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一章 传说 (六)

第一章 传说 (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一章 传说 (六)

    “杨无敌?”呼延琮微微一愣,伸手将挡在面前的侍卫推开半尺,从人缝里向对面张望。

    白马、白袍、银枪、银甲,身边还形影不离地伴着一名黑甲、黑袍、乌骓马的女将军折赛花,不是绰号“杨无敌”的杨业重贵,又是哪个?

    这下,呼延琮彻底不用再躲了,躲也躲不过,还要平白搭上半辈子的威名!干脆用力分开侍卫,大咧咧地朝对方拱手,“呼延琮何德何能,居然敢劳杨无敌带着如此多精锐骑兵前来相接,真是惭愧,惭愧!”

    杨重贵涵养非常好,听出呼延琮话语里的讥讽之意,却一点儿也不生气。笑了笑,主动解释:“大当家言重了,杨某可不是专程来接你。杨某是受人所托,去定州接一位故交,半路上忽然接到自家哨探的急报,才知道你呼延大当家恰巧也经过这里!”

    “不是有人给你送消息,让你在半路上埋伏?”呼延琮又是微微一愣,质疑的话脱口而出。话音落下,心中先前那种刀扎般的感觉,也彻底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有人给我送信?你呼延大当家居然沦落到了如此地步,连麾下弟兄都统御不住?”杨重贵也被问得微微一愣,皱着眉头反问。

    “只是,只是没想到这么巧而已!看来是老天爷捉弄与我,非呼延琮信错了自己的弟兄!”呼延琮长长吐了一口气,快走几步,从百姓队伍外拉住自己的战马,“既然老天爷要收了我,呼延琮也怪不得别人。杨将军,你可否赏脸与某公平一战?”

    “当日咱们没分出高下,杨某甚觉遗憾!既然呼延大当家有约,杨某敢不从命?”杨重贵笑了笑,举起银枪,朝呼延琮遥遥致意。

    他是大汉国的四品宣威将军,对方是太行山七十二寨的总瓢把子。既然以百倍以上的兵力优势将对方围了个水泄不通,当然没有再网开一面的道理!

    然而,公事公办归公事公办,内心里头,他却对呼延琮有几分惺惺相惜。愿意给对方一个战死马背的机会,而不是让对方受尽狱卒的侮辱折磨之后,再死于刑场。

    “多谢了!”呼延琮飞身上马,双手抱拳施礼,“这里人多,某提议咱们去村子外面切磋。我麾下这四位兄弟,都没有任何命案在身,等会儿比试结果出来,还请杨将军网开一面,让他们把今某的结局汇报给太行山群雄知晓。”

    “理应如此!”杨重贵笑着点了下头,率先拨转坐骑,缓缓走向村外。

    他麾下的四百精锐从不怀疑自家将军的身手,立刻纷纷策马让出一条通道。只有黑甲女将折赛花,非常不看好呼延琮的人品,抖动缰绳追在了自家丈夫身边,用极低的声音提醒:“大哥,切莫以己度人。山贼当中,哪里有什么英雄好汉?一会儿趁着周围地势宽阔,他转身就逃……”

    “那他活着,跟死了还有什么分别?”杨重贵爱怜地朝妻子笑了笑,摇头打断。“能做绿林大当家,武艺、勇气和胸襟,三者缺一不可。他若是刚才一句话都不说,策马突围,即便身负重伤下半辈子都瘫在床上,在绿林道上依旧是个魁首人物。既然他已经主动约了我公平一战,如果抽冷子再逃,就名声尽毁。今后哪还有什么资格再号令群雄?想求一个混吃等死,恐怕都没多少可能!!”

    “那你要也小心他的枪里鞭!”折赛花将信将疑,却无法再劝。回头看了一眼默默跟在二人身后不远处的呼延琮,低声叮嘱。

    “嗯!已经吃过一次亏,便不会再吃第二次!”杨重贵又点了点头,笑容里写满了自信。

    不多时,三人来到村子外的空地。四百名精锐骑兵,也出村列队,隔着两百余步远,给自家将军呐喊助威。

    杨重贵策马背着下午的太阳方向跑了百余步,主动选了一个逆着光的位置,转过坐骑,冲着呼延琮持枪而笑。呼延琮却不肯占他的便宜,摆了摆手,先策动坐骑向北兜了个半个圈子,将二人的位置由东西相对变成了南北相对,随即也将长朔端平,笑着朝杨重贵点头。

    见他身陷绝境,却依旧风度不失,折赛花心中也涌起了几分赞赏。策马离开自家丈夫,选了距离二人大约都为一百步远的斜向位置带住坐骑。转过头,冲着交手双方晃了晃角弓,随即迅速将一支鸣镝搭上了弓弦。

    “吱——”鸣镝发出一声尖锐的呼啸,腾空而起。杨重贵跟自家妻子心有灵犀,在呼啸声响起前的一瞬间,双脚轻轻磕打马镫。胯下白龙驹四蹄张开,快若闪电,马脖子上的鬃毛随着跑动波浪般起起伏伏。

    呼延琮的反应速度也不慢,几乎是在看到杨重贵双脚的动作同时
校园之护花兵王最新章节
,也果断夹紧了双腿。其胯下的铁骅骝久经沙场,阅历无比的丰富。在跑动中调整方向,与白龙驹错开五尺余宽的缝隙。

