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五章 逝水 (七)

第五章 逝水 (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五章 逝水 (七)

    他生得并不算魁梧,与宁子明相比,个子差不多高矮,肩膀窄了两寸。但此时此刻,面对着滔滔拒马河,竟令人生出一种需要仰望的之感。仿佛两岸的阳光一瞬间全照在了他一个人身上,而周围的树木、山川、河水以及正在排队过桥的人群,全都成了静止的布景。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某定然与大哥并肩而行!”心中陡然生出一股豪气,宁子明冲口允诺。

    “好兄弟,我就知道你不会是个孬种!”柴荣拉住他的手臂,另外一只手在他的肩膀上用力拍打了几下,大笑着说道,“父辈们如何,是父辈们的事情。咱们自己是自己!我等既然生为男儿,就莫辜负了这副大好身躯!”

    “正如哥哥所言!”宁子明心中依然有郁结未解,但年青的面孔上,却已经洒上了几分阳光。

    兄弟二人正踌躇满志间,耳畔却忽然传来一阵低低的马蹄声响。猛回头,只见韩晶与赵匡胤两个,做贼般躲躲闪闪地凑了过来。隔着四五步远,悄悄打了个手势,用极低的声音喊道:“大哥,子明,跟我们走。去下游,二十里之外有个渡口!”

    “怎么了?”柴荣大吃一惊,一边认镫上马,一边压低了嗓子追问。

    “路上说,不要找郭恕他们几个了。人越多,目标越大!”韩晶又用力摆了下手,抖动缰绳,率先离去。

    宁子明等人心知不妙,赶紧策马跟上。一口气沿着河滩跑出了七八里,看看周围已经没了人烟,韩晶才又放缓了马速,回过头,惨白着脸解释:“辽国把你们三个的相貌画了图,正由守桥的兵士拿在手里挨个核对。浮桥肯定过不得了,咱们试试能不能从渡口走。我来想办法送你们上船!”

    “渡口?哪里有渡口?有没有守卫?人数大概是多少?”宁子明听得心里一紧,右手本能地就去摸马鞍子下的钢鞭。

    “你自己沿着大路回幽都,别管我们,我们三个怎么着也能找到办法离开!”柴荣略做沉吟,迅速给出一个解决方案。

    浮桥上的商贩太多,即便杀了守卫硬闯,一时半会儿也过不了河。并且整个柴家商队,连同周围的很多无辜百姓,都会受到牵连。而换个地方就不同了,以兄弟三人的武艺,只要不遇到大队的辽军,轻松就能杀出一条血路来。

    这个方案不算太好,却已经是眼下最稳妥的办法。既考虑到了兄弟三人的身手情况,又把韩晶和她背后的家族,从漩涡中摘了出去。然而,话音刚落,却遭到晶娘的强烈反对:“不行!我刚才看了,耶律留哥的兵马就驻扎在附近。他是辽国数得上号的猛将,可不像耶律亦舍那么容易对付!”

    “耶律留哥,这个疯子居然也在?”柴荣闻听,手也本能地摸向了行囊中的精钢枪头儿,警惕满脸。

    耶律留哥是耶律德光的堂弟,去年南侵时,独领一支兵马为先锋。沿途中,不知道多少汉家豪杰死在他的刀下。辽军因为折损过大北返,又是他头前开道,将拥戴皇太弟耶律李胡的辽国叛军,杀了个血流成河。

    如此一个杀人狂魔,姓名在燕云十六州,已经能阻止小儿夜啼。此刻身后还带着数千爪牙,兄弟三人一旦遇上了,怎么还可能逃出生天?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又跑拒马河边上来了,那个疯子原本该驻扎于平州才对!”韩晶心里,显然对此人极为忌惮。接过柴荣的话头,急躁地补充,“暂时不要管这么多了,我想办法送你们上船。我父亲跟他是结拜兄弟,即便他抓到我,也不会拿我怎么样!”

    “令尊是?”短时间内接收到的消息太多,即便以柴荣的睿智,头脑也有点儿跟不上趟。眉头跳了跳,迟疑着询问。

    “大哥,三弟,这件事是我让晶娘暂时不要说给你们听的!”赵匡胤策马与韩晶并辔而行,带着几分尴尬解释,“并非故意想隐瞒什么,只是不想给你们两个惹麻烦。晶娘的父亲讳匡嗣,官拜辽国南院枢密使,南京留守!”

    呯!晴空里隐隐响了一记无声的惊雷,令柴荣和宁子明两人的身体在马背上微微摇晃。南院枢密使,南京留守,即便没听说过韩匡嗣的名字,他们两个也知道这两个官职到底意味着什么!这几乎是大辽国内,汉人能达到的最高位置。非但有权调动整个燕云十六州的汉军,并且可以随意任免十六州的五品以下文武官员。前任南院枢密使赵延寿,甚至差一步就被契丹人立为中原的皇帝,成为第二个石敬瑭!

