紧绷着神经?

    谁料想一句话没等说完,左右两侧山梁上,忽然响起了凄厉的号角,“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宛若龙吟虎啸。紧跟着,在队伍的正前方肉眼看不到的某个位置,有人扯开嗓子大声断喝道,“来者何人?前方是联庄会的地盘,请速速退后,或者主动说明来意!”

    “属下知罪,属下知罪,请将军责罚!”斥候们闻听,脸色立刻红得几乎滴出血来。跪倒于地,大声谢罪。

    “杨将军,杨将军,是郭公子的手下,郭公子的手下。您赶紧上前面说一声,免得双方起了什么误会!”县令孙山也跌跌撞撞地跑上前,拉住杨重贵的一只胳膊不停地摇晃。

    “知道了,着什么急!”杨重贵厌恶地一甩胳膊,将此人甩了个趔趄。随即,狠狠瞪了几名偷懒的斥候一眼,大声吩咐,“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跟我一起去让人家验明正身?!你们这群懒鬼,真是越活越倒退了!”

    “是!”斥候们顶着一脑门子汗珠,怏怏地爬起来,抽出兵器,团团护住杨重贵的前后左右。

    “行了,对方没打算动手。否则我早就被射成刺猬了!”杨重贵伸开胳膊,将斥候们划拉到一边,迈步前行。

    左右两侧山梁上,有大量的旌旗在来回晃动。如果有恶意的话,这会儿早就是万箭齐发。此刻再做提防,纯属于见兔思犬。除了让自己心里舒服一些,起不到任何作用。

    “是!”众斥候又低低答应一声,铁青着脸跟在了杨重贵身后。心里头,把此番大伙要接应的目标,骂了个狗血喷头。“什么玩意儿啊,老子千里迢迢过来保护你,你却给老子设埋伏!”

    “有本事跟别人使去,你要是真有本事,就不会被困在这山沟沟里头了!”

    “装模做样,明知道我家将军不会跟你们为难。要是真的来了敌军,还指不定被吓成什么模样呢!”

    ……

    “你等别不当一回事儿。咱们将来打仗,不可能总骑在马上。若是哪天杀入了别人的地盘儿,战场岂会由着咱们自己挑?”仿佛能猜到手下人的想法,杨重贵一边抬头打量山间的布置,一边低声教训。

    就在刚刚听到号角声那一刻,他心中其实也有些恼怒。然而走了这短短二三十步之后,他心中的恼怒,却已经迅速消散。代之的,则是发自内心的钦佩。

    不愧是郭威亲手**出来的将才,郭荣在排兵布阵方面,早已得了其父的真传。这山谷里的陈设看似简陋,不过是几十根砍倒的老树,或者几十块随意推下来的山岩而已。然而,树干和山岩结合起来,却令被困一方,举步维艰。如果山顶上那些疑兵全部换成弓箭手,再于弓箭顶端绑上涂满了油脂的棉花或者麻布,点燃后乱矢齐发。被困方恐怕立即就得陷入混乱状态,根本不用埋伏者靠近了砍杀,光是自相践踏,就得死掉一大半儿!

    “来者何人,前方是联庄会的地盘,请速速退后,或者主动说明来意!”正看得过瘾之时,喝问声再度从山谷转弯处某块岩石后传来,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


大神主系统小说5200
    杨重贵听了,却丝毫不觉得刺耳,快速向前走了几步,冲着不远处的岩石郑重拱手,“大汉国宣威将军杨重贵,奉史枢密之命,前来接郭公子返回汴梁。”

    “原来是杨将军,请恕小人先前眼拙!”不远处的岩石后,忽然跳出一名身穿灰绿色衣服,头上绑满了杂草的大汉,躬身给杨重贵行礼,“在下郭信,乃枢密副使郭公贴身侍卫。奉我家少将军之命,于此处警戒宵小。先前得罪之处,还请杨将军勿怪!”

