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五章 逝水 (九)

第五章 逝水 (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五章 逝水 九

    “做梦!”话音刚落,赵匡胤已经咆哮着跳起,“爷爷乃大好男儿,岂能给你契丹人做狗?孙子,有本事就放下弓箭,咱俩面对面一决生死!”

    自打耶律留哥一出现的刹那,他就已经本能地感觉到了此贼跟晶娘之间恐怕有一些不对劲儿。  先前还能念在大伙的安危份上强行隐忍,待听到此贼居然逼晶娘嫁给他以换取自己的性命,怎么可能还忍得下去?推开晶娘,手中包铜大棍冲着耶律留哥遥遥指点,冒着被追兵乱刃分尸的危险,也要先出了心中的恶气。

    “找死!”耶律留哥占着兵器上便宜,岂肯跳下马来跟对手做近距离对决?轻蔑地大喝一声,手指迅松开,雕翎羽箭直奔赵匡胤的咽喉。

    “仓啷!”羽箭飞至,赵匡胤手中的包铜大棍也及时地竖起。刷着胶漆的箭杆迅贴着大棍的表面掠过,溅起一串凄厉的红星。三寸长的箭锋微微偏斜,却借着惯性继续前飞,寒光所指,正是赵匡胤的左肩窝。

    “啪!”紧跟着,又是一声脆响。有面湿漉漉的船桨在最后关头横了过来,护住了赵匡胤的左肩和胸口,将寒光隔离在了距离目标半寸之外!

    “大哥小心!”晶娘的提醒声这才传入大伙的耳朵,带着几分焦急,几分关切,还有无穷无尽的愧疚。

    “嗡嗡嗡”箭杆余力未尽,在船桨表面上下来回摆动。耶律留哥的眼睛,瞬间变成了通红一片,“你,你在外边找了野汉子?!怪不得你接连几个月来踪影皆无,原来是在外边跟着这个野汉子双宿双飞!”

    “你胡扯!”晶娘又羞又气,眼泪顺着眼眶来回打转,“我不想嫁给你,才故意躲到了中原去散心。我差一点儿就落在了山贼手里!多亏了赵大哥仗义相救,然后一路把我送回了幽州。耶律留哥,你好歹也算是个英雄,别像地痞流氓一样无耻!”

    “耶律留哥,你想杀我,尽管继续开弓放箭,休要血口喷人,玷污晶娘名节!”赵匡胤的脸,也气成了紫黑色。横跨半步挡在韩晶身前,大声反驳。

    他自问武艺不输于耶律留哥,奈何对方手里拎着一张三石角弓,马背后的木匣子里头还塞满了雕翎羽箭。所以短时间内,只能严防死守。等到对方的臂力耗尽了,才好寻找时机冲上前面对面搏命。

    “二哥,二嫂小心!”宁子明迅将手里的钢鞭换成船桨,在赵匡胤和晶娘身前上下挥舞。“这厮无耻至极,嘴里才不会说出什么人话来!咱们不用理他,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地痞流氓眼睛里,所有人都跟他活得一样肮脏!”

    最后一句话,可是应景到了极点,如匕般,直接戳在了耶律留哥的心窝子上。把个耶律留哥气得七窍生烟,调转方向,将羽箭连珠般射向了他的胸口。

    “啪!”“啪!”“噗通!”宁子明接连用宽阔的船桨挡住了两支羽箭,第三支实在来不及,猛地将身子向下一伏,卧倒在了甲板上。雪白的雕翎贴着他的身体呼啸而过,“喀嚓!”将船舱射了个黑漆漆的窟窿。

    “三弟小心!”赵匡胤和柴荣赶紧挥舞兵器相护,以防耶律留哥继续偷袭。那耶律留哥却猛地出一声怪叫,“呀!”调转弓臂,将利箭射向赵匡胤的哽嗓。

    “啪!”关键时刻,又是韩晶用船桨挡住了赵匡胤的脖颈,将耶律留哥的必杀一击,化解为摇摇晃晃的箭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敌我双方的精力都集中在赵匡胤和韩晶两人身上之时。宁子明忽然从甲板上鱼跃而起,刚刚捡回来的解刀凌空回落,“喀嚓!”将系在船头的上的缆绳一刀两断。

