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一章 传说 (七)

第一章 传说 (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一章 传说 (七)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观战的骑兵们疯狂挥舞手臂,将鼙鼓敲得震天地响。

    又一次亲眼见证了自家将军的阵斩敌将,每一个人,都觉得兴奋异常,荣耀无比。什么太行山七十二寨总大当家,什么北方绿林道总瓢把子,在自家将军枪下,都是插标卖首的孬货。三个回合不到,就被彻底打回了原型。其以往能闯出偌大名头,只是未曾与自家将军相遇而已……

    狂热且激越的鼙鼓声中,杨重贵骄傲地扭过头,朝自家妻子看了一眼。随即,收起骑弓,放缓战马的速度,准备绕到另外一侧去,给呼延琮一个痛快。就在此刻,变故陡生。原本被倒拖在铁骅骝身侧的呼延琮猛地一缩腿,皂靴瞬间脱离马镫,紧跟着,挺腰,伸臂,手中迅速释放出一团黑影,“呼——”

    “卑鄙——!”“将军小——”事发突然,众骑兵根本来不及停住鼙鼓,凭借本能而发出的斥责和提醒,全部被淹没在变了调儿的鼓声里。

    “贼子敢——”杨重贵也凭借直觉,意识到了危险的临近。果断挥舞长枪,护住自己的全身要害。

    他这一个举动,不能说不及时。然而,呼延琮的老辣,却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匆忙发出暗器,根本不是冲着人,却是冲着杨重贵胯下的白龙驹。

    像其背上主人一样骄傲的白龙驹猝不及防,被黑影牢牢地缠住了一只前蹄。正在减速的身体瞬间失去平衡,“轰!”地一声,摔出了两丈多远。

    “嘿!”马背上的杨重贵在千钧一发之际用长枪戳向地面,身体借着枪杆处传来的反作用力腾空跳起,避免了被自家坐骑压断大腿的噩运。然而,呼延琮的钢鞭却又贴着地皮盘旋飞至,“当啷”一下,正中露在土外的枪锋后缘。

    “噗通!”长枪随即失去了平衡,轰然而倒。半空中的杨重贵无处借力,随着倾倒的枪杆摔落于地,眼前金星乱冒。还没等他艰难地恢复对七窍和四肢的控制权,脖颈后,已经传来了一抹刺骨的冰寒,“杨将军,承让!”

    “你——”杨重贵的身体僵了僵,半趴在地上,如同一墩被抽干了灵魂的行尸走肉。

    脖颈后的寒意,来自一把短刀。身经百战的他没理由不相信,只要自己再稍作挣扎,就会被刀刃切断脖子。然而,他却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自己居然在即将大获全胜的边缘处,被对方反败为胜。更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自己百战而来的无敌威名,今日竟然彻底毁于一名强盗头子之手。

    正准备横下心去,拼个玉石俱焚之际,脖颈后的冰寒却又突然消失。先前持刀将他制住的呼延琮快速后跃,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紧跟着,将解刀狠狠朝地上一掷,双手抱拳,大声说道:“这一命,用来换我麾下那四名弟兄的性命。杨无敌,你且去换一匹战马,咱们俩从头来过!”

    说罢,也不理睬已经围拢过来的骑兵和情急拼命的折赛花,踉跄着朝自家铁骅骝走去。胸前后背,鲜血顺着一支透体而过的破甲锥汩汩而出,将一身衣袍染了个通透。

    折赛花和众骑兵,先前还以为他准备挟持杨重贵当人质。一个个又气又急,握着兵器的手指关节一根根全变成了青灰色。待忽然发现一个强盗头子居然如此光明磊落,庆幸之余,愧疚感觉自心底油然而生。刹那间,竟不知道是该盼望自家将军换了战马洗雪前耻,还是该盼望自家将军就此罢休,放呼延琮一条生路返回太行山。

    正尴尬之际,却见杨重贵从地上捡起长枪,遥遥地指向了呼延琮的后心,“站住!杨某如用你饶!你既然用暗器毁了杨某的白龙驹,就别指望杨某会上你的当,放你逃出生天!”