    “无妨,无妨,尔等身居不测之地,多一些戒备乃是应该!”杨重贵当然不会跟别人的亲兵一般见识,笑着侧开身子,再度轻轻抱拳,“史枢密的军令和本将的印信都在后面,我马上就可以派人拿过来由你查验。”

    “不敢,不敢!”郭信闻听,再度躬身长揖,“在下曾经见过杨将军,不会认错人。在下奉命前来保护我家公子之前,也早就听说了史枢密派您来接应的消息。将军请在此稍候,在下这就给我家公子传讯。他得知将军到来,肯定会亲自出寨恭迎!”

    说罢,从胸前大襟后扯出一个竹哨子,奋力吹响,“嘀——嘀嘀嘀——嘀嘀嘀”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

    草丛后,岩石间,树梢上,竹哨子一个接一个,传递起相同的声音。当最后一声哨音刚刚落下,群山间,立刻涌起了一阵欢快的鼓点。“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将此间主人的喜悦和欢迎之意,快速送进每个人的耳朵。

    杨重贵闻听,心中顿时又喊了一声佩服,“好高明的手段!怪不得把孙山等人吓了个半死!若再给他们两个月时间,恐怕不用任何人帮忙,他们自己就可以一路杀回汴梁!”

    “好手段,好一个竹笛传讯!只可惜没用到正地方!好在杨将军手里拿着朝廷的将令,知道自己过来接的是谁。若是换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自己进了哪家绿林好汉的老巢呢!”同样是发现了此间主人的本事,呼延琮心里的感觉,却跟杨重贵大相径庭。从滑竿上艰难地欠了欠身,冷笑着奚落!

    “贵客有所不知!”听出他话语里的嘲弄之意,郭信再度躬身行了个礼,非常郑重的补充,“最近大半个月里头,至少有三伙来历不明的山贼试图攻打李家寨。我家公子如果不施展一些手段自保,恐怕根本等不到杨将军来接!”

    “这定州的治安如此之差么?居然光天化日之下,半个月内有三伙山贼招摇过市?不会是你家公子招惹了什么不该招惹的人吧?否则,全天下的山贼怎么都盯上了他?”呼延琮再度冷笑着撇嘴,舌尖处隐约已经分出了叉!

    他心中恼恨柴荣等人打着自己名头狐假虎威,所以故意在话语中给对方设置陷阱。谁料还没等郭信上当,定州县令孙山在一旁已经被严重误伤。上前几步,躬下身子,淌着满头冷汗解释:“这位将军有所不知道,此地靠近太行山。那呼延琮素来无法无天,想必是拿了别人钱,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地派遣手下登门生事!”

    “你……”当着和尚面被骂了秃驴,呼延琮被憋得一口气没喘匀,差点儿直接吐血而死。“你哪只眼睛看到贼人是呼延琮派来的。你莫非早就跟呼延琮暗中勾结?!”

    “下官只是推测,推测而已!”孙山不明白杨重贵的好友,为何一听见呼延琮的名字就会如此愤怒。擦着头上汗珠,大声解释。“总之,这里,这里靠着太行山太近了。距离县城又稍微远了些。所以,所以下官有时候,真的,真的是鞭长莫及!”

    “恐怕不是鞭长莫及,而是故意把鞭子收起来了吧!”见到他窘迫成如此模样,呼延琮心中突然有灵光一闪,撇了撇嘴,大声冷笑。“怪不得你眼巴巴地要登门谢罪,原来,原来是心中藏着这么多小鬼儿!”

    “不是,不是,不是!”孙山额头、面孔、脖颈等处,瞬间汗出如浆。摆着手,连连喊冤,“真的不是,将军,您莫瞎猜。这位,这位郭壮士,你切莫听他瞎说。下官,下官……”

    “行了,见了郭公子之后,你当面跟他说吧!”见再继续纠缠下去,大汉国官吏的脸就被孙山给丢尽了,杨重贵忍无可忍,厉声喝止。随即,又快速将头转向郭信,“麻烦你跟你家公子说一声,杨某跟这姓孙的,只是巧遇。彼此之间,没有任何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