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三章 父子 (十)

第三章 父子 (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三章 父子 (十)

    第二天东方刚刚擦亮,老药师温抹就带着自己的两个徒孙儿,小心翼翼地等在了宁子明的帐篷门口。每个人都身着白色布衣,脚踏灰黑色麻鞋,手里还拎着一模一样的藤箱,把中原蒙童入塾受教的打扮,学了个十足十。唯恐态度不够恭谦,被帐篷里的“大国手”赶出门去,成为整个部落的千古罪人。

    宁子明心中,原本就对这个与中原人已经差不了多少的回鹘部落颇具好感。醒来后看到对方如此求知若渴,便更不忍敝帚自珍。以最快速度匆匆忙忙吃了一碗奶粥,便直接在自己居住的花帐中开堂授业。

    正如他自己事先所担心的,记忆中的“刮骨疗毒”绝技,也是残缺不全。有关如何施术部分,脉络清晰,步骤分明。可一涉及到这样做的缘由,以及药理和病理方面的延伸,他心中就是一片空白。

    然而这个重大缺陷,却没有打击到温抹药师和他的两个徒孙的求学热情。三人在部落里都算一等一的高手,基本功打得非常扎实,以往通过给部落中的伤患诊治,也积累下了足够多的经验。往往宁子明这个老师刚刚介绍完一个施术步骤,他们自行就推断出了相关道理。虽然未必完全准确,却也大致能自圆其说。

    中午时分,赵匡胤兴高采烈地顶着一双黑眼圈跑来汇报,说是晶娘已经从昏迷中恢复了知觉。虽然身体依旧虚弱不堪,却已经能清醒地跟人说话,并且多少能喝进几口羊奶了。宁子明闻听,少不得又要准备好烧春、盐水、白布和一干施术器具,到晶娘的帐篷里为其再度清理伤口表面。这回,却只能带着八十四岁的老药师温抹,其他两个三十多岁的“年青”医生,就被勒令留在了“课堂”上自行复习。

    因为已经是第二次在一旁观摩,此番老药师的表现,不像上一次般失态。入门后即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看完了整个伤口表面的清洁过程,并且能从伤口周围皮肤的颜色上,准确地判断出,痉毒已经完全被压制,患者非但保住了个胳膊,一个月之内,肯定能重新跳上马背。

    闻听此言,赵匡胤心中的石头算是彻底落了地。拉着宁子明的手,眼前发红,声音哽咽,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表达自己的感激。

    “你我兄弟,发过誓要同生共死,还说那些多余的话做什么?”宁子明实在有点儿受不了他这幅多情种子模样,笑了笑,低声回应。“况且晶娘姐也是受了我的拖累,才被强盗所伤。若是你们两个此刻留在幽州,而不是陪着我北上,她又哪用受这么大的苦楚?!”

    “话,话不能这么说!”赵匡胤心里一阵阵发烫,英俊的国字脸红润欲滴,“陪你去探亲,是我这当哥哥份内之事。而你救了晶娘的性命,却是,却是意外之喜!反正,反正这份人情,二哥我是记在心里头了。以后若是谁敢再找你的麻烦,二哥即便拼着粉身碎骨,也一定会护得你周全!”

    “多谢二哥,能和大哥你们两个结拜,是小弟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宁子明知道他话有所指,笑了笑,正色拱手。

    “二哥我,二哥我,也,也是一样!”赵匡胤红着脸,拱手相还。越看,越觉得自己跟宁子明二人投缘。

    兄弟两个正客套着,忽然间,病榻上响起“嘤咛!”一声。刚刚恢复神智没多久的晶娘,用另外一条手臂支撑着身体努力坐了起来。重新包扎过
帝后仙缘全文阅读
的伤口处,显然受了牵动。疼得她额头冷汗直冒,两条柳叶般的眉毛在鼻梁骨正上方紧紧拧成了一个青疙瘩。

    “晶娘,你,你怎么了?赶紧,赶紧躺下,躺下。需要什么东西,尽管跟我说!”赵匡胤被吓得神不守舍,立刻将宁子明和温抹药师两个丢在了帐篷门口儿,一个箭步窜到床榻旁,连声询问。

    “我,我……”素来豪爽大方的韩晶,却忽然变成了闷嘴儿葫芦,红着脸,低着头,发出来的声音孱如蚊蚋。

    “晶娘,晶娘,你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三弟他,他又不是外人!”赵匡胤急得额头见汗,两只蒲扇般的大手在身侧扎煞着,无处可放。

    然而他越问得急,韩晶的头垂得越低,直羞得脖子处都几欲滴血。

    八十四岁的药师温抹,到底是人老成精。眼珠稍稍动了动,就猜出了问题所在。冲着宁子明拱了下手,大声道:“恩师,眼下二师娘卧病在床,身边没有婢女伺候,总归不太方便。不如,不如就让徒儿多尽一份孝心,先去找几个家世清楚的女娃娃过来!”

    一句二师娘,把韩晶叫得软倒于床榻,以被子掩面,再也不肯露头。赵匡胤和宁子明两个,却彻底弄清楚了,先前晶娘到底想要解决什么麻烦。顿时,兄弟二人也闹了个大红脸,掉转身,飞快地逃出帐篷之外,随即,便拉住快步走出来的温抹药师,迫不及待地催促道:“快去,快去找。相关用品,也麻烦你派人收拾好!多谢,多谢!”

    “师父和师伯不要客气,此事乃举手之劳尔!”温抹药师笑着拱了下手,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栅栏旁,冲着一直恭候在外边的管家布置任务。

    须臾之后,先有两个妙龄婢女拎着崭新的朱漆马桶,如飞而至。紧跟着,又是两个妙龄婢女和几名健壮妇人,用马车拉着柜子、妆台、衣服、被褥、脸盆、镜子。首饰箱笼等女子常用之物,热热闹闹进帐篷收拾。

    赵匡胤和宁子明两兄弟,站在院子里,瞠目结舌。至此察觉到,自家先前诸多安排看似周密,对晶娘却是亏欠良多。

    药师温抹将兄弟两个的表情全都看在眼里,忍不住摇头微笑。笑过之后,再度拱了拱手,低声提议:“那四个女娃娃,都是徒儿的曾孙女辈儿,并非出自寻常人家。平素也学过唐言,识得几个汉字。徒儿看师伯师父,都是英雄豪杰,平素根本无暇处理身边琐事。不如就让她们四个暂时留在这儿,随时听候差遣。徒儿知道师父志在四方,所以也不会让师父为难。等哪天师父想要离开了,或者二师娘的病完全好了,再打发她们回家便是!”

    “这……,这怎么使得,使得?”宁子明红着脸,犹豫不决。

    眼下晶娘的情况,的确需要合适的人来照顾。二哥赵匡胤跟她虽然两情相悦,可喂饭喂水没问题,端屎端尿却有些尴尬。然而这种伺候人的事情,临时雇佣或者花钱买个婢女就已经足够,让温抹药师的亲孙女来做,却是过于折辱人!

    正琢磨着该如何把话说得婉转之时,耳畔,却忽然又传来了柴荣的声音。很低,却足够让所有当事人听清楚,“三弟,既然温抹药师如此盛情,你就让她们四个留下吧!反正我看这院子里头还有空地,等会儿咱们请人给她们四个再起一座毡帐便是。有她们在,非但晶娘自己方便,咱们兄弟若是想买些东西,或者出门走走,也能找到个向导!”