    “我刚才说了,是用你的这条命,换我麾下四个弟兄的性命。这笔买卖,某一点儿都没
仙界独尊帖吧
吃亏”呼延琮缓缓停住脚步,因为被透体而过的破甲锥伤到了肺,声音听起来明显后劲儿不足,“至于用暗器毁了你的白龙驹,杨将军,战场之上,你死我活,哪有什么明器暗器之分?你不服气,咱们这就重头来过,你有什么本领尽管使出来。某家有什么杀人手段,也绝不会藏私!”

    说罢,抬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疼出来的冷汗,转身迈步,继续走向自己的铁骅骝。从头到尾,话语里头没露出一丝示弱或者乞怜。

    杨重贵的脸,瞬间给臊成了一块大红布。的确,沙场拼命之时,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根本没有什么“明器”暗器之分。况且即便是江湖切磋,也是自己先放冷箭在先,对方只是以牙还牙,并且技高一筹而已!

    然而让他当着妻子和这么多弟兄的面儿,承认自己技不如人,又是何等屈辱?还不如先前就被呼延琮一刀杀掉,也好过像现在这样进退两难。就在这当口,人群中忽然又响起一声断喝:“行了,呼延琮,你的伎俩得逞了。我们夫妻无破解之法。你赢了,现在就可以离开。咱们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你——”杨重贵带着几分羞恼抬头,正看见折赛花那双写满了关切的眼睛。没有一丝一毫的轻视、责备或者失望,只有发自内心的坦诚与温柔。

    下一个瞬间,杨重贵果断将责备的话吞进肚子当中。妻子的决定是对的,自己即便想找回颜面,也不该是今天。否则,以完好之躯,去挑战一个刚刚饶了自己性命,又身负重伤的彩号,无论输赢,结果都是将名誉丢进了烂泥坑。

    “你赢了,我输了,事实就是事实。”望着再度回过头来,等候自己决定的呼延琮,杨重贵奋力将长枪戳在身侧,肃立拱手,“先前四个弟兄是杨某答应你放走的,不能出尔反尔再拿来交换!你刚才仗义放过了杨某,咱们就一命换一命。你可以走了,杨某绝不会派人去追。你们大伙谁带着金创药,替我送呼延大当家一份!”

    最后一句话,是转过头去,对着麾下的弟兄们说的。众骑兵悬在嗓子眼儿处的石头顿时“砰然”落地,兴奋地答应了几声,取出许多份金创药,由明法参军从里边挑了包装最精致的一份儿,双手捧着,送到了呼延琮面前。

    “多谢!”呼延琮收下药囊,双手抱拳,给杨重贵和众骑兵们做了个罗圈揖,“多谢诸位高抬贵手,某家记在心里头了!今后若有机会重逢,定加倍回报!”

    随即,又专门将面孔对向杨重贵,大声宣布:“你那白龙驹,被某用绊子缠住了前腿儿,估计是摔得不轻。即便能治好,以后也上不得战场了。某家的铁骅骝虽然比不上你的白龙驹金贵,却也算得上万里挑一。今天就赔给了你,咱们从此恩怨两清!”

    “不可,先前是杨某技不如人,怎能……”杨重贵闻听,赶紧高声反对。呼延琮却不肯将送出去的赔偿收回,摇摇晃晃走向迎上来的四名亲卫,由对方架着,朝一匹战马走去。胸前身后,鲜血淅淅沥沥落下,在地面上染出了刺眼的两行。

    “你……”杨重贵迈腿追了几步,心中却知道对方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最终是轻轻叹了口气,缓缓停住了双脚。

    “大哥,咱们也走吧!这人虽然身为土匪,却也是一个难得的豪杰。你今天收下他的铁骅骝,日后想办法再还他一匹汗血宝马便是!”折赛花明白自家丈夫心思,跳下坐骑走上前,小声替杨重贵找台阶。

    “也是,麟州那边,素来不缺好马!”杨重贵心领神会,冲着妻子点了点头,满脸温柔。

    夫妻两个相视而笑,点手叫来传令兵,宣布整队回营。还没等将队伍整理停当,耳畔忽然又传来一阵凄凉的哭喊声,“大当家,大当家你醒醒啊!大当家,你半辈子英雄了得,这点儿小伤怎么害得了你?大当家,大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