    “我知道你们都误以为我出自鲁国公家,我,我一直没,没胆子解释!”将柴荣和宁子明两个的反应都看在了眼里,韩晶红着脸,焦急地补充,“我,我对,对你们,真
仙路至尊吧
的没有丝毫恶意。我,我可以对天发誓!”(注1)

    说着话,含泪将右手举过头顶。:“苍天在上,如果小女子有对不住柴大哥和子明的地方,愿天打……”

    “晶娘不必如此!”柴荣瞬间从震惊中恢复心神,大声阻拦。“我们又不是瞎子,这一路上你为大伙做了什么,都历历在目。况且我刚才还跟子明说过,父辈是父辈,咱们是咱们。不能混在一起里算!”

    “是啊,二嫂,我们认的是你这个人,才不会管你是谁的女儿!”宁子明也接过话头,笑着安慰。“况且你路上还一直在安慰我,做好自己,别管父辈们是谁。这些话,你难道都忘记了吗?”

    “我,我……”听柴荣和宁子明两个说得真诚,韩晶强笑着揉去眼角的泪水。“我没有忘。咱们走吧,尽早过河!”

    “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的二嫂!”宁子明笑着补充了一句,快速抖动缰绳。这一刻,心中对韩晶竟然有了几分同病相怜。

    “走吧!”韩晶抽了抽鼻子,催动坐骑头前领路,原本修长挺拔的身材,从背后看去,竟是单弱异常!

    赵匡胤快速跟了上去,边走边安慰。

    趁着没人注意,柴荣跟在大伙身后,苦笑着摇头。

    情况越来越复杂了,原本以为晶娘出自文官韩延徽家的一个旁支,谁料却是节度使韩匡嗣的掌上明珠!虽然都是姓韩,后者与前者对汉人的态度却是天上地下。前者念念不忘自己曾经是个汉人,多次阻止阿保机父子南征。而后者,却从小被术律皇太后视若亲生儿子,巴不得连皮带骨都换成契丹!(注2)

    一路沉沉想着心事,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下游了一个渡口。此处位置极为隐蔽,没有知情者带路根本难以发现。假设在河边的栈桥也非常狭小,只系着两艘狭长的扁舟。树叶般,随着水波上下起伏。

    还没等四人靠得太近,渡口旁的木头屋子里,已经跳出了五十几名汉军兵卒。一个个引弓竖盾,大声威胁:“站住,不要靠近。此乃军机重地,速度下马接受盘查。否则,休怪我等无情!”

    “韩德运,你眼睛瞎了么,居然敢对我喊打喊杀?等一会儿,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韩晶忽然如同换了个人一般,满脸骄横地断喝。同时将一面巴掌大小,紫红色的金牌举在了半空当中。

    “大,大小姐,怎么,怎么会是您?”带队的都头韩德运吓了一大跳,躬身施礼。随即,将手中钢刀一摆,向前跑了几步,冲着赵匡胤大声断喝,“兀那贼子,速速放开我家大小姐,下马受缚。念在尔等少无知的份上,本都头向大人求情,免尔等一死!”

    呼啦啦,其身后的兵卒分两翼包抄而上,誓要将三兄弟等人碎尸万段!

    “你放狗屁!”赵匡胤情知不妙,俯身从马鞍桥下抄起包铜大棍,高高地举起,“看清楚了,谁劫持了你家大小姐?我们是看她一个人走在路上太危险,才受了她的礼聘,替她做一段保镖!”

    “是啊,韩都头,你误会他们了!”韩晶收起标识着自己身份的紫金牌,又策马向前走了几步,笑呵呵地解释,“你看,他们根本没有劫持我。是我请他们做镖师,一路从中原送到了幽州。现在他们完成了任务,我答应找一条小船送他们离开!”

    一边说,她一边飞快地朝韩德运眨巴眼睛。后者手里也有上司派发下来的通缉文告,认定了柴荣三兄弟就是前一段时间偷偷跑去探望石重贵的中原细作。然而,文告里边却只字未提自家大小姐也跟中原细作们走在一起,因此,被韩晶的眨巴眼睛动作,弄得满头雾水,任由对方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误会,这真的是误会。你看,你看,我都走到你身边了,他们也没拦阻!六子,你靠近些,靠近些,过来护住我!对不住——”韩晶越说脸色越神秘,仿佛在传达着一个极其重要的暗示。冷不防,翻身跳下战马,拔出短剑,横在了都头韩德运的脖子上。“让你的人退开,否则,休怪姑奶奶下手无情!”

    注1:鲁国公:韩延徽,字藏明。辽国的鲁国公,耶律阿保机的心腹。曾经弃官逃回中原,但受到仇家迫害,又不得己北去。耶律阿保机、耶律德光、耶律阮三个对他都非常依仗,以“契丹法治契丹,汉法治理燕云”就是在他的力推下实现。因此,无论在契丹人和燕云各地的汉人心中,他都极具威望。

    注2:韩匡嗣,辽国重臣韩知古的长子。其父幼年时被契丹人掠走,成为术律氏的家奴。术律氏嫁给耶律阿保机时,他作为奴仆陪嫁。数年后,得子匡嗣。韩匡嗣长得非常好看,很得术律氏喜爱,视为亲子 ,赐姓耶律。成年后,娶术律氏的族人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