    小船失去羁绊,迅顺流而下。柴荣、赵匡胤和韩晶三人被晃得站立不稳,身体前仰后合。骑在马背上的耶律留哥愣了愣,咆哮着策动坐骑,带领自家护卫顺着河滩紧追不舍。手中羽箭在奔驰中纷纷搭上弓臂,誓要了结情敌的性命。

    赵匡胤和柴荣、宁子明三人都不太熟悉水战,哨船系在栈桥上之时,好歹还能立稳身形。此刻哨船顺着水波忽上忽下,三人立刻就失去了平衡。想要控制住双腿不跌倒已经耗尽了全身力气,根本不可能再有余暇拨打躲避凌空飞来的羽箭。

    眼看着赵匡胤就要被射成刺猬,韩晶口中忽然出一声尖叫,扑过去,将情郎紧紧护在了怀里。

    “别伤到她!”耶律留哥在最后关头抬了下胳膊,羽箭直接射到了光秃秃的桅杆上。他麾下的侍卫们不敢造次,也尽可能地将手臂抬高,将羽箭纷纷射到了半空之中。

    “晶娘,晶娘,你给我闪开,别逼着我大义灭亲!”耶律留哥满头是汗,眼睛喷着火,再度将羽箭搭上弓臂。

    “耶律留哥,你有本事冲我来!”赵匡胤的声音也同时响起,努力调整身体方向,将晶娘保护在自己的背后。

    对耶律留哥本事与气量都极为了解的韩晶岂肯让赵匡胤冒险?一边挣扎着转动身体,护住赵匡胤。一边大声叫喊:“留哥二叔,我这辈子绝对不会嫁给你。你尽管射,大不了我跟赵大哥死在一起!大哥,三弟,划船,划船,赶紧朝对岸划船!别管我!你们无论如何都不能落在他手里!”

    柴荣和宁子明知道情况紧急,蹲下身体,用船桨奋力划水。然而,他们的操舟本事,却接近于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用来紧急传递军情的哨船才慢吞吞地转了个方向,借着船桨的反推力,歪歪斜斜朝河道中央驶去。

    “贱人!贱人!没良心的贱人。我,我杀了你,我这就杀了你!”耶律留哥像农家莽夫一样破口大骂,手中角弓哆哆嗦嗦,哆哆嗦嗦,却始终无法再射出一根雕翎。

    他是契丹军中数一数二的射雕手,百步之内,可命中悬在半空中的落宝金钱。然而,面对着距离还不到三十步的情敌,他却没有勇气松开弓弦。注1

    情敌和晶娘两个都在拼命的保护对方,二人的脊背和位置不停地互相换来换去。万一在松开手的刹那,恰巧又是晶娘挡在了情敌前面,他这辈子,恐怕都无法心安。

    “贱人,没良心的贱人!晶娘,他究竟有什么好处,你居然宁愿跟他死在一起?!”再强的膂力,也无法一直将三石角弓保持在满开状态。感觉到双臂上传来的阵阵酸痛,耶律留哥大叫一声,红着眼睛对天松开了弓弦。

    “嗖!”雕翎羽箭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光孤,落进河道正中央。耶律留哥丢下角弓,痴痴地看向哨船,满脸不舍。他不愿意让晶娘嫁给别人,但是更不愿意让晶娘死在自己的羽箭之下。所以,此刻除了目送对方离去之外,没有任何选择。

    “多谢二叔手下留情!”迟迟不见一支羽箭飞来,晶娘猛回头,恰恰看到了耶律留哥失魂落魄的模样。唯恐对方缓过神来之后,去找自己家族的麻烦。她强压心中厌烦,向河岸蹲身行礼。

    “算了,算了!”耶律留哥策马又追了几步,无可奈何地挥手。“那小子本事还不错,希望人品也跟他的本事一样过得去。你们走吧,今后切莫让我见到!否则,我一定将你们两个千刀万剐!”