    一百步的距离,在眨眼间就被相向冲刺的两匹战马跑完。“看枪!”杨重贵嘴里发出一声断喝,手中长枪使出一记蛟龙出水,直奔呼延琮左胸。呼延琮眼明手快,立刻举槊侧拨,“叮——”火星飞溅,枪锋和槊锋与半空中砸在了一起。

    呼延琮自恃膂力,用槊锋的侧面低着枪尖儿的侧面,果断外推。胯下铁骅骝也借着奔跑的角度和速度,助自家主人一臂之力。杨重贵感觉到枪尖处传来的重压,大叫一声“好”,握在枪纂处的右手猛地一抬,紧跟着又是一推一兜,长枪如巨蟒般当空翻了个身,脱离重槊的羁绊,侧面切向杨重贵的大腿根儿。

    这一下若是切中,呼延琮的立刻就会鲜血流尽而死。身为沙场老将的他,岂肯让对手得逞。也大声还了一个“好”字,竖槊斜挑。白铜做的槊纂瞬间变成了槊锋,“当”地一声,将斜向切来的枪锋砸了个正着。

    说时迟,那时快,二人一个呼吸不到功夫,已经从斜向面对面,变成了身体近距离交错。呼延琮松开右手,单凭一只左手握住重槊的前半段,奋力斜抡。整条重槊立刻就变成了一条铁鞭,呼啸着直奔杨重贵肩膀。

    杨重贵果断竖枪回救,枪杆槊杆在半空中相撞,如同两条蛟龙斗在了一处,摇头摆尾,翻滚咆哮。白龙驹和铁骅骝各自张开四蹄加速,驮着自家主人拉开与对手的距离,将危险转眼间远远甩在了身后。

    第一回合,二人算是斗了个旗鼓相当。也都在心中称出了彼此的斤两,为接下来的搏杀做足了准备。战马在各自跑出了五十余步后,双双放缓速度,随即,咆哮着一个大转身,再度面对面加速冲刺,恨不得立刻帮助自家主人,将对手连人带马置于死地。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观战的骑兵取出了鼙鼓,奋力敲响,将在场所有人的热血,瞬间催至沸腾。(注1)

    “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马蹄声快得令旁观者窒息。

    在震耳欲聋的鼓声的令人窒息马蹄声中,杨重贵抖擞精神,再度挺枪朝呼延琮疾刺。呼延琮持朔格挡,旋即一槊扎向杨重贵的战马脖颈。杨重贵抢在槊锋刺中坐骑之前,奋力下拨。呼延琮大叫一声“看鞭”,却是任凭杨重贵将自己重槊拨歪,右手趁机高高地举起一根藏在槊杆下的钢鞭,泰山压顶!

    “呯!”千钧一发之际,杨重贵横枪在手,身体迅速后仰。呼啸而来的钢鞭将枪杆砸成了弧型,转眼又被高高地弹起。两匹战马再度错镫而过,呼延琮根本不给杨重贵重新坐直的机会,单手抡起重槊,扭身回扫,“着!”

    “呯!”又是一声巨响,重槊再度砸中枪杆,震得双方虎口发木。再看杨重贵,身体居然在马背上扭了个怪异至极的角度,面孔对着呼延琮,双手紧握长枪,横眉怒目。

    不待第四招使出,两匹战马驮着各自的主人,又拉开了距离。马脖子、马前腿和马腹等处,汗珠汇聚成溪流,不停地下淌。呼延琮和杨重贵二人,也累得汗流浃背,张开嘴巴,拼命地调整呼吸。赶在下一轮厮杀开始之前,积攒出足够的体力,给对手最后一击。

    这二人都是一等一的勇将,虽然面对面只厮杀了两个来回,却比以往各自于千军万马中冲锋,还要累上十倍。唯恐在对手筋疲力竭之前将自己的体力耗尽,杨重贵在策动转身的瞬间,迅速地弯了下腰,将角弓取在右手中,与枪杆握在了一起。左手取了一直破甲锥,悄悄地贴在了枪杆的后半段。

    白龙马心有灵犀,咆哮着转身,摇头摆尾。脖颈上的鬃毛在风中摆出一层层波浪,尽最大可能搅乱对方的视线。四条马腿,跑动的幅度和节奏却无比地平稳,以免稍有起伏,影响到羽箭的准头。

    一百步、八十步、六十步,五十步,四十步,杨重贵竖起枪杆和弓臂,拉满弓弦。在松开弓弦之前,大声投桃报李,“看箭”。

    四十步,对方侧身躲避,接下来已经没有足够时间,格挡他的长枪。不侧身躲避,则必然会被一箭透体,最后结果和躲避一模一样。

    “嗖——噗!”果然,呼延琮胸口处红光四射,哼都没哼,坠到了马鞍下,身体被战马拖着,宛若一只傍地飞舞的纸鸢!

    注1:鼙鼓,军队专用乐器。分为大鼙鼓和小鼙鼓。大鼙鼓架于专用战车上,负责传递军令。小鼙鼓用手可以敲打,传令和助威。《六韬·兵徵》:“金鐸之声扬以清,鼙鼓之声宛以鸣”。白居易,“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