    “如果下次岸上相遇,你尽管放马过来!”赵匡胤知道对方今天已
五行书小说5200
经没有了杀意,心中涌起几分佩服,笑了笑,起身拱手。

    “滚!老子纵横沙场之时,你还穿开裆裤呢!”耶律留哥一看到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孔,心里就怒火翻滚。挥了个胳膊,咬牙切齿地兜转坐骑。正准备回到自家军营中大醉一场,猛然间,却又听到从对面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紧跟着,有一名身穿金甲的武将,在亲信的簇拥下,高疾驰而至。

    “大哥,你怎么来了?晶娘在船上!你赶紧,赶紧劝劝她,不要一条道走到黑!”原本已经绝望的心中,再度燃起了希望的火苗。耶律留哥拉住坐骑,手臂上下挥舞。

    “枢密大人!”“见过枢密大人!”众亲卫也纷纷拉住战马,主动向来人俯身施礼。

    “对不住,留哥兄弟。对不住大伙!韩某今天来晚了!”辽国南京留守,知南枢密院使韩匡嗣将右手放在胸前,俯身致歉。随即,策马匆匆与耶律留哥擦肩而过,直抵岸边,望着正在缓缓移动的哨船大声呼唤,“晶娘,晶娘,你要到哪里去?莫非你有了丈夫,就连亲娘老子都不要了么?”

    韩晶被说得心中一酸,松开赵匡胤,在甲板上直挺挺对着河岸跪倒,“阿爷,请恕女儿不孝!他将我从中原一路送到了幽都,女儿断没有眼睁睁看着他被人抓走的道理!”

    “胡说,谁要抓他了?”韩匡嗣的眉头跳了跳,大声反问,“他若不是南方来的探子,阿爷我感谢他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让人对付他?你,你赶紧把船划回来,跟我回家。你娘,你娘想你都想病了!”

    “阿爷,你又在骗我!”韩晶流着泪,用力摇头。“女儿今日在浮桥那,亲眼看到了画影图形。赵大哥他们三个,都画在了上面。若有反抗,当场斩杀。这几个字,女儿也看得清清楚楚!”

    “那,那是,那是给,给朝廷的交代!”韩匡嗣的谎言被当众戳穿,脸色微红。摇了摇头,兀自咬着牙死不认账,“为父是大辽的南院枢密使,当然不能公然对抗朝廷。可如果你们下船登岸,为父,为父保证,想办法让送他们三个平安回家!”

    “真的?!”韩晶又惊又喜,飞快地从甲板上站起身,“我不想嫁给二叔,我要嫁给,嫁给赵大哥!赵大哥,这是我阿爷!”

    “晚辈赵匡胤,见过伯父!”既然已经照了面儿,赵匡胤即便硬着头皮,也得保持应有了礼数。努力在甲板上站稳,向韩晶的父亲行晚辈之礼。

    “好,好!”韩匡嗣的眉头迅向上一挑,双目中寒光四射。但是只经历了短短的一瞬,他就又变回了慈父模样。双手虚抬,笑着回应,“免礼!免礼。老夫听说过你,感谢你千里护送晶娘回家。赵公子,还请登岸一序。老夫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总不能连媒人都不请,就让你轻易带走!”

    “这……?”分不清对方说得是真话还是假话,赵匡胤迟疑着用目光向柴荣请教。

    柴荣和宁子明两个见状,只能暂且停下了划桨,任凭船只继续顺着水流漂动。还没等他们做出决定,耳畔却传来了晶娘焦急的声音,“不要停,继续划。上游有几艘渔船追过来了,我看见了帆影!”

    “啊!”柴荣和宁子明大吃一惊,赶紧再度蹲身挥动船桨。韩晶一边快步跑向升船帆的绳子,一边大声喊道:“阿爷,他们三个身份特殊,女儿万万不敢让他们落在您手中。您放心,女儿只是送他们到对岸,然后就自己从浮桥上回来,任凭您和二叔两个处置!”

    “回来,不要升帆。你们三个都不懂得操船,小心把船弄翻在水里!”韩匡嗣急得在马背上不停地挥舞胳膊,大声威胁。“赵公子,石公子,还有那位公子,你们三个不用担心,韩某说不会让人伤害你们,肯定能做得到。”

    “原来你早就知道我是谁?”宁子明对自己的身份极为敏感,立刻从韩匡嗣的话语里听出了破绽。转过头,冲着此人怒目而视。“知道了我的身份,您还敢做如此保证?韩枢密,您可真让晚辈失望!”

    “你,你……”韩匡嗣被说得老脸通红,却再也编造不出合适的谎言。如果船上三人只是被怀疑为细作,以他的南院枢密使身份,的确可以保证三人性命无忧。可既然辽国方面已经知道了宁子明就是后晋二皇子石延宝,就不可能有人敢放他南归。除非韩匡嗣豁出去割据一方,豁出去带着麾下的燕云汉军跟契丹铁骑兵戎相见!

    “算了,让他们走吧!”到了此刻,耶律留哥反倒彻底放弃了与韩家亲上加亲的念头。策马走到韩匡嗣身边,强笑着安慰。“女大不中留,好歹那赵公子,也是出身名门。晶娘嫁给他,不算辱没了你们幽州韩家!”

    这明明是一句好话,谁料想却把知南枢密院使韩匡嗣,刺激得两眼通红。“我韩匡嗣乃大辽重臣,岂能与南人联姻?!”咬着牙出一声咆哮,他猛地从马鞍旁抽出角弓,迅拉了个全满。挺身,瞄准,右手三指随即断然松开,一根雕翎羽箭脱弦而出。

    “嗖!”羽箭破空而至,正在试图升帆的晶娘后背上溅出一团血花,晃了晃,软软栽倒。

    “晶娘!”事突然,柴荣、赵匡胤和宁子明三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韩匡嗣的第一目标是他的亲生女儿。待觉情况不对时再赶过去相救,哪里还来得及?眼睁睁地看着四尺长的狼牙箭穿透了晶娘的身体,在身前身后带出两团凄厉的红光。

    “你疯了!”同样措手不及的,还有耶律留哥,本能地抬起胳膊,一巴掌将韩匡嗣手中的角弓拍上了半空。

    辽国南京留守,南枢密院使韩匡嗣,仰起头大声狞笑,“哈哈哈,哈哈哈 ,痛快!痛快!这种不孝女儿,老夫岂能留着她?老夫自打蒙太后娘娘赐姓耶律那一天起,就早已跟中原一刀两断!”

    “你……”耶律留哥像第一天认识韩匡嗣般,颤抖着嘴唇说不出话来。耳畔却清晰地听见,赵匡胤在河面上大声悲呼,“晶娘,晶娘,晶娘你醒醒!你醒醒啊!咱们这就上岸,这就让子明给你疗伤!子明,救你二嫂,赶快救你二嫂!”

    “晶娘”“二嫂”柴荣和宁子明两个,也一边呼喊,一边试图将晶娘救醒。可无论他们叫得如何大声,韩晶却再也不愿意醒来。圆睁的双眼中,血水带着泪水滚滚而下。

    “韩匡嗣!”赵匡胤猛地站起身,冲到船尾,将包铜大棍抡圆了用最大力气掷向了河岸。

    “呜”包铜大棍在半空中打着圈子,扫出一团团闪电,却无法如愿将目标砸死,半途中落进落在冰冷的河水里,溅起一串血色涟漪。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河岸上的韩氏衙内亲军纷纷开弓放箭,试图兄弟三人尽数射杀。大部分羽箭被河风吹歪,不知所踪。少部分虽然落在了船上,却被宁子明和柴荣两个用船桨磕飞,无法再伤害到大伙分毫。

    “晶娘,晶娘!”赵匡胤抱着晶娘的尸体,大声悲哭。怀中的身躯,却开始一点点变冷。猛地停住哭声,他轻轻合拢晶娘圆睁的双眼。随即,放下尸体,大步走到船尾,对着河岸高高地举起右手,“姓韩的,我赵匡胤在此立誓,这辈子只要一口气在,定要踏平幽燕,灭你满门。如若做不到,愿下十八层地狱,永不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